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高效三分钟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8-09 01:43:22
  • [摘要] “从政策层面,政府能做的首先是兑现承诺,改革现有金融制度:开放更多的民营银行,彻底的利率市场化。其次,让地方政府各司其职,赢回民间投资者的信心。”唐大杰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 杨凯奇 发自广州

    7月27日,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彬受到全国上下的关注:他被邀请参加国务院常务会议。 “我们这样一个企业联合协会,能有机会参加国务院常务会议,这在历史上都不多见。” 李子彬这样说。

    李子彬曾任深圳市市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2006年出任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据官方网站介绍,该协会是全国中小企业、企业经营者自愿组成的“全国性、综合性、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能够走进中南海国务院第一会议室,与总理面对面,对任何一个社会团体的负责人来说都是一份殊荣。

    国务院常务会议被称为“国家治理行政系统最高决策平台”,一般每周举行一次,由总理召集和主持。大部分情况下列席会议的是国务院领导同志和相关部门、单位的负责人。据中国政府网报道,对于此次让李子彬出席该会议,国务院办公厅工作人员解释道:“这一安排既是为了让常务会议听取到‘最真实的声音’,也是国务院决策科学化、民主化的具体体现。”

    李子彬的秘书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中小企业协会现在是发改委代管的,所以这次李会长参加国务院常务会议,参会通知也是由发改委下发的。”

    7月2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一个主要议题,是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困境。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关注的重点问题。他曾在多次基层考察中深入银行基层网点,向企业负责人和银行工作人员直接了解实际贷款成本;去年和今年,总理两次考察银行并召开专题会议,“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都是其中的重点议题。

    据李子彬秘书介绍,国务院常务会议安排得很紧凑:“没有什么互动环节,会长发言只给了三分钟。”在这三分钟里,李子彬围绕“加强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措施,缓解融资难融资贵”这个议题,阐述了他对中小企业融资现状的认识,并提出在会议中增加“加快动产投资”的内容。对此,李克强总理迅速回应:他现场部署有关部门,要支持商业银行扩大应收账款质押融资规模,探索其他动产质押融资试点。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一位不愿具名的教授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各种会议里,最吸引人们注意力的当然是两会,但国务院常务会议才是改革政策制定实施的真正抓手。人们从中也能阅读到许多信息。”

    8月4日,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办公室主任郎辉接受采访时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开完常务会议后的这几天,媒体来得很多,都是为了解参会这个事儿,还有会长对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看法。”

    改革,常务会议的核心词汇

    《国务院工作规则》第六条为国务院常务会议确立了其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的重要性:总理召集和主持国务院全体会议和国务院常务会议。国务院工作中的重大事项,必须经国务院全体会议或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决定。随后在第七条中,对“重大事项”进行了进一步的明确,包括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及国家预算,宏观调控和改革开放的重大政策措施,国家和社会管理重要事务、法律议案和行政法规等。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2016年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主要关注民间投资、去产能、医改、外贸、“互联网+”、简政放权、创新创业等领域。其中“互联网+”和创新创业堪称最高频词汇,分别被提及5次和7次。

    上述北大教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国务院常务会议虽然每周召开一次,却有为“两会”等重要会议上传下达的使命:“一方面,一些法律草案在提请人大审议之前会先由常务会议审议一遍;另一方面,总理政府工作报告的具体落实,要放在常务会议这一平台进行。”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国务院常务会议是工作会议,与“两会”等政治性会议不同,其更加常态化,日常性,主要任务是部署和落实中央的一些改革精神。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亦有制定政策的职能,与“两会”主抓宏观方针不同,常务会议制定的政策着眼于细化和具有可操作性,“常务会制定出的政策是要能够迅速执行的”。

    在竹立家看来,“改革”是常务会议的核心词:“国务院常务会议关注的问题,一是部署中央的改革方针,二是各部委改革方案的审议和落实。”

    竹立家介绍,国务院常务会议有其独特的政策落实手段—督查。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最近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使用督查手段,是在5月4日的常务会议上。李克强在常务会议上强调,民间投资是稳增长、调结构、促就业的重要支撑力量,针对今年以来民间投资疲软的状况,会议决定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针对这次督查,国务院特地组建了由全国工商联、发展研究中心和行政学院组成的第三方评估队伍,并委托发改委、新华社作大范围实地调研。6月22日,李克强在常务会议上听取民间投资政策落实专项督查工作汇报。会议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要“对号入座”,必须以壮士断腕的精神推进改革,切实整改督查发现的问题。

    除了通过督查,此次邀请李子彬参会发言,也是常务会议了解实际情况的一种手段。《国务院工作规则》中规定,“根据需要可安排有关部门、单位负责人列席会议”。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中小企业协会并不是第一个走入国务院常务会议会场的行业协会。今年1月,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的措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负责人就受邀参会并发表了意见;5月部署“促进消费品工业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中国电子联合会3家行业协会的负责人也参与了该议题的具体讨论。

    此前报告曾获总理批示

    在会上,李子彬谈道,从好的方面看,中央和地方政府及各商业银行为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做了大量工作,使得大约600万户企业的融资难有所缓解,融资贵也有所降低。

    “但是还有约1500万户的小微企业,由于没有不动产可做贷款抵押,所以根本没有资格获得银行贷款,这些企业的发展只能靠自有资金和民间借贷。这些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十分尖锐、突出。”李子彬在会上直言。

    在会议上,李子彬进一步建议,在会议制定的措施中应该增加内容:加快推进动产融资。在此之前,1月19日,李子彬给李克强总理写了一份报告《加快发展动产融资,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李克强总理和马凯副总理批示有关部门抓紧研究。

    李子彬在发言中提及:“发达国家普遍开展了动产融资,发展中国家如印度、印尼、越南、墨西哥等国都已经开展了应收账款质押融资和存货抵押贷款融资,我国完全有条件把动产融资开展起来。开展这项工作条件已经成熟,风险小、见效快,一定能够在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工作中很快发挥作用。”

    有媒体评论称,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邀请李子彬参加,就是为了释放新的信号:中央对中小企业是高度重视的,对中小企业面临的困难和压力是高度关注的,地方各级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也要高度重视中小企业的发展,帮助中小企业化解矛盾、扫除障碍、减少阻力。

    CEI中国企业研究所秘书长唐大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中小企业融资难不独中国,是世界性的难题。“中小企业资本金严重不足,资产负债率很高。一旦资金链条断裂或脆弱,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会受到沉重打击。而且中小企业普遍财务制度不健全,技术水平低,经营一旦不慎就会出问题。因此银行和其他借贷机构怕冒风险,不愿意把钱贷给他们,也是有原因的。”

    国企专家祝波善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虽然国家在政策层面要求商业银行更多地放开对中小企业的融资扶持,不让随意抽贷、压贷、断贷等,但扩大向中小企业贷款和当前低位运行的经济形势之间,存在本质的矛盾。“一方面银行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另一方面,每个国家在经济低迷时期都会对金融机构加强管制。现在银监会对利率就抓得很紧。”唐大杰也提到,“按照现在的管理模式,银行的风险测算不利于中小企业贷款。”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近期的常务会议,发现仅今年5月以来,就有三次常务会议提及“民间投资”。李克强在6月22日召开的常务会议上说:“要充分认识促进民间投资、发展民营经济的重要意义。”而在会议公布的“以不断深化改革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的要求中,明确无误地提出“要着力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唐大杰认为,民间投资乏力和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一体两面。他在上海调研上海温州民营企业时发现,温州籍民营企业主长期以来养成了“并不依赖银行,主要靠民间融资”的融资习惯。相对而言,民间融资的利息虽然远高于银行,但是拿到钱更为容易。“民营企业运作了30年,刚开始也没有靠过银行。所以促进民间投资重新焕发活力,对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具有关键意义。”

    “从政策层面,政府能做的首先是兑现承诺,改革现有金融制度:开放更多的民营银行,彻底地利率市场化。其次,让地方政府各司其职,赢回民间投资者的信心。”唐大杰表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国务院 会议 的报道

  • ·主任易人 国务院法制办面临新挑战(2010-05-13)
  • ·国务院部署推进六大领域消费(2014-10-31)
  • ·到国务院讲课的人(2015-09-08)
  • ·国务院调查结果呼之欲出 谁在骗取新能源车补贴(2016-04-19)
  • ·国务院部署通用航空业 未来4年建成500个机场(2016-05-24)
  • ·国务院督查组雷霆十日 摸底民间投资四大难题(2016-06-07)
  • ·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高效三分钟(2016-08-09)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知识城已完成基础设施建设投资458亿元,累计注册企业230家。初步形成了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医疗器械、智能装备、文化创意、新能源与节能环保、生物与健康、新材料在内的七大产业体系。

    7月21日,刚刚履新中财办副主任、中农办主任的唐仁健,来到了四川调研乡村旅游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

    8月1日下午,专车新政出台后的首个工作日,以独立专家身份全程参与专车新政制定的广州市交委官员苏奎刚回到广州。2015年初至今,他几乎有一半时间待在北京。

    “现在我是教授,我以前经常开玩笑讲,我以前更多的是‘教官’,我们以前更多地是给官员讲课,现在我回到大学给学生讲课了。”在6月26日的演讲中,俞可平说。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