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硅谷这么多大佬,只有彼得?蒂尔押对宝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6-11-15 05:06:0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一直以来,彼得·蒂尔(Peter Thiel)都被视为最能代表硅谷精神的创业家:他毕业于斯坦福;是PayPal创始人,投资了SpaceX和Facebook

    文/马欢

    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一直以来,彼得·蒂尔(Peter Thiel)都被视为最能代表硅谷精神的创业家:他毕业于斯坦福;是PayPal创始人,投资了SpaceX和Facebook;他还是中国创业圈人手一本的超级畅销书《从0到1》的作者。

    彼得·蒂尔曾数次表达过对政治的强烈反感,认为政治解决不了什么根本问题,他所推崇的自由意志主义者赢不了选举,因为大多数美国人不会投票给纯净的自由资本主义。

    “在最好的情况下,政治很糟糕,在最坏的情况下,它则只能用肮脏来形容。”他说,“因此我觉得世上如果少一点政治,也许会更好。”

    然而,作为一个信奉自由意志的未来主义者,他却公然反叛了自己的传统,把票投给了充满争议的唐纳德·特朗普。

    这一次,彼得·蒂尔的“风险投资”又押对了,全硅谷只有他押对宝。

    就算全硅谷与他为敌

    早在今年5月,彼得·蒂尔就公开表示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他也被美国媒体称为“全硅谷唯一支持特朗普的人”。

    硅谷和特朗普不和并不是新闻。特朗普曾批评过亚马逊和苹果等科技公司,他也公开反对科技产业对移民问题的立场,这些都被视为与硅谷追求多元化的价值观不符。

    这也不难理解为何在硅谷大部分人都倾向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Uber投资人施欧文·彼西弗就是希拉里的投资人和支持者,LinkedIn创始人兼投资人霍夫曼甚至还推出了一款讽刺卡牌游戏“特朗普扑克牌”。

    今年3月,美国企业研究所举行的一年一度的世界论坛大会上,苹果CEO蒂姆·库克、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谷歌母公司Alphabet CEO拉里·佩奇等科技大佬召开闭门会议,议题就是“如何阻止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总统提名”。

    然而彼得·蒂尔铁了心要与硅谷主旋律背道而驰。

    对于支持特朗普,他表示:“我只跟他交谈过几次。他吸引我的地方在于,他能够在一些领域明确表达自己的立场,而这些立场远远超出华盛顿的小范围政策共识。我认为,如果想要走出泡沫经济,走出我们已经生活了大概25年的萧条时代,就需要在这种小范围共识之外寻找方案。”

    在7月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作为唯一受邀上台的科技界代表,彼得·蒂尔为特朗普站台演讲。

    “我是彼得·蒂尔,我支持唐纳德·特朗普。他是个建设者,是时候重建美国了,”彼得·蒂尔上台说道,“我不会支持虚伪的政党,他们只会让经济崩溃,政客里没有诚实的家伙,除了唐纳德·特朗普。”

    到了10月,大选进入白热化,特朗普被媒体爆料各种丑闻,不少共和党大佬宣布与他划清界限。在这一时刻,彼得·蒂尔却偏偏再冒着被咒骂的危险,向特朗普阵营捐赠125万美元。

    此举引发轩然大波,Facebook内部也掀起一轮“驱逐潮”。

    CEO扎克伯格最初保持了沉默,但在Facebook董事会决定让彼得·蒂尔留任后,他随即向员工发出了内部信,信中解释道:“我们不能一边说要创造多元化的文化,一边却因为一些人支持了某位候选人而排挤他们。”这一做法在当时也引起许多不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扎克伯格的“倒戈”使硅谷陷入分裂状态,这种状态或许是大选前整个美国的写照。

    “在风险投资领域,有一个专业名词用来形容潜在回报巨大同时风险也奇高的投资项目:high beta(高风险项目),而蒂尔先生在共和党提名大会发表演讲本身,就是其本人对于政治的终极high beta投资。”《纽约时报》认为,他是在做一场政治豪赌。

    如果仔细回顾彼得·蒂尔的投资经历,就不难发现,他是一个高明的逆向投资者。2004年,他向当时只是众多社交网络平台之一的Facebook投资了50万美元,这50万美元后来变成将近5亿美元,他本人也成了Facebook的董事会成员。

    一直影响共和党

    尽管支持特朗普的举动在彼时看来离经叛道,彼得·蒂尔实际上已与政治牵扯多年。

    自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彼得·蒂尔就给一个联邦法官打了一段时间的杂。两位联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包括今年去世的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以及仍健在的安东尼·肯尼迪(Antonin Scalia),都曾指派他在最高法院实习,在那里,彼得·蒂尔积累了很多人脉资源。

    用《纽约客》的话形容,已“到了能影响共和党政策的程度”。

    2008年总统初选时,他捐款给得克萨斯州的共和党众议员罗恩·保罗;到了大选时,他又捐款给共和党候选人约翰·麦凯恩。他还帮助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吉姆·狄敏特和埃里克·康托尔,这两人都是反政府的茶党领袖。2009 年,他还曾为泰德·克鲁兹竞选得克萨斯州总检察官捐款 25 万美元。

    作为一个已出柜的同性恋者,彼得·蒂尔还为共和党内同性恋组织GOProud举行了一场募捐。

    这位被美国媒体称为信奉自由意志的未来主义者,也经常因公众发言惹来很多争议。他甚至对女性投票权不屑一顾:“20世纪20年代,福利主义的受众人数暴涨,女性获得了投票权,这两个人群对自由意志主义者获得选票都是极大的阻碍,从那以后,‘资本主义民主’变成了自相矛盾的词语。”

    彼得·蒂尔对美国的现状也不满,认为存在大量泡沫,包括债券泡沫、教育泡沫,还有某种形式的医疗泡沫。“我们的医疗开支GDP占比达到其他发达国家的两倍,但实际成果却并没有明显差异。城镇住房可能也存在泡沫,过去10年已经出现郊区住房泡沫。”他说道。

    彼得·蒂尔觉得,共和党内有人怀疑科学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出于逆向投资者的本能,他对达尔文进化论持保留态度。“我相信进化论,”他说,“但它可能漏了不少事实,进化在物种形成的过程中也可能只占次要作用。”

    彼得·蒂尔觉得全球变暖也“很可能在发生,但它被政治正确的阴云盖得死死,没办法认真讨论”。蒂尔觉得,科学问题和政治靠得越近,结论就会越不靠谱。

    尽管在公众眼里,共和党比民主党更排斥同性恋。但蒂尔认为,共和党其实比小布什时代更宽容,竞选时,同性婚姻话题已经不会引发党内分裂。

    至于那些极度排斥同性恋的保守主义者,蒂尔认为:“许多人有严重的情绪问题,政治是一条发泄途径。”

    在彼得·蒂尔公开支持特朗普后,美国 LGBT 杂志 The Adovcate 也单方面把他“开除 gay 籍”了。

    无意加入特朗普团队

    如今特朗普当选,彼得·蒂尔不再只是一位逆向投资者。

    早在9月,《赫芬顿邮报》就曾爆料,特朗普对彼得·蒂尔“十分欣赏”,一旦当选,将会提名他去最高法院。不过,蒂尔的发言人否认了这一说法。“彼得并没有任何关于最高法院提名的谈话,他对这个职位也没有兴趣。”该发言人表示。

    而特朗普当选后,《赫芬顿邮报》又报道,彼得·蒂尔可能成为过渡团队的成员,对此,蒂尔的发言人拒绝评论。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重组过渡团队,指派当选副总统迈克·彭斯取代了身陷丑闻的原过渡团队负责人、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重组团队成员中尚未提及蒂尔的名字。不过,媒体普遍认为,特朗普将就科技与创新领域的事宜听取彼得·蒂尔的意见,蒂尔也至少会在其团队中担任一个非正式顾问的角色。

    特朗普当选后,彼得·蒂尔本人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回应了这些传闻:“我没有这个愿望了。我很喜欢在硅谷当风险投资家,所以我不想在华盛顿全职工作。”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大佬 彼得 蒂尔 的报道

  • ·IT大佬鏖战太空,马斯克真正感到了压力(2016-04-12)
  • ·共和党大佬们“暗算”特朗普?(2016-10-18)
  • ·硅谷这么多大佬,只有彼得?蒂尔押对宝(2016-11-15)
  • ·推翻奥巴马医改,特朗普与共和党大佬大和解(2017-05-09)
  • ·白天金融大佬 晚上DJ高手:高盛新CEO所罗门的双面人生(2018-07-31)
  • ·梅德韦杰夫:彼得大帝II?(2010-12-30)
  • ·马哈蒂尔:与门生反目 改革面临挑战(2018-06-05)
  • 8月6日,国务院印发《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正式确定在上海浦东临港新片区先行启动面积为119.5平方公里、对标国际公认的竞争力最强的自贸区。

    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成绩单”。据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45.09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3%。

    奖项评选活动将本着创新、引领、开放的原则,鼓励更多的企业和专业人士关注和投身于推动我国数据质量领域的进步和腾飞的行列中。

    进入综合交通时代,长江流域内陆地区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腹地,比如湖南、江西、云南、贵州、重庆、四川,这些地方的经济都跟粤港澳更为密切。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银保监会办公厅决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32个城市,对96家房地产信贷规模较大的机构开展房地产业务专项检查工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