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狂想家陈天桥:退出互联网,进军脑科学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3-29 01:12:52
  • [摘要] 去年11月,盛大参与了以色列一家名为ElMindA的大脑科技公司的C轮融资。这家公司致力于戴上一个“头盔”就能完成一些有关脑部治疗的创新研发。

    时代周报记者 杨静 发自上海

    “我觉得外界可以通过对我们的了解,给陈天桥先生和盛大集团一个更加客观的评述。”3月24日中午,盛大集团3号楼企业家俱乐部里,盛大集团董事总经理傅逞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因为一则在“两会上没有存在感”的新闻,几近淡出媒体视野的陈天桥硬生生被刷出了“存在感”。从互联网宠儿到所谓的“悲情英雄”,不过10年。随即有人出面力挺,如昆仑万维CEO周亚辉说道:“陈天桥并不是失败者,只是退出了互联网竞争野蛮的市场。盛大退出互联网产业是陈天桥自己个人的选择。”

    但对当事人而言,无论是哀叹还是力撑,这些声音都太渺小了。

    信佛的陈天桥,如今极少回应外界,但他的帝国依旧在高速运转。“老板聪明、思维缜密,极富逻辑性,口才棒,跟他相处时要提出不同意见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陈天桥的校友、进入盛大已近8年的傅逞军这样描述他的老板。

    从2009年起,盛大稳步推进中国互联网企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转型:从一家互联网企业转为以互联网创新为核心的全球投资集团,此为盛大3.0版。眼下,陈天桥已经在为盛大帝国的4.0版本谋篇布局。

    新版本的关键词是:脑科学。

    陈天桥最近刚刚完成对日本人工智能领域的考察,着手在日本设立一家投资基金,涉猎高科技领域。此外,陈天桥已经向一些研究机构进行了相关捐赠,“甚至不排除在盛大内部设立自己的脑科学研究机构,并启动全球招募”。

    据傅逞军介绍,2015年,陈天桥开始对脑科学相关延伸领域的投资。11月,盛大正式参与了以色列一家名为ElMindA的大脑科技公司的C轮融资。这家公司致力于戴上一个“头盔”就能完成一些有关脑部治疗的创新研发。除此之外,盛大还在以色列投资了一个专项基金,具体投资项目甚至包括了用于投资研发“无人驾驶汽车如何防范黑客入侵”。“听上去,陈天桥是要考虑如何保护地球了。”某位消息人士如此对时代周报记者打趣道。

    \

    3个月看完脑科学教材

    “老板只是不愿意出来讲了,但这样的状态是合适他的,他就专注于投资和研究,成为幕后的英雄。”傅逞军说。

    盛大帝国以脑科学为切口发展4.0版本,有迹可循。

    作为政协委员,2014年和2015年,陈天桥连续两年向“两会”提交的提案均涉及康体医疗——提高医生待遇,加强乡村医疗资源,进一步推动中国的城镇化。

    今年春节前,陈天桥捐赠1000多万投资故乡浙江绍兴新昌的医疗卫生事业。他欲将新昌打造成乡村医疗的样板,“如果1-2年内被证明有效,将游说政府进行更大范围内的推广。”傅逞军说道。

     “人类多年的发展并没有解决大脑和宇宙这两件事情。”接近陈天桥的李露(化名)说,这是陈天桥投资脑科学的初衷。

    2015年春节,陈天桥托人从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借了20多本英文原版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脑科学基础教材。这是一个学什么会什么的学霸。学生时代用3年时间完成复旦4年的课程;30岁弹钢琴,已达一定水平;近些年学打乒乓球、桌球,最近在学国画。   

    3个月不到,陈天桥消化完毕借来的所有教材。随后的半年里,陈天桥在美国,一家接一家地拜访脑科学研究机构,考虑对相关项目的投资事宜。李露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的陈天桥已经可以和不少脑科学领域的专家们进行直接交流。

    “他认定娱乐的终极体验就是欺骗大脑。那么大脑为什么会被欺骗?人类又为什么会喜悦和悲伤?搞清楚大脑之后,对人类大有好处。” 李露大致回忆了陈天桥给出的理由,“他觉得这个东西很有挑战性。”

    脑科学领域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对陈天桥而言,这不是问题。按照《2015胡润百富榜》估算,陈天桥夫妇目前至少拥有190亿元财富。

    一口气吃了8个包子,再也吃不下第9个。拥有10架飞机只能使用其中的一架。买1000套房子也只能住一套。“就像一个人已经爬过了珠峰,你让他再去爬其他的山峰,不一定很有满足感。”李露分析。

    作为盛大开启3.0版本发展时进入的职业经理人,傅逞军对时代周报记者坦承,盛大当下的创新领域,几乎找不到国内可以对标的企业,但这无碍于陈天桥推进的步伐。

    相似的画面一再发生。

    彼时,陈天桥欲推动盛大帝国从1.0版本的网游公司向2.0版本的全产业链文化传媒公司发展,遭到很多高管极力反对。延续一贯的专断、霸气、自信,陈天桥扔下一句话,“谁不做,谁走人”。

    2009年,陈天桥开始考虑将盛大推向3.0版本的纯投资公司,反对的声音不曾停止,最终陈天桥选择了在2014年卖掉盛大游戏。“盛大在2011年宣布从美国退市起到一年后私有化完成,已经是陈天桥个人的公司了。职业经理人可以提意见和建议,但陈天桥拥有最终的决策权。”李露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自始至终,盛大跟着陈天桥在走。

    改变“一言堂”

    2016年春节在香港召开的盛大高层年度会议,让傅逞军看到了“老板的改变”。“这是特别民主的一次会议”,傅逞军形容,“会议开始,我贸然提议,大家发言完了,老板再发言。陈天桥对此的回应是‘我接受’。他果然做到了。”

    陈天桥“一言堂”的管理态势曾被外界吐槽,10年间,他和盛大改变了彼此的模样。

    2006年2月,盛大公布2005年第四季度财报,因为将游戏按照时长收费,改为免费模式亏损达5.39亿元。为挽留员工,陈天桥在给员工发的邮件句末,几近哀求,“相信我!”从盛大的发展历程看,当一个庞大的帝国无法更如意地按照自己的设想运转时,陈天桥本人也委屈,“若是说风头正劲,我该使劲的都已经使过了,一般人往往按照自己的想法把我放在一个位置上,似乎陈天桥要永远这么走下去才是正确的。”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这几年里,陈天桥一直努力尝试用一种科学的态度管理盛大,极力避免个人强势可能给企业带来的硬伤。从上市到并购到私有化再到出售盛大游戏,盛大频繁引入职业经理人。

    “不过公司没有太有效的监督和纠错体制对他进行约束,盛大从始至终都是离不开陈天桥的。他必须得是这个王国的国王,不然盛大会失控。”李露说。作为依旧的King,目前陈天桥仍然牢牢掌握盛大帝国的发展命脉。因为孩子读书,陈天桥经常在国外,他选择每周和集团高管进行视频会议。

    在陈天桥的掌控下,对比复星“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投资理念,盛大目前的投资标的更多是创新投资,而非传统成熟产业投资,这意味着,高回报的同时存在高风险。10年过去了,陈天桥还是喜欢做“大输、大赢、大赌”的决策。

    现在的盛大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盛大?

    2014年5月,陈天桥曾罕见地出现在媒体面前,对外讲述盛大正在从一个King变成King maker的故事。

    讲述故事之前,陈天桥已经对盛大业务进行了重新梳理,这些均以“玩资本”为主的业务,包含文化不动产、股权投资、风险投资和对冲基金四大块。条线上主要分为盛大天地和盛大资本两大块,前者由傅逞军负责,后者由2012年加入的邱文友负责。陈天桥期冀的是“双轮驱动”,前者是后者的现实世界载体,两块业务互相叠加,最终奔向King maker的实现。

    傅逞军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陈天桥也是在2012年左右才最终坚定想要用资本的力量实现自己的梦想,而不是以前重运营的模式,此前,陈天桥还是对他2.0版本的全产业链文化传媒公司难以割舍,但是一旦决定后,转型也特别果断”。

    此后,盛大朝着玩转资本的方向一路狂奔。

    2016年的盛大格局,被傅逞军归纳为三点“新意”:一是国际化。盛大已经在以色列、美国、加拿大、芬兰和冰岛都进行了投资;二是以盛大熟知领域的创新VC和PE投资为主,重点是盛大更感兴趣的TMT、健康、创新等风险投资。截至目前,仅仅在中国,盛大已经投资了140家企业;最后一点是线上线下的互动运营投资,这也是盛大天地作为线下载体存在的意义。

    “一个盛大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盛大致力于在全国造出更多的小盛大。这才更有意义。”傅逞军说道。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目前,盛大的全球员工加起来1000人不到。

    时代周报记者向傅逞军求证,他证实了这一数字并将其形容为,“原来的盛大是陆军,自己做;现在的盛大是空军,自己投。招募过来的不少是在投资方面极其有能力的人士。陈天桥负责在战略上做梦和把控,而职业经理人们负责将梦想照进现实。”

    偏执的创新

    即便转型成投资集团,陈天桥对创新的执迷仍然称得上偏执。按照傅逞军的话形容,“老板即便是做创业园区也要做巨大的创新”。

    傅逞军所指的创业园是盛大天地,目前上海在建的最大创业园区。陈天桥希冀通过它打通虚拟和现实两个世界。盛大天地的项目规划有四大模块,包括青春里、源创谷、汇智园和异魔城四大块,实现了创业、住宅、办公和商业为一体。“我不认为这做的是传统的房地产业务,严格来说这是一个创新创业园区项目,包含了加速器、孵化器,办公区等,是盛大资本的线下载体。”

    2004年“盛大盒子”折戟后,一直作为“十亿美金的教训”的失败案例进入诸多EMBA课程。回头再看,多名盛大在职和离职员工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盛大在创新上所做的尝试和努力不能被否定。跟BAT相比,盛大从不模仿和抄袭,一直在努力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尽管很多尝试并没有做成功,但也为后来的行业发展铺了先路。“对创新失败需要宽容,有的企业愿意去承担创新失败的风险,这是需要勇气的。不管被定义为是先驱还是先烈,需要存在像盛大这样的企业。”一离职员工说。傅逞军则进一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有人口红利的因素,简单地模仿一个商业模式在中国也很容易生存,但盛大和陈天桥更在乎做一些原创的创新。为此,盛大可以在短期盈利上不做考虑。”

    “老板是一个很有情怀的人。”傅逞军说。陈天桥曾希望盛大天地的住宅项目只卖给园区里面985、211大学毕业的学生并给予他们9-9.5折不等的优惠,为的是确保园区的纯粹性,“这样的歧视性销售,是当前政策法规不允许的,后来在再三的沟通下,老板才同意改变细节上的做法。”

    但最终,陈天桥还是对盛大天地做了创新上的要求:给住宅小区设立一个提前20秒报警的地震监测系统、给每间房子装了PM2.5的净化器、小区里设立特斯拉充电站,商业综合体项目以VR为主,旨在打造青年互动娱乐根据地……傅逞军自诩是理想的现实主义者,“这样可以给老板一些互补。创新是痛苦的,但是我们在不断摸索,信心十足,成就感也很大。我也不想做平庸的东西。好在公司目前没有在短期盈利目标上有要求。”傅逞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在创新创业园区这一块陈天桥给了他较大的支持,而作为职业经理人,他也在小心翼翼地寻求老板的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平衡点。

    “我希望他能一如既往地怀揣他的梦想。而我自己离开这个平台也难以实现这么宏大的梦想,所以尽管老板很牛,但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不一定就是天花板。”傅逞军说道。

    或者正是意识到盛大这样的创新巨无霸公司都曾栽过跟头,当下的陈天桥更愿意去扶持一堆小型的创新企业。傅逞军认为,小企业也许会因为创新而死,但是这不妨碍盛大用创新的方式去支持这些创新,这本身也是一种创新。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脑科学 天桥 狂想 的报道

  • ·狂想家陈天桥:退出互联网,进军脑科学(2016-03-29)
  • ·一个老网游的心声:我为什么恨陈天桥?(2016-03-29)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香港,中环地铁D2B出口,一批又一批的内地游客从此涌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某商住大厦29楼。那里有一家私人诊所,常年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推动成果的转化和企业产业提升的过程中,企业获得巨大的利润回报,那么科研人员也应该相应地获得更大的回报。

    目前东濠涌所有治污工程已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是在沿线设立更多具有老广州特色的文化景观,增强东濠涌防洪泄洪、调节生态以及美化景观三大功能的和谐统一。

    樟木头镇敬老院爆棚的人气,一方面在于其好口碑,另一方面也从侧面反映出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加剧。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已经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5%。

    希尔顿和罗斯柴尔德两大家族联姻,传奇家族与时俱进,看重在华业务。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同样面临着贫富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中国,关于是否要征收“富人税”这一问题,尽管在每年全国两会期间都会讨论,但始终是雷声大雨点小。

    珠三角的外贸工厂来说,欧美和俄罗斯市场利润无疑更高,但审批认证的高昂费用和手续之复杂,并非邓成彬这样的小型工厂能够承担得起,沙特的审批则简单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