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专家从政:为实体经济造血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1-10 01:57:23
  • [摘要] 2016年年底,岳阳市委常委、副市长胡小闽主持了一场签约仪式。在这场签约仪式上,建行岳阳市分行携手工商联,扶持245家民企共输血10.3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 杨凯奇 发自广州

    2016年年底,岳阳市委常委、副市长胡小闽主持了一场签约仪式。在这场签约仪式上,建行岳阳市分行携手工商联,扶持245家民企共输血10.3亿元。至此,胡小闽“空降”湖南已近半年。“我本来就是湖北人,挺能吃辣的”,去年11月,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她笑称,在生活上没有什么不适应,“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熟悉当地的情况”。

    胡小闽原在中国进出口银行任稽核评价部副总经理,司局级干部。2016年7月,她被调动至岳阳市挂职。公开资料显示,她的分工是协助市长负责重大项目建设。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她此次挂职,肩负着为岳阳市完善金融工作的使命。

    近几年,不论职位大小、官位高低,如胡小闽般从金融机构大步迈入政府机关的人士日益增多。2015年,原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蒋超良出任吉林省长,2016年10月接替赴天津任职的李鸿忠,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履职满月后,曾在世界银行总部工作的童道驰来到湖北,担任省委副书记。

    亦有栖身学界的金融人士迈入政界。2015年10月,前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调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成为央行现任行领导中最年轻的一位。陈雨露是人大财政金融系金融专业出身,留校后,从财政金融学院讲师一路升至院长、校长,是不折不扣的金融专家。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金融人士向政界转型,应与2014年7月中办印发《2014—2018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有关。该文件提出,应注重从国有企业、高校、科研院所等企事业单位领导人员中培养、选拔党政领导班子成员。

    金融是实体经济发展的血脉。习近平总书记曾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金融工作,2015年7月,他在长春召开部分省区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时指出:“要改善金融服务,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的管道。”在中国经济寻求新动能、金融仍然面临多发性风险的当下,金融人才担纲政府要职,构建政府金融人才体系,已成大势所趋。

    优势:学历和经验

    随着专家型官员愈来愈受重视,为实体经济输血的金融业人士被看做进军政界的热门人选。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背景人士从政的优势在于:“从素质上说,学金融的人,普遍学历亮眼;另外,在金融机构做得久了,宏观意识、效率效益意识、财务意识方面,都会比较内行一点,比起从纯粹公务员系统一级一级培养出的官员,在知识结构上有自己的优势”。

    黄剑辉对时代周报记者总结分析,近段时间金融机构人事调整的一个明显现象是,60后的中青年金融干部逐渐担当要职,而高学历正是许多60后金融干部的标重要签之一,“金融是一个相对专业化的领域,需要科班出身的人来操作”。

    高学历金融人才近年来受到地方政府的热捧,尤其是在金融体系欠完善的中西部地区。2015年4月,湖南省委组织部向15家中央级金融单位发出了人才邀请函,希望引进中央高端金融人才,带动建立地方金融人才体系,倒逼湖南金融改革。湖南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当时我们也提了一些‘特殊’要求,希望人才最好是来自中央金融单位总部的骨干力量,并且是有丰富金融管理经验的人才”。

    15家金融单位最后选出18名挂职干部,并将名单交给湖南省委。从这份名单上看,具有硕士学位的12人,博士学位的2人,有高级职称的6人。胡小闽正是这18名挂职干部的一员,正全力协助湖南的金融改革事业。

    胡小闽1974年出生,以硕士身份毕业于陕西财经学院,拥有会计师资格证。调动到岳阳挂职前,已在中国进出口银行工作了15年。学历和丰富的金融工作经验,成为她到岳阳主持金改的重要凭借。

    跨入政界的金融人士普遍被寄望发挥金融专长,打开当地金融事业的新局。曾任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的阎庆民在担任天津副市长后,兼任天津自贸区管委会第一副主任,其工作分工为统筹协调自贸区内金融创新及税收管理体制改革。截至2016年9月末,天津金融业占GDP的比重,从10年前的4.1%,提升到现在的9.4%。2015年,由央行发布的天津自贸区金改30条,被视为对天津自贸区的金融改革创新作出了更大力度的开放。

    “特朗普的用人,财政部长是高盛的,不少部长都是企业家、金融家,这是一个启示,中国的政府机构能不能从企业家、金融家里找一些人?”黄剑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经济金融本身是不可分割的,金融界服务的是实体经济,在当前经济形势下,金融界人士能有一部分被吸收进政府部门的话,(政府官员)背景就更多元。”

    短板:实际管理经验欠缺

    2016年下半年,胡小闽相当忙碌。7月11日,初到岳阳的胡小闽便受岳阳市委书记、市长委托,前往岳阳下属的三个县级单位,看望慰问防汛抗洪一线的武警官兵。10月26日,她先后来到岳阳市区的6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就金融发展情况、抓好第四季度金融工作,进一步支持地方经济发展进行调研。

    “我之前的工作只关乎金融,更专一。相比之下,地方工作面广了许多。”她向时代周报记者感慨,“还是挺有挑战性的”。

    黄剑辉表示,在学历上,金融人士相比一些从基层提拔起的官员,确实有一定优势,“但短板也是存在的,就是不够接地气。”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亦表示,相比地方干部,从中央到地方、从金融机构到政府机关的干部,优势是“对政策的把握能力高”,能够更好地向地方传递宏观政策,但同时普遍欠缺实际的管理经验。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胡小闵正在“补课”岳阳当地的政经情况。直到去年10月份,她才开始正式接手岳阳的金融工作,此前一直在忙于地方重点工程的推进。对比岳阳市的金融工作与中国进出口银行的工作,她感到差异明显:“金融的许多问题,在中央的研究会更加宏观,而地方则更具体。比如保险、投资,岳阳都处于草创阶段,应该怎么落地,值得深思。”

    “金融机构是比较专业的,是条状治理。地方官是面上的,是块状治理。”黄剑辉认为,金融人士担任地方官员,意味着要由专业化治理转变为政府的分散性治理,比如征地、灾害、舆情等等,头绪很多。“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而竹立家则认为,在政府机关的实际工作经验,将帮助金融人士“补上这一课”,成为他们日后晋升的重要资历。

    黄剑辉身边亦有一些朋友从金融机构进入政府部门工作,他观察后得出一个结论:金融机构是一种文化,政府部门是另一种文化。学金融出身的干部需要适应这种文化。“比如,金融机构的领导每年都要做述职报告,要接受考评。政府则只作《政府工作报告》,各个部门的领导不用人人都述职。一些金融机构出身的干部可能也想引入金融机构的考评机制。”

    黄剑辉认为,还有一个现实的问题是,金融机构的干部到政府机关后,隐形的条条框框多了,工资却比以前少了。“现在我们的机制是约束有加,激励不足,应该吸收企业经营管理的有效机制。一个政府部门,今年工作做得好了,比如河北的雾霾就降了一个水平,可以适当给予主管部门一些现金奖励,这样能提高政府部门作为的积极性。”

    对接地方需要

    招徕胡小闵等一批来湘的“金融干将”,源于湖南对自身金融体系孱弱的痛切认识。

    2015年公布的湖南省“十三五”规划指出,“金融服务业仍然是发展短板”。数据显示,2014年,湖南省的GDP全国总量排名第10,其中,金融业占比只有3.5%,而全国的平均水平为7.3%,相差一倍有余。湖南金融业的发展水平与湖南在全国的经济地位存在脱节。

    湖南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相关负责人曾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造成这种局面,金融管理人才的缺失是相当重要的原因。地方即使有懂金融的人才,也都集中在银行、证券这样的部门,它们属于中央部门垂直管理,不归地方政府管理。因此,湖南才会大举招募金融人才到机关工作。

    对金融人才的热望,湖南并非唯一。

    2016年1月,贵州从中央金融监管部门和各大金融机构引进104位金融高层次人才,这是迄今为止全国层次最高、范围最广、规模最大的集中引进金融人才行动。贵州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孙永春在谈及该省金融人才挂职工作时说,近年来贵州经济持续健康发展,金融业功不可没。当前,随着贵州省大扶贫、大数据两大战略行动的持续深化,经济社会发展对金融供给和金融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大,特别是金融产业发展迫切需要在新业态、新理念、新境界实现突破,对金融人才队伍建设提出了新要求。

    在蒋超良赴任湖北之初,湖北当地的券商曾反映,本地的上市公司太少,企业对资本市场的熟悉程度不够。他们希望蒋超良能以14年的证监会工作经历,搅动湖北金融业态,湖北能多一些上市公司。

    有媒体分析,具备金融背景的官员空降,对辖区金融乃至经济的发展影响,在当前阶段更具现实意义。近几年地方经济增长压力不小,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在项目融资方面推动实体经济造血等需求很大,很多地方政府性项目的推进,都需要涉及PPP项目以及地方政府性债务等,对官员的金融专业有较高的要求。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2016年之前,虽然国家提出大力发展PPP项目,项目增长量可观,但真正落地的项目数量存在相当大的落差,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地方政府常常违约,民间资本因而不敢进入。这就对主政者的金融技能和现代市场经济理念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相应地,主管金融的部门在政府的重要性也与日俱增。过去,地方政府可以管的金融机构数量少、规模有限。近几年,地方政府的金融管理职能正在增加。以地方金融办为例,从编外到扩权、从议事协调机构到政府组成部门,地方围绕金融的扩权运动,彰显了央地对于金融监管的调整。在中央层面,无论是机构调整还是人事布局,也都呼应了地方对金融的重视。

    机构层面,国务院办公厅已经将其经济局六处独立,设立了金融事务局,即“秘书四局”,主要负责“一行三会”及地方金融办等金融监管部门的行政事务协调;人事层面,原农行副行长李振江进入国务院,任金融事务局副局长并主持工作;中国银行副行长朱鹤新担任四川省副省长,则成为近期金融人士走入地方高层的又一案例。

    著名经济学家迟福林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G20后,全球经济治理成为国际社会的主题,这要求政府具备更高的效能。“现在正是要求官员们有作为的时候,而且要正确的作为,不能不作为或者乱作为。”同时他表示,当前的经济形势最需要专业性人才。“首先你要懂行。其次,高学历的官员知识面广,眼界宽,更能跟上形势变化。现在的发展形势变化很快,比如振兴东北,要有新思路。”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实体 金融 专家 的报道

  • ·泉州金改力撑实体经济(2013-01-02)
  • ·金融专家从政:为实体经济造血(2017-01-10)
  • ·亚洲金融新格局:守望亚元(2009-07-14)
  • ·走向国际金融中心上海还有多远(2009-07-14)
  • ·周小川:建国际金融中心需先改游戏规则(2009-07-16)
  •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行将卸任,香港一片惋惜(2009-07-16)
  • ·结构性改革 助力金融过冬(2009-07-20)
  • ·金融风暴下“世界工厂”艰难前行(2009-07-21)
  • ·金融救市新策力促经济回升(2009-07-23)
  • ·金融海啸:都是制度惹的祸(2009-08-04)
  •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一年一度春运又至,当广州到武汉的高铁票早就连站票都抢不到时,在兰州开往乌鲁木齐的高铁线上,每天还有近500张卖不出去的火车票。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2016年12月末,央视曝光医生回扣占药价三四成的新闻播出那天,深圳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赵启平(化名)的微博上,批评咒骂如潮水般涌来,甚至有人主动@他。

    “‘管办分离’不仅仅是体育改革,也是事业单位改革,”足协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很多地方足球协会,还有行业协会,篮协、排协都在看着呢

    2016年年底,岳阳市委常委、副市长胡小闽主持了一场签约仪式。在这场签约仪式上,建行岳阳市分行携手工商联,扶持245家民企共输血10.3亿元。

    “要实现这个目标,仅靠《辞海》现有的作者和编辑队伍,哪怕是借助网络协同编纂平台工具也是无法实现的。这将需要《辞海》在编纂方式上实现又一次的突破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贵州和贵阳的“落后”就是优势,为此,当地政府会全力去做大数据和区块链,国家也会大力支持,而贵阳优质的环境、对比低廉的房价和硬件设施成本,也是发达地区缺少的优势。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