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师大钟伟:全球变局中的中国转型

    2016年春季峰会 > | Time Weekly - 2016-04-22 14:22:51
  • 时代周报记者 杨静 发自上海

    4月19日,由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时代周报主办的2016“影响力•中国”春季峰会上,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教授做了主题演讲,并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专访,畅谈世界经济形势,中国经济现状和供给侧改革注意点。

    他认为现在总体世界经济增长又回到了二战以来的平均增长,并预测今年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不大,美元指数稳中偏强。

    对于中国经济形势,他认为长期和中期的发展都并不乐观。“今年的消费增长会是个位数,投资增长会是个位数,到下半年再回看,由于一季度数据出来以后,所谓的U型可能就不成立了。”

    对于供给侧改革,他赞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的看法,呼吁不能只谈供给,要有一些需求。要政府自己下刀,真心实意的为企业家和私营部门,为中国的国民服务,不要再搞那么多需求和供给的刺激。

    此外,他认为现在政府管得越严的部门在供给侧改革中会有发展的机会,比如健康、医疗、养老、金融服务业和房地产业。

    时代周报记者筛选出以下四大要点,以飨读者。

    谈世界经济趋势

    首先,从长期来看不太好,也不太坏。现在总体世界经济增长又回到了二战以来的平均增长。虽然现在我们的忧虑很多,但在次贷危机、欧债危机之后,人类应该不会再一次陷入更大的危机和更大的货币宽松。也就是说,2008年以来到现在,西方国家应对危机的措施逐渐收尾,经济形势没有变得更坏。

    第二,全球印钞一定会有后遗症。现在欧洲、美国和日本央行的印钞速度都比较快,印钞之后一定会有一个货币销毁的过程。资产价格涨太多了,股票暴跌,货币就被销毁一部分。房地产泡沫破掉,货币销毁一部分。

    为什么有的时候通胀方式销毁货币,有的时候是外汇汇率崩溃的方式销毁货币,有的时候是资产价格暴跌的方式销毁货币,为什么需要在货币宽松之后比较长的时间,货币会通过各种渠道慢慢销毁?因为实体经济是基础资产,实体经济扛不动那么多金融资产,金融资产自然要缩减,如果不是,实体经济缩减。这么一个人,就这么大,身上养的蚂蟥、跳蚤、吸血鬼就这些,如果量太大,你生病死掉,蚂蟥、跳蚤、吸血鬼也死。如果你想健康,蚂蟥、跳蚤、吸血鬼也要死掉一些。中国是这样,欧洲、美国也如此。接下来是汇率调整?资产价格的调整?还是实体经济回报率的萎缩?我们认为,更有可能是资产价格逐步、持续、温和的调整。基于这样的理解,我个人并不对未来两三年美国的资产价格有好感。这并不以为这未来2、3年美国的实体经济增长不好,不是。印钞机开动,钞票会通过各种渠道销毁一部分。

    第三,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不大。美元指数稳中偏强。

    从大概率来讲,我并不认为2016年美联储还有加息的可能性。原因是美国经济增长弱于预期,更重要的是从一般通胀和核心通胀来讲,目前都没有达到预期目标,都低于预期,就业的情况略有好转,还在持续好转当中。美国的失业率好转是以劳动参与率的下降和临时就业的改善为代价的。次贷危机到现在,美国改善的失业主要是临时就业,中长期就业的改善还不是特别的坚定。

    如果美联储不想加,有没有替代手段?有!至少资产负债表会温和收缩。目前大概是4.42万亿,比去年年底少了2700亿美金,今年全年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还会继续收缩。美联储在加息和资产负债表的收缩之间,有选择余地,不一定要加息,这也是美联储副主席所讲的话“我们继续使用前瞻性指引,资产负债表的调整和利率手段等等”,利率手段放到了最后。如果这样,今年和明年美元指数的走势,我们倾向于美元指数这波没有走完,但不会特别强。接下来差不多9个月的时间,人民币对美元,相对稳定,没有什么升值或贬值的空间。人民币对欧元和日元,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有3到5的升值。接下来我们看到是日元、欧元相对回软。

    谈中国经济问题

    关于中国经济的长期、中期、短期问题要怎么看待?问题没有那么复杂。

    首先,中国经济目前的现状,我已经重复了无数次,2010年下半年以来,一直重复这样的看法,没有变过。现状是,中国以占全球18%的人口,消耗全球1/3的资源,提供12%的商品和服务,产出又是多少?如果中国经济想翻一番,能走到道路一定是摆脱目前的增长方式。在我看来,中国大多数的产品没有必要做出来。比如新能源汽车,续航率不到100公里,何必做?不如和特斯拉合资。

    第二,在增长的前景上,我们能保住6.5%吗?中国经济增长上一个增长平台是10%,下一个平台是6%、还是更低、更高?我愿意看到更低。这么大的经济体要维持进一步的增长,仅仅说“我们目前很穷,所以我们有余地”,这不是逻辑。

    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视角来看。日本在90年代初,达到美国GDP的65%略多,然后到顶了。目前中国的经济体量和美国相比,每年的GDP大约相当于90年代初的日本,我们目前的GDP相当于美国的65%。这个必然会导致大国之间,尤其是美国的焦躁不安和对中国容忍程度更小。从长期来看,我们倾向于认为中国的转型增长空间不是特别巨大,而是在日益的收窄。这是我们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前景。不管供给侧还是需求侧,都改变不了这个宿命。

    长期不乐观,那么中期呢?实际上,中期很危险。我们可以举几个小例子,从中国的货币供应来讲,目前中国的货币供应是美国国内通货的两倍(折合成美元)。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是美国的6倍。如果按照M2的增速维持10%到13%,大约再增长4到5年,大的不和谐比例就出现了。中国目前的GDP占全球12%,中国的M2占全球36%,大约5年左右,中国的M2是世界上所有其它国家M2之和还要多。这是难以理解的。

    财政的困难,复旦大学的韦森教授大声疾呼要减税。但是往哪里减?不同的角度观察市场都有不同的结果。总体来讲,只看中期的情况,我们就知道,货币难以为继,财政难以为继,外贸难以为继,难以为继背后是什么,要怎么改?答案是混合所有制,尊重市场经济。挟泰山以超北海,中国有改革积累下来的巨大成果,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主要精神认真改,不要糊弄、折腾,我们有机会。

    那么短期中国经济从L型到U型了吗?答案并不尽然。今年的消费增长会是个位数,投资增长会是个位数,到下半年再回看,由于一季度数据出来以后,所谓的U型可能就不成立了。

    接下来说一个推论,证券市场和房地产市场会怎么样?我们分别用一句话评论。证券市场小有机会,平淡无奇。房地产市场,我们很有机会,尤其对中国政府来讲。从全国来讲,概括成一句话,三年涨,五年平,十年跌。即便2025年,房地产开始往回跌,也跌不到现在的价格水平。如果政策不左手打右手的话,房地产有软着陆机会。

    谈供给侧改革和房地产

    关于供给侧,一年半前国内学术界还没有关于供给侧的文章,基本一夜之间就横空出世了。

    中国的供给侧是怎么回事?坊间传闻未必可靠--由马桶盖和旅游带动。从供给侧的角度说,为什么不在国内玩,要出国玩?我们能不能供给一些好的政策,把需求端的东西激发出来留在国内,所有有了供给侧的政策。

    供给侧政策,本身非常矛盾。首先,这些商品和服务是由私营企业家提供,不关政府什么事。如果这些商品和服务是由政府提供,是老百姓怨声载道的,也是短板。比如环保、教育、医疗、政府服务、司法体系,政府得好好改了。对中国老百姓来讲,集中不满意的需求,都是由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和服务,不是由私人部门提供的服务,这就是中国的供给侧。

    我们再看一下陷入困境的产能过剩行业,钢铁业好,有色也好、汽车业好,这些行业,哪些不是当年供给侧的享受者?哪些不是08、09年4万亿刺激的振兴产业?两轮扶持和振兴都成了残废?这给了经济学一个道理,如果你想让一个人、一个企业残废掉,就给他一根拐棍。如果给一根还不够,就给两根。所以我们的供给侧,可能是第二、第三根拐棍,可能会导致更多残疾企业的出现。
       
    现在政府管得越严的部门越有戏。像健康、医疗、养老管得非常严,金融服务业管得非常严。像一嗨租车,肯定希望政府和事业单位公车改革推得快一些,租车和出租车、专车的关系理得顺一些,企业一下子就起来了。另外是特别烂的行业也有机会,比如有色、稀土等等,烂到足够烂的程度,以至于以后很难设想出更烂的,这也挺好的。如果说还有第三个行业,就是令人“痛恨”的房地产行业。2015到2018年这几年的时间,日子都过得挺束缚,比如突然要搞政策税、遗产税,或者供给端政府要落户了,这样一来房地产可能要出问题。
       
    房地产的库存有几个数据:房屋在建接近100亿平米,商品房库存估计48到50亿平米,这是真实的库存。以目前的去化速度,全国去化均衡,大概4到5年,也就是2019到2020年库存去化可以回到正常的水平。

    房地产为什么要去库存?房地产,包括个分住房贷款、开发贷款、公积金贷款、土地收储中心的贷款、装修等等,加起来有30多万亿的水平,量很大。房地产行业如果不能软着陆,中国经济软着陆的可能性非常低。并不仅仅商品房的价格下跌,会导致商品房的抵押物贬值,我们还要看到,制造业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也是工业地产、厂房设备抵押。如果商品房、工业地产也跌,整个的商品和实体经济都往下走。

    我们怕政策激动,激动可能会出问题。比如遗产税、房产税的推出,或者是大鸣大放政策的推出,使目前的市场状况不可收拾。为什么去年年底开始到现在深圳、上海的房子开始涨?主要由于利率的下行和首付比例的降低。平安银行、链家地产、世联地产等场外加杠杆有一些,但是这都是比较小,平安是千亿级,链家、世联都是百亿级规模,对整个房地产的价格影响并不大。

    我的结论是,一二线城市以上海、深圳、北京为例,尤其是上海、深圳,在未来三年就和其它可以配置的资产来说,地产行业在三年左右还是不错的、可以配置的资产。到2018、2019年左右,一线城市的房地产资产虽然明显高估,但还是可以稳住的。全球范围内,还没有看到一个城市化率不到60%的国家发生一次真正的、持续的、见顶的房地产危机。

    如果就个人来说,应该配置什么?第一,你以前看不起,但现在必须稍微关注一下的黄金。黄金从2005年7月份价格见底,全球量宽,中国货币从中长期来看也不是特别稳定。黄金,我觉得又有可能走出比较长的缓慢慢牛。二是大宗商品,大宗商品的价格2015年年底到现在逐步见底,今年的原油价格往上走的机会很多。毕竟不可能油比水便宜,所有的大宗商品并不是由于需求改善,而是供给侧货币成本和过去不可比,所以大宗商品价格会修复。第三,商品房还是属于手工打造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未来房子价格更高,但是否可以带来增保值?我个人没有什么把握。未来三年,中国一线城市房价比较坚挺,和纽约、伦敦这样的大城市相比,坚挺到比较离谱的程度。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钟伟 北师大 变局 的报道

  • ·北京师范大学钟伟:改革几乎是中国经济的宿命(2016-04-12)
  • ·北师大钟伟:全球变局中的中国转型(2016-04-22)
  •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一篇有关实体书店复兴的文章刷爆微信朋友圈:在上海,数家高档百货商店,将曾经无力负担租金的实体书店重新“请”了回来。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十八大以来,李克强总理已经前后9次召开了经济形势座谈会,“创新”是出现最高频的词汇,2014年之后更是每次都提及了创新。

    一直以来,司法拍卖的腐败乱象遭舆论诟病,改革势在必行,全国多地也在积极探索解决方案,形成了上海模式、重庆模式等。而如今风头强劲的“淘宝模式”真的是一剂效果更好的良药吗?

    2016年1月14-15日,广东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会召开。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主持第一次全体会议并代表省委常委会作工作报告,2015年主要目标任务顺利完成,标志着“十二五”收官

    一份法院判决书,揭开了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贪腐案背后的利益链条。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习惯了晒自拍、晒包包、晒幸福,你知道还有一种晒藏书的新玩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