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老外写了《毛泽东传》又编《习近平复兴中国》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6-10-11 03:46:46
  • [摘要] 特里尔师承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和中国问题观察家费正清博士,目前任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华盛顿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公共政策学者。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发自广州

    今年78岁的罗斯·特里尔,从未停止过对中国的研究。

    特里尔师承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和中国问题观察家费正清博士,目前任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华盛顿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公共政策学者。

    在特里尔众多研究中国问题的著作中,最为中国人熟知的是《毛泽东传》。上世纪80年代,《毛泽东传》被翻译到中国,销售量达180万册。事实上,在国外,特里尔撰写的《江青传》和《八亿人—来自中国的报道》,同样著名,其中《八亿人》一书,特里尔以亲历的方式讲述了1970年代初中国重新融入世界的过程。该书首次出版后即在美国脱销。

    10年后,特里尔成为《习近平复兴中国》和《大国领袖习近平》两本英文图书的主编,出版方是中国时代出版公司(CN Times Books Inc.)。今年9月,该公司在美国《纽约时报》刊登整版彩色广告,祝贺G20杭州峰会和第九次习奥会成功举办,同时推荐了这两本书。

    对中国时代出版公司创始人朱大平来说,“知名主编+中国作者+政治书籍+《纽约时报》广告”的模式,是其所熟悉并擅长的。

    2015年9月7日,朱大平付了10万美元,在《纽约时报》刊登整版彩色广告,以中英双语“热烈欢迎习近平主席访问美国”,并推介了同年8月出版的两本新书:《习近平时代》与《习大大说我们如何读经典》,著名的中美关系学者、纽约大学政治系终身教授熊玠担任主编。

    彼时,朱大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曾坦承“这既是向世界展示中国,同时也是书籍的营销方式”。

    在过去的10多年里,特里尔几乎每年都会来中国,演讲、签售、访问。数年前,有媒体报道,特里尔对中国的兴趣已经不多,并援引了他在回忆录《我与中国》里对自己发出的质疑:“我是否正失去对自己生活的掌控,被一个比自己更强大的力量牵着鼻子走?”但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特里尔否认了这一说法,“(那些说法)是翻译错误,请忽略它”。

    特里尔仍在观察中国。《习近平复兴中国》与《大国领袖习近平》的主要撰写作者几乎都是中国学者,特里尔负责主编工作。特里尔这样回答他与中国学者合作的原因:相比政治宣传,通过一个合理的方式传播中国观点,是件好事。

    \

    “习近平精力充沛,且具有雄心”

    《习近平复兴中国》一书阐述了两大课题:分析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未来30年的发展走势、中国将与世界展开怎样的互动。该书首次明确提出并详细解析了习近平的历史使命和战略部署:领导中国完成三大治理—执政党治理、国家治理和全球治理,规避两大陷阱—中等收入陷阱与修昔底德陷阱,实现一大跨越—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的跨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针对西方社会的一些担忧,此书描述了习近平将怎样完成艰巨的历史使命,并解释了习近平的战略系统,以及他在治国方面的一些主要决定。

    《大国领袖习近平》则从政治家及媒体的角度,展现了习近平在经济改革、反腐、军队调整、“一带一路”以及在台海、南海和朝鲜半岛的软实力建设。

    中国时代出版公司创始人朱大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中美两国之间存在两堵墙:一是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的根本不同;二是文化及思维差异巨大。如何有效解读中美重大战略问题,澄清双方之间存在的误解误读,是摆在出版商面前的紧迫任务。而《习近平复兴中国》与《大国领袖》这两本书则克服了这一天然缺陷。中方作者掌握千倍于西方作者的信息资料,以事实来讲道理,而美方作者又熟练掌握西方的语言风格和阅读习惯。罗斯·特里尔亦认为,这两本书的文章在材料方面很丰富,尤其是中国国内政策方面。

    以法治规范财富与权力的关系

    时代周报:《习近平复兴中国》与《大国领袖习近平》的主要作者几乎都是中国学者,你为什么会接受中国时代出版公司的邀请,主编这两本书?

    罗斯·特里尔:我们正处于全球化的时代,作者再也不能够被局限在国界之中。当然,这两本书在写作过程中,中美学者有不一致的地方,但这是健康的。我认为通过一个合理的方式而不是政治宣传,对外国人提供中国人的观点是件好事。这两本书的文章在材料方面很丰富,尤其是国内政策方面。

    时代周报:作为主编,你具体做了哪些工作?

    罗斯·特里尔:我去掉了重复的说法。此外,我润饰了一些段落。

    时代周报:这两本书都是关于习近平主席的,你怎么评价习近平的治国理念?

    罗斯·特里尔:习近平精力充沛,且具有雄心。我的一些中国朋友认为,要实现他所有的想法,需要20年时间。我认为,他最大的贡献在于社会改革—这既是后毛泽东时代的工程,也是后邓小平时代的工程。习近平作出了很多的承诺,有些人说这会实现,还有人认为需要等实施之后再作判断。

    时代周报:“权力既是腐蚀剂更是毒品。”这是《纸牌屋》里的台词,在中国,反腐风暴仍在继续。你在之前的一个采访中提到,在反腐方面,习近平所面临的阻力要比毛泽东当年大得多。你如何评价习近平的反腐行动?

    罗斯·特里尔:相比以前,中国现在的反腐恐怕更难。相比毛的时代,现在活跃在中国的钱要多得多,只有强有力的法治才能规范财富与政治权力的关系。这两本新书中有关法律的文章非常棒,我希望书里的想法能够实现。

    自下而上的动力将越来越多

    时代周报:在中国,你最为人熟知的作品首推《毛泽东传》,现在你主编与习近平相关的两本书籍,你怎么看两人所处的时代?

    罗斯·特里尔:现在的中国有更多的结构、更多的规则,这是好事。毛泽东的实践成就是统一了中国,并且向整个亚洲展示了,1949年之后,一个统一的中国是一股需要重视的力量。其他的中国领导人,则是在这一成就的基础上继续努力。

    从哲学上来说,从毛泽东那里保留下来的主要价值是,社会需要一个道德指南针。相比之下,今天的中国缺少一个被大多数人相信的公共哲学。这是习近平面临的挑战。或许这也是他提中国梦的原因。

    时代周报:你写的著作大多与中国有关,外界因此称你为“中国通”。你自己怎么看?

    罗斯·特里尔:我不这么认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只是一名学习中国的学生,这个国家是最伟大的人类经验实验室之一。“中国通”这个词汇意味着精英,太高高在上了。

    时代周报:你师从基辛格与费正清时,一直致力于研究东西方格局关系的稳定和谐。你如何评价今天的中美关系?美国是否已经过了“摸索”中国的阶段?

    罗斯·特里尔:我们知道了对中国不要做什么,但在应该做什么的方面,却仍没有学习到太多。

    时代周报:过去十几年里,你几乎每年都会到中国来。今天的中国和几十年前的中国有何不同?

    罗斯·特里尔:人们有了更多的自由,口袋里也有了更多的钱。一个人的话不再是法律。同时,中国的民族主义也壮大了。

    孟德斯鸠说,“建国之初,领导人塑造国家制度”,在中国,这指的是毛泽东时代。这位法国哲学家的后半句话是,“接下来,国家制度塑造领导人”,这适用于今天的中国,政治局常委制度就体现了这一点。在未来,中国自下而上的动力将会越来越多。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习近平 毛泽东 中国 的报道

  • ·这个老外写了《毛泽东传》又编《习近平复兴中国》(2016-10-11)
  • ·专访吕厚民:毛泽东的生活影像(2010-09-02)
  • ·李辉:小封面解读大历史(2012-03-01)
  • ·毛泽东曾受斯大林刻意冷落(2015-09-29)
  • ·“和乐中国”助少年圆艺术梦(2010-11-10)
  • ·谁是中国电影的未来?(2010-11-10)
  • ·中国通琐言(2010-11-20)
  • ·中国学人在美国发现什么样的历史?(2010-12-08)
  • ·中国农民与土地(2011-01-1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收入的大头来自于炒房,优势则在于内部信息、内部价格和内部渠道。潘晓光今年花3万元向银行借了30万元先息后本的贷款,结合手头资金交了三套新房的首付,并很快卖出一套。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孙宏斌一度吐露心声,他信奉选择和判断大于一味努力。在大并购序幕开启时,融创已提前进场谈判,通过并购获取大量低成本土地,用较小的投入撬动成倍的销售。

    尽管增速明显,但贵州发展大数据仍面临短板。“一是政府理念与配套管理是否具有连续性;二是否真的能够留住人才。如果不能解决这两个短板,大数据产业存在风险和泡沫。”

    “人傻、钱多、速来”已成传说。即便提供了高附加值服务,也别期望与客户“打打高尔夫球、品品酒”就能建立起紧密的关系。

    “近期房价暴涨,导致资金没有流入实体经济,不利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还带动了水泥、钢铁等传统产能行业,使得去产能效果不理想,这些都是督查组应该继续重点关注的。”

    当马云把阿里巴巴的生意做到政府大院里,长袖善舞的他正在撰写什么样的政治经济学章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