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音乐进入寡头格局:阿里腾讯新对决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6-07-19 02:28:33
  • [摘要] QQ音乐、酷我、酷狗三者合计占据市场份额超过50%,这意味着原本CMC、腾讯、阿里三足鼎立的格局将被打破,在线音乐市场将迎来寡头博弈时代。

    CFP 供图

    版权成本过高依赖烧钱  腾讯控股新公司或再IPO

    在线音乐进入寡头格局:阿里腾讯新对决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陆一夫 发自广州

    7月15日,腾讯和CMC(中国音乐集团,China Music Corporation)正式向外宣布合并,与此前剥离电商业务的思路非常一致:腾讯将把旗下的QQ音乐业务与CMC进行合并,通过资产置换股权成为新公司的大股东。虽然腾讯官方并未披露新公司的具体估值和持股比例,但媒体报道称腾讯持股比例为60%,新公司估值高达60亿美元。

    随后,腾讯总裁刘炽平在内部信中表示,QQ音乐及相关业务将继续作为独立品牌运营,与酷狗、酷我共同组成可以创造更大、更优用户价值的产品组合,同时QQ音乐原有员工的工作模式将不会变化,并会有更加符合音乐行业的发展空间、福利待遇和激励模式。

    毫无疑问,这一次合并将导致中国在线音乐市场再生剧变:QQ音乐、酷我、酷狗三者合计占据市场份额超过50%,这意味着原本CMC、腾讯、阿里三足鼎立的格局将被打破,在线音乐市场将迎来寡头博弈时代。

    易观互动娱乐研究中心高级研究总监薛永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线音乐平台的盈利模式单一,目前无法覆盖庞大的版权成本,所以最终这个市场只剩下少数几个玩家,而且这种趋势在两年前已经很明显。薛永峰认为,CMC和腾讯联手后的新公司再度冲击IPO将更具想象空间,这有利于提高其市场估值。

    腾讯控股新公司

    7月初,有关腾讯联手CMC的消息早已在市场发酵,7月14日,时代周报记者针对相关问题对腾讯提出采访,尽管腾讯方面当时表示对此不予置评,但次日腾讯对外确认这一消息,双方已经对数字音乐业务进行合并,成立新的音乐集团。

    腾讯和CMC均没有披露此次交易的细节,不过据媒体报道,该交易对CMC的估值约为27亿美元,而腾讯控股将把所持CMC股份从16%提高至60%左右,新成立的公司估值将达到60亿美元。

    在人事安排方面,CMC联席CEO谢振宇、谢国民将出任新音乐集团的联席总裁,腾讯公司副总裁彭迦信出任CEO。时代周报记者得到的腾讯内部信息显示,双方合并之后,QQ音乐及相关业务将继续作为独立品牌运营,与酷狗、酷我共同组成可以创造更大、更优用户价值的产品组合。“同时,QQ音乐原有员工的工作模式将不会变化,并会有更加符合音乐行业的发展空间、福利待遇和激励模式。” CMC成立于2014年4月,创始人是前新浪副总裁谢国民,其成功将酷狗和酷我收归旗下,借此CMC跻身在线音乐第一阵营。据谢国民透露,酷狗、酷我合并的时间是2014年年底,海洋音乐先与酷我合并,随后与酷狗实现换股,共同组成新的在线音乐集团,并在同年底获得上亿美元融资,其中投资方包括腾讯,持股规模约合15%。

    腾讯和CMC联手后,将成为中国在线音乐市场最大的“寡头”。CMC旗下拥有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而腾讯控股经营着QQ音乐。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iMedia Research的数据,酷狗音乐是中国最大的移动音乐服务,市场份额为28%,其次是QQ音乐和酷我音乐,市场份额分别为15%和13%,三者合计将占据超过50%的市场份额。

    再加上网易云音乐与QQ音乐早期达成合作协议,这意味着市场上的玩家只剩下阿里仍在孤独作战。在音乐版权方面,目前Q Q音乐已经将华纳、索尼、Y G、英皇、华谊等音乐巨头的版权收归旗下,而CMC拥有天浩盛世、伯乐爱乐、海蝶音乐等,阿里巴巴旗下则拥有滚石唱片、华研音乐等,一旦腾讯和CMC的版权相互打通,阿里面临着严峻的版权劣势。

    版权战争

    腾讯和CMC的联手可谓是意料之外但情理之中,在线音乐平台对版权的诉求均是一致的。去年国家版权局发布最严版权禁令后,音乐版权一时成为香饽饽,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公开资料显示,海洋音乐目前拥有正版曲库近2000万首,QQ音乐拥有1500万首,而且两家之前在音乐版权上一直有合作。有媒体指称,原本QQ音乐与CMC的版权互换协议在今年 4 月底已经到期,如今看来双方合并将直接抵消掉这笔交易费用,实现二者的版权共享。

    事实上,除了版权之外,腾讯对其他音乐平台采用了”封杀“措施。去年2月,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天天动听等在线音乐平台无法分享到微信好友及朋友圈,微信方面暗示封杀是因为盗版行为:“由于当前分享涉嫌含有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内容,无法分享。” 不过同年10月,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宣布达成合作,QQ音乐向网易云音乐转授150万首音乐版权,随后网易云音乐终获解封。而在QQ音乐和CMC宣布合并的同一天,虾米音乐、天天动听等平台重新解封,这些平台上的音乐允许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和好友,但目前微信方面并未就此做出解释。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移动音乐市场,其用户规模达到4.5亿,而且市场规模仍保持着快速增长。据易观智库的《2016年中国移动音乐市场年度综合报告》,2015 年中国移动音乐市场的整体规模将达到61.4 亿元,较2014 年同比增长42.5%,预计2016 年的中国移动音乐市场规模将达86.8 亿元。

    在过去,传统音乐产业主要是依靠销售音乐专辑为盈利点,但随着在线音乐的兴起,数字专辑正逐渐取代传统的唱碟,成为新的音乐产业潮流。《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称,QQ音乐在过去18个月内录得2000万张的数字专辑销量,销售额破亿元人民币,而酷狗、酷我在2015年发行了24张数字专辑,总销量超过300万张。

    但是从商业模式上看,目前在线音乐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和会员付费,这两项收入与巨大的版权投入显然无法匹配。此前有业内人士透露,腾讯收购23家独家版权的费用高达十几亿元,而且有时间限制。

    易观互动娱乐研究中心高级研究总监薛永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在线音乐平台的变现模式相对单一,“这个行业已经承受不起继续烧钱购买版权的竞争,抱团取暖是大势所趋”。薛永峰认为,早在两年前在线音乐的市场格局已经基本确定,虽然当时腾讯仍不是CMC的控股股东,但与其有着紧密的资本和业务联系,腾讯和阿里相持之下,市场上已经难以再涌现第三个玩家。

    增加筹码冲击IPO 

    腾讯此次的动作仍然沿着以往做减法的思路,从剥离搜索到电商业务,马化腾希望打造一个开放的生态圈。此前马化腾在《互联网+: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一书撰写的前言时,表示认同张小龙的说法—微信是一个森林,而不是一座宫殿。 “最近两年,腾讯将自己的业务做了大量减法,聚焦在最为核心的通信社交平台、内容游戏等业务上,其他则交给合作伙伴。这是几年来我们痛苦经验得出的结论,我们会坚定地做所有创业者最好的合作伙伴。我喜欢自留‘半条命’这个说法,把另外半条命给合作伙伴,这样才会形成一种生态。”马化腾表示。

    不过这种减法的效果却值得商榷,皆因并非每一次剥离都能获得成功。2013年腾讯向搜狗注资4.4亿美元,随后获得完全摊薄后搜狗36.5%的股份,此后腾讯和搜狗共同研发、联合推广和全面整合双方的产品和服务。2016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搜狗第一季度保持了很好的增长势头,营收9.55亿元,同比增长35%,净利润1.43亿元,同比增长42%。

    然而,电商业务的剥离却是毁誉参半。2014年,腾讯和京东达成战略协议,腾讯支付2.14亿美元现金,并将QQ网购、拍拍的电商和物流部门并入京东。腾讯以此换来了15%的京东股权,而京东则获得微信和手机QQ客户端的一级入口位置及其他主要平台的支持。但是仅仅一年过后,京东就宣布拍拍网正式关闭,理由是C2C模式下的电商服务假货泛滥。

    值得注意的是,在腾讯加入前,CMC原本正计划在美国进行IPO计划,但由于合并事宜IPO计划现已搁浅。《华尔街日报》在5月份首次揭露CMC正在和高盛以及摩根士丹利就IPO事宜展开合作,预计将于今年晚些时候进行IPO,筹资规模在3亿-6亿美元之间,而且腾讯未来不排除让合并后的新公司再继续进行IPO。

    不过,近年在线音乐的市场前景不被资本市场所看好。作为目前全球唯一的音乐流媒体服务上市公司,Pandora的市值已从最高位的70多亿美元跌至目前十几亿美元。根据今年4月Pandora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虽然营收同比增长,但公司净亏损同比扩大至4830万美元。

    薛永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腾讯选择将QQ音乐与CMC合并,很大程度上放大了业务空间,有助于提升新公司日后IPO的估值,这对于腾讯和CMC都是好事。不过他认为,短期内阿里和腾讯握手言和的可能性较低,主要是双方都将音乐业务作为一项战略性流量入口,不会轻易放弃控制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寡头 腾讯 阿里 的报道

  • ·在线音乐进入寡头格局:阿里腾讯新对决(2016-07-19)
  • ·好买财富冲新三板:背靠腾讯好乘凉(2015-09-29)
  • ·入股知乎 原来小众文艺也是马化腾的菜(2015-11-24)
  • ·阿里巴巴联手韩国亚运会 开展票务跨境O2O合作(2014-07-29)
  • ·跑马圈地:阿里生态圈的扩张与规则(2014-09-23)
  • ·概念股样本:阿里入股华数背后的文化野心(2014-09-23)
  • ·阿里“影视帝国”新牌局(2014-10-28)
  • ·阿里巴巴发布第二财季业绩(2014-11-05)
  • ·阿里影业的“长与短”(2015-06-09)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马军也强调环境法制的作用。“最终我们认为还是要回到环境法制的轨道上去,要在严格执法的基础上,以环境法制为基础划定各方行为的边界。

    成长性、爆发力,始终是衡量一家公司优秀与否的重要标尺。接踵而来的新梦想如何缔造?如何及时找到发展新引擎?都是摆在宋广菊等一众保利地产管理层面前的严峻考验。

    当时就是因为红十字会法缺少相关法律责任的规定,所以郭美美这个误入歧途的年轻人心血来潮在微博上发出那条她是所谓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谣言后,难以对其追究法律责任。

    11月15日,《21世纪资本论》作者托马斯•皮凯蒂在中信出版集团旗下的中信书院组织的一场论坛上与国内学者、读者进行了交流。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代理律师周泽在网上曾公开质疑,广厦系企业网罗了大量前司法官员为己所用—“浙江广厦‘办法院’,谁打官司能赢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