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端原创绘本潜力无限 盯着小屁孩做大文章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4-19 03:27:45
  • [摘要]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作为新世纪出版社社长,他正在上海筹划设立新的出版中心。前两天,他刚从意大利参加第53届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回来。

    时代周报记者 高扬 发自广州

    孙泽军很忙。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作为新世纪出版社社长,他正在上海筹划设立新的出版中心。前两天,他刚从意大利参加第53届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回来。

    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601900.SH)旗下的新世纪出版社是广东省内唯一的国营少儿出版社,随着《小屁孩日记》自2009年起的畅销,新世纪出版社被更多的孩子和家长知晓。近5年里,新世纪出版社发展迅速,但孙泽军很清醒:“和欧美相比,国内儿童文学创作很繁荣,但科普读物和图画书仍存在不小差距。”据他介绍,图画书将是新世纪未来发展的重点,计划直接用欧盟的标准,从高端做起。

    从高端图画书市场做起

    时代周报:你刚从意大利的第53届博洛尼亚童书展回来,目前世界范围内的童书发展方向是什么?

    孙泽军:这个书展,新世纪每年都会参加,但我是第一次去。今年童书界的普遍看法是,没有重大的热点和明确的方向,但总体感觉欧洲和美国的童书水平还是明显比亚洲和其他地区高。今年的博洛尼亚童书展上,我们还接触了两家欧洲的出版商,目前正在洽谈合作事宜。

    时代周报:据说《小屁孩日记》最初是由当当网在博洛尼亚书展上发现并推荐给国内出版社的,中文简体版权最终花落新世纪出版社,这期间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

    孙泽军:2009年,当这部名为“Diary of a Wimpy Kid”的美国小说落到我们社手上时,国内还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本书,那时即使在美国本土,它也只是一本稍有名气的漫画小说。当时有多家出版社都对这本书进行了评估,但都没有决心把这本书拿下—因为这本书的形式跟那些在国内畅销的引进版小说很不一样,就连一些资深的编辑都没有把握:中国读者对这种图文结合的小说、对美式幽默到底买不买账?而且当时这小说只有一本,作为少儿图书来说,根本不好上架,可能扔进书堆里就不见了。

    所以在引进时竞争并不激烈,看好它的人并不多,当时出版社内部也是有争议的,但我们还是下定决心做了。结果,这套小说面市短短一年间出版发行量已达36万册,之后更占据各大网络书店和实体书店的畅销榜前10名。我们没有想到这本书之后会连续出很多本,之后又被好莱坞拍成电影,成为票房“黑马”,一时间世界各地的人都知道了这本书。

    时代周报:在预测下一个童书出版“黄金十年”时,业界有人认为,绘本的发展将成为重要标志。你怎么看待绘本在中国的市场前景?新世纪出版社在绘本方面有没有具体计划?

    孙泽军:绘本是图画书的一种,但跟同是图画书的游戏书不同,绘本的阅读性很强、插画艺术性很高,讲究用图画和很少的语言讲一个很好的故事。我们初步打算与国外出版机构的合作主要就是绘本方面的。

    我们小时候读的小人书、连环画,其实也算是图画书,这是小孩子成长必经的阶段,所以需求肯定是没问题的。但现在国内的原创绘本还是很明显薄弱一些。中国的画家不少,但很多画家不太愿意给绘本或者图画书画画,这是国内图画书发展的一个瓶颈。欧洲有许多插画师是排着队去出版社的,但中国优秀的插画师却太少了。

    图画书在一些家长来看可能比较简单、小儿科,事实并非如此。图画书首先要符合小孩的生理、心理阶段,其次需要互动性很强,比如贴纸书、游戏书、纸板书,制作要求其实是非常高的。小孩子在看书的时候喜欢玩啊、扔啊,所以书角必须有一定保护。小孩还喜欢把手指放到嘴里,所以油墨的安全性也必须达标。但中国的家长对这些恰好是非常忽视的,大量的民营公司也认为图画书的生产门槛很低。

    另外,优秀童书的插画是需要插画师来画的,好的插画给儿童所传达的美感跟随随便便用照片或者电脑绘图所做的插画是不一样的,这种细微的美感教育,中欧之间的差距很大。所以,图画书方面我们可能会直接用欧盟的标准,先从高端做起。但这样一来定价就会比较高,中国市场接受不接受?我们还在研究。

    时代周报:中国的童书出版和国外相比,整体差距大吗?

    孙泽军:图画书和儿童科普跟国外比要弱一些,倒是国内的儿童文学创作比较繁荣,原创占主导地位,引进图书的比例没有原创的高。国内大多数作家都主张创作有新的方式、角度、立意,这也充分证明了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努力。当然,跟欧美比的话还是有差距,但不像图画书差距那么远。

    纸质书更适合儿童

    时代周报:凯迪克奖的资深编辑尼尔·波特曾将几乎所有的绘本书都做成了电子书,结果是没有人要看,小朋友更愿意翻阅图书。至于做APP,也得不偿失,制作代价很高,阅读起来却找不到重点,家长普遍不欢迎。你如何看待童书出版电子化?

    孙泽军:0-8岁是人生的一个起点。这个阶段,亲子阅读是营造良好亲子关系的一种非常好的方式。在和孩子共读纸质书的过程中,孩子很容易感受来自家长的温暖,感受到父母所传递的价值观。而目前儿童电子书制作内容参差不齐,传播平台鱼龙混杂,有些数字化童书甚至是“儿童不宜”的。

    另外,有研究表明人的眼睛要到14岁以后才会发育成熟,尤其是0-6岁的小孩,视力是达不到1.5的。小孩子的眼睛是看不到细节的,所以童书都要用大色块的图画。目前美国、欧洲、日韩等地的“电子书包”这样的项目都不太成功,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医学界无法确定荧屏对孩子眼睛的发育到底会产生什么影响,至少是不能排除有负面影响。在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你也会发现同样的现象:在其他国际书展上会看到互联网因素、媒体融合的表现手段特别多,但在童书展上并不多见。

    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荧屏阅读更适合浅阅读和碎片化阅读,对于深阅读、有学习功能的阅读,可能纸质的更好。童书需要孩子更集中精力地去学习,而荧屏的点击、浏览这些动作习惯不利于孩子精力的集中。现在成人的电子阅读包括手机阅读都开始回落,纸质阅读比例也没有再下降,可能也是同样的原因。

    现在即使是食谱等工具性的图书—我本来以为肯定会被电子书所替代—但在国外也在回暖。可能是由于网上的免费内容有信息不准确、不权威的问题,所以大家又回到了经过编辑选择和加工的纸质书上来了。对未来的媒体融合,我的看法是要逐步试验,不必太着急。

    出版图画书走新路

    时代周报:2015年,新世纪出版社的收入比5年前翻了两番,增长迅速。发展契机是什么?

    孙泽军:我们在“十二五”期间发展得确实很快,2010年底新的班子组成后,2011-2013年间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在抓教育出版,当时正好遇上一个比较好的时机,就是2012年中央部委出台文件规定了编写教辅需要取得相应教材出版社的授权。我们利用这个契机,把教育出版做得比较大,在此之前新世纪是亏损的。收入明显增加以后,最近两年,我们才开始在少儿图书上发力。

    除了图书出版,我们还做了很多线下活动。2015年我们做了230多场儿童作家与小学生的见面会,基本上每个工作日都在做。小学生读过书后,与作家交流一下,这对激发他们语文学习、写作兴趣是非常好的。我们的活动,国家总局也给予了表彰。

    时代周报:新世纪出版社如何确定自己今后的竞争路线?

    孙泽军:目前新世纪出版社儿童读物类的内容分三块:儿童文学、儿童科普和图画书。我们前两种的方针是不合作,也就是完全由自己研发、自己购买版权。原因是,这两个板块的内容销售我们有自己的办法,对渠道、客户的把握都比较到位。但是图画书就有一些问题,我们计划加大力度,通过在外面设立公司,或者跟新的出版商合作来发展。

    新世纪在未来的发展要坚持内部挖潜,小步快跑。首先是要把教育出版夯实,这是收入和利润的保证。经营规模突破两个亿后会产生规模效益,发展就会比较顺利。除了《小屁孩日记》,我们还是缺乏有影响力的畅销书,这方面还得加倍努力。此外,我们会在外面设立分支机构,做投资和订购业务。

    新世纪现在的图书码洋大概是1.5亿,今年希望达两个亿。去年全社收入是1.86亿元,教育出版占了3/4,希望到“十三五”期末,让少儿出版和教育出版的收入比例达到持平,总收入超过3亿元。总体上看,与中国3.7亿儿童的数量相比,中国童书在未来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在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儿童图书占整体图书市场已超过30%,中国目前只有16%左右,潜力巨大。我们希望在“十三五”末期跻身全国一流少儿社行列。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东风 高端 的报道

  • ·东风浩荡 大河奔流(2016-03-15)
  • ·高端原创绘本潜力无限 盯着小屁孩做大文章(2016-04-19)
  • ·高端辩论北京城(2009-07-15)
  • 过去一年中,信泰人寿发生了新业务被叫停、两大股东法院斗法,接着一派股东举报总裁、随后总裁被捕,但立刻又有员工举报另一派股东等“狗血”的剧情。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由企业和司机商议”的份子钱到底要交多少?谁会是说了算的一方?李师傅说,自己的心里实在没有底。

    假如中泰铁路如期修好,到2017年,中国游客从昆明到曼谷,只需要700元人民币,这个价格相当于目前两地往返机票的1/2。

    在媒体转型与融合的新形势下,2016年前后,媒体根基深厚的广东,诸多媒体机构又出现了许多令人惊喜的新动作,尤其是在移动互联领域,尝试了各具特色、差异化十足的打法

    去年11月,盛大参与了以色列一家名为ElMindA的大脑科技公司的C轮融资。这家公司致力于戴上一个“头盔”就能完成一些有关脑部治疗的创新研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