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健林又来支招了,这次定的小目标不是一个亿,而是“先拉一万亿”!

    诺奖得主中国行 > | Time Weekly - 2016-09-02 14:38:50
  • “定个小目标,先挣它一个亿”,凭借这碗高浓度鸡汤,王健林终于成了网红了。

    首富近日频频露面,除了上《鲁豫有约》,8月25日在万达集团举办一个论坛上,还作出题为《把海外消费拉回国》的演讲。
    \

    这回首富又有什么让人仰望不已的启示呢?

    首富先是抛出了一个惊人数字——去年中国公民在海外购房购物就达2.5万亿元!长此以往,对国内经济增长不利,接着他铿锵有力地提出:

    “先拉一万亿回来”!

    为此,他还开出了四条方子:研究海外消费过快增长的原因;系统进行顶层政策设计;大力宣传国产品牌;治理假冒伪劣现象。然而他开出的方子,真的灵光吗?且让我们细细分析。

    海外消费能拉回来吗?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游客在境外消费约1.2万亿元,继续保持世界主要旅游消费群体称号!这是个什么概念?中国去年GDP 67万亿。海外消费如果拉回过,可以提约1.7个百分点。

    据另一家国外权威媒体公布的,中国人在海外购房消费大约1500亿美元,相当于1万亿人民币,这两项消费合计就是2.5万亿人民币。如此大的海外销售额,既是国人走出国门,共享全球优质产品和服务的体现;也是国内产物无法满足国人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的反映。

    消费、投资、出口,曾被称作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近三年来,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在出口疲软、投资失灵的背景下, “消费”越发被寄予厚望。2013年开始,消费的贡献超过投资,成了经济的主导力量。人们舍得花钱了,而且渐渐地,还把钱都拿到国外花。

    去年3月份,经济专栏作家吴晓波的一篇《去日本买只马桶盖》红遍朋友圈。文章把国人到国外买电饭煲、买马桶的疯狂刻画淋漓尽致。海外消费高速增长的原因,其实并不高深。首先是国内产品的质量不及国外,例如奶粉、化妆品。还有国外数码产品新颖、科技含量高,例如苹果手机、索尼相机。其二,随着海淘的便捷,出境游、海外移民、留学等境外活动的方便,人们的消费需求在境外得到满足。

    个人消费行为本身就是个人自由,要把增长过快的海外消费拉回来,并不是通过行政命令或下一服猛药可以扭转的。

    毋庸置疑,境外消费肯定不会对国内GDP产生贡献,要把这个海外消费势头扭转,估计还是市场说了算,首先,要从苦练内功做起,国内产品要通过质量争回消费者;第二就是政府的关税等政策引导了。

    怎么拉回来呢?

    \

    王健林投资遍布全球,关于海外消费市场的现状,他就最有发言权了。他在演讲中说了,韩国首尔旁边一个区的地方政府找到他,说政府出地不要钱,让万达去投资一个有二三十家整形医院的区域,“我说为什么呢,他说中国人在这儿整形太多,但是整容行业鱼龙混杂,影响他们声誉,他们就考虑把品牌医院集中起来搞个区域。”当时,王健林说不如弄到中国来,到中国盖这种整形区域不更好吗?但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我盖了以后把更多中国人整到国外去也不太好。”看来,王健林除了是一枚杰出企业家,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爱国人士。

    毫无疑问,海外消费持续高增长,会对我们国家的生产、消费乃至发展都会产生一定影响。无论从国家还是国内企业的角度看,拉回来是很有必要的。

    商务部曾多次表示,要采取降低进口关税的手段,遏制消费外流现象。中国税率在全球算是挺高的,目前进口关税一般是15-25%之间,还有海关检测、进店检测等环节,销售过程中还有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等。这使得国内进口商品的价格,一般会比原产地高出至少三分之一。因此,降低税率,可以将大部分购买力留在国内。

    但这种降低关税手段,消费者购买的还是外国产品。对于消费者而言,当且仅当国内产品和国际产品质量旗鼓相当、价格更为优惠,消费者才会选择国内产品。

    这就倒逼了国内企业升级转型自己的产品,跟国外产品真刀真枪地竞争。在手机领域,据专注市场调查分析研究公司赛诺(Sino)发布的2016年上半年中国智能手机Top20品牌销量报告,华为、 OPPO、苹果拿下了国内手机销量前三甲。华为成功追赶上苹果,扳回了一局。但华为是怎么做到的呢?消费学家研究表明,收入、年龄、消费观念等,都在影响消费者。在中国,更多的商品是用于礼仪和社交,而在境外购物似乎多了几分“荣光”。除了技术提升、产品质量过硬、有价格优势外,华为还花了大力气做广告,打造出占领中产阶级市场的时尚手机。

    除了老生常谈的技术升级、税收引导,还能怎么把海外消费拉回来呢?作为企业界的翘楚,王健林作这个演讲,就是向多方出手喊话、形成合力。他提出的四点里面,最耐人寻味就是“系统进行顶层政策设计”,喊话政府顶层政策。

    “如果有1万亿回来”

    “定个小目标,先挣它一个亿”,这是王健林录制《鲁豫有约》时,手把手教大家如何做首富。

    在谈到如和把一部分海外消费拉回来。王说,“海外旅游和购房消费2.5万亿人民币,哪怕把三分之一拉回来就是将近1万亿。如果有1万亿回来,GDP增长就多一个多百分点,企业就不会那么难受,现在企业利润比刀片还要薄。”王健林号召“先拉一万亿回来”,但是并没就顶层设计提更为细致的建议。

    顶层设计是一个国家对一个宏观经济走向判断把脉,进而铺排一系列政策。憋大招的第一步就得请智囊、经济学家做相关的政策研究。

    消费行为是宏观经济学的微观基础。经济学的消费理论作为一个体系出现,关于消费的政策导向是一个国家经济决策的重要方面。专家智囊哪里有?消费学的专家,还真有一枚。

    \

    《时代周报》将邀请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安格斯•迪顿教授,9月26日莅临广东佛山罗浮宫家具博览中心,参加2016罗浮宫家居集团特约之“第七届诺奖得主中国行”,出席题为《消费蜕变下的悬念与机遇——备战未来,寻找中国企业发展新动能》论坛。

    安格斯•迪顿是普林斯顿大学国际事务教授与经济系讲座教授,美国经济协会(AEA)前主席。2015年10月,获得2015诺贝尔经济学奖,以表彰他在消费、贫穷与福利方面的研究贡献。主要著作有《经济学与消费者行为》、《逃离不平等:健康、财富和不平等的起源》等。

    与以前的得主相比,迪顿的经济学理论更加通俗,跟我们的日常生活更有关联。他主要研究消费者选择,专注方向为健康、贫困和不平等。他获奖的研究主要围绕三个核心问题展开:人们会买什么东西?赚的钱是用来买东西还是存起来?如何判断发展中国家的生活水平?

    文/余思毅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目标 王健林 的报道

  • ·王健林又来支招了,这次定的小目标不是一个亿(2016-09-02)
  • “上海和纽约本身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如果说纽约已经大学毕业,那上海则是需要参加高考的高中生。上海的规划是要从一个区域城市走向全球城市,这是一个跳跃,是一个跨度。”

    昔日中央红军长征的四大出发地之一,位于福建省西北部的三明市,地处山区,经济发展薄弱,财政困难。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华强北既是过去时代“深圳速度”的象征,深圳市政府认识到聚集众多小型企业的华强北是深圳主流产业的活力所在,而追求“深圳质量”不一定要以牺牲活力为路径。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杭州寄希望于通过互联网在各个行业的渗透、融合、颠覆,既能改造传统产业实现升级,也能催生新兴产业实现转型,推动存量提升和增量发展,真正实现腾笼换鸟和凤凰涅槃。

    东北地区多年来积累了大量技术人才,随着国家近年在各省市大力推广装备制造业,从长三角到珠三角,这些技术人才,最终以各种方式输出到新的装备制造业基地。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广东希望以内生式创新打赢“非胜不可”的一仗。经由如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广东方案”亦能由沙盘、蓝图变为扎扎实实的工作和切切实实的成果。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