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农进入后张福平时代:操盘麦当劳谁来接手?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6-08-09 02:40:11
  • [摘要] 在张福平领导下,首农集团由“十一五”初期营业收入仅30多亿元、利润仅5000多万元发展到2015年底营业收入达到350亿元、利润逾10亿元。

    CFP 供图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李霄 陆一夫 发自广州

    2016年7月29日,北京首都农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首农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张福平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终年59岁。首农集团为三元股份母公司,张福平也曾担任三元股份董事长,而其去世距离60岁退休年龄仅一年时间。

    出生于1957年的张福平从事食品行业有30余年,“食品是高危行业,也是良心活儿,每天如履薄冰,但坚守的信念从未改变”。这掷地有声的话语仍在回响。正是怀揣守护食品安全的信念,张福平成为中国食品界标杆性的人物,甚至被人们誉为都市“麦田”里的守望者。

    从2002年入主三元,再到2009年出任首农集团董事长,张福平一步步完成人生的跳跃。通过收购濒临破产的三鹿,他将三元从华北地区推向全国性奶企;坚持重资产运营的“首农模式”,他守得住清贫,宁可牺牲发展速度也要保证质量安全。

    在去世前,张福平还在操盘着麦当劳中国区特许经营权的竞购,虽然原股东三元集团放弃了优先购买权,但母公司首农集团已经进入第二轮竞购,仍然有望成为最后中标者。后张福平时代的首农集团,是否会继续接盘麦当劳?

    鲸吞三鹿

    上世纪80年代,正处于经济变革之际,北京市农工商联合总公司诞生,并在农业、轻工业、流通业等各个产业、各个门类全面撒网、广泛铺摊。张福平正是在那个时候加入到这个队伍中。

    1998年,北京对农工商联合总公司实行了国有企业与乡镇经济分离的改革。随后的2002年,由农工商联合总公司改制而来的三元集团挂牌成立,已有多年基层管理经验和组织人事历练的张福平出任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自此,他的命运就与三元的沉浮紧密相连。

    2007年4月,40岁的张福平正式从包宗业手里接过三元集团董事长之职,三元进入“张福平时代”。在包宗业治下,三元奉行“理想主义”、“大道当然”的企业理念,在蒙牛、伊利群狼并起的情况下,乳品市场竞争激烈,张福平接手的三元集团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困境。

    走马上任后的张福平坚持用国际标准打造三元。为了达到国际标准,也就是“欧盟标准”,即运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最大限度的保留牛奶的原汁原味,无污染,无添加,保证牛奶中天然的营养元素不被破坏,三元曾先后三次提升产品标准。

    但其间张福平也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我们也知道别人往奶中添加各种物质,增加稠度、调和口味,消费者更认可口味黏稠的牛奶,相比之下,三元的产品更像是异类”。张福平后来说道,另一方面,借助从奶农、奶站大量采购原奶,其他企业的规模迅速扩张,而三元坚持的集约化养殖的奶源模式不仅成本高,而且规模一直受限。

    “那是一个很痛苦的阶段,三元乳业自2003年在上交所上市后连续亏损两年,业绩不好看,我们要面对来自上级的压力,也要面对来自股民和消费者的压力。”张福平说,“最终我们的信念是,一定要顶住各方面的压力,坚定做好三元乳品”。

    张福平的坚持换来了巨大的市场回报。2008年,震惊全国的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包括三鹿在内的多家国内知名乳制品企业牵涉其中,众多大牌乳企人人自危,三元则经受住了行业的检验,成为少数几家独善其身的企业之一。

    三聚氰胺风波过后,三元赢得了消费者的信任,也迎来了难得的历史机遇。2009年3月4日,三元以6.165亿元的报价成功拍得三鹿核心资产,完成令业界瞠目的“蛇吞象”收购。

    当时声誉扫地的三鹿在河北省的销售额从前一年的40亿下滑到6个亿,面对这块烫手的山芋,不仅业界人人避之不及,就连三元内部也有担忧,但张福平以横刀立马的姿态,一举拿下了三鹿。通过整合三鹿,三元乳品拓展了销售渠道和产品线,从一家地方乳品企业逐渐蜕变为全国性乳品巨头。

    首农模式

    2009年5月,北京市国资委下辖的三家涉农企业—三元集团、华都集团、大发畜产公司联合组建了首农集团,由当时作为三元集团董事长的张福平执掌“帅印”。

    虽然并没有受到三鹿事件的冲击,但这次中国乳业的震荡让张福平思考了很多。2008年之前,中国大部分乳品企业只做乳品加工和销售,却放弃利润少、成本高的养殖环节,导致了乳品质量风险增大。

    “没有自建奶源的企业是没有前途的。”三鹿事件后,张福平更加清晰地认识到把控源头的重要性。秉承着“从田间到餐桌”的理念,首农的细分产业严格从源头做起,以乳业为例,首农现已形成从奶牛育种、奶牛养殖、饲料生产、乳品加工、物流配送到终端销售,甚至还有动物防疫体系的全产业链模式,正是出于食品安全的考虑。

    但从源头到终端的全产业链模式却面临着投入成本高、回报周期长等问题,据国际乳品协会的统计,在乳制品产业链上,奶牛养殖、乳品加工、乳品销售三个环节的投入比通常为7.5:1.5:1,而利润比却为1:3.5:5.5。因此,尽管认同“首农模式”的企业很多,但真正效仿者却极为少见,甚至有企业认为首农的扩张太慢。

    “我们追求的不是要做最大,发展得最快,我们追求的还是产品的质量,食品的安全,宁愿牺牲速度,宁愿发展得慢一点,在安全上也不能出任何问题。”张福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质量是企业的生命线,如果不从源头做起,就保证不了服务品质,只有实现从田间到餐桌的全程可追溯,才能保障集团农产品和食品的质量安全。绝不能为了降低成本而放松产品质量这条生命线,要始终为消费者提供安全放心的健康食品。

    后张福平时代

    低调、谦虚、平实、不张扬……这些形容词是不少首农员工对张福平的印象。一些人甚至这么描述他,“看上去缺乏很个性的特征,第一面很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从三元到首农集团,低调是张福平一贯保持的作风。不论是当年带领着三元在烽烟四起的乳业战场固守城池,还是在三聚氰胺的风波中独善其身,亦或是以四两拔千斤之力完成三鹿的“蛇吞象”收购,张福平既没有豪言壮语,也没有颤颤巍巍,有的只是泰然自若的沉稳。

    在张福平领导下,首农集团由“十一五”初期营业收入仅30多亿元、利润仅5000多万元发展到2015年底营业收入达到350亿元、利润逾10亿元。目前,首农集团可经营性资产近700亿元,进入“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榜,成为中国都市型现代农业的标杆和典范。

    张福平曾说,做农业赚不了快钱,必须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不能被市场的变化所动摇;同时舍得投入,不能因为产业链前端周期长、见效慢而减少投入。“作为老农垦人,我深刻感悟到,一个城市没有农业、没有生态、没有环境根本不行。我很自豪为这个行业的发展做了一些事,我觉得我能做的事还很多。”

    张福平正是带着一种老农垦人的勤勉在自己的工作上默默耕耘了30年。令人心酸的是,他去世前一天仍忙于工作,上午一直处理材料,下午则参加了市外办的调研座谈。这样的节奏,也是他多年以来工作状态的真实写照—时间安排得紧凑,加班是家常便饭。“张总有个习惯,一下飞机总是先回公司,看看有没有材料需要批,总怕耽误工作上的事儿。”张福平的同事说。

    在张福平去世前,首农集团正计划竞购麦当劳的中国特许经营权。虽然三元放弃了北京麦当劳的优先购买权,但其在早前几年为三元带来数千万元的收入。如今来自北京麦当劳的收入已经降低,这导致三元放弃了麦当劳的中国特许经营权,但母公司首农集团已经进入竞购的第二轮名单。业内人士分析,相较于首旅、三胞等竞争对手,首农集团的优势更大,对于希望实现本地化战略的麦当劳而言,首农集团是最好的合作对象。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后张 麦当劳 时代 的报道

  • ·首农进入后张福平时代:操盘麦当劳谁来接手?(2016-08-09)
  • ·麦当劳中国困惑:售权只为本土化?(2016-07-26)
  • ·透视汇嘉时代IPO三重风险(2014-07-03)
  • ·新监管时代网贷拐点:细分催生千亿市场(2016-02-02)
  • ·“笨”企业遇到快时代:中兴曾学忠反思中兴(2016-06-07)
  • ·诺远控股韩学渊:大资管时代,互金平台引来发展新纪元(2016-08-0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知识城已完成基础设施建设投资458亿元,累计注册企业230家。初步形成了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医疗器械、智能装备、文化创意、新能源与节能环保、生物与健康、新材料在内的七大产业体系。

    7月21日,刚刚履新中财办副主任、中农办主任的唐仁健,来到了四川调研乡村旅游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

    8月1日下午,专车新政出台后的首个工作日,以独立专家身份全程参与专车新政制定的广州市交委官员苏奎刚回到广州。2015年初至今,他几乎有一半时间待在北京。

    “现在我是教授,我以前经常开玩笑讲,我以前更多的是‘教官’,我们以前更多地是给官员讲课,现在我回到大学给学生讲课了。”在6月26日的演讲中,俞可平说。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