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复旦大学张军: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来自需求收缩

    2016年春季峰会 > | Time Weekly - 2016-04-22 14:14:20
  • 时代周报记者 盛潇岚 发自上海

    由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时代周报主办的2016“影响力•中国”春季峰会于4月19日在上海盛大举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复旦大学长江特聘教授张军在现场发表演讲,并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专访,分享了供给侧改革的一些观点和意见;他认为,供给侧改革很重要,但是我们要看到,今天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主要来自于需求侧,是需求收缩的现象造成的。
     
    07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速度持续下降,供给与需求的不平衡,库存体量庞大,企业利润下降,需求不足导致的通胀率下降,金融风险上升等问题逐个浮现,我国经济所面临的困境亟待转型。去年11月10日,习近平同志第十一次财经领导小组提出供给侧改革之后,供给侧改革也因此成为舆论焦点。

    张军认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来自需求收缩,而非供给侧。供给侧改革很重要,但是我们要看到,今天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主要来自于需求侧,是需求收缩的现象造成的。在中国经济的历史上,每次大的经济箫条的背后,都是这个问题。今天的贸易,也面临着严重的收缩。同时,投资与贸易需求放慢,严重影响了中国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现在的投资,连续5年来增长速度一直持续回落,严重影响了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外部贸易的收缩也会影响国内的劳动生产率。国内劳动生产率的速度明显在放缓,这值得我们更长远的角度思考。

    而对于未来5年、10年潜在的增长率是什么样的状况?张军指出,总体的判断,现在的增长率和潜在增长率之间存在一个负的缺口。实际的增长率小于或者低于潜在的增长率。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需求收缩,导致实际的增长率没有达到潜在增长的水平。

    张军指出,未来中国长期的增长趋势取决于劳动生产率的稳定增长。生产率,不能简单看作供给侧,生产率的问题和供给侧有关系,和需求侧也有关系。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我们考虑更长远的中国经济增长的趋势形成,我觉得我们要看生产率增长本身的趋势。生产率增长的本身趋势,受到需求和供给两方面的影响,不仅是供给侧的问题。

    而对于怎样维持劳动生产率在未来5到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增长?张军认为在于三个方面:保持物质资本累计速度、人力资本的积累和结构转变。

    张军认为,供给侧改革不是单枪匹马,不是仅仅依赖供给侧改革就可以让中国经济回到更快增长的轨道。供给侧改革,要把供给侧和需求侧的用力,都用到劳动生产率长期增长的层面上,而劳动生产率的长期增长,很大程度上和这三样东西有关。这三样是供给侧还是需求侧?像投资,短期投资是需求侧,因为投资是我们的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投资下去形成了生产力就可以理解为供给。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人力资本也是这样,投资于教育、培训、人,在当年都是需求的问题。一旦拥有了技能,他就变成供给问题。所以我觉得供给侧和需求侧,不能严格对立,我们要关注劳动生产率持续增长,这才是中国经济当下企稳、未来保持长期增长的关键之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张军 复旦大学 中国经济 的报道

  • ·复旦大学张军: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来自需求收缩(2016-04-22)
  • ·北京师范大学钟伟:改革几乎是中国经济的宿命(2016-04-12)
  • 一名接近工信部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调查中甚至显示或存在部分地方政府配合企业骗补等恶劣情况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过去一年中,信泰人寿发生了新业务被叫停、两大股东法院斗法,接着一派股东举报总裁、随后总裁被捕,但立刻又有员工举报另一派股东等“狗血”的剧情。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深南大道5033号,地王大厦斜对面,一方颇具年代感的招牌上题有四个大字:深圳书城。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作为新世纪出版社社长,他正在上海筹划设立新的出版中心。前两天,他刚从意大利参加第53届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回来。

    “国资委现在的变化是从具体的事务指导转变为战略性指导。”李长安说,国资委转向“管资本为主”后,由行政级别带来的监管难题将会减少很多,“以前是拿权力说话,现在是拿资本说话。

    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时代周报主办的2016“影响力•中国”春季峰会上,来自学界、业界和企业界的代表进行了思想的碰撞。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一篇有关实体书店复兴的文章刷爆微信朋友圈:在上海,数家高档百货商店,将曾经无力负担租金的实体书店重新“请”了回来。

    如今,即使是2012年最后一批出生的“双非”宝宝也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有一个香港籍的孩子。这曾经在亲友圈子里常被人称赞羡慕的事,如今因为孩子上学的遭遇,显得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