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一笑事件余波:“儿童医保第一城”遭遇医疗资源短缺阵痛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12-13 03:07:49
  • [摘要] 人们在为罗一笑事件中的深圳医保鼓掌的同时并不知道,这个一直站在经济体制改革前沿,近年低调推动城市管理改革的城市,也是中国第一个实行儿童医保的城市。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张晨露 发自深圳

    一场罗一笑事件,让在中国医改和医保进程中位居前列的深圳,获得一次前所未有的好评。

    事件中几乎每一方的社会形象都一地鸡毛,而除了公开面对舆论,深圳医保还因超过80%的报销比例被戏称为“深圳医保或成最大赢家”。

    深圳是全国首批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在医改和医保领域动作频频。深圳市社保局综合处处长甘涛在一次论坛上表示,“深圳一直实行的是‘低缴费、高待遇’的模式,缴费费率是全国最低的,而各项待遇则是相对较高”。

    人们在为罗一笑事件中的深圳医保鼓掌的同时并不知道,这个一直站在经济体制改革前沿,近年低调推动城市管理改革的城市,也是中国第一个实行儿童医保的城市。即使像罗一笑这种比较危急的情况,医保也基本可将个人负担比例控制在20%以内。

    在罗一笑事件之前,这一切鲜有人关注,以至于深圳市社保局甚至没有准备好蜂拥而来的媒体需要的资料及数据。在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深圳市社保局医保处副处长李中齐时,他表示,“目前暂时还没有统计儿童重疾险的资金规模”。

    与高水平的医保体系相比,深圳的医疗水平和资源不足,则成了儿童医保第一城的愁。

    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医改办处长李创在中国网《中国访谈》中曾表示,深圳的人口增长太快,人均医疗卫生资源短缺,深圳人均医疗卫生资源是北京、上海、广州的1/3左右。

    九年前推出儿童医保

    不幸患病的罗一笑,在《南方周末》的报道《罗尔事件背后:儿童医保的“马太效应”》中,却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幸运儿”。原因是“地方不同,报销比例和政策悬殊”,在更广大的城乡,因病致贫的家庭不少。

    深圳设立儿童医保,可以追溯到九年前。

    2007年9月1日,深圳市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推行少儿医疗保险政策(下称“儿童医保”)。最早的儿童医保每人每年缴纳75元,政府财政再给予75元补贴,这样一年保费总共150元,就可以得到最高赔付额达20万元的医疗保障。而且,该政策允许外来劳务工的在园在校子女参保并享受同等待遇,非本市户籍在校注册的学生只要父母任一方参加本市社会保险满1年以上都可参加。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市儿童医保实施后的三个月内,参保少儿总数达到38.74万人,共计征缴少儿医疗保险基金5653.39万元,累计医疗费用支出3934.72万元,基金结余1718.87万元;共有44人次的少儿办理了大病门诊登记手续,64人次办理过现金报销手续,157人次办理了市外转诊登记报销手续,这些患儿病种比较复杂,以恶性肿瘤、心脑血管疾病等为主,记账比例为53.69%。

    半年后,深圳进一步提高了儿童医保的待遇,综合医疗参保人个人账户“门槛线”以上的积累额,可用于其已参加儿童医保的子女的门诊医疗费用。

    2010年9月,深圳市社保局将儿童医保纳入住院医保(基本医疗保险二档),在不明显增加参保家庭负担的前提下,以2010年为例,个人只需缴费多100元,可以增加绑定式普通门诊待遇、降低起付线、提高报销比例,还可享受地方补充医疗保险的相关政策优惠。到2012年年末,深圳儿童医保参保人数达到103.06万人。

    在此之前,深圳就已将劳务工医疗纳入保险。

    深圳自2003年开始增设地方补充医疗保险,作为与基本医疗保险平行的补充险种。2006年12月,深圳市地方补充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和诊疗项目增加18个项目品种,在这次调整中,肝脏移植、心脏移植和恶性肿瘤细胞免疫疗法是全国首次被纳入地方补充目录。

    2015年,深圳再推出20元重疾险,以降低因病致贫的可能性,实现住院合理合规自付部分费用二次报销70%(不封顶),以及治疗肺癌、乳腺癌等疾病的11个医保目录外靶向药的报销。

    截至2016年10月,深圳基本医疗保险和地方补充医保参保人数为1279.7万,在政策层面实现全民医保。

    年轻化的前提

    2015年,广东和上海、天津、云南等地分别出台政策,下调社保费率。时代周报记者对比北上广深社保费率发现,经过2015年下调,深圳社保的缴交基数和费率相比国内其他城市较低,企业负担也相对较轻,报销比例却最高。

    这与深圳年轻的年龄结构密切相关,其他城市恐难以复制。

    截至2015年末,深圳市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收入16.770亿元,其中家庭及个人缴费收入10.539亿元、各级财政缴费补助5.834亿元,利息收入0.397亿元;基金支出13.659亿元;当期结余3.111亿元。年末基金滚存结余14.176亿元。

    相比之下,根据公开报道,北京、天津、湖北、重庆、贵州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六个地区统筹基金累计结余已不足6个月支出。

    在中国城市医保体系的各类人群中,城镇职工与所在单位是承担医保缴费责任的主体,其缴费直接影响到城市整体医保的供给水平。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初步数据统计公报(2010年),深圳的劳动适龄人口数量比重数据在各大城市中有着明显的优势:北京为82.65%,天津为81.68%,上海为81.3%,广州为81.91%,深圳为88.40%。

    医保待遇不仅与医保的供给有关,还与医保需求有关—而这又与人口老龄化相关。

    根据各省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底,北京市60岁及以上老年户籍人口占户籍总人口的22.6%;上海市老龄人口比例则高达28.8%。与北京和上海比起来,广深的老龄化程度要轻得多。2013年底,广州老龄人口比例为16.03%,深圳老龄人口比仅6%,未进入老龄化阶段。

    但从长远来看,深圳目前实行的农民工积分入户政策或使未来老年人口数量增加,如今平均年龄30岁左右的深圳也必将面临老龄化的未来。

    医疗资源短板难补

    然而,外地人惊叹罗一笑医保报销比例高时,深圳人也在踌躇看病不易。

    医保待遇与管理水平领先的深圳,仍面临着医疗体系中最大的难题—资源短缺。

    根据深圳市文明办2015年第3季度对该市窗口行业公众满意度调查结果,深圳医疗行业服务窗口满意度为76.51分,居于24个行业中的最末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研究员苏杨也曾在全国第二届人口与健康学术研讨会暨《发展报告》发布会上表示,“医疗服务的供与需不相称,尽管是全国现象,但在深圳尤为明显”。

    在以公办医疗机构为主导的中国医疗卫生市场,尽管已经过将近30年的改革,但长期形成的医疗格局难以打破。以深圳为例,按2015年底常住人口计算,每千人所配备的医生和病床数远远低于北上广,更低于发达国家水平。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深圳全市仅有11家三甲医院,而在2012年北京就有51家、上海有36家、广州有43家。至2015年底,深圳平均每千人拥有床位3.4张,医生2.5人,护士2.8人,医院处于超负荷运行状态,儿科医疗资源尤其短缺。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一名儿科医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通常他半天班要看近百名儿童患者,夜班时的最高纪录则是289人;而另一方面,患者做一项检查跑好几趟医院,挂个门诊提前好几天预约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城市内部的区域悬殊同样明显,统计数据显示,深圳超过一半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占全市土地面积20%、人口37%的原特区内,三甲医院也主要集中在特区内。

    究其原因,还在于深圳多年来没有建立起相应的医疗培养体系。深圳市卫人委医政处处长廖庆伟曾表示,“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深圳没有医学院校,成为了深圳医疗发展的‘短板’”。这也是深圳近年大力引进医学院的原因—但资源补给周期长,一时半会难以改变局面。

    此外从2009年开始,深圳公共财政支出中医疗卫生行业支出的比重明显提高。2005-2008年间平均为3%左右,2009年为5%,2012年和2013年,这一比重提高到6%左右。深圳还在2014年启动“3名工程”项目,即面向全球引进名医、名院、名诊所,深圳还曾在全国率先实施了公立医院管办分离、医药分开,率先全面取消公立医院的药品加权,引入医保支付创新等。

    正由于医疗资源短缺难以一时补上,深圳更多地思考如何构建一个完整的健康福利体系。

    儿童医保第一城忧愁的是医疗资源不足,而大片经济远不及深圳的地区,普遍同时面对着资源不足和报销比例的困境。

    一位河北农村的白血病儿家长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因为新农合报销上限8万元,自费药不报销,他们第一次入院7万多元的花费,费尽周折最终报了1万多元—整个疗程需要30万元。“还得自己先垫付,报销的钱两个月后才下来。”

    “像义务教育一样为儿童医保托底。”12月9日,《京华时报》的文章中这样呼吁。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一城 余波 医保 的报道

  • ·罗一笑事件余波:“儿童医保第一城”遭遇医疗资源短缺阵(2016-12-13)
  • ·陶校兴余波(2010-12-02)
  • ·医保“家庭账户”探路江苏(2009-07-16)
  • ·长三角医保一卡通破题(2009-10-14)
  • ·异地互认:不再遥远的医保新梦(2010-02-25)
  • ·顾昕:医保简单接续或将产生“医疗移民”(2010-02-25)
  • ·重庆医保爆窝案(2011-08-03)
  • ·药品招标换人 上海试水压低药价(2011-12-08)
  • ·北京新医保惠泽农民工(2012-04-12)
  •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竹立家认为,监察委还有一个特点是可以对民主党派和无党派公职人员实行监督。这意味着包括法院、人大、政协、检察院,乃至公立医院、学校和国企都要接受监察,“填补了监督的空白地带

    11月28日晚9点,上海市住建委、人民银行上海分行、上海市银监局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本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有序发展进一步完善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的通知》。

    针对近期中央环保督察组移交的问题线索,河北省委、省政府专门成立调查问责工作领导小组,对487名责任人实施问责,其中不乏厅级干部。“我们现在执行的雾霾治理措施,比1号令还要严。

    十二强赛表现平平的中国队,在国内转会市场上屡见天价,中国足球被外界视作“虚火”实属正常,但中国足球虚火至此又非不能理解。

    2015年,被认为是国企改革的实施年,员工持股会有重大突破,将在部分试点央企中展开。在这样一个极具争议的改革板块里,特发信息将有怎样的样本意义?

    去年11月2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视察曲阜,当地自此掀起了新一轮复兴儒学的热潮,各种商业资本逐利而来,如今在曲阜民间已诞生了十余个儒学教育机构。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