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央企改革攻坚 对接国资委难题待解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7-26 03:01:15
  • [摘要]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时代周报记者 杨凯奇 发自广州

    “那是集团总部的事,与我们无关,我们一概不知。” 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中粮地产办公室副主任韩冬如此表示。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以下称“国资投资公司”)。其中的第二点被视作国企改革推进的重要成果,也是国企改革进入攻坚期的信号灯。

    成立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是国企改革的一大抓手,按照改革预期,中粮将会转型为国有资本投资平台,既可下放权力,增强企业活力,又可利用资本力量,更好地按照国家意志进行产业布局。同时,在中粮的改革方案中,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还被赋予资源整合的职能,从中粮兼并中纺开始,未来国企重组手段可能发生变化。

    “原来的重组办法就是依赖行政指令,未来可能更多通过资本的手段,按照企业意愿完成兼并。当然,国家意志仍然会占主导地位。”CEI中国企业研究所秘书长唐大杰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

    中粮将会怎么做,令从中央直属到地方管辖的各个国有企业们驻足以待。此次方案公布,力度不可谓不大:预期改组完成后,中粮将形成“集团总部资本层-专业化公司资产层-生产单位执行层”三级架构,集团总部的职能部门将从13个压缩到7个,总部人员将减少6成。

    改革的进一步细节仍有待观望:哪些部门会被裁撤?裁撤后的职能将归于何处?调整后的人员如何安置?对此,中粮内部守口如瓶。中粮集团公关负责人于雪告知时代周报记者:没有更多消息透露,一切以中粮官网公布的方案为主。

    在中粮公布改革方案前,7月14日,国资委公布了新一批试点名单:选择神华集团、宝钢、武钢、中国五矿、招商局集团、中交集团、保利集团7家企业开展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国资投资公司作为国企改革的“拳头产品”,正在加快推进中。

    兼并抓手

    中粮于2014年7月15日成为央企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两家试点之一。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另一家国资投资公司试点—中国国投,其公关负责人表示,国投公司试点方案正在制定中,相关细节暂不便透露。

    探索从“管人管事管资产”到“管资本”模式,中粮用了整整两年。两年之间,即使是研究国企改革多年的专家,对中粮的试点情况亦多不知情。


    2014年,中粮新闻发言人殷建豪向《财新》记者透露,选择中粮作为试点,是因为“经过梳理、优化和调整,中粮集团目前已基本形成以粮油食品为核心主业的投资公司型组织架构,具备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雏形。”他认为,成立国资投资公司试点“将是中粮发展的一个重要契机。”

    国企研究者、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总经理祝善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次国资投资公司试点改革方案与中粮兼并中纺同期公布,显示国资投资公司与重组兼并存在某种关联。重组与国资投资公司试点往往相伴而行,新公布的7家试点企业全都面临着兼并重组。

    在中粮公布的方案中提到,“历时一年,中粮系统地完成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方案》等重大政策配套,将使中粮突出粮油食品主业、整合资产、打造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的主体,成为我国农粮食品领域的国有资本投资平台、资源整合平台和海外投资平台,在国有资本布局结构调整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带动作用。”

    仅针对中粮本身而言,重组中纺与国资投资公司改组,都是晋升为“国际大粮商”的一种手段。“壮大主业”成为中粮《方案》中的高频词。唐大杰认为,将中纺整合进自己的产业链条中,是中粮以资本力量打出的第一枪。但重组面临现实困难:中粮近年来不断亏损,将中纺原有粮油业务整合进来,是否能够输血,效果存疑;而中纺的纺织业务与中粮的本业相差颇大,产业整合考验着中粮领导层的智慧。

    韩冬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关于国资投资公司改革的事宜,目前尚未传达到中粮各分公司,“暂时还是会按照原来的方式走”。但根据中粮公布的改革方案,各分公司将不会归总部直接管理,而是由下设的各专业化公司(平台)以参股方式监管,专业化公司(平台)对立项有规划和运营权。因而分公司与专业化公司还将存在衔接过程。专业化公司的构建、与分公司的衔接,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对接国资委

    “此次中粮提出的试点方案中,只涉及企业内部,与国资委的监管体系依旧未得到理顺。”祝善波此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应该是国资委自身转变职能的手段,从中粮的方案上看,还未发现与国资委对接的迹象。

    在今年年初,国资委主任肖亚庆甫一上任,便面对国资委如何完成自我革命的问题。“国资委对这个问题一直在思考,一直在谋划,也一直在推进。”肖亚庆表示,“一是要转变定位,要向以管企业为主向管资本为主转变,要优化、精简、调整国资监管事项。二是要把两个清单搞清楚,一个是权力清单,再一个是责任清单。做到该管的要科学管理,坚决到位;不该管的要退出来,让企业作为市场竞争的主体。”

    祝波善认为,从管企业为主向管资本为主的职能转变,在形式上就是要求国资委从具体的企业管理中退出,“最好的情况是,有几家由国资委直接监管的国资投资公司,每家能覆盖几个行业。现实情况是在央企进行试点,成为行业内的投资公司。这可能是考虑到改革难度以及国家战略布局的需要。国投公司的试点可能可以达成这个目的。”

    2015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亦提到,“国有资产监管机构依法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和其他直接监管的企业履行出资人职责,并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对授权范围内的国有资本履行出资人职责”。指出国资委应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履行出资人职责,国资投资公司所管理的国有资本亦来自于国资委的授权。

    中粮此次只公布了内部的监管规则,包括设立综合风控管理部门,统筹审计、法律、质量安全和风险控制等综合监督职能,由集团董事会直接领导;设立审计垂直管理体系,外派专职董事、监事,对国有资本进行监管、风险预警跟踪以及科学评估。并确立了对各专业化平台公司的预算指标,对指标进行刚性考核等。

    推动混改

    “业内人士都了解,十八届三中全会最重要的一个主题,就是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造。”祝波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唐大杰亦认为,国有企业引进民营资本,获得新的活力,是国企改革一条极其重要的出路。

    殷建豪曾透露,中粮试点在资本引进方面,会以混合所有制作为配置资源的主要手段,在下属企业引入其他所有制的产业资本、社会集合资本、私募股权等战略投资者。

    中粮《方案》中亦提到:“中粮探索的是一条有进有退的优化资本布局之路。”中粮将在聚焦核心业务的同时,推动非核心业务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淘汰退出非主业不良资产,实现资本证券化。

    “虽然国家一直在推动混改,但几年下来效果并不理想。”唐大杰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他所接触到的民营企业家,“很少愿意投资国企。”主要是因为国企行政化的弊端挫伤了民营企业入股国企的热情。

    《意见》指出,到2020年,在国有企业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应该取得决定性成果,国有企业公司制改革基本完成。多位专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企目前面临的问题错综复杂,头绪纷繁,要在2020年完成改革,国资委时间紧迫,任重道远。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国资委 难题 的报道

  • ·捐赠岂能太大方 国资委为央企设限(2009-12-24)
  • ·国资委掌门易主(2010-09-02)
  • ·国资委重拳出击 彻查央企表外资金(2012-02-16)
  • ·金融国资委猜想(2012-03-29)
  • ·国资改革风暴(2014-07-24)
  • ·2015国资改革或换思路(2014-12-31)
  • ·袁绪程:国资真改革,先动国资委(2015-02-03)
  • ·国资委“变脸”在即(2015-03-03)
  • ·跳出“婆婆+出资人”窠臼,肖亚庆力推国资委自我革命(2016-04-19)
  • ·中央巡视组发话 国资委加速央企改革(2016-07-19)
  •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