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安银行行长邵平:平安不会走,深圳很健康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5-31 02:29:58
  • [摘要] 他举例说,2011年美国经济增长2.5%,“一部iPhone就占了0.4%左右”,新经济对经济的贡献率是很高的,特别像深圳,“深圳转型这几年,产业结构调整,深圳GDP增长2015年和今年一季度都是8%左右

    \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深圳

    “我们在深圳盖了那么大一栋楼。”平安银行行长邵平在演讲现场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的提问时这样提到。

    方尖碑形状的平安金融中心竖立在深圳福田区,层数118层、高达660米,作为深圳第一高楼,它俨然成为镀金时代深圳的新象征。

    在平安集团连连的亮眼表现面前,邵平信心满满—他也是《财富》杂志2016“中国最具影响力50位商界领袖”之一。

    5月25日,在深圳北大汇丰商学院进行“前沿金融讲堂第四讲”《新常态下的中国银行业发展之路》演讲的邵平,除了银行家惯有的沉稳之外,还多了一分当下中国经济大潮中不多见的饱满信心—在两个小时的演讲中,邵平的浓眉大眼间一直藏着掩不住的笑意。

    同一题目邵平在哈佛讲过一次,美国马萨诸塞州时间5月7日-8日,在哈佛大学主校区举办的首届“哈佛中国青年峰会”上,邵平作了闭幕式专场演讲。但在自己的“主场”深圳,他显然拿出了更深入和细致的观点。

    在演讲中,邵平除了表达对于中国当下浓雾弥漫的经济状况中新经济“踏春而来”的期待和信心之外,也广告了平安的一系列动作:物联网、新金融、新项目。

    作为从2012年开始带领平安银行并成功整合深发展的元帅,邵平希望以四两拨千斤的姿态向外界传达一个信息:平安全身心拥抱新经济、新技术,也在拥抱中国经济的未来。

    深圳是最健康的案例

    作为“每个月有一周在深圳,其他时间都在各个省和企业调研”的银行掌门人,邵平对经济有着春江水暖鸭先知的知觉,在他看来,中国经济正在经历的,是一场再正常不过的变化。

    “第二次大战以后,德国、日本都经历过贸易快速增长期,成为了世界贸易的大国。但是从他们实践来看,到货物出口占比达到世界总额的10%左右的时候,就会有一个下降。我们现在应该是到了世界总额的12.3%,2012年的时候,意味着我们的出口增速拐点已经到来。2015年我们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了7%。”

    出口增速拐点、人口红利消失等因素带来经济增速调整,但邵平认为新经济已经逐渐接过支撑经济增长的大旗。“新经济将蓬勃发展。到今年3月份,我们的新经济指数已经占了GDP的32.1%,这就是增长动力的转换。”

    但作为一个金融工作者,邵平看到了很多经济转换的新增长点。他举例说,2011年美国经济增长2.5%,“一部iPhone就占了0.4%左右”,新经济对经济的贡献率是很高的,特别像深圳,“深圳转型这几年,产业结构调整,深圳GDP增长2015年和今年一季度都是8%左右,但公共财政收入增长30%左右,这是全国最健康也是最有说服力的案例。”

    邵平在调研中,还看到了全要素生产力的提升、创新驱动效率大幅提升和驱动类型的转换。

    “我们从改革开放初期是P型增长,那个期间是模仿,跟随型的初期。目前我们是A型追赶型,慢慢有一些领先行业标杆出来,但是今后要度过中等收入陷阱,新常态下要取得健康的发展要靠创新,要靠原创,未来要靠F型增长,这些增长的模式和亮点,在我们的市场当中,都有很好的表现,这些情况都出来了。经济驱动类型的转换,在中国新常态下也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亮点。”

    银行业拥抱新经济

    对于庞大的中国银行业而言,在“L型”经济增长和互联网金融、新科技和新经济席卷而来之时,不想变成旧世界的恐龙,唯一的方式就是拥抱新经济,拥抱中国经济的脉动。

    这一点,邵平和巴曙松都看得很清楚。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巴曙松在当天表示,按照他的经验,当银行的规模过了5000亿元以后,“再看新闻会发现,几乎每一个事件都跟它相关”,通过资产、负债、周边业务,“一定规模的银行深深地渗透到整个宏观经济波动的过程里边来,不仅中国是这样,其实欧美也是这样。”

    巴曙松对美联储的一个经历印象深刻。美联储负责清算结算的部门在某年10月,忽然发现整个业务量大幅下降,这样大幅的波动以往可能是由于金融体系出现了什么大问题—接连好几天整个支付清算系统业务量大幅下降,后来经过反复研究,最后找到的原因是:中国从那一年开始国庆放长假。“我现在还能感觉到我当时受到的震撼,其实那个时候中美经济直接往来并不大,但是通过贸易、直接间接的金融业务往来,中国放长假都能反映到遥远的纽约。”

    邵平则更直观地看到了中国银行业在经济下行、资本市场发展和互联网金融等多重夹击之下的现实困境。

    “随着现在资本市场的发展,银行受到的冲击还是蛮大的。整个银行的盈利能力下了很大的台阶,当年黄金时段的时候,复合增长,中国商业银行年复合增长率是49%,但到了2014年是7.7%,到了2015年是1.8%,断崖式下滑。今年我们一季度的季报出来以后,仍然都是个位数,四大国有银行还有1以内,1以内拨备都大幅下降——实际上,我们已经开始负增长,情况还是蛮严重的。”

    “在社会上讲,商业银行不是弱势群体,但在经济结构、在资产构成方面,商业银行确实是弱势群体,每次宏观调控,商业银行都是首先受损失的,今年一季度银行业平均不良率到了1.75%,我感觉今年的二季度和三季度,是商业银行最难过的,去产能加大力度,去僵尸企业,我感觉不良率的压力持续加大。

    但同时,邵平和巴曙松都认为,真正的银行家时代已经到来,也刚刚到来。

    “从金融结构来看,商业银行遇到难处以后就开始动脑筋,商业银行智慧经营的时代刚刚开始,过去是跟随、同质化—而逆周期经营靠智慧。”

    邵平断言,未来3—5年,商业银行分化会非常快,“好的更好,差的更差”。

    进入新常态以后,各家银行进行了转型和创新,商业模式、服务产品,各种发展方式的创新,进行了大量的研发。“几个最有特点的,我觉得是招商银行的零售,兴业银行的同业,过去民生的小微,我们平安现在是综合金融,差异化特点慢慢显现出来,时间推移还有更多银行差异化会出来。”邵平说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不良率 银行 平安 的报道

  • ·平安银行行长邵平:平安不会走,深圳很健康(2016-05-31)
  • ·深圳“封杀”兴业银行真相(2009-07-16)
  • ·专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民:全球金融业规模将缩小(2009-12-24)
  • ·金融业放开“草根银行”呼之欲出(2010-05-19)
  • ·银行收费“钱规则”调查(2010-08-19)
  • ·消费者:状告银监会失职(2010-08-19)
  • ·律师:乱收费属“违法”行为(2010-08-19)
  • ·专家疾呼 霸王条款何时废(2010-08-19)
  • ·银行业难解“暗债”困局(2011-04-20)
  • ·买下美国大西洋银行的温州商人(2012-03-01)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网红像潮水,一波又一波。李长灿说:“我们不做阳春白雪,阳春白雪一定曲高和寡,我们也不做下里巴人,一味迎合。要分享,分享才能创造价值。”

    马军也强调环境法制的作用。“最终我们认为还是要回到环境法制的轨道上去,要在严格执法的基础上,以环境法制为基础划定各方行为的边界。

    2014年9月15日,华侨试验区得到国务院批复,成为国家级战略发展平台。按照规划,跨境金融是华侨试验区的重点产业之一。

    他举例说,2011年美国经济增长2.5%,“一部iPhone就占了0.4%左右”,新经济对经济的贡献率是很高的,特别像深圳,“深圳转型这几年,产业结构调整,深圳GDP增长2015年和今年一季度都是8%左右

    1966-2011年的45年间,上海累计地面沉降约0.29米。1921-1965年的45年间,上海地面下沉约1.69米。1921-2000年,上海地区平均沉降了一个刘翔的高度—1.89米,最为严重的杨浦区则达到了姚明的高度。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俞永福曾判断,内容平台的竞赛,将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中分出胜负。UC启动内容创业平台后,阿里旗下的各个产品将在数据、流量、渠道等各个方面进一步打通。

    “中国高铁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一定要尽量避免赔本赚吆喝的情况发生。我个人觉得高铁输出应配合中国对外发展的‘一带一路’战略进行实施。

    远方环绕的青山下,碧绿的南水河正穿过广东北部城市韶关的乳源县。小小的县城外,有一个全国最大的化成箔生产与铝箔加工基地——东阳光高科技产业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