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尔文·罗斯:中国市场必须由中国经济学家设计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6-09-20 03:51:12
  • [摘要] 时代周报记者先行采访了埃尔文•罗斯,在他看来,中国市场有非常大的潜力,中国经济学家应该深刻了解中国经济市场现行状况的利与弊,才能更好地帮助解决中国市场待解决的问题。

    本报记者 邝阳升 摄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孟肖 发自广州

    “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诺奖学者丝路行论坛”将于9月22日下午在中国兰州隆重举行,本次博览会由甘肃省政府、读者集团联合主办,广东时代传媒协办。

    本次博览会邀请了世界著名经济学家埃尔文•罗斯(Alvin E. Roth),罗斯因在博弈论、市场设计和实验经济学领域作出的显著贡献,而于2012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目前罗斯在哈佛商学院担任经济及工商管理学教授,他多次访问中国,对目前中国经济的改革保持着持续关注。

    时代周报记者先行采访了埃尔文•罗斯,在他看来,中国市场有非常大的潜力,中国经济学家应该深刻了解中国经济市场现行状况的利与弊,才能更好地帮助解决中国市场待解决的问题。

    共享经济“改变”世界

    罗斯相当注重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具体说来,他利用博弈论来改进和修补混乱不堪、支离破碎的庞大体系。他成功开创了经济学的分支:市场设计(market design)。他所完成的肾脏捐赠匹配网络、纽约市高中入学系统,以及医学院毕业生住院培训分配系统等项目,对美国市场运营均产生了重大影响。

    时代周报:近年来,你完成了肾脏捐赠匹配网络、纽约市高中入学系统以及医学院毕业生住院培训分配系统等项目,此影响在你的国家产生了巨大影响,你觉得对于美国民生体系的完善是否推动了社会的发展?

    埃尔文·罗斯:市场的运营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例如我们将入学系统运用到美国城市当中,我们就可以帮助很多孩子在这个重要选择阶段给予很好的帮助;肾脏捐赠匹配网络促进了美国数以万计的肾脏移植的成功案例;每年成千上万的医生可以有条不紊地找到理想工作,还有很多医生夫妻在同一个地方都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当然,仍然存在大量被搁置的工作,但是每当你将市场规划再完善一些,也会有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时代周报:市面上大量流传着“共享经济”的刊物,然而多数尚处于泛泛空谈状态,只有你一针见血指出“在共享经济时代,市场设计的核心是稳定”。你对于其他一些共享经济刊物的观点持怎样的态度?

    埃尔文•罗斯:市场设计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课题,但直到最近才有一些经济学家、计算机科学家以及其他专业人士真正去做研究,经济学仍然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科学,我们尚有很多知识待去学习与探索。

    时代周报:随着Uber模式的逐渐成熟与盛行,许多企业纷纷想效仿这一“共享经济”模式,但是成功者却寥寥无几,你认为企业在运用这种模式时最需要关注的是哪一点?怎样才能成功地运用这一模式?请谈谈你的观点。

    埃尔文·罗斯:“共享”市场主要针对于市场未充分利用的资源进行整合研究。Uber为私家车带来的市场,Airbnb为长期闲置的私家住宅带来的盈利,eBay针对私人市场,二手货、肾脏捐赠匹配网络可以为捐赠者提供选择自己意愿或者想去拯救的被捐赠人选的平台。

    但是他们也会从没有被充分利用到的市场资源里取得收获,例如理想的工作等。原因是不同的人会喜欢不同的工作、学校等,以此便可以考虑到私人偏好与需求,市场设计便是针对类似的事情,不仅仅是“共享经济”。

    中国市场的设计者

    罗斯多次访问中国,他表示中国市场有非常大的潜力,并指出中国经济学家应该深刻了解中国经济市场现行状况的利与弊,才能更好地帮助解决中国市场待解决的问题。

    时代周报:你在演讲中提到,劳动力市场、升学、器官移植都可能成为中国市场设计应用的领域,你认为要想有效发挥市场设计的作用,需要具备怎样的外部环境与条件?

    埃尔文·罗斯:市场的设计必须与周围相关因素相融合,多数中国市场必须是由相当熟悉中国市场详情的中国经济学家来设计。

    时代周报:当前中国的主要劳动力是农民工群体,他们文化水平相对较低且数量庞大,你认为假如对此开设相应的市场设计,该如何运行?

    埃尔文·罗斯:我认为市场设计应该考虑为中国农民工创造专有平台,选择适合自己的打工地点,这也属于匹配的问题。我敢打赌,它可以更好地解决这一状况。由有意愿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发布他们理想中的打工地点,有自己朋友与家人的工作场所,理想工作类型以及查询城市或公司的详细信息等。

    时代周报:你所提出的匹配理论主要探讨“在对相对稀缺的资源在各种不同用途上加以比较作出的选择”,你的经济理论实践也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如学生择校、肾脏的交换等。所以有人提到,你的理论甚至可以改变中国剩男剩女的问题,你怎样看待这种人文伦理的匹配实践?是否赞同这一说法呢?请具体谈谈。

    埃尔文·罗斯:在美国已经开始有很多约会和相亲的网站,一些是针对普通人群,一些是针对特定人群,如宗教、职业(如农民)以及年龄层面。其实中国也已经有了一种传统的相亲市场,如上海的人民公园相亲角。所以中国的市场设计者可以根据自身情况的利弊因素提出相关解决方法。

    市场设计的某一部分始终是“政治”

    时代周报:你一直将理论与实践结合得非常紧密,并倡导将自己所做的事情结合在实际生活当中,你的理论在现实中已经帮助了特殊市场,现在又有哪些成功的或者正在进行中的项目?

    埃尔文·罗斯:我目前主要工作还是集中在帮助那些需要器官移植的人群,我也会继续参与到完善美国的择校系统当中去。如何安置难民群是我的一个新研究课题,有时我也会与一些市场设计者和企业家讨论研究目前较为热门的互联网所介入的领域,如医疗保健领域、退休保障机制,以及如何方便中国学生申请美国大学等。

    时代周报:有中国学者认为中国二手房交易市场、老龄化社会管理、劳动者市场匹配等目前中国面临较为棘手的问题都可以效仿你的市场设计理论寻求更好的处理方式,但也有一些学者提出反对意见,中国与美国的市场、人文环境有着较大的区别,并不完全适用于中国。对于类似意见,你怎样看待?请谈谈你的看法与观点。

    埃尔文·罗斯:我当然同意,深刻了解中国现行状况对于中国市场设计的成功是非常重要的,市场设计的某一部分始终是“政治”,在某种意义上,它决定新的市场设计的采用、实施与使用。

    我认为有许多现行完善的市场设计在中国非常适用。现在,不同省份对于学生申请大学的系统均不相同,但相关工作进展也十分顺利,或许某些省份的成功案例同样适用于其他省份,甚至这些成功的案例同样适用于中国。

    农村人口往城市的迁移是否能成功呢?或许一些劳动力市场信息交流中心派上了用场,但是迁移也包括了房屋—这点是否能够妥善处理?如果不能,也许会有市场设计的解决方案,中国解决方案也许与其他国家有所差异。

    作为一个局外人,我看到的并不全面,市场设计的重点是我们应该怎样找到适合自身的方式,并扪心自问“怎样才能做到更好”。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诺贝尔经济学奖 罗斯 埃尔文 的报道

  •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安格斯·迪顿:共享繁荣非常重要(2016-09-20)
  •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尔文·罗斯:中国市场必须由中国经济(2016-09-20)
  • ·做空阿里?看我财报亮瞎眼!马云隔空反击索罗斯(2016-02-0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近日,关于“中国现在是否应该建造大型对撞机”的论战,因杨振宁的公开发文反对,成为舆论热点,引发了一场科学界的“华山论剑”,并席卷普通大众,成为公共话题。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中国到底要不要建大型对撞机?对于广大吃瓜群众来说,这可真是一个高深的问题:什么是大型对撞机?这些大咖争论的焦点何在?造一个大型对撞机到底需要多少钱?

    9月1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关于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时,一个异常的数据引起了众多委员的关注:今年1-7月,中央营业税的执行数为预算数的3049.5%。

    9月7日,挂牌不到十天的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以下简称“中国航发”),确认将参加今年11月在珠海举办的第十一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一直以来,司法拍卖的腐败乱象遭舆论诟病,改革势在必行,全国多地也在积极探索解决方案,形成了上海模式、重庆模式等。而如今风头强劲的“淘宝模式”真的是一剂效果更好的良药吗?

    目前,推动中国制造转型的基本动力是国际上正在进行时的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中国没有落后,已经走在这一波革命的前列”。但他亦强调,目前,“中国制造2025”还面临着诸多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