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国式治霾:8000部法规与科技治霾生意经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6-01-12 04:24:29
  • [摘要] 2007年,曾经一度困扰德国的SO2浓度下降到8微克/每立米。据德国环保部2015年数据显示,德国2014年境内全部观测站所测算的细颗粒物的年平均值低于欧盟40微克/立方米的限值。

    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奔驰汽车、钢铁机械、制造业4.0……提到德国,人们总是将它和世界顶尖工业联系在一起,然而,一个拥有如此多机械和汽车的国家,空气质量也维持着高水准。它是怎么做到的?

    事实上,这个工业大国也曾有过一段“灰霾”的历史,只不过在卓有成效的治理后,才拥有了今天的蓝天。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德国曾面临相对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尤其是以煤铁重工业著称的鲁尔区。

    鲁尔工业区位于德国西部,有着丰富的煤炭资源和机械制造业,工业产值一度占全国的40%。到20世纪50年代,鲁尔区已成为当时德国乃至世界重要的工业中心。但也因此,德国人不得不忍受雾霾空中飘的生活。

    据悉,1962年12月,鲁尔区首次遭遇严重雾霾天气。当时,部分地区空气二氧化硫(SO2)浓度高达5000微克/立方米,因霾致死的人数超过150人。1985年1月21日,“雾霾危机”再次袭扰鲁尔地区。根据当年的一篇题为《烟雾警报:车辆在鲁尔区被禁止》的报道,那次为期5天的雾霾袭击了西德以鲁尔河谷为中心的国家重“烟囱”工业区。该区因此拉响了3级警戒,禁止一切非必要的车辆,同时关闭工厂排放污染物。

    这场“雾霾危机”最终致使2.4万人死亡,1.95万人患病住院。

    在一系列惨痛的教训后,这个工业大国决心整治空气。

    《联邦污染防治法》

    1974年,联邦德国出台了《联邦污染防治法》,主要对大型的工业企业进行约束,为其制定排放标准。该法规定:现有的企业要在一定时间内加装过滤装置,达到排放标准;新成立企业在申请时就必须严格遵守该法律的规定。

    随着时间推移,法规的针对排放标准也在不断完善:20世纪60年代主要是烟尘和粗尘,目标是鲁尔区的蓝天;到了70年代和80年代,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成为主要控制对象,原因是影响欧洲的酸雨问题;从90年代中期开始才逐渐重视臭氧;近年来又新增了细颗粒物,即备受关注的PM2.5。

    时至今日,该法律经过多次修改和补充,已成为德国最重要的法律之一,堪称欧盟范围内的典范。

    德国联邦政府和各州也针对法规,制定了上百个符合各自地方实际情况的清洁空气行动计划,比如在《柏林清洁空气计划2011-2017》中,柏林市详细研究了PM2.5的主要来源,结论是城市交通排放约占29%。

    对此,柏林等汽车尾气污染比较严重的城市从2008年开始设立了“环保区”。只有尾气排放达到标准,贴有环保部门所颁发的环保标志的汽车才能在环保区内行驶。环保标志分为红、黄、绿三种颜色。

    2010年起,“环保区”内只允许绿色标志车辆行驶,但摩托车、救护车、消防车、警车等不在此列。“如果非绿标车辆进入‘环保区’,将被罚款80欧元(1欧元约合人民币7元)。”一名柏林司机表示。

    除此以外,德国政府通过补贴及宣传,鼓励民众出行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骑车或步行,并给予购买污染较小汽车的人5000欧元左右的补贴。此外,德国还根据汽车吨位、排量、每天行驶的时间等,收取不同额度的汽车拥堵税。吨位越大、排量较高的卡车及豪华汽车,税额就较高。在交通高峰时段出行,税款也会较高。

    目前德国已经出台约8000多部与环境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其中多涉及雾霾及大气治理。严密的法律框架对空气质量的监管起到重要作用。德国法律则赋予公众对污染空气的行为提起诉讼的权利。

    科技治雾霾

    严格的空气法规催生下不仅改变了德国的工业结构,也让德国企业在环保技术方面不断创新。

    目前德国联邦和州一级机构共设立约650个空气质量监测站点。各地路边还会竖立着一个个灰色盒子,上面装着像天线一样的感应器。这是城市里嗅觉灵敏的“鼻子”,叫“空气指针”,是空气质量监测站点的一部分。它可以对城市里的氮氧化物、臭氧和可吸入颗粒物进行测量,并计算和传送相关数据。费贝格介绍,各地环保部门每天会将各个监测站的数据汇总,并在网站上公布空气质量状况。通报内容包括:PM10、PM2.5、一氧化碳、臭氧、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含量。

    由于鼓励使用更加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已达到31%。可再生能源发展已经超过核能,成为第二大电力来源。

    可耐福公司是一家德国家庭企业,在进行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的研发过程中,公司发明了烟气脱硫石膏的技术,由此这种石膏也成为了新的建筑材料,如今在欧美等发达国家被广泛应用。

    作为汽车制造大国,德国各汽车制造商正加紧研制更节能的环保汽车,一些小企业也拿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在德国多尔斯滕,名为“洛雷默LS”的汽车是首款量产的百公里耗油量仅1.5升的汽车。其节能奥妙在于车身重量轻,车体符合空气动力学原理。这款3.84米长的汽车最高时速为160公里。

    德国Rinspeed公司制造的生态跑车eXasis运用合成材料,令车身重量仅为750公斤,约是大众高尔夫的一半。公司老板弗兰克·林德克内希特称,为减排二氧化碳,汽车必须更轻,减重10%即可降低耗油量3.5%。

    科技治理空气给这个国家的工业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2007-2010年间,德国绿色经济产业平均每年增长12%。2011年,德国在环保和能效领域的市场达到3000亿欧元。

    据德国媒体报道,一家调研机构对1000名德国人做的汽车问卷调查中显示,有2/3的受访者表示将来购车会首先考虑新能源汽车,其中倾向于混合动力和天然气动力的分别为41%和31%,选择纯电动汽车的为25%,而准备继续开传统动力汽车的人只有30%左右。

    时刻警惕空气变化

    为了更好地治理空气,除了等“外边吹来的风”,德国各个城市之间非常重视绿化,通过建设城市绿色通风走廊,来缓解空气污染。

    比如在“奔驰和保时捷的故乡”斯图加特,政府官员就表示:“斯图加特是工业城市,空气污染是个大问题。20年前,我们发现周围高达300米的山峰、附近的森林和农业区是城市新鲜空气的主要来源。但一些建筑取代了葡萄园和树木后,阻碍了空气的流通。”

    这之后,城市开始拆除这些建筑,同时大面积绿化,打造绿色通风走廊,并规定大型建筑物周围必须有绿地围绕。如今德国城市建筑的屋顶80%以上都有绿化,进行空气自我清洁。

    如今的德国,大部分地区的空气已十分洁净,不过也有个别城市或地区可吸入颗粒物浓度时会超出欧盟标准。一旦超标,当地政府也将根据具体情况出台系列应对措施。

    德国联邦环境局发言人说,如果空气出现严重污染,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快速应对:一是对部分车辆实施禁行,或者在污染严重区域禁止所有车辆行驶;二是限制或关停大型锅炉和工业设备;三是限制城市内的建筑工地运作。此外,还要注意避免燃烧木头、焚烧垃圾等行为。

    德国40多年的空气治理计划,收到了明显成效: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德国空气质量明显好转,2007年,曾经一度困扰德国的SO2浓度下降到8微克/每立米。据德国环保部2015年数据显示,德国2014年境内全部观测站所测算的细颗粒物年平均值均低于欧盟40微克/立方米的限值。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生意经 法规 科技 的报道

  • ·德国式治霾:8000部法规与科技治霾生意经(2016-01-12)
  • ·2014全球创新热点(2014-01-16)
  • ·科技创业浪潮中崛起的东欧小国(2015-03-10)
  • ·转型中的澳大利亚:科技逆袭矿业(2015-06-01)
  • “宋锦和新中装在APEC会议上的应用是我们向全世界体现和传达中国的多元性和丰富性的一种方式。”

    “我相信新常态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这里面核心的问题是中国经济能不能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这是新常态核心的话题。”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11月23日,一架波音737-300货机飞抵杭州萧山机场,计划次日凌晨执飞杭州—西安往返货运航线。这是圆通速递的第二架自有飞机。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丁三石是网易CEO丁磊,这个网易旗下游戏中禁言“丁磊”而由网友戏谑出来的花名,后来被丁磊索性接纳,成为他在许多场景中的“代号”。

    2015年末,昆明海埂国足训练基地出现了两个意外的身影:高洪波与黎瑞刚。前者是前著名足球运动员,前国家队主教练;黎瑞刚则是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人称“黎叔”。

    上交所、深交所和中金所相继发布晚间公告:决定自2016年1月8日起暂停实施《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第四章第五节规定的“指数熔断”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