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天调研三省市 刘鹤摸底供给侧改革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7-12 02:28:33
  • [摘要] 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成都数之联科技公司,对方称“数之联科技集团CEO周涛教授的确应邀出席了本次座谈会,但是上面有要求,对于这次参与刘鹤座谈会,应当保持低调。

    时代周报记者 付聪 发自广州

    “虽然我们参加了座谈会,但是座谈会的内容是要保密的。” 成都数之联科技公司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这场“内容保密”的座谈会,发生在7月初,中财办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在四川会见基层企业家,剑指供给侧改革。2016年已然过半,从6月底到7月初,刘鹤率队密集调研地方,从上海、浙江再到四川,十天之内马不停蹄地奔赴三省调研。作为中国经济的高层智囊与管理者,他的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中央经济政策的重要风向。

    知名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供给侧改革一直是今年中财办重点抓的任务。并且全年已经过半,这也是中财办想要到地方基层经济做一个调查了解。”

    刘鹤在过往的调研中非常重视“企业家精神”,在这次的调研中亦不例外。在本次的调研中,刘鹤先后召见了浙江和四川两省共计15家企业的代表人。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公开的报道中,刘鹤都亲自询问了他们公司转型发展升级的问题。

    释放中央改革决心

    6月28日,刘鹤开始了他的密集调研之行,当天刘鹤在上海主持召开了第28次“两省一市”(江苏、浙江、上海)经济形势座谈会。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在今年3月刘鹤调研江苏时,他也曾与江苏、上海、浙江、辽宁、山东、安徽、湖北、四川、陕西等9个省份主管经济工作的党委、政府部门负责人进行座谈。对比这两场座谈会,除去苏、沪、浙三省,刘鹤所召集询问的其他负责人所属省份都属于中国经济的“第二梯队”,其中,辽宁与陕西更是“去产能”任务迫切的大省。

    为何刘鹤在一地调研供给侧改革时,还要听取其他诸多省份的汇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供给侧改革每个地方都有其特殊性,因此讨论问题与供给侧遇到的难点都不能一概而论。”

    6月29日,在“两省一市”的座谈结束后的第二天,刘鹤就率领中央财办和国家发展改革委调研组又马不停蹄地来浙江调研,并在柯桥区主持召开部分企业负责人座谈会。

    在这次座谈会上,共计有杭州、宁波、嘉兴、湖州、绍兴等地8家企业负责人介绍了本企业生产经营和投资情况,并对宏观经济政策提出意见、建议。据悉,这些参与的企业家主要来自浙北,从地理位置上看,浙北、浙东的杭州、宁波、嘉兴、湖州、绍兴等地似乎与近些年浙江经济热点逐渐“北移”相一致。

    长三角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一直都是中财办重点调研的对象。算上这次浙江调研之行,这已经是中财办的一把手第6次来到长三角调研经济工作了。

    刘鹤很早就把中央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精神带到了长三角地区。早在2015年11月,十八届五中全会刚刚结束2周,刘鹤就在第26次长三角“两省一市”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提及供给侧改革。

    供给侧改革作为中国经济重大战略也面临着重大的挑战与难点。全国政协常委厉以宁在今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指出应当加快供给侧改革,“国企改革有点慢”。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研究员储殷指出:“现在供给侧改革地方推进有难点,很多地方供给侧改革都是喊得凶,但是却做得少。比如地方政府推进‘去产能’,必然就会造成很多传统工业出现大规模的工人失业下岗。因此很多地方政府就比较谨慎。刘鹤的频繁调研,也表明中财办在释放中央进行供给侧改革的强力决心的信号。”

    调研西部关注第一产业

    距离刘鹤刚刚结束了他的东部调研之旅十天不到,7月4-5日,刘鹤又前往四川调研,并分别主持召开政府相关部门座谈会和部分企业负责人座谈会。

    据四川省人民政府网消息称,此次刘鹤赴四川调研的目的是“听取基层同志和企业负责人对宏观经济政策的意见、建议,共同研究探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的进展和进一步深化的方针政策”。根据官方报道,四川调研与上海、浙江的调研之行目的是一致的。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从时间上看巧合的是,在刘鹤赴四川调研的同一天,四川省出台省委、省政府联合印发《四川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体方案》,明确全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总体要求、总体目标、实施路径和配套政策,并详细列出78项重点任务及责任分工。

    为何刘鹤在调研完东部省份之后,又立刻前往四川调研?储殷认为“四川产能过剩的问题并不突出,并且其消费能力较高,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就是要精准定位需求,四川的供给侧改革可以为全国提供借鉴意义”。

    此次西部调研,是刘鹤首次会见西部企业家。这7家企业分别是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四川长虹电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蓝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都硅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都数之联科技公司与四川省机场集团公司。

    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成都数之联科技公司,对方称“数之联科技集团CEO周涛教授的确应邀出席了本次座谈会,但是上面有要求,对于这次参与刘鹤座谈会,应当保持低调。具体的开会细节内容都是保密的”。而当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是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对方甚至表示“没有听闻此事”。

    无独有偶,在2015年9月,刘鹤去调研杭州余杭区的“梦想小镇”,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梦想小镇”,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像这样级别的领导来,往往比较低调,有时候领导到了你才真的知道他来了。”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与会企业家称“气氛很热烈”,7家企业负责人主要介绍了各自生产经营的情况,以及转型升级与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并对宏观经济政策提出了建议,刘鹤和许多企业家都交换了意见。

    从这次与会的企业分析,从类型上来看,既有高新技术制造业、大数据公司,也有和“去库存”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房地产业。此前在3月份刘鹤调研江苏时,同样会见了东部8家企业代表,涉及服装、钢铁、造船、房地产、金融、新材料、电子商务等不同行业。

    这次西部企业家座谈会中,比较“特殊”的,应该算是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与刘鹤举行座谈会的东西部企业家中,大部分集中在“第二产业”与“第三产业”,但是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则首次涉及“第一产业”农业。

    储殷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四川首先没有那么多产能过剩的重工业,同时它的郊区农业、农业贸易都比较发达。在四川进行供给侧改革时,与东北等重工业地区比较起来,它的转型没有那么困难,供给侧改革,其需要伴随着城市产业机构的转型升级,农业自然包含其中。四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对于全国来说就有明显的借鉴意义。”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刘鹤 十天 省市 的报道

  • ·经济政策的推手:刘鹤和他的同事们(2013-10-24)
  • ·智囊刘鹤:为供给侧改革探路,试图驯服经济危机(2016-02-02)
  • ·中财办频密调研 关注地方数据准确性(2016-05-17)
  • ·2016过半,刘鹤十天调研三省释放什么信号?(2016-07-06)
  • ·十天调研三省市 刘鹤摸底供给侧改革(2016-07-12)
  •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