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一个特朗普?反建制潮流中的网红科尔宾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6-09-06 04:36:56
  • [摘要] 2016年7月,英国新首相特雷莎·梅一上任,她在议会里和工党党魁杰雷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的唇枪舌剑,就刷遍了社交网络。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2016年7月,英国新首相特雷莎·梅一上任,她在议会里和工党党魁杰雷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的唇枪舌剑,就刷遍了社交网络。不过,大部分人在惊叹激辩中的梅姨是“铁娘子附体”的同时,却忽略了,或许正是67岁的科尔宾,这位身材纤弱、一头白发、一脸白须的工党党魁,让保守党和梅姨与公众的蜜月期更加长久。

    过去三十多年,持激进左翼观点的科尔宾一直默默无闻。直到去年9月,科尔宾在不受本党议员待见的情况下,凭借“草根”阶层支持,以绝对优势当选工党党魁。

    这像极了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发生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身上的故事。科尔宾与特朗普,一个极左,一个极右,却在西方掀起的“反建制”的潮流中,同时崛起。或许他们最终无法入主唐宁街10号或是白宫,但毋庸置疑,他们正在改变着一些存在了很久的东西。

    投了238次反对票

    如今,工党正在处心积虑,想办法让科尔宾下台。原因很简单,谁都不认为,在他带领下的工党,能够在2020年打败保守党,成为唐宁街10号的主人。

    一年多以前,科尔宾的生活还极为普通。他穿着朴素,西装并没有对手们的拉风。生活上也不像特朗普那样“张扬”。比如,他总是习惯在自家旁边的街市里购买内衣。他外出时通常选择乘火车或是骑单车,在任何时候都避免乘坐官方的汽车。

    过去三十多年,科尔宾在英国议会里代表着北伊斯灵顿选区。他本人则住在选区内一栋狭窄的三层式楼房里。当议会开支丑闻于2009年使英国政坛陷入动荡时,勤俭节约的他索要了国会最少的报销费,即用来买墨水盒的9英镑。

    但正是这样一个人,在去年人气急升,更在欧美掀起了“科尔宾旋风”。在多个民调中,他总是排名第一,最后更击败了实力超强的三位对手,成为英国最大在野党—工党的领袖。

    科尔宾是卡尔·马克思的“粉丝”,人们称他为“社会主义者”。他所提出的政策,也的确能反映出这一点:在教育和医疗方面,他倡导免费的大学教育,希望采取步骤来维护国民医疗保健制度的完整性。他主张增加对富裕阶层的征税,加强工会,并提出通过铁路国有化的方式降低票价并提高交通效率……总而言之,他想把工党变回上世纪70年代的模式,成为布莱尔之前的工党。

    这就注定了他与工党内其他高层的格格不入。他的确是工党最具叛逆性的议员,在2005-2010年之间投了238次反对票。对工党的很多党员而言,科尔宾可以说就是一个“外人”,他是工党历史上某一个时期的产物。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快速崛起至今无法让很多同僚接受。

    拒绝辞职

    很多持中间立场的工党党员,如今最担心的,并非2020年工党能否重新掌权。他们担心的是科尔宾带领下的工党,是否会改弦更张。“我并不认为他(科尔宾)在设法使自己走进唐宁街10号。”《纽约客》近日的一篇文章,援引了一位曾服务于前工党领袖米利班德(Miliband)的顾问的观点。“我认为他把自己视为一场更长期的斗争中的战士”。

    这场“更长期的斗争”,指的就是科尔宾希望自己的左派政治主张能够被更多党内人士接受,取代目前党内“建制派”的主张成为主流。事实上,在去年的选举中,当他获得接近60%的选票时,这已经是个信号。“我们现在处在这么一个情况,他在全国范围内不可能选赢,但他在党内无懈可击。”在上述《纽约客》的文章中,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最亲近的顾问之一文德森(Lord Mandelson)如此表示。

    也正因如此,很多工党议员和高层,已经对他失去了信心。根据近期的一次调查,80%的工党议员表示对科尔宾没有信心。此外,非议员的工党成员中,也愈来愈多人不喜欢科尔宾。他们认为,经过近一年,几乎所有人都看出来,他更在乎传播自己的左派思想,他甚至从来没有设想过这些主张能够真的实现。

    在今年英国脱欧公投之后,保守党和工党两党内都充斥着让各自老大下台的呼声。保守党的卡梅伦很快就主动辞职,而工党这边,科尔宾却坚决不辞。他的压力并不比卡梅伦小:6月底,工党的议会议员以172票对40票的大比数通过对科尔宾的不信任动议,要求他辞去领袖职务。然而,由于工党领袖并不是单独由议会党团选举产生的,这项动议并不具备真正的约束力。科尔宾拒绝辞职;与此同时,他的一大半内阁成员相继辞职,并以此逼他下台……他仍旧拒绝辞职,坚称不愿意辜负支持者的信任。如今,工党只能按正常程序走,重新选择领袖。他们将在9月21日之前决定是否要让议员欧文·史密斯代替科尔宾,成为工党领袖。作为科尔宾高层团队的前成员,史密斯同样也持左派立场。他承诺自己会掀起一场“客观、实际的社会主义变革”。

    反建制的崛起

    事实上,像科尔宾这类政治人物的崛起,近年来在西方民主社会已经很常见。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反对建制类型的政党或政治家, 出现了不少。科尔宾此前从未在党内掌权,也未担任过政府要职。他被认为是希腊的左翼联盟(Syriza)、西班牙社会民主力量党(Podemos)。当然还有,美国的桑德斯。金融危机之后,理想主义在西方找到了土壤。桑德斯和科尔宾代表的理想主义,让他们获得了极具挑战性的魅力。

    不过,更为有趣的现象是,与科尔宾最为相似的,是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观点极右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与奉行社会主义极左翼的科尔宾,看似处于两极,但却有很多共性。

    比如,尽管两人代表着“左”、“右”的两级,但在政见方面,二人却有多个相同之处。比如他们都怀疑北约(NATO),拒绝为遭受袭击的盟友采取军事行动。

    他们与所属的党内高层关系都不大好,也因此,一开始谁都认为他们参与竞选只是“陪跑”,但谁想到最后都成了“黑马”,颠覆了自己所在的党派。不过,科尔宾代表的理想主义,最终却不能帮助他成为一个称职的反对党。《金融时报》撰文批评,英国工党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而“在特朗普的观念里,反对党就是要利用互联网或谈话类节目上流传的任何异想天开的阴谋论”,以至于他未能揭示出奥巴马政府治下一些不断恶化的真正问题。

    此外,科尔宾与特朗普与媒体的关系都很紧张。特朗普已经列了一份媒体黑名单,位于名单中的媒体,特朗普声称他们对自己的报道有偏见,因此绝对不会与他们打交道。而科尔宾,曾拒绝参与与党内对手的电视辩论,原因是他认为媒体总是针对他。这些媒体包括英国第四频道、《卫报》、《镜报》等。甚至在社交网站上,这两人都是口无遮拦,言论行为中的怪异和暴力经常惹起非议。不可否认,科尔宾的个性和号召力是调动大规模草根运动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他看起来像是“职业政客”的对立面。不过,与特朗普相似,过度的“行为艺术”有时候则起到了反效果。

    比如,近期科尔宾发布的“坐火车”视频。视频中的科尔宾,因为不愿花高价买一等票,只好席地坐在火车的地板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和咖啡,看起来非常的可怜。科尔宾希望以此宣传他的铁路国有化主张。

    只可惜,没过几天,火车上的监控视频就被公布—“科尔宾先生直接走过了空的没有预订的座位,然后拍了一个视频,说火车上人满为患。”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科尔宾 特朗普 建制 的报道

  • ·又一个特朗普?反建制潮流中的网红科尔宾(2016-09-06)
  • ·传奇地产大亨特朗普高调竞选美国总统:你叫我做浮夸吧(2015-06-23)
  • ·拿什么阻挡你,“特朗普主义”(2016-03-08)
  • ·46岁高颜值健身达人或取代特朗普?(2016-04-12)
  • ·党内对手退散,特朗普上演“变形记”(2016-05-10)
  • ·拒公布税单,特朗普真实身家是美国大选最大谜团(2016-05-24)
  • ·奥兰多对特朗普选情有利?数据告诉你真相(2016-06-21)
  • ·“特朗普-金里奇”组合呼之欲出(2016-07-12)
  • ·特朗普有亿万资产,希拉里却有亿万富翁(2016-08-09)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广东希望以内生式创新打赢“非胜不可”的一仗。经由如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广东方案”亦能由沙盘、蓝图变为扎扎实实的工作和切切实实的成果。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杭州正在上演奇迹。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部分制造业面临突出困境的今天,杭州在改革实践中开拓了新思路、展现着新气象。

    香港,中环德己立街一栋灰色的商住大厦。走进窄小的大厦门,搭乘老旧的狭窄电梯上5楼,就可以到萧医生的私人诊所。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从东北三省GDP增速排名垫底到东北出现人口危机,人们对东北经济的最新关注,从年初的一月延续了超过半年。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