• 华夏银行新班子成型 银行“新兵”李民吉接任董事长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7-03-14 03:23:5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华夏银行的不良率在不断提升,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华夏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6%,比上年度期末上升0.08个百分点。李民吉将如何化解华夏银行不断“抬头”的不良率,这或许是外界所关注的。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实习生 向海霞 发自广州 

    经过四个月的“跌宕起伏”之后,华夏银行的领导班子正式组建完毕。

    3月7日晚间,华夏银行发布樊大志的辞任公告。樊大志因工作原因辞去华夏银行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相关专门委员会委员的职务。时代周报记者获悉,樊大志已到中国银行任纪委书记一职。

    同日,华夏银行召开会议,宣布原北京国际信托董事长李民吉出任党委书记,拟提名为华夏银行董事长人选。1月18日,原北京农商行行长张健华出任该行行长。

    “这段时间内部高层的调整确实比较大,他们都是从外部空降的,并没有在华夏银行任职的经历,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和熟悉。”华夏银行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从信托到银行

    对于银行业,李民吉是个新兵,此前并无在银行机构任职的经历。

    1965年出生的李民吉,今年已年满52岁,198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系,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并于2008年获得华中科技大学的管理学博士学位。

    李民吉曾任首创证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北京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北京科技风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

    2012年2月,李民吉任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副总经理;2015年,李民吉正式出任北京国际信托董事长。

    此前市场对华夏银行董事长接任人选亦有多种猜测,但最终来自北京国际信托的李民吉拔得头筹。

    在李民吉任职期间,北京国际信托稳步发展。2012年末,北京国际信托公司净资产32.80亿元,排名行业第18位,净利润7.2亿元,增长33%,人均净利润为409万元;而三年之后的2015年末,北京国际信托净资产达到69.88亿元,实现营业收入18.5亿元,实现净利润9.78亿元。

    李民吉此前表示,信托资产规模是多少万亿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有没有主动管理能力,要将资源放在与投行业务相匹配的模式上去。在保证传统业务稳定的同时提前做好布局,“需求会产生新的资产配置,新的资产配置结构确定时,转型就自然而然实现了。”

    “过去十年赚息差高速发展的方式已经行不通了。”李民吉曾在中国信托业峰会上指出。“过去信托盈利模式主要来自息差收入,这得益于此前国内经济处于高速增长,在经济的上行周期中,经济总量的不断增加掩盖了很多问题。”

    事实上,李民吉这番话也同样适用于他即将执掌的华夏银行。华夏银行也进入了增长的瓶颈期。一方面,相较于同一时期成立的招商银行、中信银行、浦发银行,近年来华夏银行发展较为缓慢。

    另一方面,华夏银行的业务特色不明显。“与其他股份制银行相比,华夏银行没有特别突出的业务,无论是理财、零售,还是对公等业务。”3月9日,华南某不便具名的银行业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不良率的考验

    随着李民吉的到任,华夏银行新的领导班子宣告组建完成。

    2016年12月1日,该行董事长吴建因年龄原因辞去董事长、董事以及董事会相关委员会委员的职务。自2001年开始,吴建已在华夏银行任职超过15年。

    “在吴董事长任职期间,华夏银行完成了股改,引入境外投资者,并完成上市,贡献不菲,行里对他的评价还是很高的。”华夏银行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评价说。

    按照规划,樊大志将接任吴建任该行董事长,但最终他还是离开了华夏银行。2017年1月5日,华夏银行公告称,董事会收到樊大志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樊大志因工作原因,辞去行长职务;3月7日,樊大志因工作原因辞去华夏银行董事长职务。

    “事实上,1月份樊大志就离开了华夏银行,这几天发公告之前就决定好的了。”北京某股份制银行资深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就在樊大志辞去行长职务的同时,新行长人选也尘埃落定。1月18日,原北京农商行行长张健华出任该行行长。2015年,作为学者型官员的张健华离开央行。从其接任北京农商行行长后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来看,北京农商行首次实现了资产规模增量突破千亿大关,2015年末总资产达到6275亿元。

    外界评论称,张健华擅长行政管理,组织能力很强,同时其金融经验丰富。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张健华上任之后颇为低调,没有出现在任何公开报道。

    “之前的高层领导班子已经磨合了很久,而现在的组合是全新的搭配,此前都没有在华夏银行任职的经历,会有一段时间的过渡期。”上述华夏银行内部人士说。

    但时间不等人。华夏银行的不良率在不断提升,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华夏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6%,比上年度期末上升0.08个百分点。

    根据宁波银监局日前发布的宁波银行业资产运营情况,华夏银行在宁波地区2016年末不良率高达8.12%。2016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华夏银行按地区划分的贷款投放情况为,华北及华东地区为4291亿元,占比达36.86%。

    李民吉认为不良资产处置主要看两方面:一是经济形势,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成立时,中国经济处于上升通道,资产价格上升,所以四大资管公司非常成功。但目前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不良资产升值空间有限;二是不良资产结构,要衡量不良资产的处置难度,如果都是股权、债权类资产,处置难度很大。现在不良资产售卖的多是债权类资产,处置难度较大,要谨慎。

    李民吉将如何化解华夏银行不断“抬头”的不良率,这或许是外界所关注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华夏银行 新兵 班子 的报道

  • ·华夏银行转型艰辛路(2015-04-21)
  • ·华夏银行最高薪副行长落马真相(2015-05-12)
  • ·250亿甩卖华夏银行背后:德银巨亏压顶(2016-01-05)
  • ·人保财险成华夏银行二股东 将减持其余银行(2016-11-15)
  • ·樊大志掌舵华夏银行 股东磨合待解(2016-12-13)
  • ·华夏银行董事长生变 樊大志辞职或赴中行(2017-01-17)
  • ·华夏银行新班子成型 银行“新兵”李民吉接任董事长(2017-03-14)
  • ·证监会新班子迎来第一考(2009-07-15)
  • ·农行的挑战:新班子遇上高不良率(2016-04-05)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2月6日,春节后第三个工作日,广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马兴瑞走访调研广东“一行三局”,听取“一行三局”对广东金融业发展的意见建议,了解工作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江门可以是三线城市,但我们可以把它打造成一流城市。政府的服务、社会的环境、生活环境都可以做到一流,这个与经济体量无关。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要有‘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态度,丝毫不懈怠,不马虎,必须夙夜在公、勤勉工作。”2013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接受金砖国家媒体联合采访时,如此回答巴西记者的提问。

    “因城施策去库存、坚持住房的居住属性、加强房地产市场分类调控……”不足300字的表述,成为中国政府对2017年房地产市场的发展部署的明确意见。

    “粤港澳的区域优势都很明显,香港比较发达的是金融和服务业,深圳在高科技产业和产业创新方面做得非常好,珠三角地区则以高端制造、智能制造见长。”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