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驯服东濠涌:龙须沟也有春天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3-15 04:46:46
  • [摘要] 目前东濠涌所有治污工程已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是在沿线设立更多具有老广州特色的文化景观,增强东濠涌防洪泄洪、调节生态以及美化景观三大功能的和谐统一。

    整治过后,东濠涌河水水质跃升至广州各水系的前列。 CFP 供图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杨凯奇 发自广州

    2012年12月7-11日,党的十八大刚刚闭幕不久,习近平总书记就来到广东。在省会广州,习近平总书记特意视察了一条并不宽广的水道—东濠涌。这条曾经滋生四害、臭不可闻的沟渠,在广州市的治理下变成一条芳草萋萋、流水依依的景观长廊。当时习近平总书记在这里留下了一段话:东濠涌以及遍布广东各地的绿道,都是美丽中国、永续发展的局部细节。如果方方面面都把这些细节做好,美丽中国的宏伟蓝图就能实现。

    而再往前追溯,2011年8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也曾造访东濠涌,当时东濠涌二期治理工程正在筹备,胡锦涛特意叮嘱:“把好事办好。”

    一条河道,一个工程量并非浩繁的城市治水工程,却先后吸引了两位国家领导人的目光,这映射着国家对于新时期环境工作的态度与思考。广州,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在绿色发展上依然走在前列。

    东濠涌曾经是古代广州城最长、最重要的水道之一,贯穿广州老城区中心,直通珠江。而自清末以来,宽可行船的东濠涌渐渐壅塞,成为藏污纳垢的“龙须沟”;两岸房屋破败,东濠涌沿线从人文富庶之地变成了棚户区,再难看到昔日的辉煌。

    2009年,广州市开始发力整治东濠涌。至2015年,共分为两期的东濠涌全段整治结束。东濠涌的治理,也因此成为广东绿色战略和绿色规划的一个缩影。

    “东濠涌里沉淀着许多广州的历史和文化,又有景观的需要和河涌防洪泄洪的需要。”今年3月11日,谈到为何要整治东濠涌,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副局长张瑞生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整治过后,东濠涌河水水质跃升至广州各水系的前列,绝迹已久的鱼虾重现,东濠涌边长期忍受腐臭气味的居民,如今也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

    古时繁华道,近代臭水沟

    “过去有一首诗叫‘六脉皆通海,青山半入城’。”张瑞生介绍。“六脉”,指的就是广州城(大致是现在越秀区范围)里的六条河涌,如与东濠涌对应的、位于城西的西壕涌,以及位于城南的玉带濠等。如今,这些河涌大多因河道狭窄、水质恶化而被加盖变为暗渠,有的则完全消失,成为地名。只有东濠涌从东风路到珠江一段尚是明渠,保留了河涌的状态。

    7年前,东濠涌还是一条污水横流的河沟。据东濠涌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清代以来,位于白云山的河涌源头文溪、甘溪枯竭,致使东濠涌逐渐干涸;河畔住宅侵蚀河道,使得河道变窄,东濠涌原有的泄洪能力下降,两岸民居在暴雨后常遭水浸。而随着工业化进程加速,人口骤增,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无差别地倾倒,“东濠涌事实上变成了一条排污渠”,张瑞生曾全程参与东濠涌二期治理工程,在他看来,治理前的东濠涌“又脏又臭,老鼠、苍蝇、蟑螂很多,涌边的老百姓都不敢开窗子”。东濠涌经历了从宋代开濠以来最黑暗的一段时光。

    不仅仅是景观工程

    张瑞生坦言,治理河涌,涉及发展阶段和观念的问题:“上世纪80年代,河涌黑臭,但当时政府经济实力不足,只能在上面加盖变成市政道路。但在一个现代化大都市的中心城区,有这样一条河涌,其实是很难得的。对于现在来说,我们更希望它能成为一个天然水体。”

    2009年,为迎接广州亚运会,广州市政府开启了东濠涌综合整治工程。在越秀区建水局提供的《东濠涌综合整治工程情况汇报》中提到,东濠涌治理采取总体规划、分期实施的原则,在亚运前实施一期综合整治工程,整治东风路至珠江段1.89公里的明涌,总投资10.38亿元(其中征拆补偿费用约6.9亿元)。亚运后实施二期工程,整治东风路至麓湖长2.62公里的雨污合流暗渠,总投资约8.35亿元。

    东濠涌已经没有了天然水源,因此要“整治”,先得“有水”。

    东濠涌的生命线,是位于珠江边的泵站。每天泵站从珠江引水到一家净水厂,在净水厂经过简单的杀毒处理后导入东濠涌。此外,每当大雨、暴雨来临,东濠涌还要重新承担起泄洪的功能。“水安全、水生态,兼顾水景观是我们主要的治理思路。其中水安全是摆在第一位的,泄洪标准是20年一遇。”张瑞生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他认为东濠涌不仅是一个景观工程。

    有了水之后,如何解决困扰东濠涌已久的污染主要来源—沿岸居民生活污水和一部分工业废水,就成为摆在治理工作面前的一道坎儿。为此,越秀区建水局在河涌两岸设置了截污管,生活、工业污水从此流向截污管,再送往猎德污水处理厂,而不会直接排放进东濠涌。张瑞生介绍,排除了这些直接的污染源,也不可能完全杜绝污染。例如,城市的雨水管是直接排进河涌的,一下雨可能就会把路面上的秽物冲进河涌里。

    另外,由于广州大部分管道仍为雨污合流,因此当暴雨来袭,污水管不堪重负时,就只能排进河涌。时代周报记者走访时正值东濠涌泄洪,水质并未达到“清澈见底,可触摸”的标准。下午5点左右,泄洪停止后,河水的浑浊度渐渐降低,清洁人员从河涌里抽水,清洗两岸的路面。

    在东濠涌南段一线,堤岸上一片水泥灰色中,泛起星星点点的绿意。这些材料是从美国引进的“生态砌块”,与普通砖块不同的是,其内部更加疏松,植物可以在其中生长,同时起到景观和生态交流作用,更加接近自然状态下的土壤环境。

    “东濠涌周围气温下降,空气质量也在好转。”张瑞生介绍,东濠涌整治完成后,流域内的各项生态指标都有所上升。曾经困扰沿线居民的苍蝇老鼠,也随着水质的好转而一去不返。

    时代周报记者探访了东濠涌位于麓湖的源头,但见层层假山堆叠成一高台,白练似的瀑布从上方倾泻而下,溅起阵阵水雾,声如奔雷—这是广州市区内最大的人工瀑布。水流向下,其势转缓,水声潺潺,座座青石板筑成的小桥架设在河涌之上,与周边现代化的住宅相映成趣,复制了马致远“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这些小桥曾于上世纪80年代因在东濠涌上加盖而被拆除,又在东濠涌二期治理工程中被重建,同时恢复了旧时的名字。状元桥、苏公桥、月溪桥……古雅的桥名,蕴含的是城市记忆的传承。

    据越秀区建水局介绍,目前东濠涌所有治污工程已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是在沿线设立更多具有老广州特色的文化景观,增强东濠涌防洪泄洪、调节生态以及美化景观三大功能的和谐统一。

    民众参与,治水范本

    令张瑞生骄傲的是,一期工程涉及4.8万平米、987户的大范围拆迁,却并没有产生太大纠葛,甚至“零投诉”。东濠涌博物馆讲解员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当时沿岸居民对脏乱差的生活条件早已苦不堪言,所以对拆迁的反对声音比较微弱。

    为做好群众参与工作,在二期工程中,越秀区建水局牵头成立了“东濠涌中北段综合整治公众咨询监督委员会”。“他们的作用就是成为政府和民众、媒体联系的纽带。”张瑞生透露。

    公咨委的成员由公众自愿报名,由区人大最终选举产生。公咨委成员中有省政协委员孟浩,以及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公咨委负责走访调研、收集民意,并监督工程的方案和实施。据媒体报道,东濠涌中北段公咨委曾于2013年和2014年先后两次否决了《东濠涌二期景观设计方案》。

    有了枢纽,政府与民众交流更加通畅。但能否解决居民的疑虑,还需实打实的作为。

    “我们在开展工程之前,会到附近居民区挨家挨户发征求意见函。”张瑞生透露。有居民投诉施工太吵或是粉尘污染,政府都要派人上门答疑解惑。项目施工时,会尽量考虑到居民的感受。

    东濠涌小北段在整治过程中,为了避免施工阻碍道路交通,也想了一些办法。“一般施工都要封闭道路一两个月,但小北路是主干道,封闭以后就只有一条车道,交通压力会非常大。”张瑞生回忆。整治工程采取周末分段施工模式,“星期五晚上进场,星期一早上6点,全部恢复路面。”

    在项目完工以后,越秀区建水局定期检测水质,上报给广州市水务部门,由广州市水务部门统一面向全社会每月上旬公布水质监测报告,并通过官方网站和媒体来保证公众有相应渠道来获取水质信息。如《羊城晚报》《广州日报》等媒体还会对比每个月度的水质数据,行使监督权。

    民众的关注与支持是东濠涌能够治理成功的关键所在。东濠涌沿线居民谭广海回忆道:“45年前,东濠涌是一条可以游泳、洗衣、划艇的城市内河。”他对东濠涌变成一条枯竭的排污沟感到痛心,因此支持市府的治理行动,“让年轻人、外地人都知道,广州是一座水城”。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龙须沟 的报道

  • ·驯服东濠涌:龙须沟也有春天(2016-03-1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这种绿色重卡,使用的都是瑞典产的斯堪尼亚豪华重卡,每一辆的造价都在100万左右。”费天艳开玩笑说,“司机们开上这样的卡车后,连宝马奔驰都不想开了。”

    广东省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城市创新指数》显示,珠海综合排名全国第八,广东省内排名仅次于深圳和广州,创业者活动指数仅低于北京。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去年提的意见建议,基本上都有反馈,应该说还是非常重视。”今年是胡季强第4次参加全国两会,作为一名老代表,他的感慨颇深。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两会期间也有财税专家强调,赤字率提高主要不是用在开支上,而是用在减免各种税费上,财政对基建投资等方面的支持还需依赖其他手段。

    谈及家电制造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董明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是停留在组装、加工阶段,自己无法创造新技术。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卫计委文件针对的是医院与医院之间的远程医疗,如远程会诊等,与“互联网医疗”并无关联,业界无需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