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时代到来,微信会遭苹果、谷歌联手封杀吗?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7-01-10 01:31:19
  • [摘要] 其实我们的目的并不是从开发人员的角度来说要改变一下应用程序的存在模式,相反,我们肯定是要满足一个特定的需求,这个需求应该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说我们只想变化一下APP存在的方式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陆一夫 发自广州

    假如张小龙是有意为之,那么选择1月9日这天上线小程序,是表明他对iOS和Android发起颠覆性革命的野心。

    十年前的1月9日,苹果公司发布第一代iPhone手机,乔布斯掀起了移动互联的时代大潮。在苹果的闭环里,全球的开发者制造出数以亿计的应用,与苹果的生态圈共生共荣。仅2016年,iOS开发者就获得了超过200亿美元的收入。

    2017年1月9日凌晨,经过长达一年的预热和内测,微信小程序正式上线,这是微信诞生六年以来最大的变革—用张小龙的话来说,“小程序是微信的一种新形态,是一种区别于订阅和推送之外的新能力”。

    回顾其发展历程,微信最初不过是iOS和Android生态圈中其中一个App而已。不过随着用户数量的激增,微信早突破了社交通讯的边界,成为集社交、电商、游戏和金融于一身的超级平台。如果要将微信对腾讯的价值从抽象量化成具体数字,那么在腾讯约合2500亿美元的市值中,微信贡献了半壁江山。

    张小龙习惯将微信比喻为一片森林,那么马化腾则希望将腾讯所有的树都栽种到这片森林中。在腾讯的业务版图中,微信始终处于核心位置,围绕其衍生出的盈利模式已经逐步显现,例如以朋友圈广告为主的效果广告业务在去年前三季度为腾讯贡献了43.68亿元,同比增长83%,占腾讯总营收约10%。

    显然,张小龙并不满意微信服务号的表现,于是小程序呼之欲出,其目标是成为连接人与服务的中介。一方面他希望小程序实现用完即走的理念,甚至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应用平台。

    8亿的月活跃用户,以及黏性极强的社交属性,让张小龙和微信有了颠覆当下App生态圈的底气,小程序的出现将在一定程度上挑战苹果和谷歌的APP生态,但从另外的角度看,微信仍只是苹果和谷歌生态圈中的其中一个超级App,这种商业逻辑似乎是一个悖论,而动了原本APP生态的小程序也很可能引致苹果和谷歌对微信的联手封杀。

    作为小程序设计师的张小龙很显然意识到了这一风险,微信不愿意得罪苹果和谷歌,因此在小程序的设计规则上,微信作出了严格的限制,使其游走在网页和应用之间。

    另一方面,在小程序诞生前,轻应用尚未有过成功案例,不过巨头进场往往意味着这条赛道已经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除了微信小程序之外,支付宝的小程序已经蓄势待发,腾讯和阿里的较量将再次打响—这既是一场关于移动支付的竞赛,同时也是O2O的平台之争。

    “轻应用”是不是条活路?

    “小程序是实验性的,也是一个发展趋势。”在荔枝FM创始人、CEO赖奕龙眼中,虽然微信官方希望用户“用完即走”,但有一些小程序会让用户产生粘性。

    作为小程序内测期间为数不多的娱乐平台,荔枝FM很早就开始思考小程序对产品带来的变革。荔枝FM微信小程序开发负责人、荔枝FM产品副总裁李泽隆认为,微信小程序载体轻便,符合荔枝FM用户的收听习惯,能在碎片化的生活时间里,随时随地移动收听内容与快速分享。

    “微信小程序的功能区别于APP、订阅号和服务号,小程序可以提供基础的功能性服务,如收听直播和分享互动,而App的功能更为全面,如录制播客节目和上次传平台等。”李泽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订阅号和服务号的作用则是用来查询信息服务的,在功能体验上没有办法达到小程序这么高的自由度。

    “我们的黏性靠主播,即使荔枝FM这个APP没有了,只要有主播,用户就会在。因为主播跟他们的听众之间有一种情感的联系在里面。”赖奕龙说道。

    不可否认的是,小程序的诞生引起了创业者乃至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在错过了微信公众号的红利后,所有人都不愿意错过小程序可能带来的潜在利益。在2016年12月28日微信公开课结束后,有创业者声称自己的项目与小程序有九成相似,公司估值一下子暴涨至少十倍。

    小程序并不是微信的首创,这种介乎于网页和应用之间的形态在近年被互联网公司不断推进。早在2013年 8月22日,百度就宣布推出“轻应用”解决方案,让用户无需下载 就可实现即搜即用,彼时还是百度副总裁的李明远认为,轻应用有望解决APP分发中出现的长尾效应,让更多的APP能够被精准分发。

    只可惜事与愿违,百度的轻应用没有真正普及起来,究其原因在于百度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后缺乏一个黏性较高的重磅应用,其流量与支付体系并不匹配,开发者也无法在百度的开放平台上获取利益。于是无论是百度还是奇虎360,乃至UC等后来者都在轻应用上折戟。

    另外,同样是社交巨头的Facebook在2012年就推出了类似小程序的应用中心(APP Center),而且还取得了不俗的成绩。Facebook推出应用中心的主要目的在于延长用户的停留时间,从而收集更多的数据以吸引广告主。除了广告业务,应用中心对Facebook的支付业务也产生正面帮助,不管是需要付费的应用还是免费应用内支付,Facebook的支付功能将镶嵌到各个环节中,这一点与当下微信支付的思路极为相似。

    在张小龙的定义中,小程序是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这种思路也是轻应用所一直强调的特性。不过由于不需要下载、安装就即可使用,小程序的体量被严格限制在1M以内,这也导致小程序能提供的服务非常有限。时代周报记者在使用小程序的过程中留意到,像滴滴出行这样拥有多条业务线的出行平台在小程序中只保留了快车产品,这意味着小程序只能满足某种特定场景下的单一需求,而不能同时满足多个场景的不同需求。

    “其实我们的目的并不是从开发人员的角度来说改变一下应用程序的存在模式,相反,我们肯定是要满足一个特定的需求,这个需求应该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说我们只想变化一下APP存在的方式。”张小龙说道。

    C01.jpg

    小程序是否会导致微信遭封杀?

    在2016年12月28日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已经提前剧透小程序在微信里没有类似APP Store的入口,更多的入口来自二维码和社交分享,但不包括分享到朋友圈。

    从这种设计规则中不难看出,微信刻意弱化“应用”的色彩,强调其工具属性,目的是为了避免引起苹果和谷歌的不满。此前马化腾曾透露,苹果禁止微信使用”应用号“这一称呼,因此微信才启用了“小程序”作为代替品,由此可见微信与iOS已处于微妙的关系。

    由于iPhone的销售增长放缓,APP Store成为苹果公司最重要的盈利增长点之一。苹果公司早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APP Store的营收达到285亿美元,同比增长40%。按照30%的分成计算,苹果从中获得了约85亿美元。苹果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Phil Schiller也在推特中表示2016年11月打破了APP Store的新纪录,单月销售额创下了APP Store历史最高,但他没有公布具体数字。

    另外,应用商店是安卓系统的核心盈利来源的一部分,为谷歌带来不菲的收入。2014年,Google Play应用销售额约为100亿美元,谷歌能够从中抽取约30亿美元佣金。去年谷歌被曝出2015年安卓操作系统营收为310亿美元,净利润高达220亿美元,其中应用商店扮演着重要角色。

    可以预见的是,一旦微信企图涉足苹果和谷歌的领地,极有可能遭到大量生态圈的联手封杀。同样推出了应用中心的Facebook也在担心这种可能性,去年年初有国外媒体报道称Facebook已制定了一系列计划,当谷歌将Facebook应用从Play商店中下架,或是禁止Facebook应用的推送通知、应用升级或应用内支付等功能时,确保其应用在Android平台上继续运营。

    与小程序弱化应用色彩不同的是,Facebook规定应用中心不仅仅会接纳专门在Facebook自己的平台上运行的应用,同时也会保留所有的iOS应用和Android应用。假设用户需要下载iOS或者Android应用,在该应用的介绍页面就会提供一个下载的链接,将用户直接引向App Store或者Android的应用商店。这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Facebook和其他几大应用商店的关系。

    尽管小程序放弃了宏大的设计,但不代表微信没有野心。基于目前高达8亿的月活跃用户,小程序足以杀死那些低频的应用工具,长远看必然与原生APP产生冲突。一旦小程序获得成功,微信或许会成为所有应用的统一入口,类似豌豆荚、PP助手等应用分发渠道将面临一场大考。

    然而,微信在短短三年里已经集成了游戏、电商(京东)、金融(理财通)等多项业务,信息过载的问题已经对用户造成了困扰。虽然张小龙一直强调“用完即走”的产品理念,但从时间维度而言,微信牢牢占据了绝大部分用户的注意力,小程序的上线将再次使其边界向线下空间无限扩大—这将是新一轮关于O2O的卡位战。

    O2O卡位战

    虽然微信明确表态不做小程序商店,不过在一些细节中却透露出腾讯的野心。

    目前小程序的入口只有二维码和微信的搜索功能,前者在线下场景的意义更大,后者是线上的主要入口。根据目前的搜索情况看,涉及微信支付功能的小程序能够使用模糊搜索(即不需要完全输入全部名称即可搜索出结果),例如美团外卖和京东;而没有支付属性的资讯类工具则不支持模糊搜索,用户必须输入全称才能显示结果。

    这一点可以看出,小程序更似是微信服务号的升级版,而非要消灭原生APP。在去年年初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明确表示服务号“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因此才有了小程序的诞生。一直以来,微信都宣称要消灭中介,成为连接人与服务的连接器,最终变成最大的信息中介。

    事实上,进入移动互联时代,互联网公司的业务边界不再明确,BAT在相互竞争中借助资本整合完成各自的生态圈布局。当互联网下半场的理论被广泛接受后,包括BAT在内互联网公司面对的抢夺线下的问题:这是一个高度复杂且需求各异的空间,无数个特定场景下产生的个性化需求难以被标准化的产品满足。

    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张小龙对小程序的寄望就是占领线下场景,因此才会将二维码设定为小程序的重要入口。从微信诞生之初,张小龙就极力推动二维码的普及和应用,他认为二维码就是移动互联的主要入口。“在PC互联网时代,可能流量的入口在搜索框里面,但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反而认为流量的入口可能在二维码里面。”

    简而言之,小程序乃至微信要成为腾讯O2O业务的推进器,最终与阿里形成抗衡之势。就短期而言,小程序将极大推进微信对线下空间的占领,从而让微信支付的覆盖面积进一步扩大;如果将时间放大至五年甚至十年,小程序将成为O2O的主要入口,面对马云提出的“新零售”产生正面冲击。

    由科技媒体爱范儿推出的小程序商店中看到,小程序对电商企业的吸引力巨大。某初创电商企业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只是让两名程序员耗费一周的时间就完成了小程序的开发,而此前原生APP需要制作iOS和Android两种版本,开发和维护的成本较高。另外,小程序的审核上线速度较APP Store更快,后者有时需要最多长达7天时间进行审核。

    不过就小程序的设定来看,高频应用不会受到太大威胁,而且鉴于小程序没有订阅关系也不能向用户推送消息,不少开发者对其持观望态度。虽然微信的生态系统中拥有流量和支付功能,但不少企业在研发小程序中依然保留了用户注册环节,而非与微信账户打通。像摩拜单车、京东购物等热门应用仍要求用户在小程序中先完成注册登录,表明企业不希望将一切依附于微信体系中。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苹果 程序 时代 的报道

  • ·苹果支付正式入华 首批12家银行支持(2016-02-19)
  • ·苹果又陷“侵权门”:或再次赔钱了事(2016-06-21)
  • ·小程序时代到来,微信会遭苹果、谷歌联手封杀吗?(2017-01-10)
  • ·透视汇嘉时代IPO三重风险(2014-07-03)
  • ·新监管时代网贷拐点:细分催生千亿市场(2016-02-02)
  • ·“笨”企业遇到快时代:中兴曾学忠反思中兴(2016-06-07)
  • ·诺远控股韩学渊:大资管时代,互金平台引来发展新纪元(2016-08-03)
  • ·首农进入后张福平时代:操盘麦当劳谁来接手?(2016-08-09)
  • ·Uber中国后柳甄时代:在阵痛中与滴滴融合(2016-10-18)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了解到,重启改造的时机,更大程度上是在于这80%的大多数。对于剩下那未签的20%,卢慧娟表示理解,她相信他们大多是老人家。

    9月1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关于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时,一个异常的数据引起了众多委员的关注:今年1-7月,中央营业税的执行数为预算数的3049.5%。

    贵州和贵阳的“落后”就是优势,为此,当地政府会全力去做大数据和区块链,国家也会大力支持,而贵阳优质的环境、对比低廉的房价和硬件设施成本,也是发达地区缺少的优势。

    中国高铁要真正地走向世界,在原发技术、制造工艺、形象包装、知识产权等方面仍面临巨大的挑战。

    “西湖大学的定位,有两个关键词,一是民办;二是研究型大学,不以规模取胜,也并非普通人的高等教育。这一次,希望民间与政府能有效互动,在民间力量办高校上有所破冰。”

    和北京一样的医疗资源,涿州却拥有比北京更低的就医费用,这不仅吸引了涿州周边县市居民来此看病,甚至连房山、大兴等地的居民也前来就医。

    从去年第三季度起,香港楼市气氛开始转淡,住宅价格与成交量双双下跌,二手房交易量更是连续多月在低位徘徊。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