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拟与现实:王雪红的VR梦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6-03-15 04:54:43
  • [摘要] 在互联网历史上,不乏像HTC这样敢于自我革命而成功转型的互联网公司。但纵然王雪红拥有壮士断臂的勇气,VR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像智能手机级别的信息终端却是未知数。

    手机业务几近失败  HTC欲借VR翻身  

    虚拟与现实:王雪红的VR梦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陈雯 发自广州

    当智能手机不再成为今年MWC大会的主角后,能成为极客们热烈讨论的产品就只剩下VR。虽然三星请来扎克伯格站台,但始终难掩HTC的出色表现—至少这一次,王雪红和她的公司回到了全世界的科技舞台中心。

    巴塞罗那一直是王雪红和HTC的福地。2013年的MWC大会上,HTCOne成为最闪耀的产品,这款被认为是HTC有史以来最好的智能手机让其充满想象力。但三年过去后,HTC不再将旗舰机选在MWC上发布,取而代之的是HTCVive—王雪红最宠爱的VR新品。

    据时代周报从HTC人士获悉的一个细节可以说明她对HTCVive抱有极大期望:当下属跟她汇报手机业务相关的工作时,她不愿意听;但跟她谈VR、谈Vive头显,她则非常兴奋。

    虽然手机业务遭遇重大挫折,但HTC再一次站到了风口上。在VR这个万亿级别的金矿里,目前HTC和Facebook、索尼处于领先态势,这三个玩家将极有可能主宰新的智能终端市场。

    毫无疑问,王雪红和她的HTC将以HTCVive打好这场翻身仗,“希望未来几年大家讲到虚拟现实的第一个名字就提到HTC,大家都觉得它是一个VR巨头。”王雪红说道。

    在互联网历史上,不乏像HTC这样敢于自我革命而成功转型的互联网公司。但纵然王雪红拥有壮士断臂的勇气,VR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像智能手机级别的信息终端却是未知数。

    预售量超出预期

    在2月29日开启预售后,HTCVive在前十分钟内售出1.5万套。这一利好消息使HTC的股价在随后两日内暴涨21%,创下2015年6月以来的新高。

    对于预售的数据,HTC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具体数量不便透露,但从预售的实际情况来看,HTCVive消费者版的预售量已超过公司预期。

    从价格上里看,HTC的定价相当大胆而冒进。与599美元的OculusRift相比,HTCVive的799美元似乎并不亲民。对此,HTC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美国宣布HTCVive的售价是不含营业税和关税的,而且也不包含运费,但中国大陆范围的邮费是包含在中国售价中的。HTC强调,对于在中国购买的Vive,HTC将提供覆盖50多个城市的售后担保及维修服务,而海外购买的版本将不在此服务范围内。

    此外,目前市面上能支持HTCVive的电脑极少,这意味着普通用户若想体验VR,还需要进一步升级PC设备,这同样是一笔不小的花费。申万宏源的研报指出,假如定价在2000元人民币左右,今年HTCVive的预计销量约为44万台,但目前的情况来看HTCVive仍未真正进入消费级市场。

    业内人士认为,VR产品初期将通过较低的硬件价格与大部分免费的游戏、视频内容来吸引消费者,但目前成本问题仍然制约着产品的普及。谷歌的Cardbaord虽然难言是真正的VR设备,但至少采用纸板的做法为其带来了极低的成本投入,从而获得超过500万的销量。

    事实上,HTCVive的用户体验称得上是目前最好的VR产品之一,至少其沉浸感、操控性以及对画面防眩晕的处理都达到一流水平,Yahoo将“目前市场上最好的VR产品”授予HTCVive,认为这款产品是目前最具代表性的。王雪红更是豪言,“HTCVive已经超越了所有的厂商,可以说是目前看到的最高境界,而且我们的内容会越来越好。”

    早在2014年,HTC已开始着手研发VR,而与游戏公司Valve达成跨越式的合作后,HTC在开发过程中顺利解决了很多问题,例如加快游戏的画面刷新速度解决晕眩感的缺陷。Vive技术副总裁鲍永哲曾透露,HTCVive的研发团队有数百人之多,分布在台湾、大陆、美国西雅图等地,而且软件、硬件都有参与。

    争夺开发者

    在科技巨头纷纷布局VR硬件后,2016年是VR内容元年已经成为业界共识,VR厂商多以硬件+内容的合作形式进行探索。HTC和Valve是典型例子,前者曾在智能手机领域取得瞩目的成绩,而后者则是游戏业界里的巨头。

    HTC之所以选择与Valve合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手里有着全球最大的综合性数字发行平台Steam。Steam最新的数据显示有1.25亿注册用户,最高同时在线用户数超过1000万。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用户群。

    但由于二者的合作并不排他,这为HTC的VR生态圈埋下隐患。目前Valve也在为OculusRift提供游戏内容,这迫使HTC需要在内容上寻求自主可控。

    “开发者是整个生态最重要的一环,这就是为什么HTC一直在举办开发者大会。”3月10日,在HTCVive的深圳开发者峰会上,鲍永哲一上台就极力强调开发者的重要性,并正式推出了自己的应用商店Viveport,而且将会采取三七原则与开发者分成。

    参考智能手机的发展趋势,对于HTC来说,尽早制定系统标准有利于其抢占主动权,从而打造丰富的生态圈。在摩尔定律的作用下,硬件的价格将会持续走低,而盈利点将来自内容上。

    但目前HTC在与其他对手的竞争中处于下风。根据来自GDC针对2000名开发者的相关调查显示,大部分开发者把OculusVR作为开发应用的首选平台,占比达到19%,其次是三星GearVR为8%、谷歌的Cardboard为7%、HTCVive和索尼各占6%。

    而在未来准备“尝试”的开发者中,选择OculusRift比例高达77%,然后依次是谷歌1Cardboard为46%;三星的GearVR为31%;索尼的PlayStationVR为21%;HTCVive为19%。从上述的统计不难看出,目前主流的5家VR厂商中,在生态系统发展初期最为关键的是开发者的支持上,HTC均处在垫底的位置。

    手机VR并重

    虽然曾经是Android手机的一方霸主,但如今在全球市场份额却只有1%,这种反差让熟悉HTC辉煌历史的消费者感到惋惜。四年前,HTC仍然是Android平台里最流行的手机厂商,2011年甚至曾占据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10%,但现在基本失去了生存空间。

    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HTC累计营收额为1216.84亿元新台币(约为240.7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35.2%;由于缺乏主力出货机型,HTC2015年12月的营收创下自2015年10月以来新低,营收额只有65.16亿元新台币(约为12.9亿元人民币),环比减少36.6%,同比减少57%。HTC方面称,将力争智能手机业务今年扭亏为盈。

    显然HTCVive将会成为公司下一个发展重点,但VR和智能手机业务哪个更重要,王雪红对这个问题的反应并不激烈。她说:“我们现在更现实了,我们应该将最好的设计放在不同的领域。是的,智能手机很重要,但向其他设备进行自然的拓展更重要,比如向可穿戴和虚拟现实延伸。”

    HTC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未来智能手机还将继续构成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高端智能手机将继续是HTC的业务重点之一。

    从市场规模的角度看,VR很可能难以与智能手机比肩。调研机构预计,2020年VR市场将达到300亿美元的规模,主要来自游戏和硬件,但去年智能手机的市场规模为4000亿美元,显然短期内VR无法帮助HTC走出困境。

    针对有关王雪红打算拆分VR业务的传闻,HTC方面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公司已经实施了一项重组计划,调整整个组织架构,以便将接下来的重心放在三块核心业务上,即高端智能手机、虚拟现实和智能连接产品,来实现营收和利润增长。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王雪红 现实 的报道

  • ·王雪红:我要为HTC“签字”(2014-02-27)
  • ·虚拟与现实:王雪红的VR梦(2016-03-15)
  • ·京东方布局增强现实技术(2014-09-17)
  • ·虚拟现实持续火爆 手机已显过时(2016-03-01)
  • ·巨头进场:VR市场从虚拟照进现实(2016-03-22)
  • 香港,中环地铁D2B出口,一批又一批的内地游客从此涌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某商住大厦29楼。那里有一家私人诊所,常年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接近国税总局人士透露,对电商征税是早晚的事,只是届时国税总局不会一概而论,而是会谨慎划定征收范围及对应税率。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前两天,我到东莞调研,从传统乡镇虎门,到市中心的南城,再到正当红的开发区松山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对东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了一个基本的梳理。

    对于王俊的新事业,汪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支持,孩子长大了,爱干什么干什么。”曾经以为的接班人和天才少年们陆续长大、离开,朝更产业化的方向走去。

    改革开放30多年,一些时候一些人看不到中国前景,没有树立对中国发展信心,总是失去机遇、晚了一步。一时一事上中国经济发展会有波动,但长远看东风浩荡。

    珠三角的外贸工厂来说,欧美和俄罗斯市场利润无疑更高,但审批认证的高昂费用和手续之复杂,并非邓成彬这样的小型工厂能够承担得起,沙特的审批则简单得多。

    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指出,政府的经济工作将从短期的需求管理向长期的结构性改革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