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伏大佬出泥淖记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6-10-25 01:10:14
  • [摘要] 本世纪初,光伏在中国快速发展,无锡尚德施正荣、赛维LDK彭小峰、英利集团苗连生,一连串的中国光伏大佬都曾尝到了它的甜头,亦无奈咽下其苦果。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一度跻身全球最大多晶硅片制造商序列的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赛维”或“赛维LDK”),在经历长达11个月的破产重组之后,最终以被法院强裁通过的形式落幕。

    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企业破产重组故事:主角彭小峰本是江西井冈山旁的农村穷学生,在创办赛维LDK后,坐上了新能源首富宝座。在遭遇市场变革和行业震荡后,昔日的纳税大户危机四伏,政府拉来银行和投资人,不断为其贷款“输血”,最终债务缠身,被法院强裁,银行蒙受巨额损失。

    本世纪初,光伏在中国快速发展,无锡尚德施正荣、赛维LDK彭小峰、英利集团苗连生,一连串的中国光伏大佬都曾尝到了它的甜头,亦无奈咽下其苦果。

    或许,这些光伏大佬的跌落,与他们的扩张直接相关,也与全球光伏产业供需错配、产能过剩的产业大环境一脉相承。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还原光伏大佬的创业故事和他们跌落神坛后的人生际遇,试图寻找中国新能源企业家在经济浪潮下的彷徨、挣扎与抉择。

    赛维LDK:与彭小峰没关系了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赛维的破产重组方案受到业界普遍关注,这场目前国内最大的破产重整最终被当地法院以强制裁定批准的方式画上句号。

    据重整方案,赛维集团旗下高科技、光伏硅、高科技(新余)3家公司经管理人认定的债权分别达到210亿元、150亿元和35亿元,其中银行债权合计达271亿元。国开行涉资73亿元,建行、招行、农行、民生也都超过30亿元。

    据此整体测算,3家公司银行类债权综合平均清偿率为14.75%,这意味着,债权行后续确认的损失或达230亿元。法院强裁判决书的下达,意味着国开行、招行、民生等12家银行200余亿元的高额债权资金仅能收回零头,巨额资金打水漂,已无扭转之术。

    曾经一度跻身全球最大多晶硅片制造商的赛维LDK,如今却沦为国内最大的企业破产重整案,令人唏嘘。新余市当地政府最终未能挽救这家当地最大的光伏企业。

    早在2012年,时代周报记者曾来到新余市,与该市政府领导接触时,即了解到当地正在想办法挽救这家陷入危局的企业。

    现已处于“山河破碎”地步的赛维公司,亦并不愿就自身的重组事宜对外界作过多的赘述。赛维LDK公司董事长刘志斌在微信上婉拒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请求。

    “这一年多(来),对赛维破产重组方面的事情,我们都是按照管理人的要求,主要由破产重组管理人负责。”赛维LDK新闻发言人彭少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赛维公司在这一年多时间(来),都主要是注重于自身的生产和经营。”彭少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债务危机下,赛维的生产经营正在逐步恢复。数据显示,2016年1-6月,赛维LDK破产重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0.59亿元,同比增长115%,实现现金毛利6.2亿元。

    如今,这场国内最大企业破产重整案,有太多教训值得反思。赛维创始人彭小峰无疑要负起首要责任。这位外形敦厚、年富力强的企业家,给外界留下诸多争议。

    2005年7月,年仅28岁的彭小峰创立赛维LDK。乘着光伏行业的东风,赛维LDK成为亚洲最大的多晶硅片生厂商。2007年,赛维LDK登陆纽交所,成为当时中国企业在美国单一发行最大的一次IPO。彼时的彭小峰,一度凭借400亿元身家成为中国新能源首富。

    此一时,彼一时,这位能源大佬经历了过山车式的人生。曾一度让彭小峰风光无限的赛维LDK,自其去职后,这家公司现在极力撇清与他的关系。

    “他(彭小峰)现在跟赛维没关系了,没有关系了,他不在江西新余了。”彭少敏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反复强调彭小峰与赛维已无瓜葛。

    而对于后续赛维最终的破产重组结果,彭少敏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个等最后定下来以后还会公布,不要急,时间也不会长,到时候管理人会公布。”

    彭小峰进军能源互联网

    直到一手创立的光伏王国基业被法院强裁,彭小峰最终还是没能回归赛维,亦未现身舆论漩涡地江西新余,“他(彭小峰)现在应该在加拿大,筹备光伏展。”10月21日,据一位接近彭小峰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今年6月,曾有财经圈消息指,彭小峰旗下阳光动力能源互联网公司(SPI,SPI.NASDAQ)已经参与赛维LDK国内业务破产重组竞标。

    “虽然各方希望彭小峰重掌赛维,毕竟彭是赛维的创始人,外界认为他回赛维是众望所归的一件事,就像‘回家’一样。”SPI公司向时代周报记者予以确认,这次赛维破产重组,SPI并未参与。

    现在,彭小峰的公开身份是SPI公司董事长。在淡出赛维LDK两年后,2014年彭小峰宣布入主SPI,并推出号称“斥资5亿美元”打造的理财平台“绿能宝”。彼时,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彭小峰,还邀请了不少商界大佬为绿能宝背书。

    此后,依托绿能宝,SPI一路高歌猛进。今年1月,SPI成功转板纳斯达克。这距离上一次彭小峰率领赛维LDK赴美上市已经9年之久。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月20日,绿能宝正式上线,并将自己的模式定义为“实物融资租赁”,即投资者把在绿能宝上购买的太阳能电池板等产品委托给绿能宝,绿能宝将其租赁给在建或代建的光伏电站,光伏电站发电获得包括售电收入、补贴等收益,以租金形式按月返还给投资者。在理想情况下,这可以解决光伏电站融资难的问题。

    事实上,绿能宝从上线伊始,就受到各方质疑,外界认为其所谓的“实物融资租赁”模式有变相众筹集资和自融自保嫌疑。

    在业内人士看来,绿能宝的“互联网+光伏产业+融资租赁”模式,多种问题不容忽视,其中包括自融问题难撇清、独立平台难推行,以及资金错配难解决等。

    对此,SPI公司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互联网金融最关心的是资金流向:“绿能宝的模式叫网上委托融资租赁,每个产品都有对应的非常明确的物权,这是一种更加安全的物权融资。”

    据SPI公司介绍,除了太阳能发电设备,其还涉足电动车、充电桩等领域,“通过一年多的运营,希望我们能扩展更多的互联网金融业务,从分布式到其他电站,还包括供应链融资等,今后希望能够为这个行业的金融需求提供更多的服务”。

    SPI方面表示,彭小峰接手SPI不到两年,已募资8次,共募集到4.5亿美元,“一年多来,公司四块业务发展得非常好,并成功地把SPI从OTC转到纳斯达克,相当于从中国的新三板转到主板”。

    不过,虽然成功转板纳斯达克,但SPI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美。公开资料显示,SPI从2013年就开始连年亏损,2013-2015年SPI年度净亏损分别为3220万美元、520万美元和1.851亿美元。3年累计亏损为2.461亿美元(约合16.1亿元人民币)。

    另财报显示,截至去年底,SPI营运资本缺口达8000万美元。此外,2016年SPI还有大量债务到期,这都困扰着彭小峰及高层团队。

    而即将过去的2016年财年,SPI是否将延续此前的亏损状态,未来这家公司如何才能摆脱亏损的泥潭,外界仍未可知。

    对于公司的持续亏损,SPI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予以澄清:“SPI的存在已经有10多年了,母公司的亏损与绿能宝并无关系。”

    “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一次性非经营性费用支出,如上市前为了激励员工,公司给员工发了很多期权,把未来的支出放到了现在,同时由于过去的历史原因有些项目需要拨备。”SPI方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如今,身在国外的彭小峰或许正在着手解决SPI目前面临的棘手问题。

    苗连生与英利债务重组

    与彭小峰年纪轻轻就坐上了新能源首富宝座之位相比,英利集团掌舵人苗连生则是稳扎稳打,颇为谨慎,而今他的英利能源,亦身陷债务漩涡。

    现年60岁的苗连生在英利光伏陷入危难之际,他选择了退居幕后。10月16日,据接近苗连生的英利集团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苗总现在任英利控股总裁,集团的生产经营由英利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向东负责,“苗总主要负责战略和企业文化”。

    时代周报记者试图采访苗连生,然遭到英利集团婉拒,“苗总现在出来说话,时机不合适,一是身份问题,二是战略投资者没水落石出之前,处于静默期,我们签了保密协议,每个人都得负法律责任”。

    纵观苗连生的路径,其已在光伏行业沉浮十八载,这也是中国光伏产业整体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过程,苗见证了中国光伏的脱胎换骨以及产业变革。

    公开资料显示,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苗连生,人生经历充满时代烙印,从部队转业后,于1987年创办了英利集团,1998年进入太阳能光伏发电行业。

    经过多年运作,苗连生将英利集团打造成可与赛维LDK、尚德电力等相比的光伏巨头。与彭小峰几乎是同一时间,2007年6月,苗连生站在了美国纽交所上市敲钟现场。

    2010年和2014年,南非和巴西世界杯赛场上均出现的“中国英利”广告,是英利集团最成功的营销,苗连生和英利集团的知名度不再局限于河北保定,而是一路跨向全球。

    在欧美“双反”后,英利从2011年三季度以来长期陷入亏损泥淖,2015年亏损达8.646亿美元。由于英利的不断扩张,业绩下滑,英利的债务问题慢慢显现了出来。

    对于英利而言,更大的困境在于债务压顶。财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英利绿色能源子公司未偿还的中期债券或票据总额达20.57亿元人民币,包括2010年发行的3.57亿元中期票据、2011年发行的14亿元中期票据和2012年发行的3亿元中期票据。

    英利提出了三个备选方案:在公司或者子公司层面引进战略投资者;引进新的债权人,为公司或子公司提供新的借款;出售土地使用权等长期资产来获得资金。

    同时,英利债务重组事宜也在向前推进。据英利内部人士透露,具体方案已基本敲定,按照计划,国开行牵头、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共向英利提供33亿元的贷款以推动重组;具体实施可能将非光伏主业进行剥离。

    据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独家披露,英利重组预计在11月进入关键时期,最终的战略投资人有望浮出水面。此前盛极一时的英利,如今到了债务重组的尴尬境地,着实令人唏嘘。

    然而,在光伏行业遭受重挫的苗连生,在其他产业却玩转得风生水起。目前,英利集团旗下除了光伏组件制造之外,还涉及物流、农业、光伏电站建设、融资租赁等产业领域。

    据英利官网显示,其于2015年1月28日,组建了天一顺通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占地346亩,总投资2.1亿元人民币,这是在英利集团的多家分子公司整合后新成立的一家集运输、仓储、货代、贸易等服务综合性企业。

    而在农业领域,英利于2014年1月27日,成立了河北秋收农业集团,现有资产总值4亿元。下辖包括河北秋收农业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保定麦可食用菌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定州国香养殖有限公司、保定圣泉山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西藏朗玛多康农牧产业开发有限公司,以及广西、海南、天津等地成立省级光伏农业公司。

    在金融领域,英利拥有天津鑫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美元,这是一家中外合资融资租赁企业。此外还拥有英利小溪租赁有限公司,两者均注册于天津。

    此外,苗连生还涉足酒店,英利旗下的电谷国际酒店(含电谷广场·商务会议中心)是集住宿、餐饮、商务、娱乐、国际会议交流于一体的综合性五星级酒店,位于保定“中国电谷”的核心地带。

    事实上,这些“副业”是否能给英利的债务带来帮助,英利集团公共关系部部长王志新拒绝回应时代周报记者,“债务重组方面的内容,我不能回答,签署了协议”。

    不过,王志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产业这块,现在以市场为导向,以能否盈利为评定目标,让市场来主导,对产业进行优化调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大佬 泥淖 的报道

  • ·光伏大佬出泥淖记(2016-10-25)
  • “暂停涉外民办学校的审批”“禁止国际课程的整建制引入”“外资或中外合资背景的民办中小学校必须制定外资退出方案”“不得提前招生”……

    接近里皮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尽量如此,恒大从2013年下半年起就不遗余力地向中国足协推荐里皮。许家印还多次创造机会撮合里皮与国足。

    11月8日,广东省委宣传部与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广州签订《“文化+金融”战略合作协议》。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慎海雄,浦发银行董事长吉晓辉出席签约仪式。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人民币贬值情况下,如果资本仍然要外逃,就需要多付钱;不愿意让人民币贬值,只不过是给外逃资本更好的机会。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受到高层肯定及各方推崇的三明医改经验,正逐步走出三明市,推向福建全省。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流动人口现象是我国城镇化、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现象,非常值得关注,我们将继续积极推动流动人口数据的开放和共享,使流动人口及其研究得到更为广泛的关注。”

    “降杠杆涉及一些大型项目,因此,理顺涉及降杠杆间各部门的权力关系以及资源调配,是此次联席会议成立的主要作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