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横店影视推手刘志江 让观众花钱看故事的人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6-01-19 03:35:18
  • [摘要] 刘志江今年52岁,个子中等,两侧头发零星微白,一开腔语音洪亮,不说话时双唇紧抿,看起来是个雷厉风行之人。

    横店影视制作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志江(左二)、 出品方高路动画创始人路伟、导演田晓鹏、制片人胡明一出席活动。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浙江横店

    刘志江今年52岁,个子中等,两侧头发零星微白,一开腔语音洪亮,不说话时双唇紧抿,看起来是个雷厉风行之人。这位横店影视制片公司(下称“横店影视”)的总经理、横店最有名的影视制片人,坦言早些年,在影视行业吃过不少亏。

    2008年,横店影视成立之初,横店影视城早已享誉海内外。“种好了梧桐树,我们也想培养自己的金凤凰。”刘志江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按照横店集团打造“中国好莱坞”的发展规划,出品真正的“横店制造(影视)”才是关键之举。至于榜样,就是入驻横店且发展迅速的华谊兄弟等先行者。

    由是,刘志江担纲了横店影视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七年多来,由横店影视制作、投资、发行了《大圣归来》《龙之谷:夺宝奇兵》《遍地狼烟》等一批影视作品。这其中,投资仅3000万元的《大圣归来》,最终获得9.67亿元票房,创造了动画电影的里程碑。

    《戚继光》获新闻联播肯定

    刘志江人生里看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西游记》,对孙悟空印象深刻,也有着英雄情怀。2016年1月13日,由横店影视制作的电视剧《抗日英雄戚继光》(下称《戚继光》),作为央视一套的开年大戏完美收官。在《戚继光》播出前后,《新闻联播》不止一次肯定该剧“还原华夏风骨,弘扬爱国主义”。

    《戚继光》2014年12月开机,摄制组沿着戚继光当年的抗倭足迹,真实走访浙江、山东、福建等地,拍摄抗倭古战场、戚家军募兵训练地点、戚继光故乡等外景地,搜集和整理相关史料进行创作。

    一开机,刘志江就没有节假日,“制片人要处理的是人与人间的事,一个戏开拍,我的神经就要全部上紧发条。比如戚继光这剧有大量海战戏,万一爆炸,怎么办?”

    2015年4月《戚继光》拍完,整个动员的群众演员是4.5万人次,“群众演员费200块一天,每天都有几百人,还要负责他们的吃喝等,光此一项即是不小的投入”。

    《戚继光》播出后,赢得了很不错的观众口碑。刘志江说,该剧已制作完光盘,将作为国产优秀影视作品之一,在春节期间送给中央领导观看。

    《大圣归来》的死与生

    刘志江记得第一次见到田晓鹏是在2014年7月16日,这天异常酷热。

    田是《大圣归来》的导演,此前用了8年时间在做创作,在个人已倾家荡产的情况下,为了维持影片的继续制作,只能四处借钱。横店影视北京电影工作室的负责人胡明一偶然遇见了满世界找投资的田晓鹏,并将田带到横店见了刘志江。

    “找投资的导演见多了,像他这样耐得住寂寞、坚持用心去做一部动画片的导演,很少遇到。聊着聊着,我被导演的真诚和情怀打动。因为他的制作理念,和横店影视的投资理念是一致的,都是坚持用心做一部好作品,不管是投钱、还是投入时间搞创作,都当成事业来投资。”刘志江说道。

    田晓鹏带来了《大圣归来》正在制作中的不完整片段,在公司的小型电影院里,刘志江组织公司中层以上员工集体观看。走出电影院,他决定投资,理由是: “剧情快乐、感人、具有正能量,一定能打动大多数观众,假如在资金上给予鼎力支持,将影片尤其是特效部分制作好,有希望在国产动画片领域创造奇迹。”

    刘志江开始四处征求专家的意见作为自己的投资参考,在他的意料之中,大多数朋友给他的忠告是“投资国产动画电影风险系数相当高、不能轻易投资”,思虑再三,他还是决定坚持自己的判断,一边留住导演,一边向公司董事会提交投资申请报告。

    进入到2015年6月,《大圣归来》的宣传发行等营销工作正式开始。刘志江将家搬到了北京指挥这场攻坚战,他将《大圣归来》出品公司、制作公司、发行公司、宣传公司的负责人组织在一起,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微信工作群,取名叫“大圣归来战斗群”。里面的50多个人,分管创作、剪辑、制片、策划、宣传、发行等不同工作。他坚信,把一部国产动画影片做成功,绝不是只靠一个人或者是一个小团队,需要多个团队的协同作战。

    “现象级的电影你一辈子可能就只遇到一两部,你现在是在为荣誉而战。”刘志江这么鼓励员工。

    《大圣归来》在众多大片的竞争中,赢得观众的口碑是关键之举。于是,他果断放弃传统影片的常规宣发思维,杜绝脱离观众、自吹自擂的宣传方法,采用了口碑营销的方式。

    刘志江对待观众的理念是:“我们出品的电影一定要让观众感到钱花得值,这才是片方和观众之间的公平买卖,也是促进国产电影良性发展的原则。否则,观众看了不好的国产电影,买电影的票又退不掉,会越来越伤害观众和市场对国产电影的信心和期待。”

    公映前,刘志江将《大圣归来》的网络版权以单价10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优酷。“卖1000万元已经是奇迹了,动画片普遍价格是两三百万元,我当时的心理价位是四五百万元。”

    优酷又将版权分销给了腾讯和爱奇异。《大圣归来》头一天在视频网站上线,腾讯视频的点击率是5000万,爱奇艺是3000多万,“他们比预料的都赚钱多了”。

    “美国《黑客帝国》制片人在上海电影节期间看了《大圣归来》后说,这个片子放在好莱坞,估计要1.2亿美金的投资,我们只用了3000万元人民币。”刘志江说道。

    “IP的概念快破产了”

    没有人在生意场上永远成功,更何况是口味难测的电影市场。2015年,国内三、四线城市电影票房的增长量比一线城市增加要快,最快的是互联网消费,观众正在逐渐习惯在网上订电影票。

    有时候,刘志江会去横店等地的电影院,一个人坐在里面看电影,也观察放映厅中的观众,看他们到底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一个电影好在哪,不好在哪,从别人那儿不断去吸取教训。他明白,像他自己这个年龄的人群早已不是电影院的主力消费军了。

    “电影叫好不叫座,自身原因才是最关键的。好故事不一定就有人买单,如何让大家掏钱看你的故事,需要整合所有人的力量。”刘志江说道。

    全球范围内,奇幻电影或者说神话电影市场正在成为一座与科幻电影并驾齐驱的票房金矿。尽管目前中国的影视制作产业链并未做好充分准备,但众多掘金者已经开始在这类题材上集中发力。随着2015年《大圣归来》和《捉妖记》的成功,一场由奇幻电影撬动的影视产业变革正在悄然到来。

    刘志江试图通过好莱坞方法论,制作出一个纯粹的本土奇幻IP(Intellectual Property,即“知识产权”),并使之长久生存下去。

    “美国有《哈利·波特》《阿凡达》,什么时候中国能有自己的《哈利·波特》和《阿拉贡》?”刘志江觉得,《哈利·波特》能够连续拍的事情让自己心潮澎湃,他渴望能够打造出一个同样成功并能够连续拍20年的英雄系列作品,他正在投拍一部名为《哪吒》的大片。

    事实上,奇幻IP(北美市场称为魔幻IP)已经成为世界电影市场上与科幻IP并驾齐驱的金矿,《魔戒》和《哈利·波特》几乎成为了这类影视题材的代名词。近10年世界电影市场票房前20的作品中,科幻题材电影共有7部,而奇幻题材电影同样也有7部。

    刘志江认为,市场大环境、细分类型市场需求、制作能力发展水平是决定一个IP什么时候可以开始的关键。“文艺创作不能急功近利,不能盲目去追求票房,如果能批下来一部三级片,票房肯定很好看。”

    2015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立项的电影有2000多部,上映的有100多部。“电影市场现在都在炒概念,很多金融资本介入,真正沉下心做内容的公司并不是太多,都在炒IP,Ip概念我觉得快破产了。”刘志江说:“做一个影视作品,思想要积极向上,不是自己在那里瞎吹,最终总要破的,像网络剧不来点色情的段子观众就不爱看,其实根本不是这样。低俗的会有一时刺激,但并不长久。像老美的《哈利·波特》、《速度与激情》系列,在世界范围内都获得成功,这需要电影人去引导观众,不能过分地迎合年轻人。”

    《大圣归来》的意外成功,也让刘志江多了些烦恼。这半年来,他经常会接到想投资《大圣归来2》的投资人的电话,甚至还看到有人想以《大圣归来2》的名义搞众筹。

    “第一部所有投资人都冒着风险,所以第二部还会延续第一部的投资人。”刘志江说,“现在市场上借着《大圣归来2》名义在搞融资的,都是在骗人。”



     

    “英雄可能有出处,情怀是没有国界的”

    时代周报:横店影视今明年会拍些什么片子?

    刘志江:我们正在筹拍一部连续剧《骡子和金子》。这部片的原著小说是花城出版社出的,获得了2014年广东的“五个一工程”奖,内容是关于红军长征系列的一个题材。2016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我们在2014年买下了这本书的影视改编权。

    2016年春节会公映一部电影《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还有一部电影《快手快手快枪手》要上映,还有一部《龙之谷》。还会拍摄一部电影

    叫《哪吒》,这部片是与索尼影视合作,是个大片,制片方是中美合作的双编辑、双导演,前后谈了合作有三年了。

    时代周报:对于海外市场,横店影视有没有具体的计划?

    刘志江:真正做一个好看的作品,国外也是喜欢的。英雄的文化最容易被国外文化接受,所以我们打算在这个方向上发力。英雄系列,老少皆宜,英雄可能有出处,但情怀是没有国界的。情怀做出来了,国外观众就能体验到,怎么去把情怀融合进去。

    《戚继光》现在已经有四个国家和地区签约。韩国、越南、柬埔寨,还有中国台湾。我正在主攻别的国家比如日本。还有非洲的20多个国家在谈《戚继光》的打包发行。国产影视作品卖出去的版权费都很低,但再低也要卖出去。

    电影不同于工业化产品,它满足的是人们心灵的需求。靠钱砸出来的完美技术、宏大场面、大牌明星,并不一定能触摸到观众内心最柔软的角落。因此,我们慢工出细活,磨出一个好的剧本,再磨出一部好的影片。这才是电影安身立命之本。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横店 推手 观众 的报道

  • ·横店,强镇扩权的浙江样本(2014-07-17)
  • ·横店影视推手刘志江 让观众花钱看故事的人(2016-01-19)
  • ·天价烟幕后推手(2009-07-22)
  • ·迟福林:海南国际旅游岛概念推手(2010-02-25)
  •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开盘仅12分钟沪深300指数跌幅扩大至5%,再度触发熔断线。9点57分,两市在恢复交易后继续下挫,不到2分钟后再度触发第二档熔断线;9点59分,股市全天停止交易,而全天的交易时间不足15分钟

    过去一年中,信泰人寿发生了新业务被叫停、两大股东法院斗法,接着一派股东举报总裁、随后总裁被捕,但立刻又有员工举报另一派股东等“狗血”的剧情。

    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中国地区创业产业急速升温。这场建国以来最大的互联网创业潮就这样降临。

    网络喧嚣之后,如今陆续出没于碧山村这个舞台活动的,有艺术家、商人、公益组织人士、返乡者、志愿者、社会问题研究者、记者、政府官员、拍纪录片的大学生,当然还有慕名而来的游客。

    过去的大半个赛季里,延边长白山队收获了一段梦幻般的旅程。

    丁三石是网易CEO丁磊,这个网易旗下游戏中禁言“丁磊”而由网友戏谑出来的花名,后来被丁磊索性接纳,成为他在许多场景中的“代号”。

    6月10日凌晨,暴雨中轰然坍塌的易和坑堤坝,与淤积在堤坝上方、堆积在山体上的沙石,从大云山上奔腾而下。官方统计,泥石流造成湖南省临湘市詹桥镇大云山一带20人死亡8人失踪。吞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