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党内对手退散,特朗普上演“变形记”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6-05-10 03:44:10
  • [摘要] 5月4日,随着克鲁兹与卡西奇在两天内相继宣布退出总统竞选,特朗普成为了共和党唯一的总统候选人—他已锁定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

    在最新的一个民调中,特朗普的支持率和希拉里已经缩小差距,这在几个月前难以想象。 CFP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无论克鲁兹多受共和党建制派的青睐,卡西奇迟来的支持多令人惋惜,一切都已结束。5月4日,随着克鲁兹与卡西奇在两天内相继宣布退出总统竞选,特朗普成为了共和党唯一的总统候选人—他已锁定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就在几个月前,共和党内的反对者,还在寄望今年7月的共和党党代表大会,能够另推出一位更“合适”的候选人,现在看来,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锁定党内提名的特朗普,如今已经进入大选模式。他迎接大选的第一个举动,就是将自掏腰包的竞选模式,改为他一直抨击的公开筹款。这也为2016年的美国大选带来了一个转变的信号,在接下来几个月,一个全新的“大选模式”特朗普或将出现在人们面前。

    唯一的候选人

    当地时间5月4日,随着最后一位党内竞争者卡西奇的正式退选,特朗普高效地结束了他的初选历程。这一情况在几周前还难以想象,那时候美国政坛内还在猜测共和党内很可能会有一场潜在的激烈角逐。这一次的共和党初选,前后共10多位竞争者与特朗普厮杀,加上特朗普并非党内高层所青睐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没有人想到他竟然比民主党还要更快地锁定党内提名。

    特朗普自己也很吃惊。“这真是意外,”在CNN的采访中,特朗普直言,“我原本以为会需要更长时间(锁定提名),而她(希拉里)会比我更快。”

    特朗普应该感谢印第安纳州的选民。原本克鲁兹指望通过这次的预选胜利来推迟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事实上,两人此前在该州的民调也确实不相上下,不少媒体甚至认为,保守派代表克鲁兹在该州更受欢迎,又有州长的支持,胜算应该高于特朗普。

    无论如何,特朗普获得了胜利,并终结了克鲁兹2017年入职白宫的梦想。根据统计,特朗普拿到了印第安纳州57张选举人票中的至少45张,这使得他的选举人票达到1041张,距离直接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所需的1237张只差不到200票。克鲁兹与卡西奇都不可能与之相斗,两人相继宣布退选。特朗普锁定党内提名,将目标锁定接近提名的民主党对手希拉里。

    从钱开始改变

    现在的问题是,特朗普用于清除共和党内对手的那一套方法,是否能在大选中发挥作用。与“大嘴”特朗普精明利用媒体和名人效应的方式不同,希拉里和民主党在初选当中的竞选方式更加务实,也更着重讨论现实问题。而这一套将在秋季大选中继续使用,特朗普的原有策略在这一背景下,有多大作用不得而知。

    “初选与大选完全不同,”曾在两位布什总统的竞选团队中担任要职的资深助选者Brad Blakeman表示, “让特朗普走到了现在位置的那套东西并不一定需要继续……他并不习惯于政治阵营里的组织风格,也不习惯从草根而来的那套手法。想要赢得胜利,应当不只是依赖于获得媒体曝光,你必须依赖付费媒体、人员安排、广告。”

    而现在才企图重新开始的特朗普阵营,被认为有些迟。“他们需要时间把这条路走顺,在走的过程中犯错并吸取教训。但他开始得太晚。他此前甚至从来没有用过这套方法。因此我认为这一次共和党最大的挑战是特朗普阵营缺乏成熟度,以及他与其他共和党人的斗争。”华盛顿智库NDN创始人Simon Rosenberg说道。

    但一向精明的特朗普,面对转向时,行动的速度比一般人都快。就在他笃定成为共和党总统提名人的第一个36小时内,特朗普在最核心的地方作出了转变。他在4日宣布,将建立一个“世界级的金融机构”,为他的大选竞选活动筹集资金。一天之后,他即任命一位资深的华尔街银行家作为他阵营的财政主席。他放弃了自己初选阶段所坚持的自付竞选费用道路。而这一直是他呼吁选民的核心内容。他曾以此做法告诉选民,不要再对特殊利益政治抱有幻想。

    特朗普任命的Steven Mnuchin,曾与特朗普在私人商业领域合作过。Mnuchin是私人投资公司Dune Capital Management LP的董事长兼CEO。根据彭博资料,他曾是高盛的合伙人,并在那工作了17年。他还曾在索罗斯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工作,这家公司由自由派捐助者乔治·索罗斯所创立。而索罗斯据说曾花费1500万美元鼓动西裔美国人和移民反对特朗普。有媒体分析认为,Mnuchin的这一系列金融背景,很可能将与特朗普一直以来释放的保守派民粹主义信息发生矛盾。

    在今年2月初选阶段时,特朗普曾公开批评对手克鲁兹,原因是对方有一位曾在高盛工作的妻子。他的话至今还留在选民的耳边,“我知道那些在高盛的家伙。他们对他(克鲁兹)已经完全、完全地掌控。正如他们掌控希拉里一样。”

    为了表示自己的决策将不受华尔街控制,特朗普在初选阶段的竞选资金在很大程度上是自付,没有接受大捐助者的捐款,这让他感到很骄傲。这位亿万富翁几乎提醒了参与他竞选集会的每个支持者:“我是自筹资金支持自己的竞选。”而这也是他最能引起支持者共鸣的做法之一,他时时指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不受大财团控制的圈外候选人。特朗普成功将自己的自付能力描绘成阵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以此说明他的执政将代表美国的普通民众,而不是特殊利益集团。在去年8月,他甚至放言愿意自掏腰包10亿美元来支持大选的活动。

    然而,美国的总统竞选需耗费大量金钱,而且这一金额正在逐年递增。2012年,走“草根”路线的奥巴马竞选花费7.3亿美元。而2016年总统竞选,希拉里被预计将花费25亿美元才可能入主白宫。而特朗普预计在大选中需要约20亿美元。特朗普的财力虽然丰厚,但面对预计20亿美元的花费,他的流动资金并不足以支撑,因此不得不放弃自掏腰包的策略。大选的公开募捐将成为必然。尤其在他“四面临敌”的境况下——除了来自民主党的攻击,一些自由派富翁和超级PAC正在花费大量金钱反对他。他必须有足够的财力予以反击。

    因此,任命具有高盛背景的Mnuchin成为他转变竞选策略的第一大步。“史蒂芬是高水平的专业人士,具有广泛和非常成功的金融背景。他为我们的阵营筹款运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经验和专业知识,这将有利于共和党,让我们最终战胜希拉里·克林顿。”特朗普说道。

    当然,这套新的方法也让一些分析人士感到担忧。“他必须立即适应大选的筹资过程,他将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做这件事。”乔治城大学的讲师Blakeman表示。

    “建制派”转风

    然而,这一改变也为他带来了洪水般的警告。共和党的主要保守派活动人士警告,特朗普不是“真正的保守派”,他将会背叛自己的保守派支持者。事实上,早在几周前,特朗普阵营的高级顾问Paul Manafort,就已经提醒选民,特朗普在锁定提名之后或将会有所转变—至少在态度上。但他声明,特朗普的转变,将会从“他一直扮演的部分”中演变而来,可能只是“行动不同”。

    特朗普甚至已经询问他的支持者,他们将如何看待自己接受捐赠或超级PAC的支持。在一些集会上,他告诉支持者,自己认为拒绝捐赠是“愚蠢的”,并询问他们自己是否应该拿钱。然而每一次,观众的反应都是一个响亮而明确的,“不!”

    当然,这一重要转变并非特朗普一个人的决断。募资所带来的影响也远不止于竞选花费。而走向筹集资金的道路,也被认为是特朗普与共和党高层的协议结果。此前,有内部人士传出特朗普阵营的高级成员曾在一个闭门会议中,承诺通过联合筹款协议筹集资金。而这一策略的改变,也意味着特朗普与共和党高层关系的转变。分析认为,特朗普愿意开启筹款,将有助于平复他与共和党高层在初选之中累积的矛盾。在初选中,特朗普虽然作为共和党的参选人,但是却经常公开批评共和党主持“不正当”的提名程序。一旦特朗普加入共和党的统一的行动,他将能够确保得到超级代表的支持,这之中很多人都是基层积极分子,他们将会拿起电话、挨家挨户敲门,为特朗普打好草根基础,获得选民支持。

    尽管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争议仍然很大,一些厌恶他的共和党人甚至烧毁自己的党证,以表示抗议特朗普锁定提名。但特朗普上月26日赢下美东北部五州预选后,共和党“建制派”的态度其实已经改变。而在过去一两周,几乎每天都有共和党议员转向支持特朗普,这也成为克鲁兹和卡西奇“突然”退选的原因之一。

    今年2月,参议院多数党党鞭 John Cornyn 曾直言不讳地说,特朗普的提名对共和党而言可能是一个“包袱”。然而,卡西奇刚宣布退选,特朗普锁定共和党提名,Cornyn的口风就完全变了。

    “我认为他能够以我们从未见过的方式改变选举地图,”在被问及他是否担心特朗普影响共和党的票数时,Cornyn说, “这扰乱了惯常的共和党对民主党、保守主义对自由主义的范式,我认为我们并不知道这一切将被怎样地表现出来。但我认为这个方式行得通。”

    Cornyn并不孤单。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共和党人并不情愿承认这样的现实—这位房地产大亨,他的不可预测性、可疑的政策立场和竞选过程中的缺乏纪律,让很多人恐惧— 而这样的人将很可能成为他们党的旗手。然而,与其与这样的既定事实斗争,不如是时候接受这一切,一批共和党人表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特朗普 变形记 对手 的报道

  • ·传奇地产大亨特朗普高调竞选美国总统:你叫我做浮夸吧(2015-06-23)
  • ·拿什么阻挡你,“特朗普主义”(2016-03-08)
  • ·46岁高颜值健身达人或取代特朗普?(2016-04-12)
  • ·党内对手退散,特朗普上演“变形记”(2016-05-10)
  • 即将入夏,笼罩在互联网金融头顶上的低气压一直未散,从“准生”“规范”“监管”再到“整治”,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互金行业几乎走完了春夏秋冬。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一行驱车来到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小岗村,下麦田、进农家。他还来到“当年农家”院落,了解当年18户村民按下红手印、签订大包干契约的情景,作出了重要讲话。

    刘鸿飞并不避讳谈失败,但他更感兴趣的是下一步的成功。“理性地说,创业肯定会有失败的风险,但为什么不多想想,未来柬单网或许可以成为柬埔寨的阿里巴巴或者亚马逊呢?”

    今年,宁吉喆的头衔频频增加:除了国家统计局局长、党组书记之外,他还是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魏琳证实了他的忙碌:“每天他都是发改委和统计局两头跑”。

    2016年1月14-15日,广东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会召开。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主持第一次全体会议并代表省委常委会作工作报告,2015年主要目标任务顺利完成,标志着“十二五”收官

    过去十来年间,番禺经历了翻天覆地之变,广东本地房地产商将这里作为起点走向全中国。可另一方面,在难题之下,曾经的乐观消失了,不少人离开了恋恋不舍的番禺。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从去年第三季度起,香港楼市气氛开始转淡,住宅价格与成交量双双下跌,二手房交易量更是连续多月在低位徘徊。

    去年11月,盛大参与了以色列一家名为ElMindA的大脑科技公司的C轮融资。这家公司致力于戴上一个“头盔”就能完成一些有关脑部治疗的创新研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