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天,人类还是“万物的尺度”吗?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7-02-21 03:44:0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时隔两年,赫拉利又以新著《未来简史》简体中文版登陆中国图书市场,这位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历史系教授,这次立志引发一场“未来风暴”。

    马维

    最近这几年,市面上常常出现一些“现象级畅销书”:凯文·凯利的《失控》《必然》,彼得·蒂尔的《从0到1》,还有谷歌前总裁埃里克·施密特的《重新定义公司》……其中,有一本看起来很另类的历史书,成功吸引了全球无数人的眼球:尤瓦尔·赫拉利所写的《人类简史》。2014年,这部书的中文版刚推出,即在坊间引发了一场热潮,从学院派人士到媒体精英,从成功的商人到初出茅庐的网红作家,一时间,好像所有人都在谈论这部出自犹太怪才之手的“时髦作品”。

    时隔两年,赫拉利又以新著《未来简史》简体中文版登陆中国图书市场,这位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历史系教授,这次立志引发一场“未来风暴”。

    《未来简史》,也有人译作《神人:明日简史》。但细读之下就会发现,在这部书中,作者并没有告诉我们任何“我所不知道的事”。面对如此长时间跨度的主题,他运用的写作技巧,跟《人类简史》有些类似:始终以“智人”的命运作为关注点,展开未来叙事。

    这部书是从一种斩钉截铁的论断开始的,这个论断就是:在走过20世纪之后,曾经困扰人们几千年的饥饿、战争、瘟疫等灾难已经基本成为过去时,很难有彻底卷土重来的机会了。因此,摆在我们这些“智人”后代面前的新议题是:应该如何终结死亡,获取幸福和快乐?

    由此,作者提出了几个相关的问题:人类真的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如此独特吗?还是如一些科学家所认为的那样,只不过是一堆“算法”的不同组合而已,因此在未来完全可还原为不同的“算法”?如果这样,那么首先需要不断改装自己来达到更好性能的,岂不应该是人类自己吗?既然仅仅是一堆算法的组合,那么人的意识还如此重要吗?人类没有意识又会如何?

    这种看似神游般的写法,恰恰暗合了现代人某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和情绪:对人类的历史和未来持有一种既前卫又虚无的想法。作者对此有过这样的总结:“现代生活,就是在一个没有意义的宇宙里,不断追求更多的力量。现代文化的力量是历史上最强的力量,而且还在不停研究、发现与增长。同时,现代文化也比以往任何文化,感受到了更大的存在性焦虑。”

    因此,在这个“上帝已死”的世界里,“增长”似乎就成了人类社会最为膜拜的东西。多数时候,人们不会去问“增长究竟是为了什么”这种让人无所适从的问题,因为如果没有“增长”,他们实在不知道还能抓住点什么。

    在赫拉利看来,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原本传统社会里用来维持社会结构的宗教力量,在现代历史的发展中逐渐被科学的力量所瓦解,活跃在这两个领域的人们为此达成协议,形成了一份“现代性”契约:人类同意放弃那些在传统社会中赋予其全部人生以意义的东西,以此换取可以让他们活得更“解放”、更自由的力量:科学。

    但是,伴随着科学力量的突飞猛进,这样一份契约也正在瓦解,取而代之的观念,是如同上述某些科学家认为的那样,人不再是康德所谓的“万物的尺度”,而是某种随时可以拆解的机器,只不过出于某种研究的禁忌,人类至今还没能彻底参透自身的制造过程而已。

    如果连“自我”都可以彻底拆解,那么至今还被一部分人类奉为神圣之物的“灵魂”“自由”之类,还有存在余地吗?个体所有的内心感受、自由思考,岂不都成了笑话?人类哪里还需要精神生活?如果没有精神生活,人还能成其为人吗?

    赫拉利说,在未来,只要使用药物、基因工程或者直接对大脑作出刺激,就能操纵甚至控制人的欲望。事实上,即使在今天,如果没有医学伦理的限制,人类也已经能够做到这一点了。

    对全世界数千万的抑郁症患者来说,这也许是一个莫大的福音,但另一方面,当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完全有能力运用算法和生物科技来控制人类的头脑,操纵人类所有的喜怒哀乐,甚至完全有可能在技术上彻底战胜死亡的时候,人类的真实感觉将会如何?算法和生物技术都不需要以意识的存在作为前提,但却能生成比人类意识更精确的判断和情感,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们这些被称作“智人”后代的物种,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当然,作者在书中描述的这一切,并不是准确的预言,只是假设。虽然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几乎注定会在未来崛起,极大地改变人类的生活面貌,但假使人类尚未失去理智,那么有关约束科学技术发展的伦理仍将对这一切构成实质性的制约:科学技术的发展,应以不危害人类自身为基本前提。在看似获得自由和解放的背后,现代人类活得越来越缺乏质感,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是否有可能帮助人类解决这一关乎根本的问题?

    历史还在延伸,未来的变数,远非今天的人们能够想象。人类也许不能期望永远作为“万物的尺度”而存在,但至少理应享有更美好的未来。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尺度 万物 人类 的报道

  • ·明天,人类还是“万物的尺度”吗?(2017-02-21)
  • ·人类不必再思考(2009-07-24)
  • ·王明珂:民族问题的人类学解读(2009-09-23)
  • ·李亦园:从大视野看全人类问题(2009-10-14)
  • ·人类学家“与研究对象一起衰老”(2011-02-17)
  • ·干细胞分裂卵子,重大发现将改写人类生殖规律(2012-03-15)
  • ·《思虑20世纪》:永恒的复杂性穿透人类生活(2016-03-22)
  • ·人工智能设计应尊重人类社会传统(2016-07-1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王梦恕说:“国家铁路局经过调研发现了一组数据,从全国平均来看,拥有高铁和与完全没有铁路的城市相比,高铁城市的GDP增长量可以高出72%,可持续发展量可以提高55%。”

    2017年1月17日,广东省商务厅发布最新统计数据称,2016年,广东省一般贸易占比首次超过加工贸易。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