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什么阻挡你,“特朗普主义”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6-03-08 04:17:25
  • [摘要] “特朗普的崛起不仅是因为他蛊惑人心的感染力。它反映出政治上的沮丧心理—人们认为他回应了他们对当今世界秩序的恐惧,认为他是一个为那些被抛弃的人出头的局外人。

    曾经被视为“打酱油”的特朗普,在“超级星期二”之后成了共和党最有“希望”的竞选人。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希拉里这次能成功问鼎白宫吗?”

    “我不认为她会成功,民主党已经在白宫八年了。如果有可能,或是因为共和党候选人的问题。”

    去年4月,当希拉里·克林顿正式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竞选的时候, 华盛顿特区一位资深的政治系教授如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一年之后,这位教授的判断似乎已经对了一半。包括“超级星期二”在内,2月以来的多场美国总统预选,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从一个“浮夸”的竞选者,变成了共和党内最大的黑马。然而,在强劲的“吸票”势头下,共和党却高兴不起来。主流的共和党人既不认为这位地产大亨能够代表他们的价值观,也不认为他能够在11月大选中击败希拉里。

    “特朗普正在试图将共和党转变成更民粹主义、本土主义及反体制的党派。”《纽约客》的撰稿人John Cassidy在其文章中如是表示。

    “卡通人物”的胜利

    3月1日,“超级星期二”,南卡罗来纳州已入夜。集会者的热情却没有暗淡。

    “我是一个统一者!”在支持者的欢呼声中,70岁的特朗普正在激情洋溢地进行他的“超级星期二”胜选演说。“我知道人们会觉得这有些难以置信,但请相信我,我是一个统一者。一旦这一切(共和党内初选)结束,我将集中追击一个人—希拉里·克林顿。”

    尽管美国两党在“超级星期二”都有十多个州同日进行选举,但结果出来后,特朗普无疑成为最大的看点—共和党内,他单人横扫七个州,而另外两位共和党竞选人克鲁兹、鲁比奥加起来只获得四个州。尤其是后者,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卢比奥,尽管在杰布·布什退选后,他成为了主流共和党人集中支持的候选人,但当天也只赢得明尼苏达一个州的预选胜利。

    特朗普的成功,似乎否定了一切合理逻辑。这个卡通般的亿万富翁和真人秀明星,放出的话常常具有很好的幽默效果,但却能让美国政坛大跌眼镜。

    正是这位所有人一开始都只是笑笑的零政治经验人士,在两个月以来的共和党初选,都保持着碾压对手的强劲势头,除了“超级星期二”,他在上周末的多个州又获得了初选胜利。尤其是大票仓路易斯安那州,为特朗普的党内提名做了更坚实的铺垫。

    事实上,特朗普在2月连赢三场预选后,共和党方面已经意识到,特朗普成为了共和党内最有希望获得提名的选手,原来他的受欢迎度竟然真的可以转化为实实在在的选票。但这一认识似乎有些晚。在上周“超级星期二”之前,汇集预测市场数据的Predictwise,已经预测现在特朗普有81%的机会获得党内提名。而“超级星期二”的完胜,则加大了这一几率。美国媒体普遍认为,特朗普有望在本月内就提前获得该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资格。

    “阻止”特朗普

    然而,特朗普不可能成为共和党高层心仪的总统候选人。

    《纽约客》撰稿人John Cassidy在长文中指出,特朗普对极端主义者的迎合,以及他对共和党传统的攻击,让部分共和党团体对他产生反感或极度不信任。这些团体包括:国会山的党派大佬、新保守派、自由主义者、支持移民和自由贸易的企业利益集团、历史悠久的洛克菲勒共和党人等。一些厌恶他观点的共和党人士,甚至发出“不是投票给希拉里·克林顿,就是投票支持第三个党派的竞选人”的声音。

    特朗普的言论无疑得罪了很多人群。这也让很多主流共和党人担心,他若获得提名,将很难击败民主党目前最有希望获得提名的竞选人希拉里。特朗普曾发表针对穆斯林、妇女、西语裔、残疾人的负面言论。但如果他真的拿到提名,他将会很需要这些因为他的种族煽动行为而与之疏远的团体的支持。他早前甚至获得了曾担任三K党(Ku Klux Klan)大祭司戴维·杜克(David Duke)的支持,并拒绝谴责白人至上主义的三K党。他其他“出名”的言论还有,要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并且在美国边界筑墙,阻止墨西哥人进入。

    美国企业研究所外交与防务政策研究高级副主任丹妮尔·普莱特卡就在《金融时报》上撰文表示,“对亚伯拉罕·林肯的政党来说更重要的是,他们将永远不会投票支持特朗普。自由派、立宪派、民主派、少数派以及其他许多人准备为他们的核心运动理念战斗。如果共和党不再体现他们的核心理念,他们就会与内布拉斯加州的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一样,创建另一个能够体现这些理念的党派。”

    共和党中,那些被特朗普称为“体制内的人士”已经作出最后努力,希望能一致支持鲁比奥获得党内总统提名。根据统计,田纳西州参议员拉马尔·亚历山大是第63位宣布支持鲁比奥的共和党众议员、参议员或州长,而特朗普只获得了四个类似的支持。而近日,美国政治最热的新闻就是共和党内部的相互攻击。2012年共和党总统提名候选人罗姆尼在上周向他可能的继任者特朗普开火。他形容特朗普为“华而不实”,是不道德的“骗子”。

    罗姆尼并不孤独。他对特朗普的攻击获得了2008年共和党总统提名候选人麦凯恩的支持。紧随麦凯恩之后,一批著名的保守派国家安全专家以公开信的形式发出警告,认为特朗普不足以胜任总统。这封信的签署者包括前五角大楼高官多夫·扎赫姆(Dov Zakheim)。他说:“特朗普需要被阻止。他的话正在国外被当真。他已经惹怒了我们在中美洲、欧洲、东亚和中东地区的盟友。这不是美国领导人该有的做法。”

    与这些言论配合一致的,是共和党的一些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PAC)及“反特朗普”力量共同主导的攻击广告。CNN干脆以“共和党内部正在战争”为标题,描述在这“政治上超现实的一年”,共和党内部的分裂。

    “共和党高层对这位亿万富翁闯入公开的政治对抗,产生了恐惧。这种恐惧酝酿已久。而现在,恐惧已经变成了打压他的积极行动。”CNN如是评价。

    共和党“窝里斗”

    然而,“反特朗普”行动引发了共和党内的进一步分裂。

    “我不认为罗姆尼的言论会改变任何一张选票,”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的前策略顾问Mark McKinnon在媒体上表示,“如果有改变,那可能是让特朗普支持者对其的支持更加坚固。因为这又是一个实例,证明它们在顽抗的华盛顿体制确实存在。”

    罗姆尼的密友、众议院议长Paul Ryan也拒绝支持好友,并表示只有当他看见保守主义被“损害”的时候,才会站出来表态。共和党内高层目前仍坚称,总统竞选的程序不会有任何变动。这一做法被解读为共和党希望阻止党内战争继续蔓延并失去控制。“当我们提名了一个候选人,整个党都会100%支持他。我不在乎谁获得提名。我们的工作就是支持那个得到大多数选票的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Reince Priebus向媒体公开表示。

    不过,无论是美国媒体,还是政界,普遍不大看好这次共和党内的分裂。正如共和党的灵魂人物林肯总统的名言,“分裂的房子不能维持原状”。

    在美国历史中,“窝里斗”的情况极少能使党派得到好的发展。“简单来说,这对党派不会有好的结果,”马里兰大学政党研究专家David Karol表示。

    比如1972年,民主党总统提名人George McGovern在党内就是一个具有争议的人物,而在最后的大选中他只赢了一个州。再往前,1964年,另一个在党内处于极端边缘的人,共和党总统提名人Barry Goldwater也在最后的大选中惨败。

    更极端的例子是1850年代的美国辉格党。因为在奴隶制上的争议,党内产生极深的裂痕。这导致1852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辉格党弃现任总统菲尔摩于不顾,改提名史考特参选。辉格党自此未曾再产生出任何一位总统。而共和党当时就获得了很大部分辉格党流失的支持者。

    数据说明极端思想抬头

    困惑的政治分析人士和媒体权威忙于解释特朗普大受欢迎的原因。其中一个最常见的解释是特朗普乐意放出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和其他偏执的言论,这些一点也不“政治正确”的观点恰恰吸引了一大片对他们在美国社会失去统治地位而感到愤怒的白人。

    MacWilliams Sanders政治传播公司的主席Matthew C. MacWilliams的论文正好佐证了这一观点,他在论文中指出,特朗普言论的“强人式”修辞已经激活了美国的专制主义,这使他在共和党初选中获得了基数很大的忠诚的支持。而根据研究,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更乐意终止美国宪法保障的一些权利,比如人身保护法,并拒绝保护少数族裔的权利。他们甚至愿意通过关闭清真寺来限制宗教自由。

    极端的思想在美国有抬头的趋势。根据皮尤中心去年12月的最新统计,1971-2014年,美国中产阶级人数从61%下降到49.4%,所占比例不到一半。这意味着几十年来作为美国经济核心、主张更为温和的中产阶级大幅度减少。而美国经济放缓则加剧了这一趋势。“特朗普的崛起不仅是因为他蛊惑人心的感染力。它反映出政治上的沮丧心理——人们认为他回应了他们对当今世界秩序的恐惧,认为他是一个为那些被抛弃的人出头的局外人。如果我们要超越‘特朗普主义’,就必须找出应对经济放缓的可行办法。”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在《金融时报》上如是写道。

    特朗普承诺复兴国家制造业、打击恐怖分子,在边境禁止“非法外国人”的言论,为他在南部、中部乡村和中西部偏北地区及北部的工业城市获得深度支持。根据《纽约时报》的分析,在“超级星期二”中特朗普获得胜利的乔治亚州、阿拉巴马州和田纳西州,他的支持者很大部分来自教育程度低、过去不大可能去参与投票的白人工人阶级。

    《纽约时报》撰稿人Nate Cohn表示,这种区域性分布是“熟悉的模式”。“这与种族歧视的地区分布很相似,不管是根据谷歌搜索对种族歧视和种族主义笑话的检测,或是联想测验的得分。”

    不过,这些分析并没办法完全解释特朗普的崛起。正如文章开头所说,特朗普的成功,似乎否定了一切的合理逻辑。比如,根据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的调查,在“超级星期二”中参与了选举的六个州,特朗普竟然获得了11%的支持。尽管这远远比不上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46%的支持率,但特朗普已是共和党内最受穆斯林选民欢迎的总统竞选人—尽管他也是唯一敢公开提倡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的总统候选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特朗普 主义 的报道

  • ·传奇地产大亨特朗普高调竞选美国总统:你叫我做浮夸吧(2015-06-23)
  • ·拿什么阻挡你,“特朗普主义”(2016-03-08)
  • ·“橄榄枝外交”告别布什主义(2009-07-14)
  • ·日本年轻一代质疑资本主义(2009-07-16)
  • ·贸易战争:美欧挥起“安全”大棒(2010-07-14)
  • ·“再工业化”拯救美国?(2010-07-14)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广东丝路基金是广东首只定位对外投资的省级政策性基金,将以“政府主导、市场化运作”的方式投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点项目,助力广东企业“走出去”。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未来五年,中国经济的结构性调整任务会很重,深改组肩上的担子会很重。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南方传媒是广东省级文化产业第一股,南方传媒的上市,是我们贯彻落实中央和广东省有关文化体制改革精神的具体举措,标志着广东省文化产业迈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2016年1月14-15日,广东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会召开。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主持第一次全体会议并代表省委常委会作工作报告,2015年主要目标任务顺利完成,标志着“十二五”收官

    在满足总部业务发展需要的情况下,规划建设各种用途的用地,这非常好理解,后续将能有各种运营上的腾挪空间,政府对企业的规划会有一定的限制,但有一定的边界,却不会一味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