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家深圳独角兽,CEO拿3000块工资,飞100万公里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7-19 03:07:44
  • [摘要]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深圳

    “技术上,我们有信心地说,至少领先同行业两至三年的时间。”说这话的时候,柔宇科技CEO刘自鸿面带微笑。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作为一家科技企业CEO,1983年出生的刘自鸿在过去数年中像柔宇本身一样,经历快速的变化和成长。

    柔宇科技的背后,是IDG资本、中信资本、基石资本、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松禾资本、源政投资、富汇创投、Alpha Wealth、Jack and Fischer Investment以及美国KIG资本等一批国内外著名风险投资机构和投资人。

    仅仅两年多的时间,柔宇就拿到了四轮风险投资,进入价值超10亿美元公司的全球“独角兽”俱乐部。

    总部安在深圳的柔宇科技何以成为全球独角兽?

    在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主任陆健看来,“黑科技”企业不断在深圳涌现的原因有两个:冒险精神、活跃的资本市场和政府政策的支持。

    希望深圳诞生斯坦福和伯克利

    柔宇科技成立短短四年,回顾起来每一步似乎都稳当又精准,或者运气绝佳。

    2012年,柔宇科技成立,从创立伊始即在中国深圳、美国硅谷及香港同步运营。“因为原先在加州工作,对那边熟悉,资源也不少,而深圳的产业链比较成熟—两地各有各的人才。”

    深圳的环境给了柔宇很好的开始和发展。

    作为移民城市,“深圳和美国硅谷的共同点在于都有开放多元的移民文化及活力四射的各种环境,来自不同地域、不同背景、敢闯敢试的人聚集起来,碰撞出创新的火花,这是很多城市所不具有的特征。”刘自鸿说道。

    如陆健所说,深圳市政府给了柔宇归国团队有力的支持,团队获得深圳“孔雀计划”支持。刘自鸿此前亦曾对媒体表示:深圳吸引海归人才回国创业的“孔雀计划”以及对创业团队的扶持政策,对柔宇早期的发展至关重要。

    关于刘自鸿的一个故事是,由于在深圳和美国两地同时设立公司,他白天8小时处理美国事务,晚上8小时处理深圳的工作,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6个小时,几年来中美往返的旅程超过100万公里。

    美国有资源,而深圳有不可替代的产业链。

    “深圳的电子产业链非常发达,这在美国硅谷是没有的。深圳毗邻香港,地理位置优越,面向世界客户,特别是出台了很多吸引高层次人才的开明政策,使得我们这些海归能够安定下来,集中精力加速产品和技术研发。”刘自鸿说道。

    在研发过程中,柔宇科技对外界一直保持沉默。与其他依靠技术领先和技术沉淀作为基础的科技公司一样,柔宇初创团队度过了几年“CEO刘自鸿只拿3660元工资,朋友都不知道他们在干吗”的开发岁月。

    因为技术难度实在不小。

    柔性屏,按照广泛传播的说法就是“将大厦建在豆腐上”,“与液晶屏不同的是,制作柔性屏要在一片极薄的薄膜上做出千万个晶体管,再把发光的材料做上去。这对技术和工艺的要求非常高,但柔宇做到了。”刘自鸿说道。

    柔宇开始爆发。

    2016年1月,柔宇科技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被路透社评选为2016年CES最佳(“The best of CES 2016”)。

    这只是无数奖项当中的一个。

    柔宇的创始人分别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和清华大学,都是曾任职于世界500强知名IT企业的海归博士—刘自鸿说,辞职创立柔宇时,多数创始人的工作年限都超过了七年。

    刘自鸿希望,深圳能在人才培养上增强并诞生类似硅谷的斯坦福、伯克利等顶级高校,“这会大大加速深圳的科技创新步伐”。

    像马斯克一样热爱冒险

    每一家公司,起码在初创阶段,总是深深打上创始人的烙印。而作为移民城市和创新城市,全国各地的冒险家都被深圳吸引,聚集于此。

    “说实话,我对功名利禄没啥兴趣”,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作为一个独角兽公司CEO,刘自鸿如此表态却显得格外可信。

    谈起特斯拉创始人伊隆·马斯克时,刘自鸿一向淡淡的目光开始变得灼热发光,“他是一个热爱冒险的人”。

    “企业家里面,伊隆和乔布斯都有很值得尊敬的地方。他们特别敢于冒险,但又敢于落地。伊隆做的那么多事情,有些连国家都不敢做。而且他们都是那种对于产品,对于技术特别执着的企业家。”

    刘自鸿认为,人都喜欢冒险,而他觉得“我能承受的冒险程度会大一些,我喜欢一件事情,可以不顾其他的东西”。


    刘自鸿出生于江西抚州,排行第四,有三个姐姐。

    他初中痴迷打台球,每天花数小时逃课泡在小城的台球厅打球,“有时候一个人打几小时”,为了研究球技;上了高中仍然拿了物理化学两项全国奥赛奖,得到清华化学系保送名额,但是放弃,理由是自己更喜欢物理—17岁如愿以偿,以江西抚州高考理科状元身份进入清华大学;23岁,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并获硕士学位,同年进入斯坦福大学;3年后,自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他是该系有史以来拿到博士学位用时最短的毕业生。

    刘自鸿在2009年美国经济寒冬进入IBM,工作到2012年回国创业—带着近30项已申请或授权的专利。

    研发并非没走弯路。2013年,创立一年多的柔宇就开发出一款厚度为0.1毫米的柔性屏样品,创造了世界纪录。但由于这块屏的卷曲半径达不到理想标准,刘自鸿决定推倒重来,完全调整技术路线和设计方案。

    在时常被指“浮躁”的创业圈,刘自鸿身上带有一种难得的克制、清醒和淡定,他自己将这归功于台球。

    “能把我打急的人几乎没有”,唯一印象深刻的、被人赢过的一次,刘自鸿也没有放在心上,“越急越容易输”。

    一切举重若轻。

    技术路线错误、重来,并没有耽误柔宇的技术领先,刘自鸿一直自信柔宇团队“三年努力抵其他创业公司八九年”,他说,某晚加班加到深夜1点半,他在公司见到长椅上睡着一个姑娘,那是一个员工的女友。尴尬之余,刘自鸿得意于自己团队的拼命。

    据报道,在公司员工眼中,这位30岁出头的CEO工作状态“很可怕”,经常看到他凌晨两三点发来邮件,第二天一大早又出现在公司。

    刘自鸿如此描述他的典型一天:每天5点多从深圳南山家中起床,6点多到位于科兴科学园的公司,趁着公司其他人都还没到,在接下来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思考很多问题,然后开始一个CEO处理事务的繁忙一天,直到晚上八九点甚至更晚,才会离开。

    柔性屏将量产进入消费电子市场

    柔宇的研发人员占员工总人数近80%,禀承“行胜于言”的学风。

    2012年,刘辞职创业。有了创业想法及初期启动资金后,刘自鸿找到同样毕业于清华和斯坦福的师兄余晓军一叙。两人在纽约纷飞的大雪里,坐在车里聊商业计划和技术以及产品,直到车子被大雪埋了,都未发觉。

    当时余晓军在美国已经成家立业,能爽快答应回国,并不容易。

    “从车里出去的时候,他说回去跟老婆沟通,他老婆同意之后,他回来说,得跟丈母娘沟通。”—余晓军夫妻二人都是清华、斯坦福毕业,在IBM工作—工作稳定,过着中产的生活。刘自鸿暗自猜测,余的丈母娘“估计在想什么人要把我女儿跟女婿给骗走”。

    刘自鸿深夜开车去余晓军岳母家做了“路演”,听众是余晓军夫妇和岳父母。

    讲完之后,岳父说“你这个东西非常有前途,要做好保密工作”;岳母则在多次打断刘自鸿的讲述并问了许多技术问题后,给他做了一顿饺子,“他家是山西的,山西的醋很好吃”。

    之后,余晓军夫妇卖掉纽约的房子,带着孩子与刘自鸿一起回到深圳。

    柔宇团队最初只有四五个人,基本为“清华+斯坦福”背景,渐渐扩展至100多人。当下团队成员大多毕业于名校,如清华、北大、斯坦福、康奈尔、普渡、港科大等,其中很多人曾就职于如IBM、Intel、HP、美国应用材料公司、西门子、安捷伦等知名企业。

    刘自鸿说,目前柔宇的员工已有五六百人,今年底将达到1000人,三五年内将增加到数千人。

    而柔性显示屏,依托深圳成熟的消费电子生产线,在资本方庞大的资金支持和地方政府的土地支持下,将在不远的将来走向量产。

    刘自鸿向时代周报记者独家透露,柔宇的柔性屏在量产之后首先会是屏幕,“像手机、平板这样的大小的屏幕,我们的定位是直接进入到消费电子市场”。至于柔性“显示+触摸屏”,刘自鸿透露柔宇也已经有了。

    “我们现在有技术的优势,需要把它尽量产业化,能够应用到更多产品当中去。柔宇成立的目的并不是研究,而是要把其产业化,带来生产价值。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成立柔宇公司而不是成立研究所的原因。”刘自鸿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独角兽 深圳 工资 的报道

  • ·这家深圳独角兽,CEO拿3000块工资,飞100万公里(2016-07-19)
  • ·深圳“保四”(2010-12-02)
  • ·深圳小产权房上演拉锯战(2010-12-09)
  • ·深圳口岸警戒升级严防H1NI(2009-07-08)
  • ·深圳破关:特区面积将增五倍(2009-07-14)
  • ·深圳大学腐败案追踪(2009-07-14)
  • ·法治政府指标 深圳首创(2009-07-16)
  • ·深圳“封杀”兴业银行真相(2009-07-16)
  • ·深圳最大闲置土地纠纷真相(2009-07-17)
  • ·深圳:户籍改革十年之痒(2009-07-17)
  •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