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信证券危局周年 刘士余点化涅槃路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6-10-11 02:00:53
  • [摘要] 刘士余赴中信证券调研并发表讲话,对该公司提出三点要求:一是要把去年的曲折、失误转化为财富;二是要勇于担当,成为资本市场的有力支持;三是要做行业的领头羊,有所为、有所不为。

    时代周报记者 盛潇岚 发自上海

    以“铁腕监管”著称的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将上任来首次调研的券商选择在中信证券。

    9月23日,刘士余赴中信证券调研并发表讲话,对该公司提出三点要求:一是要把去年的曲折、失误转化为财富;二是要勇于担当,成为资本市场的有力支持;三是要做行业的领头羊,有所为、有所不为。

    多位市场人士认为,刘士余的几点要求透露出股灾影响已经消除。上海一位大型私募合伙人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说明中信证券的问题已经尘埃落定,在股灾中的责任阶段性结束,该解决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以后既往不咎,要开始正常工作起来了。此外也是向市场传达信号,股灾已经过去。”

    此前,中信证券在股灾开始后风波不断。根据统计数据,中信证券在股灾后共有13位高管被查,今年上半年,中信证券陆续完成了董事会换血。同时,在7月中旬公布的券商评级中,中信证券失去AA级,降至BBB级。

    不过,虽然近一年波折不断,中信证券业绩在券商中仍然名列第一,而未来中信将如何布局来落实刘士余提出的几点要求,仍待市场检验。

    股灾影响消除

    9月26日,刘士余有关讲话要点在中信证券内部传达,他提及中信证券去年股灾后经历的波折时称,中信证券要把这段曲折、失误转化为财富;同时,要做好行业的领头羊,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承担更多的责任,做一些对国家经济有影响的事情。

    刘士余指出,目前证券行业的整体体量还太小,与证券业在金融体系中应有的地位和作用不相称。证券业应努力成为实体经济的有力支撑。据媒体报道,中信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中信证券党委书记常振明,中信证券董事长张佑君等中信证券党委成员及各部门高管参加了调研会议。

    这是刘士余自上任以来首次对一家证券公司进行调研。此前,以刘士余主席为代表的新一届监管层,连续祭出多个“杀手锏”,在强化信息披露、高压监管、严控炒壳、放缓创新、力降杠杆,多个维度新规密集发布。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刘士余曾表态:“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只有监管才能保证改革的措施顺利实施。”

    证监会公告显示,上半年证监会对88起案件作出处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109份,同比增长85%,罚没款共计25.54亿元。作出市场禁入决定书4份,对7人实施市场禁入,其中2人被实施终身市场禁入,行政处罚的结案效率和惩处力度持续提升。

    与一系列“铁腕监管”措施对比,刘士余对中信证券提出的三点要求为中信证券和市场传达了正面信号。中信证券一位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刘主席的调研对公司上下的士气提振作用是很大的,公司已经慢慢走出股灾的阴影,将整装再出发。”

    上海一位大型私募合伙人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这个时间点去中信调研,说明中信证券的问题已经尘埃落定。

    同时,上述人士认为:“刘主席对中信证券既指出了问题,也肯定了成绩,说明此后的监管风格仍然延续之前从严监管,但不干扰市场,实事求是,不搞一刀切的风格,市场在股灾后将进入稳定良性发展。”

    而刘主席提出的几点要求,中信证券将如何落实?业务上是否有相应调整?时代周报记者致电中信证券董事会秘书郑京,不过其办公室人士婉拒了采访要求。上述中信投行人士指出:“无论业务上如何调整,相信公司未来都会吸取经验教训,避免触碰红线,锐意合规经营。”

    元气大伤

    此前,2015年股灾以来,中信证券可谓身处漩涡中心。

    在2015年7月的“A股保卫战”中,中信证券一直是券商“领头羊”。但是此后几个月来,中信证券却从救市主力变成了“问题券商”,一度面临重大危机。2015年1月中信证券因两融业务违规被证监会处罚;同年11月中信证券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中信证券高层在2015年的“监管风暴”中几乎集体被调查。

    众多变故以及“史上最严监管”使得中信证券元气大伤,也直接反映在今年的券商评级中。7月15日证监会公布2016年证券公司分类评价结果显示,中信证券评级由AA降至BBB。作为曾经的优等生,中信证券因扣分太多无法蝉联最优级别。

    除此之外,中信证券在新三板业务也遭到处罚。

    8月23日,全国股转公司对10家券商下发自律监管函,主要是针对各券商违规的不符合标准投资者开通全国股转系统合格投资者权限的事项。

    其中,中信证券在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过程中,未依据委托代理协议签署日前一交易日日钟的投资者名下证券类资产市值判断适当性,而是错误根据投资者临柜办理业务权限开通手续时点的实时资产市值,为506户不符合要求的投资者账户开通全国股转系统合格投资者权限,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细则(试行)》第五条关于自然人投资者证券类资产市值计算时点要求的规定。

    股转系统同时指出,中信证券于2016年4月25日提交的《中信证券关于执行投资者适当性制度自查工作的反馈报告》中,存在未如实上报违规开户情况的情形,漏报违规开户比例58.94%,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细则(试行)》第19条关于如实提供投资者开户资料等信息的规定。

    虽然违规又漏报,不过股转系统考虑到中信证券积极配合核查工作,主动查找问题并及时整改,采取从轻处理,决定对中信证券采取责令改正的自律监管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经历了一系列风波,但中信证券业绩仍保持龙头领跑地位。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560亿元,实现净利润人民币198亿元,净资产收益率16.63%,收入和净利润均创公司历史新高,位居国内证券公司首位。

    受市场交易缩量影响,券商今年上半年业绩出现明显回落。根据2016年中期报告显示,中信证券半年度营业收入181.59亿元,同比减少41.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42亿元,同比减少57.96%。虽然上半年营收净利润均大幅下滑,但业绩在各券商中仍排名第一。

    北京一家中型券商研究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经历了各种变故,可以说遭遇了中信证券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无论是市值还是业绩,中信证券都仍是券商行业老大。”

    高层换血

    值得一提的是,股灾后的中信证券,其高层换血已在今年年中完成。

    此前,包括中信证券在内组成的国家队救市之后,中信证券多位高层陆续被调查。历史资料显示,2015年8月25日,新华社发布消息,“中信证券徐某等8人涉嫌违法从事证券交易活动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8月30日,时任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总经理徐刚,执行委员会委员、金融市场管理委员会主任刘威,金融业务部负责人房庆利,另类投资业务部总监陈荣杰等4名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2015年9月15日,时任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运营管理部负责人于新力、信息技术中心副经理汪锦岭等人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此时中信证券最高经营管理机构—执行委员会成员已半数被查。

    根据统计数据,中信证券在股灾后共有13位高管被查,8人执委会仅剩2人正常履职,灵魂人物王东明退休。中信证券这家国内证券行业龙头陷入20年历史中的最大危机,不得不开始换血自救。

    2016年年初,动荡中的中信证券开始了董事会换血,中信系“元老”级人物张佑君出任公司董事长,原董事中仅保留了殷可和方军两人。4月29日,据新华社报道,前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等3人被批捕。

    根据中信证券2015年年报显示,包括原董事长王东明、原总经理程博明、原副董事长刘乐飞、执行委员会委员徐刚、葛小波、刘威、陈军、闫建霖等均以“任期届满”离任。中信证券董事会换届后,空窗9个月的总经理之位也在6月底尘埃落定。6月27日晚间,中信证券聘任旗下控股子公司,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明辉任总经理,这也意味着中信证券高层换血告一段落。

    “刘主席调研中信,也算是对上任管理层画个句号,新的管理层重新开始。”上述券商研究员表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中信证券 刘士余 的报道

  • ·中信证券危局周年 刘士余点化涅槃路(2016-10-11)
  • ·刘士余广东调研风向 监管风暴常态化(2016-04-26)
  • ·刘士余监管强援 硬角吴清执掌上交所(2016-05-24)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收入的大头来自于炒房,优势则在于内部信息、内部价格和内部渠道。潘晓光今年花3万元向银行借了30万元先息后本的贷款,结合手头资金交了三套新房的首付,并很快卖出一套。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孙宏斌一度吐露心声,他信奉选择和判断大于一味努力。在大并购序幕开启时,融创已提前进场谈判,通过并购获取大量低成本土地,用较小的投入撬动成倍的销售。

    尽管增速明显,但贵州发展大数据仍面临短板。“一是政府理念与配套管理是否具有连续性;二是否真的能够留住人才。如果不能解决这两个短板,大数据产业存在风险和泡沫。”

    “人傻、钱多、速来”已成传说。即便提供了高附加值服务,也别期望与客户“打打高尔夫球、品品酒”就能建立起紧密的关系。

    “近期房价暴涨,导致资金没有流入实体经济,不利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还带动了水泥、钢铁等传统产能行业,使得去产能效果不理想,这些都是督查组应该继续重点关注的。”

    当马云把阿里巴巴的生意做到政府大院里,长袖善舞的他正在撰写什么样的政治经济学章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