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思》,打开中国式动漫的正确方式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1-24 01:54:42
  • [摘要] “即便大家说《喜羊羊与灰太狼》不好,但它至少是在走一条动画产业链的道路,是在朝一个比较好的方向努力,是对动画产业的有益尝试。”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发自上海

    300年前,上海嘉定的方泰小镇上,人声鼎沸的街市中,“相思”字样逐渐隐去,“思”中一颗红豆爆开—“嘭!”雨幕下开出一把大红油纸伞,一段伤感的爱情故事由此展开。

    这是《中国唱诗班》系列动画项目第二部《相思》的开头,以王维的同名诗为背景,以寄寓相思之情的“红豆”为线索,讲述了出身寒门的清朝嘉定名士王初桐,和青梅竹马出身名门贵族的六娘情投意合却无法厮守的故事。

    《相思》全长9分45秒,纯手绘,清代江南水乡的粉墙黛瓦、亮滑湿腻的青石板路、庭落间相映成趣的松石盆栽、细腻的人物刻画、贴合的音乐,一一融进了浓得化不开愁绪的南方梅雨季里,诉说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古典和雅致。

    导演彭擎政出生于福建,高中时就读浙江杭州中国美术学院附中,大学考到北京电影学院动画艺术系,此后近十年一直留在北京。北京干燥少雨,他怀念自己的故乡。“特别是南方雨天淅淅沥沥的那种感觉,要讲述相思这种情感,雨天是一个很好的载体。”

    2016年12月23日中午12点,《相思》上线,当日视频总观看量突破200万次,两天内突破500万次。据“中国唱诗班”系列动画项目商务主管吴丹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在不包括微信公众号和用户自行传播的情况下,截至今年1月10日,能够明确统计的官方播放量已达8500万次,而据导演彭擎政给出的数据,目前《相思》的播放量已经破亿。

    用中国元素讲中国故事,豆瓣给该片的评分高达8.7,《相思》因此被很多网友称为“中国动漫的正确打开方式”。

    诉说嘉定八百年

    “中国唱诗班”系列动画是中共上海市嘉定区委宣传部推出的“上海嘉定八百年”的重点文化项目之一,动画根据易凤林先生的16首诗乐儿歌改编,故事选材来自嘉定名人雅士的生平逸事。

    2010年,“为了让孩子们更轻松地理解传统文化”,嘉定作曲家易凤林为16首流传千古的诗词名作谱上了朗朗上口的旋律,编成音乐专辑《中国唱诗班:中华优秀传统诗词“诗乐启蒙”16首》。2012年,此专辑获得文化部颁发的“中国金唱片奖”。随后,16首作品被集结成《慧雅乐童—“中国唱诗班”诗乐文化经典》的音乐教材,入编上海市中小学教材。

    “‘中国唱诗班’是一种非常好的诗词推广方式,唱片出来时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当时我们就在思考,如何让这些歌被更多的人知道。后来,和宣传部一起想到用动画片的形式来表达,因为动画片更符合这个时代大家接受资讯的方式,同时适应各年龄层的观看人群,能够更好地传播。”吴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2015年开始,这个动画系列正式建组。”

    该系列动画项目由青年导演林旭坚任监制,彭擎政任总导演,青年历史学家李夏恩参与历史考证和编剧工作,嘉定文史研究者徐征伟担任顾问。

    彭擎政对中国传统风格颇感兴趣,但“这种风格类型的动画还是第一次制作,觉得很有挑战性,就答应了下来。”彭擎政说。“其实当时大家心里都没谱,不知道能做成什么样,所以也没有想把它做成一个大的系列,只是说先做一集看一下,所以先挑了《元日》来做。”彭擎政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吴丹对此深有同感:“一开始不可能冒很大的风险,说有壮志要把16部都做下来。我们走得比较稳,一步一步地来。”

    2016年元旦,《元日》推出了。短片透过一个孩子的眼睛,窥看明代嘉定春节的传统与习俗,并通过嘉定名士唐时升(“嘉定四先生”之一)家中的拜年情景,讲述了“贺年羹”的故事。该短片获得上海市民微电影大赛综合类金奖。“推出的时候反响不错,我们就觉得这个东西真的好,决定继续往下做,随后陆陆续续地签了好几部。”彭擎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巨蟹座导演“抠细节”

    《相思》中,诸多细节打动人心:王初桐拿红豆时,眼睛里的红色倒影;王初桐第一次拿伞够不着,伸长了手才够到;雨天,王初桐长衫尾部沾着水渍和泥渍;雨的大小与人物的情绪相贴合……这些都是彭擎政“抠细节”的后果。

    “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这个东西差不多了,为什么还要不停地抠?有些镜头可以过了,为什么还要纠结?但创作过程当中,这些问题是不可避免的,作品出来以后大家的认可,会让我觉得一切都值得。”彭擎政说道。

    作为一个上升星座为处女座的巨蟹座,彭擎政坦言自己敏感又纠结,从小到大的创作都会“抠细节”,“现在有了一个团队之后,不再是自己抠了,是要带着大家一起抠,有些人不是处女座,也会被我掰成处女座。”彭擎政笑言。

    因为对中国传统文化感兴趣,彭擎政的本科毕业作品《诺言》就是一部纯粹中国风的短片。2009年,彭擎政和同学杜刚阳一起创立了动画公司。目前制作团队有80人左右,成员均为85后。除了“中国唱诗班”系列动画项目,他们还创作了中国首部将传统文化中的京剧元素与动画相结合的国产原创动画《京剧猫》。

    “《京剧猫》承载了一定的文化在里面,虽然说它可能更商业一些,其文化承载不那么纯粹,但也是在往这条路上走。我们未来的所有作品,都应该有一个核心:中国传统文化。”彭擎政笃定地表示。

    先由编剧李夏恩在历史文献中找出相应故事,写出故事大纲,彭擎政拿到剧本之后进行梳理,画分镜头。分镜头确定后,交由美术做效果图,然后进入中后期制作,最后出成片。这是《相思》的工作流程,“这只是一个简化的表述,从剧本到剪辑,其中每一个步骤我们都要进行反复讨论和修改。”吴丹感慨。

    《相思》背景被设定为江南梅雨季,但除了彭擎政,其他参与绘制的人都来自北方,无法理解江南水乡的细腻和雨季朦胧的美感。为此,历史顾问徐征伟特意带领团队在嘉定住了一周,亲身感受了一把江南的梅雨季。

    相比于《京剧猫》等商业性质的动画项目,《相思》是一个非商业性项目,主要成员都是利用闲暇时间创作,耗时较长。彭擎政坦言在创作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一开始对历史背景和人物服饰、发式、生活器具把握不准,按照明朝的风俗绘制了人物雏形,一查史料才发现,故事发生在乾隆年间……只好全部推倒重来”。为避免重蹈覆辙,他将相关问题逐一列成表格,让专业人士事先过滤,有了直观的概念之后再进行下一步。“我们的片子符合嘉定的地方风俗习惯和地形地貌,经得起考证。” 吴丹自豪地表示。

    动画并非立竿见影的行业

    近几年,中国动漫有所发展,《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小门神》等动漫作品在票房表现和口碑上多有斩获,但整体上与美、日等国家仍存在较大差距。

    “即便大家说《喜羊羊与灰太狼》不好,但它至少是在走一条动画产业链的道路,是在朝一个比较好的方向努力,是对动画产业的有益尝试。”彭擎政表示,中国目前的动画产业虽然不完善,但大家都在改进和努力,也不断有尝试的作品呈现给观众。 

    动画不是立竿见影的行业,需要静下心酝酿,周期长。“但只要踏踏实实地去做,诚心将好作品呈现给观众,市场也会有一个很好的回馈给我们。认真踏实做事的人越多,这个市场的大环境自然就会越来越好。”彭擎政说道。

    据彭擎政和吴丹透露,接下来他们还将推出《相思》的下部,目前正在剧本创作阶段。此后,《饮湖上初晴后雨》、《游子吟》和《夜思》等三部作品也将陆续推出。《饮湖上初晴后雨》讲述了明代嘉定名士娄坚与文人雅士相约在汇龙潭初凿后顺流而下,品茗赏月、吟诗作对的故事;《游子吟》以清史学家、经学家王鸣盛的故事为蓝本;《夜思》讲述中国著名外交家顾维钧在异国他乡思乡的故事。目前,《游子吟》和《饮湖上初晴后雨》的分镜头已经完成,进入制作中期,预计今年推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中国式 方式 动漫 的报道

  • ·网球的中国式单飞(2010-11-18)
  • ·中国式救市(2009-07-23)
  • ·山寨春晚的中国式流行(2009-07-27)
  • ·《相思》,打开中国式动漫的正确方式(2017-01-24)
  • ·广东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系列报导(2010-05-13)
  • ·“40条”催化广东转型(2010-05-27)
  • ·央行提准受伤 调控方式待变(2011-06-23)
  • ·减税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根本性举措(2016-04-12)
  • ·当创客成为一种生活方式(2016-05-1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要实现这个目标,仅靠《辞海》现有的作者和编辑队伍,哪怕是借助网络协同编纂平台工具也是无法实现的。这将需要《辞海》在编纂方式上实现又一次的突破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贵州和贵阳的“落后”就是优势,为此,当地政府会全力去做大数据和区块链,国家也会大力支持,而贵阳优质的环境、对比低廉的房价和硬件设施成本,也是发达地区缺少的优势。

    “因为中微子的振荡模式比预期明显,大亚湾必须争分夺秒,赶在其他实验室之前能够把物理成果拿出来。” 何苗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牵涉许迈永案的14个单位或个人,几乎都与房地产项目有关。作为地产一线城市,杭州地价、房价之高,长期为全国所瞩目。在此背景下,长期主政杭州市西湖区的许迈永,谋取了惊人的不当利

    同样面临着贫富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中国,关于是否要征收“富人税”这一问题,尽管在每年全国两会期间都会讨论,但始终是雷声大雨点小。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