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彪马陷球衣门,土耳其制造是中国制造的对手吗?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6-06-28 04:05:29
  • [摘要] 一位土耳其出口企业协会的负责人说,“世界著名的时装品牌都会将大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土耳其,因为中国的价格不稳定”。

    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2016年欧洲杯足球赛小组最后一轮比赛中,由东道主法国队对阵瑞士队,原本沉闷的一场平局,却因为撕球衣事件成为热点。

    在这场比赛中,瑞士队球员的球衣屡屡出现一撕就裂的状况,至少4名瑞士球员的5件球衣被撕裂,被迫下场更换。

    赛后,瑞士队球衣的赞助商、德国体育用品名牌彪马集团随即发表声明,表示瑞士队球衣问题是因为一批原材料纱线受到损坏,在高温、高压以及时间未控制好的情况下会发生上述问题。

    德国报纸Bild认为问题可能出在彪马球衣的新材料 ACTV上,据说这种球衣材料具有微型按摩的功能。据彪马方面透露,这次欧洲杯彪马赞助的国家队球衣,都是在土耳其制造的。事实上,另外两大体育赞助商阿迪达斯和耐克,也有不少土耳其制造的商品。

    尽管球衣质量被世界调侃,但不得不承认,土耳其已经成为了欧洲乃至世界最重要的服装制造国之一,大有与“Made in China”抗衡之势。

    土耳其制造

    今天,即便是在中国大商场,消费者购买的知名品牌服饰,有很大可能不会标明“Made in China”,而是“Made in Turkey”。

    服装产业是土耳其支柱性产业之一。服装出口额占土耳其各类产品出口总额的1/3左右。土耳其的棉花产量、羊毛产量和人造纤维产量均居世界前列,加上联通欧亚的独特地理位置,这里成为了仅次于中国、欧盟、美国和韩国的世界第五大纺织品服装出口国。

    比如足球比赛的两大赞助常客阿迪达斯和耐克。在几年前,阿迪达斯和耐克就开始计划增加土耳其公司的生产订单,分别增加25%和30%。

    一位土耳其出口企业协会的负责人说,“世界著名的时装品牌都会将大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土耳其,因为中国的价格不稳定”。

    对此,中国服装行业的人向媒体表示,土耳其有着先进的生产线,衣服做工上也会比中国工厂更精细。知名快时尚品牌Zara就曾表示,基本款的T恤衫、针织衫等产品一般放在亚洲工厂生产,而那些做工相对复杂的时尚款生产线,则放在土耳其这样的欧洲工厂里。

    一些国际奢侈品品牌,比如Prada、Fendi目前在土耳其也设有工厂,主要生产鞋履、衬衣、牛仔裤。

    以牛仔裤为例,土耳其具有世界最大的牛仔裤产量。“土耳其的牛仔裤在世界来说是比较有名的,”中国国内某代工厂负责人表示,“很多品牌的牛仔裤都在土耳其完成后续的工序”。

    日本知名品牌无印良品也曾表示,靛蓝色的各种品相和高超的染色技术是土耳其牛仔裤的特点。“从原棉的生产到纺织、染色”,无印良品也找土耳其当地的工厂生产“美丽的靛蓝色牛仔裤”。

    来自中国商务部网站的数据显示,土耳其的制鞋能力继意大利和西班牙之后居欧洲第三,主要出口市场是俄罗斯和中东等国。

    据统计,纺织和服装行业占该国生产总值的5.5%和工业总产值的17.5%,占制造业产值的19%,占制造业就业人数的20%左右,占出口总值的30%左右。

    “纺织行业是土耳其重要的经济支柱,对就业、生产和出口作出了重大贡献。过去的几年里,土耳其纺织业为国家创造了大约12.5万个新的就业岗位,对促进国家经济增长作出了巨大贡献。”土耳其商会及贸易交易所联合会主席Abdulkadir Konukoglu说道,“土耳其的服装和时尚产业取得了巨大进步,土耳其正在成为像法国、意大利那样的世界时尚中心。”Konukoglu表示,“鉴于行业的重要性,我们需要在研发领域加大投资,争取在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中获得优势地位。”

    欧元贬值带来优势

    欧盟是土耳其服装出口的最大市场,也是土耳其出口业绩最好的主要目的地。

    在欧盟市场,土耳其早已成为中国纺织出口的最强劲对手。

    2015年以来,由于欧元兑人民币汇率大幅下跌,中国对欧出口纺织品服装竞争力明显削弱。为了降低采购成本,欧洲买家开始在周边国家寻找生产商,而凭借地缘优势和纺织业坚实的发展根基,土耳其成为其首选采购地。

    Akcakaya Textiles是土耳其一家服装出口企业,以生产针织面料制成的童装和女装为主。

    自去年以来,这家土耳其公司的销售额呈现显著增长,公司总裁Rasin Akcakaya感到十分高兴、他表示,他正从买主那接到电子邮件,这些买主通常在中国大陆做生意,中国大陆的制造商以美元销售商品,但因为欧元的贬值,他们更期待在土耳其可以买到更多的商品。

    “以欧元销售商品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优势之一”,Akcakaya解释道,不少买主表示,虽然他们也有来自中国的产品,但他们不满加上运输成本的价格。

    除了老客户的加单外,Rasin最近也经常收到一些从未合作过的欧洲采购商的邮件,他们对Akcakaya公司的产品表现出很大的兴趣,即便Rasin给出的报价不算便宜,但若与中国企业的报价相比,也仍存有优势。

    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土耳其的优势。在土耳其采购纺织服装产品,一方面能节省物流费用,另一方面还能缩短采购周期。

    对于常规化的服装订单而言,中国从接单到交货需要6周时间,而土耳其只需要1周时间。

    不仅如此,土耳其出口到欧盟国家的产品,享受欧盟国家非常优惠的税收待遇,乃至免税待遇。早在1996年,欧盟与土耳其确定了《关税同盟协定》,互相取消了彼此进口纺织服装产品的配额和关税。

    2014年,土耳其对欧盟服装出口额达93.7亿欧元,同比增长4.9%。主要包括T恤、毛衣、运动衫、袜子、西服、衬衫、男士衬衫和裤子等。同期,对欧盟纺织品出口达43.2亿欧元,同比增长7.5%。

    土耳其服装制造商协会(TGSD)主席表示:“在欧元贬值的情况下,东南亚生产企业低廉的成本优势已不复存在。欧洲的采购商们更希望在周边国家采购纺织品服装。欧元贬值将对土耳其纺织业出口起到助推作用,预计在今年年底和明年,土耳其对欧出口规模或将呈现显著提升。”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土耳其 中国制造 球衣 的报道

  • ·“大突厥主义”:凸显土耳其领土野心(2009-07-30)
  • ·土耳其-亚美尼亚百年怨仇(2009-10-15)
  • ·土耳其震殇(2011-10-27)
  • ·土耳其前总统暴亡之谜(2012-11-29)
  • ·彪马陷球衣门,土耳其制造是中国制造的对手吗?(2016-06-28)
  • ·特高压出海中国制造升级(2014-09-01)
  •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