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启造血 科研产业打通“任督二脉”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3-15 03:20:14
  • [摘要] 科研成果转化的产品正在为光启造血。2015年年底,光启研究院与东莞市政府签订了项目总额为1.8亿港元的“云端号”空间信息平台系统项目。

    时代周报记者 刘金环 发自深圳

    谷歌人工智能程序阿法狗Alpha Go在5盘大战中以3比0大败韩国围棋国手李世石的消息,让一众戴眼镜的理工男兴奋无比,走到哪里,都能听见有关“机器自觉、人工智能”的议论声—这里,是坐落在深圳市南山区的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以下简称“光启研究院”)。

    和想象中的科研院所不同,光启研究院很热闹。

    时代周报记者到访光启研究院的那天,一楼的展览大厅里,一群由高校科研人员组成的参观团正在参观光启研究院的最新科研成果。光启研究院媒体总监杨女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平均每天都有一拨人来学习参观,企业人员、科研机构人员都有”。

    由光启科学控股的马丁飞行喷射包,是目前最受欢迎的参观项目。

    站在马丁飞行喷射包上,戴上特制的VR眼镜,轻轻按下操作手柄,瞬间就能体会在海面高空飞行的感觉。“不断升空”时,身体有轻微失重感,脚下的椰林沙滩越变越小,头顶的蓝天白云越来越近—这是一种坐热气球体验不到的刺激感,也是充满坐飞机无法欣赏到的美感。

    从一家传说中的“民办非企业”到高科技企业样本,光启只用了5年。

    “民办非企业”,深圳特色

    2010年,光启研究院成立。创始人是5名“海归”,平均年龄30岁左右,院长是当时年仅26岁、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的深圳本土小伙刘若鹏。在没有任何官方背景的情况下,20万元的起步资金是刘若鹏和团队自筹的,体制为“在民政部门注册的民间非企业”。

    在深圳,像光启这样的民办非企业型科研机构还有华大基因、太空科技研究院等208家。深圳市社管局出炉的《深圳市民办非企业类科研机构发展调研报告》显示,深圳市民办非企业型科研机构普遍采用市场化方式运作,坚持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拥有灵活的运行机制。与国有事业型科研机构相比,这样的科研机构能最大限度地避免以往的体制性束缚,大大增强研发主体的独立性和自主性。“光启是一家民办官助、产学研结合的高科技创新试验体。”刘若鹏总结道。

    最明显的对比来自科研经费。

    传统科研机构的科研经费,由政府发放,由“事业费(人头费)+竞争性经费(项目费)”构成。而像光启研究院这样的“民办官助”运作体制,“养事不养人”,采取的是“非竞争性经费(专项补贴)+竞争性经费(项目费)”的资金支持方式。

    作为广东首批引进的12个海外创新科研团队之一,光启研究院陆续得到了广东省政府和深圳市的多元支持。

    光启研究院的第一笔投资1000万元,来自松禾资本董事长厉伟,而促成这笔关键性投资的,是当时的深圳市科协和科工贸信委。他们专门为刘若鹏组织了一场小型的评审会,请来了学术界、投资界以及企业界的多位专家。随后,在深圳市科委的引荐下,刘若鹏见到了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院长冯冠平和迈瑞医疗董事长徐航,后来,这两位也成为光启研究院的风险投资人,刘若鹏从他们那里拿到了另外2000万元。

    此后,光启研究院被深圳市政府选为2010年深圳十大自主创新工程,列入深圳市“十二五”规划重点支持的科研平台机构。2011年,作为深圳市“孔雀计划”首批引进的6个核心团队之一,光启研究院的发展正式步入正轨。

    打通“最后一公里”

    2012年12月,光启成为习近平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视察的深圳两家民营企业之一,另一家是腾讯。

    作为实力派,光启研究院走到了聚光灯下。

    作为一家“以超材料技术为特色的新兴研究加产业化的机构”。短短5年间,光启研究院研制推广了特种电磁超材料航空结构、超级Wi-Fi、光子支付、云端号高空平台、旅行者号临近空间飞行平台、马丁飞行包等一系列高科技成果,涉及航空航天工业、新型空间服务、互联网金融和智慧城市等业务领域。“目前,光启研究院的专利申请总量超过3000件,其中在超材料领域占有压倒性优势,占据了全世界超材料领域过去10年申请总量的86%。”光启研究院的媒体总监杨女士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

    而如何将科研成果产业化,是中国创新驱动面临的难题之一。光启打通了任督二脉,刘若鹏定位精准:“国外能打通这个通道的国家和企业非常少,美国的成功案例最多,但从比例上看,美国有99%的企业都打通不了从科研到产业的鸿沟。但是,只要有1%甚至是0.1%的企业打通,美国就出现了苹果、英特尔、谷歌、脸书这样的企业,影响全球。国家与国家的较量,往往就是精英企业与精英企业之间的较量。”

    科研成果转化的产品正在为光启造血。2015年年底,光启研究院与东莞市政府签订了项目总额为1.8亿港元的“云端号”空间信息平台系统项目。此外,杨女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迪拜的消防部门已经预定了20台马丁飞行包用于救灾服务,每台售价35万美元。已经处于商用阶段的光子支付、光子验票等技术,也已具备全面推广的用户和市场基础,“光启现在已经是一个比较健康的模式,有自己的造血的功能,不再是一个依靠着深圳市和国家的资助才能活下去的机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科研产业 光启 任督二 的报道

  • ·光启造血 科研产业打通“任督二脉”(2016-03-15)
  • ·“任督二脉” 厅长告白(2012-05-31)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唯改革创新者胜。”创新之“人”除了直接创造新技术、新模式的科技人才,就是无数站立在时代潮头的中国企业家。

    前两天,我到东莞调研,从传统乡镇虎门,到市中心的南城,再到正当红的开发区松山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对东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了一个基本的梳理。

    作为企业家,无论马化腾、李彦宏,还是雷军、刘强东,科技类企业的巨头的提案多与自己所在的领域相关,并且通常随着企业的发展而步步推进。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南沙自贸区将会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入风投机构,为大赛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在比赛项目的落户方面,南沙区政府也将予以支持。

    目前东濠涌所有治污工程已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是在沿线设立更多具有老广州特色的文化景观,增强东濠涌防洪泄洪、调节生态以及美化景观三大功能的和谐统一。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樟木头镇敬老院爆棚的人气,一方面在于其好口碑,另一方面也从侧面反映出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加剧。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已经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5%。

    谈及家电制造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董明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是停留在组装、加工阶段,自己无法创造新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