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统产业改革难 佛山用产业链金融冒一次险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4-12 04:00:35
  • [摘要] 2016年1月的某一天,在佛山中国陶瓷城的一间会议室里,浙江蓝源资本董事长廖文剑正对着佛山十几家陶瓷龙头企业的代表做演讲。

    时代周报记者 吴筱羽 发自广东佛山

    2016年1月的某一天,在佛山中国陶瓷城的一间会议室里,浙江蓝源资本董事长廖文剑正对着佛山十几家陶瓷龙头企业的代表做演讲。他语速极快,说话时挥舞着双手,讲的内容是关于在佛山陶瓷行业搭建一个全行业的产业互联网平台,从供应链到跨境电商,从金融到产研结合,从阿里巴巴到《从0到1》。

    一个台下十几家佛山陶瓷龙头企业代表还没见过的设想。只有东鹏控股(03386.HK)一家来的是老板何新明本人,廖文剑结束一个小时慷慨激昂的演讲后,现场的企业高管们有人议论纷纷,有人赶紧打电话给老板汇报。这时何新明站了起来,“这事我来牵头做了!”

    3月29日的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上,新当选会长的何新明回忆起两个月前的这一幕,颇为得意。眼前的他已年过花甲,但一脸意气风发。

    企业家座谈会不到两个月后,宁波商人廖文剑口中描绘的陶瓷细分产业链垂直整合平台,便以极高的效率在佛山市政府小礼堂签约。佛山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这个名为佛山众陶联的平台包括广东东鹏、新明珠集团、中国陶瓷城集团、佛山陶瓷产业投资联盟投资有限公司以及蓝源资本五大股东,何新明任平台董事长。目前平台已签约首批15家佛山陶瓷企业,预计运行第一年,平台企业产值将达1000亿元。

    佛山市委书记、市长鲁毅在签约仪式上表示,佛山众陶联产业平台的建立将有力推动陶瓷产业与互联网和金融资本整合,提升产业资源集中度及整体盈利水平,契合佛山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向。

    4月7日,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赴佛山调研稳增长和民营经济发展工作,其间调研了众陶联产业平台。

    “产业+互联网+金融资本。”听过了工业机器人和装备制造业,这是2016年制造业大城佛山针对支柱传统产业的第一个大动作。

    “他们知道需要互联网,只是不知道怎么做”

    佛山南庄,进入“中国建陶第一镇”,天色骤灰,四顾都是陶瓷品牌和陶瓷城的巨幅户外广告。“来到南庄是这样的,这两年在各种压力下,生产环节外迁得多,空气已经好转不少。”一名佛山陶瓷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有统计显示,佛山的建筑陶瓷年销售额占全国的70%,出口额占全国的60%,在这其中,南庄陶瓷的销售额和出口额占佛山的80%。

    众陶联平台即将启用的总部就设于南庄中国陶瓷中央商务区的核心。

    从供给到需求,从生产到消费,环境污染、产能过剩、不断外迁、连年遭遇反倾销,在佛山几大支柱产业之中,陶瓷业无疑面临着最大的压力。据佛山市环保局介绍,“十二五”期间,佛山累计关停污染企业千余家,其中淘汰了63家陶瓷企业,完成淘汰和整治使用高污染燃料的小锅炉3000台。

    何新明说,以至于在佛山,近年“人人谈陶色变”。

    改革,创新,转型,升级,一系列迫切的问题横在这些埋头传统制造业多年的民营企业家面前。以何新明为例,2015年7月,东鹏陶瓷对外发布“中国建陶工业2025”战略,拟斥资1.5亿元打造智能工厂、创建研发中心以及中央数据库、制定标准等。

    从这个角度看,何新明在今年1月座谈会上的当场拍板,也就不让人意外了。

    当中每一个人都已意识到,一个庞大的传统产业要完成转型,难以依靠一两家龙头企业。即便如此,佛山政商界的动作之快,企业家响应之积极,也让廖文剑始料未及。“国家战略之下,现在的企业家们都知道他们需要互联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我们提出的,他们很快就明白了。”廖文剑说。

    企业家的信心与冒险

    突破口是集中采购。“首先是要解决陶企老板最大的痛点,就是采购部透明,以免不阳光,不规范,成本高。同时解决供应商卖货难,收钱更难的问题。”何新明说。

    廖文剑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采购也是他过去操作餐饮、电镀等产业平台的切入点。打破企业采购的原有规则阻力巨大,意味着会有相当一个群体的利益被触及,廖文剑略微思索,认为只要企业家“有决心就能行得通”。事实上,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阻力,可能首先就在企业家自己。

    一度,民营企业家们面对转型升级这一全新的议题,难免疑惑不安。

    去年12月末,佛山举行了近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民营企业家大会,时任佛山市委书记刘悦伦在会上指出,佛山作为传统制造业大市,受大环境的影响,企业家面临着信心不足等问题,中小企业在转型升级的时候普遍存在“不愿转、不敢转、不能转”等现象。而接下来,重要的就是以改革提升民营企业家的信心。佛山获批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的消息,也是刘悦伦在这次大会上公布的。

    4月7日在佛山的调研中,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强调,要着力推动民营企业做优做强做大,抓住创新发展这个关键,支持企业掌握自主核心技术,培育壮大更多大型民营骨干企业,打造具有深厚技术人才文化积累和持续发展能力的“百年老店”。要切实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推动各项扶持政策落地、落细、落实,营造民营企业发展的良好环境。

    这批凭借冒险精神起家、曾经挺立潮头的企业家,即便是竞争对手、死对头,如今也不得不抱团一起,学习和面对他们从未接触过的新潮流。

    向传统动刀需要勇气

    今年1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提出,要更多利用市场机制化解过剩产能,在传统产业广泛开展“互联网+”行动,推动制造业增强核心竞争力,引导企业创新品种、提升品质、打造品牌,让“老产业”焕发出“新活力”。

    珠江西岸腹地的佛山,在2015年获批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之前,是个没有特殊政策扶持的地级市,却在2014年以近2万亿元的工业总产值创造了“工业广东第二、全国第五”的经济奇迹,支柱产业中的陶瓷、家电、家具均属传统产业。

    这也是一个民营经济占GDP比重超过60%的城市。2015年,佛山规模以上民营工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3918.25亿元,占佛山工业总产值比重为70.4%。

    按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与香港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对佛山经济增长的研究框架:在珠三角,深圳拥有特区的特殊政策,拥有高新技术产业,东莞吸引外来资本及企业投资形成出口加工业,广州拥有大型国企,佛山形成的则是自主模式。这让它拥有了深厚的产业根基、庞大的内源市场、活跃的经济环境和丰富的民营资本,也拥有顺应市场潮流的转身能力,但同时,这样的经济结构也带来高端人才稀缺、传统思想根深等一系列发展掣肘。中山大学港澳注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就曾提出这样的担忧,“对优势产业的依赖度太高可能会产生情结,导致升级速度变慢,如家电产品等早已是红海,虽可通过降低生产成本获得收益,但空间非常有限”。

    佛山家电企业SKG集团总裁刘杰向时代周报记者举了一个例子,他曾经从深圳高薪挖来一个技术高管,对方一家三口开车到顺德逛了半天,结果跟他说,觉得这里的环境不适合小孩的成长和教育,不适合家庭的长期定位,于是又回去了。

    廖文剑有自己的解读,他从浙江带来金融和技术人才,与本地的产业人才形成互补。

    金融引领佛山经济转型

    在廖文剑的计划里,通过产业链金融的顶层设计,从采购切入,然后是物流、智能仓储、出口跨境电商、金融服务;而在佛山的计划里,陶瓷行业改革的经验可以复制到家具等其他传统行业。曾从事金融工作多年,佛山市委书记、市长鲁毅显然希望金融可以成为佛山在产业转型升级中弯道超车的重要手段。早在2015年佛山“全会”和政府工作报告中,“金科产融合”(金融、科技、产业)就已成为当年的工作重点。再往前的2014年11月,佛山市金融工作会议上,鲁毅也强调金融发展引领佛山经济转型的重大意义。

    不过,在传统工业城市推动这一大动作上,廖文剑的体会是,相对长三角,珠三角在金融和资本手段方面处于“刚起步”,无论是观念,还是人才都需要更大力度的革新。

    无论如何,这不是一场单兵或单一环节能推动的革命,对这座城市为数众多的中小型企业来说,它甚至可能伤筋动骨。传统行业需要的是全方位的改革,正如近年来深入佛山的广东省社科院区域与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建议,要通过要素市场的改革,比如在资金、土地、原材料、劳动力、能源价格、技术等方面给予较大的扶持。企业之间要善于分工协作、协同发展,要在产业链的延伸与互补上下功夫,而不是扎堆集中在某个环节或领域。

    这一场革命里,需要企业家的冒险精神,也需要政府决策层的智慧、先进地区的经验和技术,不可或缺的还有外来的鲇鱼。

    如今的佛山,已经有了机器人和装备制造业作为工业发展的补充,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则有望在今年第二季度出台试点方案并组织实施。诸般掣肘之下,其传统产业升级成功与否,将对中国制造升级具有重要样本意义。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佛山 产业链 传统 的报道

  • ·佛山、东莞、汕尾 共办亚运盛会(2010-07-29)
  • ·基层治理的佛山南海路径(2014-09-23)
  • ·佛山沙堤机场新增佛山-榆林、鄂尔多斯航线(2015-01-07)
  • ·珠海VS佛山:装备制造的路径选择(2015-08-18)
  • ·“佛山+”探路中国智造:错过一个机遇,就落后一个时代(2015-09-15)
  • ·传统产业改革难 佛山用产业链金融冒一次险(2016-04-12)
  • ·中移动催生“物联网”产业链(2009-11-05)
  • ·恒天然:打造从牧场到餐桌全产业链(2013-05-09)
  • ·救命神针内地上市期未卜,内地客赴港接种疫苗催生产业链(2016-01-26)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英国《金融时报》早前一篇报道援引2014年9月中国政府公布的报告指出,与老年人相关的商品和服务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老年市场潜力达4万亿元人民币。

    在过去的2015年,股权众筹是创业圈的一个热点,退出机制是股权众筹的其中一个难点。近日,36氪首创股权众筹退出机制,这距离其推出股权众筹业务已过去半年多。

    广东全省都在加强自主研发的步伐,最新的数据显示,制造业闻名的东莞,每出口100件产品,其中74件是加工贸易企业自主研发设计。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广东的文化产业很发达,有南方传媒这样的上市公司,有南方报业这样的传统报业集团,有以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媒体融合基础雄厚。

    习总书记指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

    “由企业和司机商议”的份子钱到底要交多少?谁会是说了算的一方?李师傅说,自己的心里实在没有底。

    “保利是个P!”保利地产董事长宋广菊的新浪微博推文引起了轩然大波。这是一场基于互联网的自黑式营销,还是力挽狂澜的企业危机公关?

    它在“死”而复生矿井中巧取,同时决绝地抛弃资源枯竭的矿井—在暴露在公众视线之前,这家老煤企内部所经历的资本整合,是我们这个转型时代特具的生存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