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积木式创新:小康中国的紫南村样本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2-28 03:44:3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要做到村之间的协调发展,就不可以单纯看着紫南,只有做到‘几个村委一盘棋’,才能够让村与村之间相互帮助,共同发展。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王心昊 发自佛山

    岁月静好。在佛山市禅城区紫南村的公园里,58岁的退休教师刘瑞妹挺自豪。这位穿套装、烫头发的退休教师,谈起自己的紫南村村民身份时笑容满面:“现在很多朋友都很羡慕我是紫南的村民,他们说‘有车有楼,都不如有个紫南户口’。”

    这是一座拥有6000村民的广东村落,2016年被评为“全国十佳小康村”。从远近闻名的“上访村”到今天的“十佳小康村”,紫南村“乱”中破题,通过积木式创新取得的发展经验,足以成为珠三角乃至全国农村改革的样本。

    “乱”中破题

    10年以前,紫南是佛山禅城区南庄镇远近闻名的“上访村”。

    从1992-2004年,本该是珠三角集体经济腾飞的年代,但紫南村村民每个人加起来的分红,只有1720元。“12年分得的分红,都没有其他村一年分红的零头多。”刘瑞妹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所以呢,从2005-2007年,因为经济分红的问题,紫南村民一共去市里上访超过16次,市里的领导一看到紫南村民就头痛。”

    改变发生在2007年。这一年,南庄镇领导“三顾茅庐”,邀请在贵州经商多年的潘柱升回到家乡担任村支部书记。

    “当时我回紫南,村里可以说是‘大乱’。村委会的政策连村委会的楼都出不去,村民根本就不信服我们这些村干部。”潘柱升说道。为使大家信服,潘柱升首先对自己提出了“四不”要求:不在村里租一寸土地、不在村里办一个企业、不拿一分钱工资、不在村委会安排一个亲戚。

    “四不”要求为潘柱升获得了一定威信,但刘瑞妹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当时,这种信任只是暂时的。“‘四不’要求对我们村民来说当然是一个很大的鼓舞,但当时因为分红,矛盾非常尖锐。能不能发展集体经济,能不能给大家带来好处,才是潘书记能否获取村民信任的关键。”

    走马上任正逢珠三角经济转型大潮,潘柱升敏锐地意识到,原本以陶瓷为支柱的粗放型传统发展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在实现村集体经济的“弯道超车”中,他提出了关闭一批高污染企业、迁移一批落后低端企业、引进一批知名企业的“三个一批”思路。得益于这样的发展思路,南庄最大的易云物流基地、二级甲等医院绿康医院、投资百亿的科力远CHS产业化基地先后落户紫南。

    在这样的思路下,紫南村经历了一个从乱到治再到大发展的过程。

    2007年,紫南村集体经济的合同收入只有936万元,人均分红为846元;2016年,这个数字翻了10倍:全村集体经济合同收入达到9400万元,人均分红达到10003元。

    “虽然这几年的分红翻了好几番,但紫南分红的金额在南庄镇还只排在中上游。2016年,紫南村的合同收入在南庄镇能够排进前三,但是分红的金额在南庄只排在第八。我们这一届村委会从上任之初就决定,要通过村财政的再分配来解决民生问题。”潘柱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分红不是唯一标准

    在紫南,村民凭身份证,只需4元门诊挂号费或400元住院费,就可享受医保范围内的药费、床位费等费用全免,真正实现了“小病不出村,大病有村帮”的目标。“分红不是肯定紫南发展的唯一标准,我们关注于一系列民生工程的共同发展。”潘柱升解释道。

    据潘柱升介绍,9年来,紫南村用于基础设施和固定资产投资的总额与分红总数相当,构建起佛山易运物流基地、佛山国际水暖卫浴城、紫南海产城等四大市场,做大了一条以紫南美食城等为首的餐饮产业链。同时,紫南村还建立了一个5层立体停车场,引进了佛山九小、绿康医院等优秀配套。

    在紫南,刘瑞妹是典型的回流族:“我在上世纪90年代就搬出去了。最主要就是村里环境太恶劣,垃圾随地堆放,污水横流,走近村口就能闻到一股恶臭,整个村子就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但现在村里环境好,门口又有公园。除了我和老伴退休后搬回来住,现在连孩子也愿意回来和我们一起住了。”

    改善居住环境是紫南村“民生工程”的重头戏。在“庭院型”新村建设模式下,紫南村成立了佛山首个村级环卫处,共投入2000多万元,成了南庄镇首个实现雨污分流的村落,此外又专门圈出地块,在各个村民小组中修建公园—今日的紫南村,颇有“绿树两旁闲逸坐,清溪一水荡舟游”的岭南气息。

    雨污分流工程带来的,除了村居环境的改善,还有抗洪能力的增强。在紫南从事陶瓷行业的王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6年国庆期间,南庄镇因暴雨引发洪水,附近几条行政村的货仓都因为排水不畅被淹,只有紫南的货仓,因为雨污分流工程逃过一劫。谈起自己的“劫后余生”,王先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以前大家都觉得集体经济发展之后就应该分钱,但现在村民们开始发现,只有把个人私利和村集体公利放到一起发展,才能使村民利益实现最大化。”

    文化立村

    经济的高速发展带来了急速增长的物质财富,也对村民的精神境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潘柱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达了他的见解:“其实村民素质和物质财富的关系,好比往气球里面打气。气打多了,气球就很容易爆。人的钱多了,素质没有上去,也很容易自我膨胀。”比如困扰紫南村多年的违章违建问题。“以前为了要盖多几间房子出租,大家都把楼房建得七八层那么高。结果有两个,一是导致地基下沉,损害周边房屋;二是因为水电负荷过重,村里经常性地停水停电。”刘瑞妹说道。

    2015年,潘柱升下决心清退村里的出租房。

    “刚开始清退的时候大家都有微词,”刘瑞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毕竟收入减少是显而易见的问题,但后来潘书记开会跟大家讲集体利益,讲社会公德,还把租房的外来务工者妥善安置到集体所有的紫南员工村,所以清退方案最后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2016年1月1日,紫南村正式清退了所有出租屋。原本租房的外来务工者,都可以17元一平米的价格,在紫南员工村租住到整洁、敞亮的出租房。

    文明清退出租屋让潘柱升坚定了发展紫南文化的念头:“古人说因人成事,其实我们紫南的发展也要依靠村民素质的提高。我们在村里掀起学习优秀传统道德文化的风潮,就是为了使得紫南的村民能够明白是非黑白,最终实现以德育人,以文化人的目标。”

    2016年10月,紫南进行了“十大孝子”“十大孝媳妇”的评比活动。谈起这场活动,刘瑞妹记忆犹新:“我记得有一位‘孝媳妇’,公公和丈夫在几年内相继去世,只留下年迈的婆婆和两岁的孩子。她为婆婆尽孝道,尽心力抚养自己的小孩。上台领奖时,这位好媳妇就说了一句:‘你们说我好没用,只有我婆婆说我好,我才是真正的孝媳妇。’”

    在潘柱升看来,这就是先富帮后富的“文化版本”:“以前我们总说要先富带动后富,其实文化也一样。孝顺的子女经过宣传之后自然会做得更好,而周边原本做得不那么好的子女也会感受到榜样的作用,改善对长辈的态度。最终实现人与人的和谐共处,建成仁善紫南。”

    协同发展

    在紫南村取得“全国十佳小康村”的称号之后,潘柱升对自己的施政理念有过思考与总结:“紫南的发展不是单一物质水平的发展,而是经济、民生、文化三驾马车共同前进的协同发展。只发展其中的一个方面,无法实现居民幸福感的持续提升。”

    佛山市政府负责新农村建设的领导赞同潘柱升的思考:“在改革开放初期,大家总是在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又作用于经济基础。紫南村的协调发展,正是通过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两手抓,实现了‘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美丽乡村建设。”

    对今天的紫南来说,潘柱升认为协同发展之路仍然任重道远:“其实协同发展有两方面的含义,一个是紫南内部的协同发展,另一方面是和周边的村落协同发展。现在紫南内部的协同发展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和周边村委的合作还处在起步阶段。”

    根据潘柱升介绍,很多地方在进行新农村建设时,都习惯“一起上一起下”:遇到好项目就一哄而上,抢着要分一杯羹,一旦项目遇冷之后又立刻一起停工撤资。“他们没有意识到,一哄而上带来的是职能重叠引发的竞争,竞争之后遇冷之后的退出又导致职能的缺失。一来一往,农村发展就进入了死循环。”

    正是因为如此,当初在建设易云物流基地的时候,潘柱升选择与相邻的南庄村一起合作共建。“当时南庄村和我们都有意要建立物流基地,经过两方协商,我们发现合作共建既能满足用地需求,又能够避免恶性竞争。”

    谈及如何才能够实现村与村之间的协同发展,潘柱升认为核心在于“共赢”二字。要实现共赢,关键在于“跳出紫南看紫南”以及“帮助别人,才能发展自己”。潘柱升对时代周报记者诚挚地表示:“要做到村之间的协调发展,就不可以单纯看着紫南,只有做到‘几个村委一盘棋’,才能够让村与村之间相互帮助,共同发展。只有协同发展了,老百姓才不怕被别人比下去,才会拥有真正的幸福感。”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南村 积木 样本 的报道

  • ·积木式创新:小康中国的紫南村样本(2017-02-28)
  • ·村官考选镇官的河源样本(2009-07-16)
  • ·苏南小镇盛泽的跨省治污样本(2009-07-17)
  • ·“一村两制”崖口样本 坚守中的最后一个人民公社(2009-07-17)
  • ·水价上涨的兰州样本(2009-08-06)
  • ·稳增长、调结构 新发展模式下的广东样本(2016-03-15)
  • ·两份清单开启上海金改样本(2016-07-26)
  • ·一晚卖3283箱阿克苏苹果,产业援疆的深圳样本(2017-01-24)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考评室楼下,是一个观摩室,杭州市直部门的负责人聚集在这里,通过大屏幕观看着考评室里的一举一动,全程阳光透明。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一切依靠群众,一切为了群众,一切服务群众”。打开“朝阳群众HD”APP,这样的开场白扑面而来。

    但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有没有回暖,或者是有没有提速,最重要的是2017年这些趋势能不能保持下去,尤其是房地产这一块对经济增长会产生什么影响,其实是有一些不确定性的。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作为经济第一大省的广东省,曾在全国第一轮医改进程中走在前列,但在第二轮医改中落后了,未能形成规模和整体效果的经验。“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