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寿龙:企业创新越失败越投入,国家研发投入一失败就犹豫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6-28 03:33:41
  • [摘要] 在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政府制度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毛寿龙看来,夏季达沃斯这个平台之所以能够发展,更重要还是中国自身的发展。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深圳

    6月26-28日,2016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天津举行。

    中国已连续十年举办夏季达沃斯论坛,这十年,恰是中国经济在全球地位快速提高的十年,也是中国国际话语权迅速提升的十年。

    在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政府制度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毛寿龙看来,夏季达沃斯这个平台之所以能够发展,更重要的还是中国自身的发展。而到了第十年,摆在中国面前的话题,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毛寿龙认为,中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冲刺“第一梯队”虽然存在不确定性,但这一“不确定性”,是向着利好方面发展的。

    “谦虚”的论坛

    时代周报:今年是第十届夏季达沃斯论坛,这十年来,达沃斯对于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和话语权,有什么样的影响?

    毛寿龙:夏季达沃斯从2006年举办至今,这十年恰好是中国经济全球化过程当中经济地位快速增长的一个时期,同时也是国际话语权迅速提升的时期。

    过去,第一,从制造业开始,中国对全世界产生影响。第二,是中国的大宗商品的需求对国际市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第三,最近几年,则是中国的金融市场也开始对世界金融市场生影响。第四,中国的声音也开始受到各个方面的关注。

    第五,国外,尤其是外媒和外国的政界,过去更多地关注中国的政治问题,现在则更关注中国的经济政策。第三世界国家此前更多地在政治上支持中国,目前在经济领域也和中国进一步加强合作。中国的经济,过去对外出口主要面向发达国家,现在出口则是对第三世界国家,此前与第三世界国家的交往主要是外援,目前更多的是经济的合作,包括投资等——对外经济交往方面有了很大的发展。

    时代周报:夏季达沃斯当年设立的目的是什么?这十年来有没有实现它的目标?

    毛寿龙:达沃斯的目的,是把一些真实发生的情况,反映在一个论坛、一个平台上,让大家从主观上对其有更好的认识。

    夏季达沃斯这个平台之所以能够发展,更重要还是中国自身的发展。

    达沃斯论坛刚开始有明确的目的,但它的目的是比较“谦虚”地作为一个论坛本身,要设定一个非常远大的目标是非常困难的。基本上,它还是作为一个平台在起作用。作为一个平台应该说,夏季达沃斯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时代周报:对于中国来讲,夏季达沃斯和冬季达沃斯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

    毛寿龙:一般来说,夏季达沃斯是对半年情况的一个总结;而冬季达沃斯是对全年的总结,和对未来一年的预期。所以一般来讲,冬季达沃斯更受关注。

    冬季达沃斯的时间,通常是在中国的中央委员会刚开完会、人大代表会议召开之前的这个过渡时期,此时中国正在制订计划,对很多因素都要进行考量。

    而夏季达沃斯,就涉及中国的内容来看,就中国年初制订的一些政策,做出中间期的评估,并对其修正等。

    企业创新,越失败越投入

    时代周报:今年夏季达沃斯主题是“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是一个已经被讨论了数年的主流议题,今年作为主题,是否有特殊的意义?

    毛寿龙:这主要与中国制造业的升级相关。中国的发展,从刚开始的招商引资,到加工业对外出口,再到现在开始在研发方面的大量投资,进入产业、产品和技术的升级阶段。

    国家的目标本身也是实现“中国质造”,把中国制造的品质提升,而且对于总理来说,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去做广告,包括中国高铁等,因此提“第四次工业革命”对当下的中国制造业现状非常有针对性意义。

    时代周报:中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冲到世界第一梯队的可能性和不确定性分别有多大?

    毛寿龙:不确定性还是有的,但是我认为中国创新的潜力是不可估量的。

    中国目前出现了一个相对的瓶颈期,各个行业产能过剩比较严重的情况下,企业杠杆率比较高。

    不少企业的财富积累得比较多,同时杠杆率高、贷款多,产能又过升,因此必须要把资源投入到进一步的产业升级、研发上。

    并且市场经济有一个优点,企业一旦投入,如果投入失败,越失败越会投入,因为它投入成本越来越高,但只要有一次成功了,投资就都可以收回。

    这与国家的研发投入的机制不同,国家第一次投入若失败,第二次再投入就会犹豫—每失败一次,投入的积极性就降低点。但企业部门的投资不一样,你越失败就越追加投资。

    另外,我考察的很多企业,他们在创新方面的投入,的确是越失败越投入,而且基本上是不公布的。我观察到一些企业,他们研发投入的“冰山”,在水面下的“冰”的体量正变得越来越大,同时国家研发方面投入也越来越大。

    目前很多很好的研发方向都尚未出成果,但都在持续投入,因此,谈到中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冲刺“第一梯队”的不确定性,从我观察的情况判断,这一“不确定性”应该是向利好方面发展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国家 企业 毛寿龙 的报道

  • ·发改委新规:油价居高 国家补贴(2009-07-15)
  • ·医改应建国家卫生安全网(2009-07-21)
  • ·国家形象片出炉幕后(2011-01-27)
  • ·国家速滑队丽江群殴风波(2011-06-09)
  • ·2847:1,2016最严国考年最热岗位究竟是个啥?(2015-10-27)
  • ·金立群谈亚投行:轮到我们为亚洲其他国家做点事了(2015-11-17)
  • ·智库“国家队”:预判未来,直达中央(2015-12-15)
  • ·发改委晒成绩单 电改“九龙治水”待解(2016-05-10)
  • ·毛寿龙:企业创新越失败越投入,国家研发投入一失败就犹(2016-06-28)
  • ·半住半售 企业自建经适房(2009-07-1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林江则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进一步分析说,以东莞为例,其凤岗、塘下等镇产业发达,并不见得弱于深圳的平湖、龙华,东莞由此不见得愿意让深圳来主导双方的合作。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已过古稀之年的任正非如何掌舵华为这艘大船继续起航?而在经历了28年井喷式发展之后,华为如何继续常胜不败?这是摆在任正非和近20万华为员工面前的大命题。

    现今拥有300多万潮人以及100多万潮商的深圳,是潮汕商帮长袖善舞的风水宝地。

    在被称为“中国创业元年”的2014年,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中国内地城市,类似的创业孵化中心不断涌现,甚至诞生了专门针对香港青年的创业平台。

    “看上的项目主要是高科技、成长期的项目。”陈斌说,“中国制造在技术装备上和国际水平存在差异。怎么去弥补?如果靠国内自主研发,进展非常慢。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