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势翔被罚 私募冠军黄平光环褪尽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6-11-29 01:47:2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在知名私募机构创势翔“踩雷”欣泰电气余波未了之时,证监会一纸罚单又将它推入舆论漩涡。

    时代周报记者 袁方晨 发自上海

    在知名私募机构创势翔“踩雷”欣泰电气余波未了之时,证监会一纸罚单又将它推入舆论漩涡。

    11月18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通报证监会依法对6宗案件作出行政处罚,其中包括创势翔操纵市场一案,证监会给创势翔开出“没收创势翔违法所得约2073.8万元,并处以约6221.5万元罚款”的巨额罚单。

    随着一桩又一桩负面事件的曝光,创势翔及其董事长黄平也跌落神坛。

    “无论是公募还是私募,违规就要付出代价。从证监会的处罚看,个人觉得明显偏轻,应该撤销创势翔的私募资格。”独立财经评论人曹中铭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次证监会对于创势翔的处罚对其他私募具有警示意义—操纵市场都会受到处罚。

    风格激进

    证监会披露,广州市创势翔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创势翔” )在2015年7月17日至8月26日期间,利用其实际控制的“粤财信托—创势翔盛世”等37个账户通过连续交易、开盘虚假申报、尾市拉抬等方式,影响“辉丰股份”“汉缆股份”等6只股票的股价和交易量。

    张晓军称,创势翔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77条第1款第(1)项、第(4)项规定,构成操纵证券市场。依据《证券法》第203条规定,证监会决定没收创势翔违法所得约2073.8万元,并处以约6221.5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创势翔董事长兼投资总监黄平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创势翔交易主管张毅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相关条例发现,对于黄平的处罚已是最高。根据《证券法》第203条:“单位操纵证券市场的,还应当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的罚款。”

    另外,一位沪上知名私募联合创始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证监会对于创势翔的一收一罚,针对的是公司,将全部由公司承担,并不涉及投资者。

    实际上,这已不是创势翔第一次遭监管点名。8月19日,证监会通报2016年上半年对私募基金开展专项检查执法情况,表示从检查情况看,不少私募机构存在违规问题,个别机构存在违法犯罪行为。而在证监会发布被采取行政监管措施的机构和个人名单中,创势翔赫然在列。

    而真正给创势翔致命一击的,是欣泰电气。

    “外面的人称呼我们为涨停板敢死队,但我们跟大家印象中的敢死队也并不完全一样。事实上,我们炒股很多时候并不是炒一把就走,对很多个股,我们其实是花了很大的精力和时间去研究跟踪的。”2015年3月,彼时风头正劲的黄平对媒体阐述了创势翔的投资理念,“深度调研”被创势翔自认为是自身最大的优点,黄平称他对每只买入的股票都力求掌握其动向。

    现实却是,3月时,业绩平平的欣泰电气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良久,在退市风险面前,3月1日至4月20日,创势翔通过旗下22个信托账户先后购买了欣泰电气859.11万股和856.47万股股份,两次均触及举牌线,并最终以10%的持股比例成为欣泰电气第二大股东。7月8日,IPO造假事实被公之于众。9月,欣泰电气成为创业板第一家终止上市的公司。创势翔也因此豪赌失利,损失近2亿元。

    基金业协会披露信息显示,举牌欣泰电气,创势翔动用了旗下25只基金产品,占其总产品的81%。加上前期业绩不佳,创势翔通过某信托公司发行的产品中,只要持有欣泰电气的已全部清盘,其管理规模损失惨重。在清盘时,创势翔多只产品的净值已跌至0.7元左右。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将这一切都归为盈亏同源。“创势翔尝到过‘壳股’的甜头,它的突然崛起也是因为其激进的风格,然而让它一败涂地的也正是它的激进。”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欣泰电气退市已成定局后,创势翔掌门人黄平将其持有的创势翔股权全部转让给自然人余荣华。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发现,2016年6月24日,黄平已于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变更了所持有的股份信息。而根据基金业协会所公示的信息,创势翔的高管名单中已没有黄平的名字。

    神话破灭

    创势翔和黄平的好“运气”,在两三年之前已用尽。

    公开资料显示,创势翔成立于2009年12月,注册资本1001万元,黄平曾是公司惟一股东、董事长。

    实际上,在投资圈中,70后的黄平早已小有名气,他和他的团队被外界称为涨停板敢死队。据媒体报道,黄平早期一直潜伏在广州当地著名的一个游资营业部中,其资金屡屡将营业部推上“交易龙虎榜”。他的得意之作是乐视网历史上第一个涨停板—当时黄平所在的营业部在乐视网上的买入金额超过1000万元,成为该股交易龙虎榜上买入席位的第一名,将该股推上涨停。

    2012年5月20日,创势翔成立了旗下第一只阳光私募产品“粤财信托-创势翔1号”,由黄平掌管。2013年,创势翔1号就以125.55%的收益率拿下了当年阳光私募排行榜的冠军。而在2014年,该产品更是以全年300.8%的收益再次卫冕,创势翔因此高调号称“打破私募冠军魔咒”。当时,创势翔1号成立以来累计达634.58%的收益,年化116.39%,创势翔以及黄平因此在私募圈里站稳脚跟。

    彼时,黄平和创势翔所推崇的是所谓的“创新型价值投资”,就是把团队核心成员过往最擅长的操作手法整合在一起,包含对三个主要因素的有效整合:价值投资、深度调研以及创新风控模式。黄平还对外豪言,创势翔将陆续成立对冲基金、量化基金等不同风格的产品。“我们的梦想是构筑一个金融平台式的公司型私募公司。”

    然而,创势翔神话已然破灭。截至11月24日,创势翔官网产品中心列表中,仅有国创证券投资基金、创势翔国政对冲基金、创势翔进取、创通1号、金蕴68期等5只产品。根据好买基金数据,今年以来,公司的平均回报率为-4.54%,同类平均回报率为-2.75%;而近半年,公司平均回报率仅为-6.09%,同类平均回报率则为3.30%。

    从快速崛起到如今的颓势,这一切其实都有迹可循。

    “正常而言,一家私募在打响名气后,会将发展速度回归正常,并非一直猛冲,因为毕竟之后盘子大了,风险也更大。其实类似于创势翔的私募并不在少数,他们为了‘一鸣惊人’,往往会运用一些非常手段冲业绩,那是因为他们的违规违法成本太低。”上述业内人士说。

    监管收紧

    除此之外,创势翔2014年上演的“密码事件”也曾闹得沸沸扬扬,让业内大跌眼镜。

    2014年4月22日上午,黄平召集了20多家媒体,在广州召开发布会,主题为旗下产品粤财信托-创势翔2号信托计划(下简称“创势翔2号” )遭遇银河证券堵单。黄平称, 3月27日,其发现创势翔2号产品重仓的股票,在潜伏了两个月后,收益达到了70%,非常高兴,正要卖出的时候,却发现系统自动撤单,而同时,买入的操作也被限制。然而背后,却是深圳创势翔两名股东章亚东、张铲棣与黄平之间的纷争,而这次纷争的源头,则是深圳创势翔的股份。

    实际上,广州的创势翔为黄平本人与其妻子所有。深圳的创势翔则为黄平、章亚东、张铲棣以及罗兴文共同持有,四人分别持股51%、19.5%、19.5%以及10%。创势翔2号以及3号产品的法定投资顾问为深圳创势翔。

    根据媒体报道,2014年3月5日,黄平已将深圳创势翔的股份转让给章亚东以及张铲棣,并于同年3月6日将交易密码移交给章等人。然而之后,黄平却仍想把持创势翔2号的决策权,于是双方都曾多次修改密码。最后一次黄平修改回密码后,章亚东等人拿着深圳创势翔的公章到银河证券再次要求修改密码,致使黄平无法进行下单。

    更为出乎意料的是,在涉事双方当众自曝家丑的时候,均指对方利用所管理的客户资金拉抬股价,做“老鼠仓”。黄平称,章亚东方面曾多次利用投资决策权先于公司买入或卖出某些个股,并在任职创势翔期间仍在外面代客理财并出现爆仓。而章亚东方面则直指黄平在投资中因为个人利益驱动要求“顶配”深国商。

    “这其实可以看出,创势翔完全没有公司管理和风控可言。草根出身的私募掌门人,很多都存在这一短板,这与经过公募等金融机构历练的‘正规军’相比,还是存在差距的。”上述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就在不久之前,私募出现了历史性的一刻。根据基金业协会数据,截至10月底,基金业协会已备案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17271家,已备案私募基金42263只,认缴规模为9.13万亿元,总规模超过公募基金3900亿元。

    然而,私募迅速发展的背后,有太多问题亟待解决。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虽然监管层对于私募的监管有所收紧,但如今它仍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公募是完全透明化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需要对外披露。然而,私募却没有披露的要求。虽然不对公众披露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至少需要向监管部门披露,否则,私募可以为所欲为。另一方面,私募的设立是没有多少成本的,阳光私募听上去是非常正规的金融机构,但殊不知,成立私募仅需备案即可,甚至有很多私募做不下去了,掌门人将其关门大吉,再注册一家新的私募机构,换个壳又可以重头再来。这1万余家私募机构该如何管理,监管部门确实需要动一番脑筋。”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黄平 光环 冠军 的报道

  • ·创势翔被罚 私募冠军黄平光环褪尽(2016-11-29)
  • ·华夏基金守业考验 业绩光环不再(2016-09-20)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2017年3月19日,中国新型城镇化经验交流会在顺德召开,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冯海发作为嘉宾,前一天入住北滘镇最好的酒店。

    珠三角的城镇化是完全的民营化和市场化。所谓形象工程、鬼城、空城都是政绩工程的后果,但企业家不会做这样的事。

    卖力的路演意在招商。察觉到深圳近年产业外溢、企业外迁的趋势不断加快,江门渴望从珠江东岸的龙头身上分得发展红利。

    “去年一年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了很多足球俱乐部。如果说,收购有利于提升中国的足球水平,我觉得是好事。但是,情况是这样的吗?

    江门可以是三线城市,但我们可以把它打造成一流城市。政府的服务、社会的环境、生活环境都可以做到一流,这个与经济体量无关。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日前,饱受争议的特朗普版本隔离墙已经开始招标工作。据英国《卫报》报道,尽管还不知道这笔支出由谁承担,但已有超过600家建筑企业有意竞争这一价值210亿美元的“大蛋糕”。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