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产新世代人物脸谱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16-01-19 03:40:34
  • [摘要] 在2015年旷世奇情的地产大戏里,如果缺少了他们,必然丧失太多精彩桥段和跌宕剧情。在更加考量运营功力和品质内涵的未来,他们或能展示出更有精细度的能力和更具全方位的智慧。

    过去这一年,中国的房地产在经历10年的高速发展之后迎来了转折点,到了变革的三岔路口。无论是自我变革者还是行业颠覆者,旧人新人皆令人眼睛一亮。跨界而来的“野蛮人”,也摩拳擦掌,站在门口虎视眈眈。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只有此时,最能考验一个企业的根基是否牢靠,也最能彰显出企业掌舵者的智慧、个性与气魄。

    或喜、或悠、或忧、或悲,在2015年起落分明的年度,地产界众生相深得世间百态精华。谋生存,谋转型,地产人物脸谱形成,地产大佬个性跃然纸上。

    在2015年旷世奇情的地产大戏里,如果缺少了他们,必然丧失太多精彩桥段和跌宕剧情。在更加考量运营功力和品质内涵的未来,他们或能展示出更有精细度的能力和更具全方位的智慧。                                                  (塞亚)

             

     \

    陈卓林的“第二人生”

    时代周报记者 赛亚 发自马来西亚吉隆坡

    “是进是退也好有若狂潮,是痛是爱也好不须发表。曾为你愿意 ,我梦想都不要。”

    1月9日,雅居乐首个海外项目—吉隆坡“满家乐”开盘。当晚答谢宴上,雅居乐集团(03383.HK,以下简称“雅居乐”)主席陈卓林以这首传唱度最广的粤语歌《讲不出再见》压轴登场。

    或是击中了陈卓林心中的柔软,他明显喝高了,高兴,且感伤,歌唱时数度哽咽,并频频向台下大声致谢—那里坐着他的太太、兄弟及众多好友及客户,百感交集。

    过去数年,跌宕起伏的长篇故事在雅居乐内外展开,挑战和考验着雅居乐及陈氏家族。

    2014年10月,雅居乐遭遇了有史以来的最大危机。本已淡出核心管理层的弟弟陈卓贤及妻子陆倩芳重新执掌大权,力挽狂澜。他们是陈卓林最为默契的“夫妻档”和最为精诚的“兄弟连”。

    “我太太、弟弟是公司创始人,做了这么多年是有贡献的。”5个月后,陈卓林安全回归,最让他感慨一句便是“患难见真情”。

    在雅居乐2014年年报发布会上,陆倩芳和陈卓贤被委任为公司副主席兼非执行董事,在此前过渡期,此二人任雅居乐董事会署理联席主席及公司署理联席总裁之职。

    陈卓林希望雅居乐重新踏入正轨,这两年,他一直在反思与调整雅居乐的发展道路。在此之前,他也曾被喧闹的市场触动,希望雅居乐来个规模上的大跃进。

    “丢去规模包袱,握住实在的利润,”2015年起,一场大刀阔斧变革在雅居乐内外拉开。“强销售、去库存、重回款”成为陈卓林的口头禅,他甚至亲自挂帅领导追债小组,专门追收按揭、房款等,加速现金回款,力求2015年雅居乐回款率做到80%以上。

    在陈卓林看来,与其盲目追求规模和排名,还不如实实在在地多赚点钱,给投资者多分红,给员工多发奖金。他还撤并原本负责拓展的四大区域公司,这对外界输出一个明显信号—控制盲目扩张,深耕优势市场,由攻转守。

    2014年,雅居乐购地8块,总金额24亿元。这一谨慎姿态延续至2015年,该年雅居乐只拿了2块地,1块在长沙,总价6643万元,另1块在广州,总价14.7亿元;同期,雅居乐新开工面积仅321万平方米,同比下降34%。

    截至2015年上半年,雅居乐竣工待售货值是150亿元,最新年度数据尚未出炉。不过,按照雅居乐管理层的意思,时至今日,雅居乐去库存重任已近尾声。

    “经过这两年努力,公司库存消化都在按计划完成,2015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雅居乐执行董事、副总裁黄奉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历史库存在2016年可以消化完毕。2014年,雅居乐曾发起过一次“去家族化”:董事局四位陈家成员退居幕后,三位职业经理人“入阁”,黄奉潮是其中之一的职业经理人。

    雅居乐日前发布的业绩公告显示,2015年全年,公司累积预售金额为442.3亿元,与2014年的441.6亿元销售持平,累积预售建筑面积为507万平方米。

    黄奉潮坚信,2017年,雅居乐可以更轻装上阵,能够开发更多的优质项目,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

    在旅游地产这块大蛋糕上,陈卓林再战之心颇强。更早些时候,“低成本土地”“高毛利率”的两轮驱动,让雅居乐从一家不起眼的开发商一跃晋级成为全国第二梯队明星企业。三亚40公里外,960万平方米的海南清水湾,即是雅居乐美梦的开始。

    在国内,2015年9月,雅居乐已推出旅游地产4.0时代新品—雅居乐“第二人生套装”,定位“全时、多元、智能、定制”,并首先在海南清水湾“海洋之心”与云南原乡“绿野牧歌”落地。

    在海外,雅居乐信奉水到渠成。雅居乐海外投资的第一站,选在了华人集中的马来西亚吉隆坡。2014年1月,雅居乐与马来西亚公司PJD成立合资公司,以4.3亿元的价格收购吉隆坡中心城区一幅约4.1万平方米的地皮,目前该地块上的项目已面市,即上文“满家乐”,拥有800多套公寓。

    2014年5月,雅居乐与马来西亚的丽阳机构成立合资公司,以约8.55亿元的价格购入另一幅吉隆坡地块,这个项目预计于今年年底入市。

    “马来西亚只是雅居乐海外战略的第一站,接下来我们会放眼全球,包括澳洲、美国、英国等,都会是我们考虑的地区,”黄奉潮透露称。

    陈卓林要做的事,还有许多。到2016-2017年,当雅居乐手上的现金增多之后,将再开始重新调整布局:继续深耕地产业务,但是在地域选择上不再盲目扩张,将重点放在适合雅居乐生存的地区发展;将已经进入的物管、酒店、写字楼等副业做好;或涉足社区智能化、健康养生等行业。
     

    \

    并购王孙宏斌:在买卖中成长

    时代周报记者 赛亚 发自上海

    巨幅宽屏大幕上,自始至终只有一张PPT,上书3个关键词,区区10个汉字—“判断、继续布局、控制风险”。

    2016年1月5日,上海,静安香格里拉酒店,融创中国(01918.HK,以下简称“融创”)掌门人孙宏斌撑起了近2个小时脱口秀。

    “我以前很好斗,但这两年长大了,就不太斗了,”孙宏斌在主席台上认真说出这席话时,台下近500名记者哈哈大笑,他自己也笑了。

    没有多少人能真正明白他“长大”的代价。过去两年,52岁的孙宏斌在中国房地产史上最重要的三笔并购案里铩羽而归,这让他身上多了几分悲情色彩。从绿城到佳兆业,再到雨润,孙宏斌最终都放手了,甚至为他人作嫁衣裳,搭钱搭人搭上融创的发展。

    2014年,融创风头十足,年销售额从2010年的80亿元做到了715.5亿元,手上现金流充沛,并以超过55%的三年销售复合增长率跻身房企十强,成为这些年来成长最快的房企“黑马”。2015年,融创销售额734.6亿元,排名从房企十强第10名升至第9名,但仅19.1亿元的同比增长,无异于原地踏步。

    “这两年主要在给别家开发商干活,花在自家身上的时间少,”孙宏斌并不讳言,融创过去两年在原地踏步,几次不成功的并购,占用了融创一半的管理资源和大量资金,“对这个业绩,我也不能抱怨什么。”

    孙宏斌将2016年定义为融创的新起点,销售目标定为800亿元,并将在2017年冲击1000亿元。

    大量优质土储,是孙宏斌团队打千亿战役的弹药。截至2015年底,融创土地储备为4427亿元,其中2/3集中在原有的京津沪渝杭五大城市,1/3在去年新增的核心二线城市。

    “北京、上海没法弄了,一算就亏钱,”整场发布会,孙宏斌都将控制风险挂在嘴边,“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土地价格太高,风险太大,现在很多地王项目都不赚钱,就算房价再涨50%还是亏钱。”

    尽管刚刚过去的2015年开发商业绩普遍提升,市场出现复苏迹象,但在孙宏斌看来,2016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风险将空前放大,这种高风险在未来几年将成为常态,2017年的日子还会更难。

    孙宏斌戏谑,这就是为何融创在去年进入8个二线城市的原因,“2016年,如果北京、上海的地价还降不下来,融创将继续加大广州和深圳的布局,深拓核心二线城市,达到16个。”

    这场发布会之后的第8天,孙宏斌团队挥师南下,融创以9.6亿元在佛山夺地并首入广东。

    岁末年初之际,融创已以总价近百亿元在天津、合肥、杭州以及佛山等地公开市场拿下四块地。

    2015年,融创已分别同中渝置地、西安天朗、江苏四方、武汉美联以及烟台海基置业达成并购协议,成功将触角伸向成都、济南、西安、南京、武汉及海南万宁等二线城市。

    当年叱咤风云、高呼要将万科挑于马下的那个热血少年渐行渐远,一个遵守规则、成熟、从容的孙宏斌日益丰满。

    “生意场上,一切都要按规则来做,很多规则是改不了的,规则一多肯定就有人吃亏有人占便宜,” 孙宏斌说,他就吃过很多规则的亏,但是规则就是规则,你必须要执行,“即便吃亏了,咬碎牙也要往自己肚里咽”。

    2016年,在这趟并购列车上,融创的身影仍将不可或缺。在绿城和佳兆业两场收购后,融创获得了市场口碑和人心,远比赚钱更重要。孙宏斌说,“现在在杭州或深圳,没有人不认识融创,我们的市场判断力和执行力得到市场充分认可。”不少项目正主动找上门来要求与融创合作,如果顺利,孙宏斌近期内就将至少有两个项目可以落地。

    发布会当晚,孙宏斌大宴宾客,无数人蜂拥上去给他敬酒,他始终站在主桌,问清对方的名字后,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觥筹交错之余,这位最热情最优秀的房企销售员,已稍有恍惚与走神。从这方舞台起身,并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

    “死地后生”郭英成

    时代周报记者 胡天祥 发自深圳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2016年1月10日晚间,佳兆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初步同意的境外债权人于当天共同签订了“重组支持协议”。佳兆业承诺,根据协议所列条款在可能的情况下“尽快处理建议重组”。这意味着,如果多数境外债权人加入该协议,那么佳兆业的境外债务重组阻力将被降低。

    在郭英成回归并重新执掌佳兆业董事会主席9个月后,曾经浑身绑满“炸弹”的佳兆业,正在逐渐剥离掉身上的危险因素,也逐渐回归到自己的掌控之中。

    佳兆业神奇般“起死回生”,或与这位做事不拖泥带水讲求效率的潮汕人有莫大关系。1967年出生于广东普宁的郭英成,为人低调,从不允许公关部门为提高他个人的知名度而宣传,也不愿成为行业内吹捧的偶像人物。闷声发财正是广东潮汕老板的共同特征。

    过去17年间,郭英成带领佳兆业从深圳走向全国布局,从年销售额只有10亿元向300亿元进军,由精耕深圳成功步入全国规模化扩张。2009年,佳兆业在香港上市后,很快就迈入了百亿俱乐部,销售规模更是在2013年达到239亿元。

    按照郭英成的野心,佳兆业到2020年后或许能成为千亿俱乐部成员,他最喜欢讲的一句话就是“爱拼才会赢”。

    谁都想不到,曾经无限辉煌的佳兆业,一夕之间,陷入“崩溃边缘”。

    2014年,因锁房危机身陷囹圄的佳兆业,在极短时间里经历了在售房源被锁、项目被卖、合作伙伴退出,高管纷纷离职,债务违约,以及被融创收购等重重变局。而郭本人也在2014年12月辞去主席一职,滞港不归。

    “群龙无首”的佳兆业,众多核心高层及员工纷纷离去,局外人一度悲观认为这家企业将走向破产。不过,部分佳兆业员工还是选择坚守,他们相信郭老板一定会回来。2015年4月13日,已辞任的前主席郭英成,在133天后重获委任为佳兆业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

    正如王石于万科,宁高宁于中粮,在佳兆业内部,郭英成是绝对的精神支柱。郭的回归,很大程度上重振了佳兆业的士气。“瞬间就哭了。”“大好消息!为接下来的忙碌准备!”在郭英成宣布复职的刹那,佳兆业员工无论在职离职,都欢欣异常,此前不少离职员工也随之重返。

    重新接管佳兆业后,郭英成四处“游说”债务人。为保证新一轮债务重组顺利进行,他这项重担交由佳兆业原董事会副主席谭礼宁和富有多家银行从业经验的佳兆业原执行总裁万兵,后二者是郭英成的“左膀右臂”。

    各地销售正在慢慢恢复,无论是中信银行提供300亿元资金出手援救,抑或是其深圳最大项目—佳兆业城市广场,可售房源已由“司法查封”变更为“期房待售”。种种迹象,都似乎让佳兆业看到更多生机。

    大难不死的佳兆业,再回望深圳楼市,后者已然步入“快车道”,楼价飞涨。曾贵为深圳旧改专家,在深圳拥有近135万平方米旧改面积及诸多待售房源的佳兆业,或受益于此,迎来又一个黄金发展期。市场期待,从顶峰陷入低谷,再由低谷“重新再来”的郭英成,能将佳兆业带往何种新高度。
     

    \

    “守正出奇”黄其森

    时代周报记者 赛亚 发自福州

    “我们不是人傻钱多。”

    此刻,坐在时代周报记者对面的黄其森,平和、冷静。

    岁末年初之际,黄其森和他麾下的泰禾集团(000732.SZ,以下简称“泰禾”)将地王故事推向了一个新高潮。就在刚刚过去的圣诞节(12月25日)当天,泰禾在深圳宝安刷新了2015年全国单价地王纪录,其楼面地价高达7.99万元/平方米。

    黄其森想要传递信号:“深圳这样容积率的土地,已经很少了,物有所值!” 不出意外,泰禾在全国的第10座“院子”将落在这里。

    十天后,深圳1763公里之外的上海,第11座泰禾院子有了选址。找泰禾谈判的,是地产新贵信达地产(600657.SH,以下简称“信达”)。信达出“钱”,泰禾出“力”,他们将共同参与杨浦区新江湾城地块—这一楼面地价高达6.1万元/平方米,当地新晋单价地王的开发。

    闽海文化有“征服、敢闯”的性格基因,“胆子大,口号少,出手狠”也是亿万富豪黄其森人物脸谱中的几个重要标签。眼下,在泰禾由规模化向利润导向转型的关键时期,黄其森的战略布局清晰且坚决,其中“造血机”院子系产品更是成为泰禾向市场要利润的主打歌。

    “2015年拿的6块地中,有4个做‘院子系’高端住宅产品,”黄其森透露说。没有谁会想到,偏爱板寸发型,体型微胖,穿着朴素的黄其森会是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发烧友”。

    1965年出生于福建的黄其森,16岁就读福州大学建筑系,28岁从中国建设银行福建省分行辞职下海创办了泰禾集团,是中国地产界少见的科班出身专业型大佬。他偏执于对产品做加法,并迷恋于“三坊七巷”“四方围合”“天人合一”等中国元素。以“中国风”和“文化风”为主的院子系产品几乎领国内地产一时风气之先,黄其森也因此得一雅号“黄院长”。

    “坚决不去三、四线城市,”黄其森说,“前些年,有许多三、四线城市的市场机会,但我们守住了诱惑。未来,我们还将择机继续加码一线城市。”他坚定看好一线城市,“我们算了一下,前两年(在北京)拿了350亿元的土地,如果2015年再去拿,可能要700亿元。”

    一线城市和重点二线城市,是泰禾尤为重要的战场。除了福建大本营之外,泰禾70%以上的货值,集中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黄其森称,“一、二线城市不存在降价问题,只会提价”。

    同样,黄其森信奉守正出奇,“做人要正、做事要奇,善于出奇兵,这往往是商战竞争中制胜的法宝”。

    “和国外相比,国内的商业地产空间还很大。如果定位准确,做一批体验式的购物中心,有非常大的消费空间,”黄其森说,接下来,泰禾会在全国布局二三十个的高端商业综合体项目。

    泰禾商业地产的成长史,堪称房企进军商业地产的经典案例。“我们决不害怕和龙湖正面PK”“学习万达,超越万达”,作为商业地产领域的后起之秀,泰禾在2010年喊出高调口号的背后,是一系列的动作变革—聚焦区域市场,大量囤积土地,豪宅项目敲门,全面开发商业地产。

    2015年,正好是泰禾商业地产第一个“五年规划”的收官之年,其布局10个商业地产的速度令人惊诧。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泰禾在福建、北京拥有了6个商业综合体,在北京、上海开发了包括写字楼、商住公寓等在内的4个商业地产项目,总资产规模达到数百亿元。

    “目前,商业地产市场确实存在供应过量的问题,但这也恰恰是一批有能力的商业地产开发企业突围的机会所在,”黄其森说,为了迅速扩张,泰禾将轻资产提上了日程。除了有意向将商业管理平台单独打包上市,资产证券化也会是泰禾商业地产方向所在。

    2015年,泰禾以323.3亿元销售规模位列房企百强22名,是闽系房企在全国排名中的历史最好成绩。黄其森并不满足,他还有更大的野心—从中长期的角度来看,泰禾正力图从销售型公司转向收入型公司。在未来,除了地产外,泰禾要打通产业壁垒,建立金融、健康、文化等新产业集群,诉求形成“全产业链闭环服务”。
     

    \

    王健林:首富有颗摇滚心

    时代周报记者 杨静 发自上海

    可能摇滚歌手崔健自己都无法想象,《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专辑中的《假行僧》会有一个首富版本。

    2016年1月16日,万达年会。一身西装,脚尖随着节奏敲打着舞台,身体伴随音乐摇摆,曲风紧凑,王健林放声高唱,相当自信和傲娇。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这首发行于1989年的曲目,喊出了一个浪子从南走到北的个人英雄主义情结。放在王健林自己身上,作为红二代,他正行走在属于他自己的一条新长征之路。

    这歌,便是他自己和万达的心路历程写照。

    28年前,万达是一家负债149万元的公司。历经四次转型,现在,这家濒临破产的小公司竟摇身一变成为了中国的资本巨鳄之一,无人不知。

    首富老王爱唱歌、会唱歌、唱歌好,并不令人意外。去年,他上台高歌一曲,吼出“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雄心壮志不言自明。

    今年,让外界惊呼的是,王健林内心满腔的摇滚热血。

    唱歌唱High,缘于2015年生意做好。

    按照万达发布的2015年业绩,无论是商业地产、酒店、院线、文化集团还是金融集团,都超额完成年度业绩目标,全线飘红。

    对于万达而言,转型的成效已十分明显。而王健林却向外界投出了一个重磅的炸弹:2016年,万达商业地产板块,主动下调房地产销售收入640亿元。

    这就像是一场手术,王健林几乎全盘否定了过去的自己,在理想与叛逆之间游走,让外界看到了一个企业家的自我更新与颠覆能力。

    作为一位帝皇般执掌自己商业帝国的强人,他的决策和决心会影响整个万达集团的走向。

    从2012年至今,他带领着这家雄性激素膨胀的公司,向世界发出了“买买买”的信号。王健林在海外的投资超过百亿美元,这些投资涉及院线、游艇、房产、足球俱乐部等多个产业,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王的资产触角伸向欧洲、大洋洲和北美。他还明确了文化和金融作为另外的支柱产业进行重点培养。

    他要造一个怎样的万达?

    他说:“万达就要改写世界经济历史,成为世界首家大型房地产企业成功转型为服务业企业的样板。”

    他还说“万达五年之内要做到世界前五”。只是,没有人能知道,万达的边界到底在哪。一个有着超常能力的人不免有着很强的控制欲和欲望。军事化管理伴随着万达的发展。只是,谁也不知道,王健林会对自己进行怎样的“管控”?
     

    \

    “老男孩”毛大庆的春天

    时代周报记者 杨静 发自上海

    一个月前,毛大庆从马云手里接过2015年年度创客的奖杯。获奖感言里,他说:“希望年轻的创客们发挥马云、雷军的创业精神,为之后的中国30年创造更多的财富。”

    2015年的春天,46岁的他,选择成为了创业者。这位在地产界做了22年的60后“老男人”,一脚跨进创业的世界里。虽然多数场合衬衫黑灰西装依旧,但他的发型,在创业后不久,已经从原来的三七分换成了更为活泼的西瓜头。

    他痛着、痒着、不适着,被新生力量推搡着、挟裹着、吞噬着,也兴奋着、学习着、摸索着,踉踉跄跄地开始他的下一站。

    毛大庆做的事情并不复杂。他的新公司—UrWork又名优客工场,让人轻易联想到美国的WeWork和李开复的创新工场,而他要做的正是这两大模板公司的结合—联合办公社区租赁及创投孵化平台。

    前万科高管的头衔、红二代的身世背景、本身高频的出镜率,从他的离开到创业,关注度不曾减少过。但市场上也不缺对他的质疑,指向于—毛大庆,凭什么?

    2015年12月4日,GCUC China(全球联合办公峰会)的现场,易居中国执行总裁丁祖昱还揶揄地问他:“作为我们(嘉宾)中年纪最大的毛大庆先生,为什么会进入这么年轻的领域。”“我觉得想抓住一下青春的尾巴,所以我得赶紧出来抓90后的尾巴。”毛大庆回应称。

    这是他比较笃定的判断:无关年龄,志在一切皆有可能。

    在他前面的创业明星比比皆是,朱新礼40岁创办汇源,牛根生41岁创办蒙牛,宗庆后44岁创办娃哈哈……不止一个人曾经激励过他,60岁一甲子,只要体力精力允许,可以选择重新来过。王石跟他说过,他的父亲、科学家杜琬祥跟他说过,他就职万科前的东家凯德的老板廖文良也跟他说过。

    水瓶座的毛大庆本就是一个比较独特的人:

    北京万科中心马拉松主题的照片墙上,总是戴着非常拉风护目镜的毛大庆极度容易识别。

    而他在万科时候的办公桌无不彰显他的个性,相比较王石办公室四壁是书、郁亮放了一辆自行车,毛大庆放满了冲突感十足的东西:有佛像、香炉、毛主席陶瓷像、和国家领导人的合影、自行车、跑鞋、马拉松奖章,墙壁上最显眼的地方挂着一幅画,画着一只很开心的猴子,他属猴。

    新锐作家尹珊珊形容他为:身上有五湖四海,甚至天南地北的元素,和三教九流的人都可以把酒言欢,什么事儿都有好奇心,喜欢插一杠子。

    毛大庆曾对外阐述,他的任性是跟王石学的。他脾气秉性常常使得他天马行空地去想象,但不同的是毛大庆并不是一个强势人物,他高调、任性,但也很友善、温暖、重情义。这为他日后创业积累了不少有帮助的人脉资源。

    辞职后,每天都要密集地约见各种各样的创业团队,他以普通创业者自居,但怎样调整自己的角色、既对团队有价值又让人觉得舒坦,一度对他还是个挑战。

    一年前,他两次去美国寻求房地产领域内的新内容,美国的CoWorking给了他启发。

    出发点再简单不过了,“社会上有那么多房子没人用,那么多人想创业找不到地,还有那么多钱想投不知道该投给谁。我要做一个平台,把闲置资产、把钱、把想创业的人全部搁在一起,让资源的效率最大化。”毛大庆说。

    后来,优客工场诞生了。

    一开始,他和他的“优客工场”一直处于“游击”的办公状态。他先是在北京四惠大厦办公了两个月。后来,来到阳光100写字楼办公。直到阳光100优客工场装修完毕,毛大庆才拥有了一个像样的办公室。

    投资者纷至沓来。徐小平、红杉资本董事长沈南鹏、创新工厂董事长李开复、清控科创董事长秦君、金地产机构董事长周金旺、诺亚财富董事局主席汪静波、鸿坤集团董事长赵彬、联创策源创始合伙人冯波等都成为优客工厂的投资人。朋友们的捧场,令这位老男人颇为感动。

    他把优客工场定位为—全要素孵化的平台,它还有一个看着极为高大的使命—真正践行共享经济的思想: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孵化器,而是一个全孵化平台,其内部还提供了财务、税务、法务、人资关系等必要的创业服务,通过建立完整的创业者服务链,服务于创业者,颠覆传统的写字楼办公模式,创造伙伴式的办公资源新天地。

    成立不到一年,他的优客工场已有能力容纳三千个创业项目一起办公。北京阳光100优客工场旗舰店已经运营,上海的漕河泾·优客工场正式开业。对于毛大庆来说,“将桌子租出去”,这只是他创业的第一步,他更加看重的,是优客工场所创造出的共享性创业社区。

    投资、进入教育和建立媒体矩阵,是他为他的优客工场们找到了三条盈利的方向。他想着各种美好的画面,“如果将来我们到了两万张办公桌的时候,别说太多,如果有一万人拿出资源来共享,不得了,我们这个办公空间将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云服务平台,是社会大资源的一个云存储,这是一个人联网,根本不是互联网,远远超越了物联网”。
     

    \

    郁亮:50岁“青春”再出发

    时代周报记者 杨静 发自上海

    2015年年末,郁亮迎来了他50岁的生日。

    从25岁进入万科直至现在,他生命中一半的时间,献给了这家企业。

    生辰这一日,他在微信朋友圈自我总结:“半百人生,从今开始。五年前,当我还是个胖叔叔的时候,开始为自己准备五十岁的生日礼物;登珠峰、跑全马和练出六块腹肌。为了不给自己留退路,我选择了从最难最危险的珠峰开始,这些看起来很遥远的目标如今逐一实现。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只要心存梦想,坚守信念,勇于接受挑战,青春随时再出发。个人如此,企业亦如此。”

    这是他25年来的写照。他强调自己不爱做梦。但他却善于把梦照进现实—过去的日子里,他成功地把万科带到千亿级行列。

    在摩羯座的郁亮身上,这个星座的进取、严谨、内敛、忍耐、稍逊情趣等特质,有着明显的反映。万科曾有员工形容他为“一个无趣的技术总裁”。

    这也匹配外界对他的评价—对比那位充满理想主义气质的王石而言,郁亮沉稳低调。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万科的改造。

    学习万科好榜样,曾是中国房地产圈的一大潮流。万科的精细物业管理、标准化住宅和追求阳光下的利润,让其长期把持行业大佬的位置。

    万科30周年时,郁亮发出“向死而生”的警示。他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讲诉如何寻找风口的故事。

    战投帮曾被认为体现了郁亮对万科的改造—部分老万科人陆续离开这家公司,而一群年龄、教育背景和履历相仿的年轻人正在接手万科最核心的管理职责。

    郁亮认定,基业长青的企业是很少见的。如果不创新,不去打造一个健康和创新的组织,“也许距离万科倒下用不了十年,三年足矣。”

    在过去30年里,万科先后学习索尼、新鸿基和帕尔迪,完成了由多元化到专业化再到有质量增长的转型。2013年,万科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思考事业合伙人制度,将1320名员工捆绑在盈安合伙人的制度下。万科还在搭建开放平台。

    2015年年初,万科提出万亿市值计划。物业、物流、教育、万科驿、海外业务五子齐发,万科希望开启新纪元,将整体业务框架从过去的单一业态转向多业态。

    郁亮自称,已经做好了三年的混乱与冲突的转型准备。而曾在零下几十摄氏度的雪山自拍裸像的郁亮,也有着自己的狂野。但是,万科新掌柜并不能阻止别人做梦。这一次,是来自潮汕的姚氏兄弟。

    2015年8月26日傍晚时分,随着姚振华、姚建辉控制的宝能系正式宣告以15.04%持股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直至今日,这场股权争夺战远远未到落幕的时候,万科这头羔羊也历经波折。

    很显然,万科无法回避的问题是,股权架构上的缺陷。合伙人计划曾被推行来适应当前的投融资体制。但这个计划慢了,在资本市场的注解里,分散的股权,万科是个最佳狙击标的,出现野蛮收购只是时间上的早晚。

    现在,外界都在等着郁亮以“决策者身份”应对这一复杂局面。同样伴随地期冀是,这次股权狙击战中,万科会否还是好榜样。
     

    \

    “鲨胆大亨”郑裕彤:卖掉了半数内地物业

    时代周报记者 胡天祥 发自广州

    港企素来低调,其中尤以郑裕彤治下的新世界系更甚。不过,2015年末两笔大宗交易,还是将郑裕彤及其新世界系卷入一场“撤资大陆”的舆论风波中。

    2015年12月,郑裕彤以总价339亿元将其内地八城市9个项目先后出售给恒大,总建筑面积超过1200万平方米,几乎占新世界内地业务的半壁江山。从大手笔出售内地物业到新世界中国再传私有化,郑氏家族岁末年初的系列动作引人关注。

    周大福珠宝金行掌舵人、新世界发展主席、恒生银行独董,在华人富豪圈,郑裕彤拥有诸多头衔。由于他多次大胆投资,为此外界冠其以“鲨胆彤”称号。外界赞其商业嗅觉灵敏,同时做事果断胆大。如鲨鱼般,1万吨海水中,即使只溶解了1克氨基酸,鲨鱼也能嗅闻其味、聚集而来。

    郑裕彤坦言:“我喜欢大计划,计划越大兴致越高;所谓大有大赌,小有小赌,做生意就已有赌博成分。”

    1946年,21岁的郑裕彤到香港设立了“周大福分行”。当时在香港,金铺黄金成色一律为九九金,而郑裕彤却不顾分行经理和业界的讥笑,大胆投入资金,首创制造“九九九九金”,这为“周大福”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周大福传统经营术被颠覆,已显露出郑裕彤鲨胆性格的一面。他更大的冒险是在地产界,1967年,香港许多富人都将土地、楼宇低价抛售,郑裕彤却反其道行之,大量购置地产。

    3年后,他在地产界的根据地——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事实证明,香港楼市也正在此时复苏。而郑裕彤独资或合资买下的20余个地盘价格扶摇直上,也令他的财富成几何级数增长。

    之后,郑裕彤相继购入亚洲电视大部分股权,从此,香港传媒烽烟四起,亚楔子视、无线大火拼,打破了无线绝对霸主地位。

    1989年,已选择退隐的郑裕彤,鲨胆本性不改,当时郑斥资27亿港元收购辖有825家酒店的美国华美达酒店管理集团。1993年5月,他还收购了瑞士一家拥有40间酒店的集团,使新世界集团成为全球最大的酒店管理集团之一。

    有意思的是,郑裕彤平时最喜欢打麻将和打高尔夫。郑裕彤甚至不讳言在高尔夫球场“豪赌”, 输赢达千万之巨,引致全港哗然;在内地,靠土地溢价获利的戏码,素来不缺上演的地方。有着囤地专业户之称的新世界中国,也是这场游戏里的老手之一。与长实、和黄、九龙仓等港资同行如出一辙,依靠“十年盘”模式,新世界20年间在内地大量囤地,并屡屡上榜囤地“黑名单”。

    在调控风险增加的当下,这位昔日内地房企“教父”的北伐之路愈发扑朔迷离。土地储备是否会质变为“资金黑洞”,内地市场份额是否会被继续稀释,投资收益会否逐渐收窄,内地房企的榜样地位能否延续,成为相继发酵的疑问。

    这一次大举出售内地资产,或是郑最后一次“赌博”:赢则通过资本腾挪成功避开内地房地产风险,减少损失;输则错失内地发展机遇及楼市飞涨带来的后续市场升值红利。

    这次,他赌对了吗?



    陈卓林的“第二人生”
    并购王孙宏斌:在买卖中成长
    “死地后生”郭英成
    “守正出奇”黄其森
    王健林:首富有颗摇滚心
    “老男孩”毛大庆的春天
    郁亮:50岁“青春”再出发
    “鲨胆大亨”郑裕彤:卖掉了半数内地物业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脸谱 世代 人物 的报道

  • ·地产新世代人物脸谱(2016-01-19)
  • ·“资本地产之父”禹晋永落网记(2012-08-23)
  • ·十大悲情人物(2009-12-24)
  • ·十大争议人物(2009-12-24)


  • 在2015年旷世奇情的地产大戏里,如果缺少了他们,必然丧失太多精彩桥段和跌宕剧情。在更加考量运营功力和品质...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开盘仅12分钟沪深300指数跌幅扩大至5%,再度触发熔断线。9点57分,两市在恢复交易后继续下挫,不到2分钟后再度触发第二档熔断线;9点59分,股市全天停止交易,而全天的交易时间不足15分钟

    过去一年中,信泰人寿发生了新业务被叫停、两大股东法院斗法,接着一派股东举报总裁、随后总裁被捕,但立刻又有员工举报另一派股东等“狗血”的剧情。

    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中国地区创业产业急速升温。这场建国以来最大的互联网创业潮就这样降临。

    过去的大半个赛季里,延边长白山队收获了一段梦幻般的旅程。

    丁三石是网易CEO丁磊,这个网易旗下游戏中禁言“丁磊”而由网友戏谑出来的花名,后来被丁磊索性接纳,成为他在许多场景中的“代号”。

    “观察领导人的思路,看他调研的路线就能管窥一二。两位党和国家领导人,考察的每一站都是精心选择的,都反映出我国当下的经济状况与未来方向。”

    6月10日凌晨,暴雨中轰然坍塌的易和坑堤坝,与淤积在堤坝上方、堆积在山体上的沙石,从大云山上奔腾而下。官方统计,泥石流造成湖南省临湘市詹桥镇大云山一带20人死亡8人失踪。吞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