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石油储备进入“黄金时代”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1-26 04:12:26
  • [摘要]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赵天琦 发自广州

    1月2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结束对沙特、埃及和伊朗三国的国事访问后返回北京。习近平将新年的首次出访选在中东三国,颇有深意。

    作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上的关键节点,习近平此次访问的中东三国,均加入了刚成立的亚投行。此次出访,习近平主席将加强合作作为主要目标,与沙特、伊朗分别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与埃及则发表了关于加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五年实施纲要。

    实际上,在国际油价持续下跌的背景下,作为中国最主要的石油进口渠道,中东地区的能源问题无疑更受瞩目。在国际油价跌入低谷的2015年,我国的原油进口量不断攀升。根据海关总署1月13日发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我国在2015年的原油进口量同比增加了8.8%,达到创纪录的3.34亿吨(大约670万桶/天)。

    在进入“新常态”、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下,国内石油需求量并无明显增长,大量进口的石油主要被用于填补之前一度空缺的国家石油战略储备。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著名能源专家林伯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番油价下跌,是我国加快石油战略储备的黄金时期。如果今明两年的石油持续维持在低价位,中国将在这两年内完成国际能源署设定的90天安全标准线。”

    低油价“利弊共存”

    2016年1月13日,纽约市场原油价格盘中短暂跌穿每桶30美元,为12年来首次。对比2008年原油价格每桶147美元的时光,实为冰火两重天。

    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油价的波动主要受供需影响,但此轮的暴跌与之前有明显不同。从供给端来看,美国发起的页岩气革命严重冲击了石油产业,同时页岩气的价格比想象的要低很多,并不会轻易被OPEC挤出市场。相反,OPEC的石油输入占比从原来的50%左右下降到了现在的30%左右,这个比例已经无法支撑其调节市场、决定市场的能力了。此外,从需求端来看,全球经济放缓,即使是中国都已经进入经济‘新常态’,放缓了经济发展速度,对石油的需求量也随之降低。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即使OPEC决定减产也不能左右石油价格,反而会失去原有的市场份额。”

    油价暴跌中,中国的原油对外依存度仍然高达60%左右,习近平刚刚出访的中东地区就是中国石油的主要进口来源:在2015年的中国石油进口中,仅沙特和伊朗两国就占了四分之一。

    2015年4月,我国以每天740万桶的进口速度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张奇认为,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国际油价长时间维持在较低水平,对中国的发展可谓“利弊共存”。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具体解释说:“虽然我国的石油进口量很大,但我们自身也是石油生产国,并且有些地方的生产成本还很高。油价的暴跌,对石油生产行业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但同时,低油价对于一些以石油为原材料生产的行业来说,成本又大大降低了。总之,较低的油价为我国加快石油战略储备创造了机遇。”林伯强则更加观点鲜明地认为,低油价对中国而言,“利大于弊”:“对我国的宏观经济而言,石油价格的下降是利好消息,我国可以借此大大节约能源采购成本。只要不出现对石油过度依赖和过度使用的情况,负面影响是很小的。同时,中国石油战略储备也因此进入黄金时期,应该好好把握。”

    石油储备基地迎头赶上

    自2015年年底两次暂缓调整成品油价格后,国家发改委于2016年1月13日发出通知: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进一步推进价格市场化。在新出台的成品油价格调整机制中,发改委为成品油价格设置了“天花板价”和“地板价”两项限制,将国内的成品油价格波动范围控制在40-130美元/桶之间。

    林伯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成品油价格新机制的出台,主要说明中国不想低成本地消费资源:“当国际油价低于每桶40美元时,中间产生的差价将会用于节能减排、处理汽车尾气等环境问题的解决。”除此之外,张奇认为:“‘地板价’的设置也有出于保护国内油企的考虑。同时,过低的原油价格可能会导致消费增多,从而对环境造成一定的压力,这对我国能源结构调整来说也是不合适的。‘天花板价’的设置则需要我国有足够的石油战略储备,才有能力保证价格维持在合理区间。”

    早在2003年,中国就已经开始筹备石油储备基地,但就目前的数据来看,交出的成绩单并不乐观。

    国家统计局网站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中,国内共建成舟山、大连等8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总储备库容为2860万立方米。国际能源署设定的一国石油储备的安全标准线是90天,按照这个标准和我国2014年的石油消费量推算,想要达到安全标准线,中国的石油储备量应为1.27亿吨——与目前仅为约2500万吨的储存能力相比,中国离“及格线”还很远。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西方国家丰富的石油储备。据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统计,日本石油战略储备及商业储备库存量合计达180天左右,美国为150天,法国超过180天。对此,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我最近看到了一些新数据,有的说是已经达到了30-40天,有的说是50天,总体来看,应该不超过50天。”林伯强同样认为:“目前最新的石油储备数字还没有出来,去年石油大幅度进口,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用于战略储备的,所以现在中国石油的实际储备量肯定高于目前看到的数字。如果今明两年油价维持在较低水平的话,达到90天的安全标准线是没问题的。”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建设规划显示,计划用三个五年的时间完成三期共7000万立方米的战略储备。其中,一期规划中的舟山、镇海、黄岛及大连四个基地已于2008年建成,并于2009年上半年注油完毕;二期规划中的独山子及兰州储备库也已于2012年一季度建成投产,但注油缓慢。天津、黄岛二期则分别于2013年11月、2014年6月投用,惠州储备库主体装置也已完成,但锦州、舟山、湛江储备库建设较为缓慢。

    林伯强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此前的石油储备不够充足,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储油设施的空缺,但是我国建设设施的能力是很强的,一旦这方面跟上,石油储备也会不断完善。”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除了储存空间不够,此前较高的油价也是阻碍我国石油战略储备的原因之一。“2014年中之前,油价一直较高,在高价时买入显然是不合适的。跟发达国家相比,想要储存石油,我们无法承受那么高的价格。”

    民间商业储油发力

    正值油价低谷,再加上石油储备基地建设的加快,国家石油战略储备由此步入黄金期,也让民间商业储油业迎来大好时机。

    在欧美、日韩等国的石油储备中,民间机构、商业石油公司占有较大比例。其中,美国民间储备占其石油储备总规模的2/3,日本则占46.4%—商业石油储备在中国未来的发展空间巨大。相关研究显示,截至2013年底,我国共拥有8万余家民营石油企业,总储油能力达到2.3亿吨,但政策原因导致其缺少油源,目前这些油库基本处于闲置状态,得以利用的仅有几十万吨库容。对此,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民间储存规模虽然大,但是也比较分散,很难进行监管。油库的使用,无论从安全角度还是战略角度来看都十分重要,需要一定的标准。此外,对于民营企业的石油进口刚刚开放,还没有完全放开,所以导致了一些储存空间的空置。”

    2014年,国务院办公厅在印发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中同样提到,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储备建设,建立企业义务储备,鼓励发展商业储备。

    在当前低油价的行情下,用社会储库代替战略储备库的做法已经开始。截至目前,国家一期、二期战略库储存原油(不包含社会储库代储)达1800万-1900万吨,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战略储备库及部分社会库储备原油一共为2610万吨。以此计算,社会储库代储量占总储量的27%-31%。新华社公布的原油商业储备库数据则显示,截至2015年6月,中国原油商业库存3283万吨,加上国家战略储备库存2610万吨,中国原油累计库存5893万吨—虽然距离90天的目标仍有一定的差距,但民间商业储备已经开始发力。

    林伯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民间的商业储备与国家战略储备不同。商业储备主要是出于盈利目的,而战略储备则是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民间石油储备增多对于整个国家来说是好的,但同时要注意,不能过分依赖民间进行石油储备。”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中国石油 的报道

  • ·中国石油储备进入“黄金时代”(2016-01-26)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目前,广东已有广佛肇、兴华高速公路等项目已实施“BOT+EPC”模式,武深、宁莞高速公路等项目正探索建设BT模式。

    2016年1月14-15日,广东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会召开。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主持第一次全体会议并代表省委常委会作工作报告,2015年主要目标任务顺利完成,标志着“十二五”收官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西安今日的造湖、治水之举,被媒体称为“造湖运动”,规划项目的水源和资金从哪里来?如此大举造湖是否过度安排?除了一片质疑,也有人指其为打着旅游开发、建设公共设施的旗号,行地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在过去的2015年,股权众筹是创业圈的一个热点,退出机制是股权众筹的其中一个难点。近日,36氪首创股权众筹退出机制,这距离其推出股权众筹业务已过去半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