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老股东纷争再公开:匹凸匹三季报艰难出炉背后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6-11-02 09:10:45
  • [摘要] 匹凸匹称,目前主要利润来源为上海事聚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事聚贸易”)的有关业务,其第四季度产生的利润难以弥补公司前期形成的亏损,预计全年累计净利润为负。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曾永秋 发自广州

    10月30日晚间,经历过多次更名风波的匹凸匹(下称“公司”)(600696.SH)公布了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公告显示,报告期间公司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14.02%,亏损4151万元。匹凸匹称,目前主要利润来源为上海事聚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事聚贸易”)的有关业务,其第四季度产生的利润难以弥补公司前期形成的亏损,预计全年累计净利润为负。

    据了解,自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开始,作为控股股东的五牛基金多次增持上市公司股份,显示其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充满信心。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27日,五牛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8518.20万股,占其总股本的25.01%。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月17日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的情况下,此前匹凸匹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荆门汉通一直亏损,2015年亏损近亿,2016年上半年亏损近4千万,此次又未提供2016年第三季度财务报表,因此上市公司调整了核算方法,调整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保护了广大投资人利益。

    事实上,在今年7月份匹凸匹就曾爆出与前实际控制人鲜言因荆门汉通股权转移等事件而互相起诉事件。

    “从三季度公告看,新老控制人的矛盾已经公开化了。这个一方面也从侧面否定了之前市场上认为上海五牛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原控制人鲜言关联交易的传闻,但同时也看得作为匹凸匹新控制人五牛基金是多么无奈。”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人士对时代周报指出。

    三季报艰难出炉

    公司处于诉讼期,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子公司没有提供相关资料,在双重困窘下,匹凸匹仍旧诚意十足地晒出其三季度报表。

    10月30日,匹凸匹发布第三季度报告,报告显示,在2016年1至9月,公司净利润亏损4151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02%。公告显示,公司目前主要利润来源于事聚贸易的有关业务。该公司于今年7月20日设立,经营范围非常广泛。另外,公司第四季度产生的利润难以弥补公司前期形成的亏损,预计全年累计净利润为负。

    尽管业绩小幅亏损,但自从五牛基金入主成为控股股东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匹凸匹的业绩从2015年净利润亏损1.02亿,到今年三季度接近扭亏,这都归功于新入主的控股股东五牛基金在梳理过往的艰难局面下仍有力推进上市公司业务。三季报中,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446.26万元,而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仅3.43万元,二季度单季营收虽有提高,但也只有287.73万元。三季度单季营收为5155.10万元,单季表现远超2014年、2015年全年的营业收入。

    在公布业绩的同时,公司还发布风险提示。公告显示,经过公司的多次催促,子公司荆门汉通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荆门汉通”)未能够提供2016年第三季度财务报表及其他资料。公司按照会计准则将其不纳入合并报表的计算范围核算。此前,荆门汉通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其主营业务是房地产开发及房屋出租。有数据统计,荆门汉通被计入该项目下的数额是5524.73万元。

    子公司如此对待母公司,令匹凸匹颇为尴尬。值得注意的是,资料显示,目前匹凸匹有上海事聚贸易有限公司、荆门汉通置业有限公司、上海熠信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三家子公司。其中,事聚贸易和熠信信息均成立于今年7月,而荆门汉通则是匹凸匹去年营业收入的唯一来源,但产生了一定程度亏损。

    不仅如此,在2016年10月17日,匹凸匹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资料显示,主要的原因也在于荆门汉通多次的信息披露不全。值得一提的是,截止到目前,鲜言仍就是荆门汉通的法人。

    此前,2015年12月29日,上海证监局下发行政处罚告知书。经查明,2013年到2014年,匹凸匹未按规定披露控股子公司荆门汉通的多项重大事件,并且2013年年报中有未披露对外重大担保事项。上海证监局要求匹凸匹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时任董事长的鲜言被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新老股东纷争公开

    作为曾经的主要收入来源的荆门汉通为何在母公司的多次催促之下,仍旧没有提交三季度的业绩报告?在这背后牵扯出的疑似一桩新老股东之间无情的股权抢夺战。

    2016年7月6日,在没有经过母公司匹凸匹的同意下,荆门汉通的全资子公司荆门汉达及湖北汉佳引进外部股东,使得其持股比例降低至25%。对此,母公司匹凸匹要求撤销相关的增资事项。而上述外部股东是深圳柯赛威大数据有限公司(下称“柯赛威大数据”)和深圳柯赛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柯赛威网络”)。

    引入外部股东的匹凸匹“孙公司”,荆门汉达和湖北汉佳是荆门汉通在今年3月设立的全资子公司,荆门汉达的注册资本是2000万元,湖北汉佳的注册资本是1000万元。两个外部股东柯赛威大数据与柯赛威网络能够对两家孙公司实现增资的主要原因在于荆门汉通旗下有两块闲置土地,由于到期未开发而构成土地闲置,如果再不开发则会有被处置的风险,并给荆门汉通带来经济损失。因此,荆门汉通同意引入柯赛威大数据与柯赛威网络作为外部股东。

    据了解,子公司荆门汉通同意孙公司荆门汉达与湖北汉佳引入外部股东,但整个行动均没有通过母公司匹凸匹的认可。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家族内成员之间的纠纷问题,但没想到背后会牵扯出匹凸匹的前股东鲜言。

    记者整理发现,在荆门汉通的股东中,匹凸匹持股42%,深圳柯塞威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柯塞威金融”)持股40%。而柯赛威大数据的投资方正是柯塞威金融。进一步细探发现,柯塞威金融仅有两位股东,分别是自然人鲜言和北京柯塞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名自然人鲜言,正是匹凸匹的前任董事长。

    在离任前,鲜言由于未及时披露多项对外重大担保、重大诉讼等事项遭遇了证监会的处罚。2015年1月5日,鲜言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及在董事会担任的一切职务。此外,鲜言还收购了深圳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在没有得到母公司认可的情况下,鲜言作为匹凸匹的前股东加入其孙公司中,此举引发了母公司的反对。

    7月6日,匹凸匹召开了第七届董事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要求撤销荆门汉达与湖北汉佳的增资事项。董事会给出的理由是,荆门汉通全资子公司引进外部股东,应征得我公司事先同意,并须经过必要的资产评估程序,在未经我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引进外部股东,我公司不予认可。

    7月11日,匹凸匹又进一步发公告称,荆门汉通的增资举措已经对公司的权益造成重大损害,并决定将鲜言、荆门汉通、荆门汉达、湖北汉佳等六名被告告上法庭,并索赔1.98亿元。7月14日,上海一中院已经受理此案件,并将在12月1日开庭审理。随后,在鲜言的起诉书中,柯塞威大数据表示增资行为符合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并要求匹凸匹赔偿经济损失1亿元,荆门汉通、匹凸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不仅在股权方面发生争夺,高层管理人员也发生巨大的变动。在发布三季报的同时,公司财务总监李艳递交了《辞职报告》。此次的离任,李艳不在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仅作为股东持有公司5万股。据了解,李艳为前实控人控制上市公司时的财务总监,留任至今应为过渡期交接便利,以保护广大投资人利益,今次去职,应为新的实控人真正控制了上市公司,接近完成过往梳理。

    “脱虚入实”,转型待解

    整理资料发现,李艳也并非唯一离任的高官。在2015年年末,匹凸匹公司的高管曾经出现一波“集体辞职”。不仅高管层出现巨大变动,连公司的名字也发生变动。2015年5月10日,多伦股份由于打算改行从事网络借贷(P2P),因此将公司该名为“匹凸匹”,但是在改名后至今,仍旧未能实现转型目标。

    2015年5月10日晚间,多伦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立志做中国首家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由于业务转型的需要,准备将公司的名称变更为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并将变更业务经营范围,未来将会主要从事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金融软件研发和维护,金融中介等业务。

    2015年7月16日,多伦股份正式更名成匹凸匹。公司计划逐步完成原有地产业务的剥离,并在2015年实现整体转型,投入到互联网金融事业中。但由于其互联网金融业务迟迟未能落地,而且唯一的地产业务也已经出现严重亏损。公司2015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公司营收亏损3585亿元,净利润亏损2340.12万元。

    直到2015年年底,宣布业务转型已经过去半年时间,但是公司不仅在互联网金融业务方面毫无进展,想剥离原有的地产业务也遭到股东的反对。

    2015年11月21日,公司董事会决定解散清算旗下房地产子公司荆门汉通,但是在部分股东的反对下,剥离荆门汉达的方案宣告失败。公告显示,在股东大会上,反对票占表决权的总股数比例达到62.88%,因此决议未能够通过。

    随后,在整个行业的监管收紧的背景下,匹凸匹也决定剥离P2P业务。2015年12月,公司宣布转让匹凸匹超市(上海)有限公司,匹凸匹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两家互联网金融公司。而这两家公司的成立时间只有1个月左右。

    经查证,以上均为原实际控制人控制上市公司时所为。自2015年12月五牛基金成为匹凸匹控制人之后,公司也采取了一些积极措施“内生发展、脱虚向实”推进业务发展,以探索公司的业务转型。譬如三季报中被其称为主要利润来源的事聚贸易今年7月20日才设立,经营范围非常广泛,包括销售建材、有色金属、食用农产品、日用百货、会务服务、企业管理咨询等各个方面。

    与此同时,匹凸匹另一家全资子公司上海熠信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曾使用8200万元(不含税)的价格购买海航创新持有的位于中国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500号的东方大厦4楼整层房屋,总面积为3769.84平方米。该子公司也成立于今年7月份。该项投资得到关注一线城市不动产并购市场的CBRE、DTZ等专业机构以及其他投资机构的一致认可,预计将给上市公司夯实资产,带来收入,改善形象,退出四五线城市,回归一线城市。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纷争 股东 背后 的报道

  • ·新老股东纷争再公开:匹凸匹三季报艰难出炉背后(2016-11-02)
  • ·掌趣科技暴涨神话 股东轮番套利5亿(2013-05-30)
  • ·小股东怒气冲冲 中科英华这半年都干了什么?(2015-12-22)
  • ·国联证券总裁辞职 大股东或挑继任者(2016-03-29)
  • ·天翼广告代言人换角背后(2009-07-08)
  • ·赛迪传媒高管集体请辞背后(2009-07-09)
  • ·陆奇:站在微软搜索 背后的技术牛人(2009-07-13)
  • ·多伦股份的“马甲”生存术(2015-05-19)
  • ·千亿估值背后:滴滴2016年欲“打扫战场”(2016-03-01)
  • “暂停涉外民办学校的审批”“禁止国际课程的整建制引入”“外资或中外合资背景的民办中小学校必须制定外资退出方案”“不得提前招生”……

    接近里皮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尽量如此,恒大从2013年下半年起就不遗余力地向中国足协推荐里皮。许家印还多次创造机会撮合里皮与国足。

    11月8日,广东省委宣传部与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广州签订《“文化+金融”战略合作协议》。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慎海雄,浦发银行董事长吉晓辉出席签约仪式。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人民币贬值情况下,如果资本仍然要外逃,就需要多付钱;不愿意让人民币贬值,只不过是给外逃资本更好的机会。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受到高层肯定及各方推崇的三明医改经验,正逐步走出三明市,推向福建全省。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流动人口现象是我国城镇化、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现象,非常值得关注,我们将继续积极推动流动人口数据的开放和共享,使流动人口及其研究得到更为广泛的关注。”

    “降杠杆涉及一些大型项目,因此,理顺涉及降杠杆间各部门的权力关系以及资源调配,是此次联席会议成立的主要作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