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硅谷钢铁侠》出了中文版:修正世界是马斯克的强迫症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6-05-24 04:42:51
  • [摘要] 像埃隆这样的天才,他的世界观就是想让地球运转得更好一点,一旦感觉到世界不对劲时,就想要修正,像是强迫症一样。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的脑海里永远不缺乏惊人的创意。最近,由他提出的超级高铁Hyperloop进行了首次测试。短短4秒里,Hyperloop在真空管轨道内竟然达到了1100公里/小时的超高速度,远超当下700-800公里/小时的飞机速度。怎么解释马斯克的这个新玩具呢?这么说吧,坐上Hyperloop,从广州到北京只需1小时。

    “像埃隆这样的天才,他的世界观就是想让地球运转得更好一点,一旦感觉到世界不对劲时,就想要修正,像是强迫症一样。” 《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的作者阿什利·万斯(Ashlee Vance)如此评价马斯克。这位《彭博商业周刊》资深科技记者,花了整整八个月时间深度接触马斯克,同时采访了接近300位马斯克的身边人。在他看来,马斯克是一位拥有独特个性的人,和硅谷里的任何一位CEO都不同。

    今年4月,该书中文版面世。从罗永浩、周鸿祎到王小川,一众大佬为其作序,“梦想家”“偏执狂”“强迫症”都是他们给马斯克贴上的标签。而此前谷歌举办的一场访谈中,阿什利·万谈了他眼中的埃隆。经独家授权,时代周报记者节取了访谈的一部分,展现这位现实版钢铁侠的一个侧面。

    最怕记者和人工智能

    记者:埃隆一开始对你给他写书感兴趣吗?

    阿什利·范斯:2012年我为埃隆撰写了《商业周刊》的封面故事,我们相处很融洽。我跟他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一起去参观Space X工厂,也一起去参加电影首映什么的。在写报道之前,我一直以为他是站台上演讲,给大家画饼充饥的人,结果没想到采访过后才知道他这么棒!我当时就决定,我一定要给这个人写书。结果他说:“有好多人都问过我,但我不想写书,我也不会帮你写书。”然后我就去了纽约,出版商为这个选题买账了。我想也许可以逼埃隆一下。那是一个周六,在特斯拉的工厂,我去拜访马斯克,我说:“出版社买账了。”他说:“我还是不会合作。”于是我花了18个月的时间,采访了很多人,包括特斯拉已经离职的员工、他合作过的Zip2、PayPal的员工、他的前女友、他儿时的好友,还有很多能回忆起他的人。他倒觉得我这样做没妨碍什么,并没有阻止我找谁采访。

    某个工作日晚上六点半左右,我在家里接到了埃隆的电话,他说:“我可以干这事,但只能有两种情况:我可以拒绝所有要给我写传记的人,问他们要不要跟你聊;或者我配合你。”我说:“我当然要选第二个。”然后他就安排了之后的会面,他想对书的内容有一些掌控,要求在书出版之前先阅览一遍,还要加上一些脚注。如果你了解埃隆,就会知道他的脚注有可能会比书还长,书极有可能出版不了了。所以我又回去准备了一套说辞,游说了5分钟左右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在那之后,我想找谁谈,他都能帮我牵线搭桥,他还决定每个月跟我见面一次,无论谈多久都可以。他吃饭非常晚,要到晚上八九点,有时候会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再去吃饭,这时候他突然变得十分放松且平易近人起来。

    记者:晚上八点半跟埃隆·马斯克共进晚餐是一种什么体验?

    阿什利·范斯:跟他共进晚餐真是绝了!我从没见过吃饭像他那么快的人,真是……我感觉他根本不关心他吃的是什么。

    我们去了饭店,我问他:“你想吃什么?“然后就无止境地开始了,吃什么都需要我来决定,我们点了好多开胃菜,不只一两道。他说:“点六个好了。”然后我就负责问问题,他逐一回复。我点了牛排,才问了两个问题,他已经吃完了,所以我切了一半牛排给他,我觉得这应该能拖住他吧,结果两口的工夫牛排也没了。然后剧情不断重复。食物对他来说,应该只是燃料吧。

    记者:相处了整整8个月,你觉得埃隆最害怕什么?

    阿什利·范斯:应该是人工智能和你们记者吧。“我被谷歌将毁灭人类的恐惧给吞噬了”,他就是这么表述的。其实他和拉里(谷歌CEO)一直是很亲密的朋友,埃隆到硅谷时还睡他家里。埃隆对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很不满,觉得拉里对人工智能的未来太过乐观,他甚至开始写论文指责谷歌什么的,不知道他们一起住的时候心里会怎么想。

    记者:你在书里写,埃隆说他小时候看太多漫画了,他是不是从内心认为地球需要拯救?

    阿什利·范斯:当然啊!有个临床医学术语是心理学家用来称呼那些特别聪明的天才。已经不能用智商衡量的人都有类似的特征,其中一个就是,像埃隆这种感觉世界不对劲需要修正的,就像强迫症一样。埃隆完全属于这一类人。我相信他应该读过所有的科幻小说,然后他就开始读百科全书,依旧是很快读完了。我感觉他把科幻世界当真了,并且产生了共鸣。等他赚够了钱,有了能力,造火箭什么的正合他心意。

    记者:你似乎认为,埃隆的童年塑造了今天的他?

    阿什利·范斯:他的外祖父乔书亚·诺曼·霍尔德曼应该也可以写一本书吧,因为他也足够疯狂。这位祖父曾经开着自己的单引擎飞机,从非洲海岸飞到亚洲再到澳大利亚。每个周末或是隔周周末,埃隆的外祖父都要带着埃隆的母亲和四个兄弟姐妹去野外寻找所谓的失落之城卡拉哈利。

    不过埃隆的童年很悲惨,他跟父亲的关系很不好,我采访他的时候,有四五次吧,他说着说着就哽咽了。童年的遭遇促使埃隆要证明给世界看他很特别,能做成好多大事。

    最像乔布斯的地方:在乎细节

    记者:有人精心收集了马斯克一年里所有的飞行记录,这么忙碌的人怎么经营好几家公司?

    阿什利·范斯:普通人有时候都会觉得一天24小时不够用,更何况埃隆。他周一、周二待在Space X,周二晚上飞回去,周三、周四待在特斯拉,周五飞回洛杉矶。到了周末,哪家公司的事务最紧急、最要命,他就去哪里。他的员工,一家公司里的主管,很高层的那种,凌晨两点半给埃隆发邮件,五分钟之后就收到了回复。能这样坚持工作,真的很厉害。

    我在书里还介绍了一个人叫玛丽·贝丝·布朗,如果埃隆是钢铁侠,那她就是小辣椒,她为埃隆奉献了一切。她生活在两个城市而且没有男朋友(至少我没发觉),好像从不吃午饭,为埃隆打理一切事物,甚至包括安排谁陪孩子、谁接孩子这种琐事。此外埃隆还雇佣了一组保姆,最近裁了几个,只剩两三个了吧。

    记者:一周七天熬夜工作,这对一个人的健康和家庭会产生什么影响?

    阿什利·范斯:他结婚了又离婚了,第二个妻子跟他结婚后离婚,然后又复合。书里还有一段描写的是他在两段婚姻之间发生的事,当时我在Space X办公室采访他,他说:“我需要再开始约会,你觉得一个女性一周需要多长时间陪伴?十小时差不多吗?”我又想到另一件事,有一次埃隆正和第二任妻子躺在床上,Space X似乎出了什么事,当时是凌晨两点,他不想吵醒妻子,就躺在床上小声地对着电话把员工痛骂了一顿,大家全凑在扬声器前挨骂。

    记者:超级高铁本来是埃隆突发奇想的创意,现在很多人把这个构想和加州高速铁路放在一起比较:高速铁路象征弱势的人类能成就大事,超级高铁能否证明埃隆同样能做大事?

    阿什利·范斯:他第一次提到超级高铁时我在场,这基本是一场头脑风暴,当时他看到加州在建高速铁路,觉得非常糟糕,是个大错误,自己得想个其他点子来修正。埃隆、拉里、杰夫·贝索斯他们都是绝佳的例子,可以证明富人如今可以代替政府来做出些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成就。

    记者:面对埃隆说过的很多话,很多时候外界无法分辨他是真的聪明还是盲目自大?

    阿什利·范斯:我感觉他的所谓很多公关行为都是无意识的。特斯拉工厂里面有台巨型的舒勒冲压机,工人费尽力气把它运到工厂,只因为埃隆不喜欢它的外观,就让工人拆下来全部漆成红色的,这样是疯狂还是天才?

    其他的行为或许都只是即兴而发。他们曾起诉美国空军,要求有权参与间谍卫星发射的竞标,我想没有任何一家公司会起诉自己最大的潜在客户,何况还是政府,埃隆却亲自给报社写了篇报道,大概是周五下午3:45写完的,紧接五分钟后就发布了新闻稿。埃隆手下的公关人员全慌了:“该死!我们要起诉美国政府了,现在我们得想想如何回应。”

    记者:有人将埃隆与乔布斯比,与迈克尔·乔丹比,你怎么看?

    阿什利·范斯:挺难回答的。埃隆在某些方面的确独一无二,我在书里也说了,他去餐厅时并非声势浩大,而是习惯低调地走到自己桌前,不想被任何人认出来。他做事也不繁琐,总说:“有事直接找我。”回答问题也很热心、很真诚,会努力给出答案,

    但同时也有截然相反的部分,比如给人紧张感。我见过大多数大科技公司的CEO,埃隆给人的紧张感比他们强多了。这点可能有点像迈克尔·乔丹,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有点吓人而且无情。他会为胜利拼尽一切。

    至于乔布斯……在Space X,一切都是质朴的白色,白色的柜台,白色的兰花,所有东西都是白色的。在我看来,这是埃隆最像史蒂夫·乔布斯的地方。他会关注这些细节,他很擅长此道……但埃隆绝对不会模仿史蒂夫·乔布斯。比如演讲,乔布斯会事前排练好几天,力求完美,而埃隆总是毫无准备就上台演讲,有时效果不错,有时不尽如人意。

    大部分公司CEO是为工作而工作的人,只想经营好自己的公司,但对埃隆来说,这是一场战争。这两年,他的公司经营开始变得顺利并且赚了更多的钱,但这对他来说不是解脱,相反他又弄出了个超级高铁,还宣布要建太空网络……我觉得他有些上瘾了,他在享受钢铁侠这个称呼,享受人们对自己的崇拜。

    (本文由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编译整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马斯克 硅谷 强迫症 的报道

  • ·《硅谷钢铁侠》出了中文版:修正世界是马斯克的强迫症(2016-05-24)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从东北三省GDP增速排名垫底到东北出现人口危机,人们对东北经济的最新关注,从年初的一月延续了超过半年。

    在“中国文化产业第一展”文博会的催化下,深圳的文化有了源头活水,文化创造力爆棚,文化产业迅猛发展,创造了让人惊叹的“文化增量”。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西美地产李秀静说:“我们一直都在汇报关于西美的商业房地产数据。中财办的领导突却突然打断了我们,问你们西美可以代表整个石家庄的房地产数据吗?

    花姐觉得陆步轩的骨子里还留着北大人的孤傲。“好几次叫他辞了老家的工作来公司,他都不肯。他还留恋那个工作,真搞不懂,又赚不到钱。”

    从去年第三季度起,香港楼市气氛开始转淡,住宅价格与成交量双双下跌,二手房交易量更是连续多月在低位徘徊。

    由于讲述1976年底到1984年的中国政治历程,这部电视剧激起了社会最广泛和处在最中坚位置人群的情感共鸣。

    时代周报记者从深圳市医改办处获悉,公立医院集团采购组织遴选规则仍在筹备阶段,不方便对外发布。关于GPO组织的遴选,其中一个遴选条件便是要求《目录》内所有品种平均降幅达3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