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卫王石还是保卫万科?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5-12-29 02:33:59
  • [摘要] “我以为没故事了,故事才开始呢。”一年多之前的笑谈一语成谶,恐怕不是王石的本意。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广州

    “我以为没故事了,故事才开始呢。”一年多之前的笑谈一语成谶,恐怕不是王石的本意。

    爬完了七大洲最高的7座山峰、又完成了南北极穿越的王石,在游学划艇教书恋爱这样悠然见南山的怡然中,被“野蛮人”找上门来。

    老王仓促应战,在消失的“周一见”和深夜结盟安邦之间的数日中,惶然不安。

    宝能系举牌之后,有人在前往香港的飞机上见到行色匆匆的王石——他的表情已不能保持一贯的平静。

    秉承个人英雄主义的王石,最终还是难以对万科放手。

    保卫万科还是保卫王石?

    2015年5月,王石接受媒体人胡舒立采访时称,经历了2008年之后,知道团队是没问题的了,绝对不需要自己再挺身而出了。

    半年不到,他食言了。

    “万宝”大战突然引爆,王石的愤怒随之通过自媒体被整个中国看到。他先是在内部的讲话中抛出“不欢迎宝能当大股东”,更在随后的媒体采访中,抛出带团队出走、“再造一个万科”的言论。

    接着,王石拜会国资委官员,争取国资委对于央企参与重组万科的支持。随后,他与诸多基金经理共同进餐的照片也流传开来。

    所有人都在看万科,所有人都在看着王石。就像“非典”发生的2003年,人们在家里看电视转播——画面中是已过知天命之年的王石带着团队攀登珠穆朗玛峰。

    在快要登顶的时候,王石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方面告诉自己一定要上去,要加快脚步;一方面就是上不去,每迈一步就得喘七八口气,“觉得时间像凝固了一样,你看着顶峰就在那儿,而且是很缓的坡,上面的队友都在那儿,可是你就是上不去。”

    最终王石还是登顶了。

    这一次似乎也一样。12月23日深夜,万科集团在官网发布《关于欢迎安邦保险集团成为万科重要股东的声明》。万科集团称欢迎安邦成为万科重要股东,并愿与安邦共同探索中国企业全球化发展的广阔未来,以及在养老地产、健康社区、地产金融等领域的全方位合作。

    而在这之后不久,安邦保险也在官网发表声明,表示将积极支持万科发展,“希望万科管理层、经营风格保持稳定,继续为所有股东创造更大的价值”。

    但还没有到庆祝胜利的时候,12月24日,王石继续前往香港的外资机构和深圳的国泰君安拜访,两地奔波。

    在此之前,王石对于“宝能系”的言论也一改之前的对抗和高调指责,软化为“深圳帮潮汕帮都是一家人”。

    但2003年并不是这样,王石在回忆登顶那一刻时,表现得欣喜又坦白:“这时候你有两件事一定要做。第一是取证,不是照一张相,而是要拍360度的照片,证明你上去了。因为你照一张很容易造假,360度环拍作不了假。第二是展旗,把国旗‘哗’地展开,拍个照,拍完赶紧走人。”

    王石创业于1983年,不过企业界更倾向于将他划入“92派”。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当时,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纷纷主动下海创业,被统称为“92派”。

    但在精英意识和家国天下意识普遍浓厚的“92”派企业家中,只有王石鲜明地将“名”置于“利”之前,1994年的万科股改中,王石带头放弃了40%个人股权,此事也一直被他自己谈论至今。

    王石将万科视为他的“作品”,作为创始人和万科董事长,王石与郁亮等整个管理层的持股加起来,至今只占约1%。

    在股权极度分散而大股东华润又鲜少插手的情况下,万科的管理层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房地产公司的主人。

    王石的角色更加有趣。2000年,他辞去万科总经理一职,仅保留董事长身份,从此开始“将三分之一时间用于登山”的生活。

    但就像所有企业的精神领袖一样,王石仍然主导万科的走向,痛苦地去多元化之后王石禁止万科再多元化,管理层持股过低面对野蛮人毫无屏障的局面,也一直未能改变——郁亮“发明”的万科合伙人制度和随之而来的增持计划收效甚微,同时,王石与郁亮不和的消息却一再传出。

    从20年前的“君万之争”和中间的数次资本袭击,再到此次的“万宝之战”,每一次都有王石力挽狂澜的身影。

    就像王石此前在登顶珠峰前说此次登上去之后,“再也不来了”,但目前,他又称要在70岁之后第三次登珠峰。

    王石的名言是“成功从60岁开始”。他将其解读为,此时作为企业家,对社会已经没有贡献了,“我那一代已经过去了,应该更多的声音是年轻人(发出的)”,但“浇浇花”对家人还有贡献,所以人生的成功刚开始。

    王石的朋友、《第一财经周刊》前主编秦朔给万科董事会的建议意味深长:

    “建议王石出任万科董事会终身荣誉主席,设立一项特别公益基金,让王石先生彻底离开经营,而专注于对中国商业文明更有价值的公益实践和知识普及,从万科的王石真正走向社会的王石、中国的王石,对于王石的薪酬待遇由董事会根据他的独特贡献给予特别安排,决不能‘人走茶凉’;建议郁亮出任万科董事会主席,他从1999年万科的20多亿销售额领导公司做到今天的2200亿……他已经要50岁了,完全具备了从更宏观的角度领导万科的德与才,他对于制度的钻研和财务的精通也有利于万科新的飞跃……”

    永远不会出现在富豪榜的地产大佬

    尽管4家上市公司的45位年薪超百万的高管当中,王石作为万科的董事会主席,在2014年的薪酬最高,达到1045.6万元——而2011年、2012年、2013年,王石也分别从万科领取薪酬为1504万元、1560万元和1590万元。

    但据公开报道,截至2015年,王石的总身家约为一亿元人民币,而同为地产大佬的王健林,身家超过200亿美元。

    在20年前的万科股改中,王石就注定了与国内各式各样的“企业富豪榜”无缘。

    放弃40%股权,对王石来说是一个自我明晰的转折点。“我到深圳的时候已经是32岁了,又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到深圳创业,不是为了钱,当然随着创业,现在觉得钱越来越重要,但是我觉得钱作为一个能干的人、生逢其时的人来说,钱应该放在第二位,或者第三位,创始人500万股,我是独一的创始人,40%全是我的,至少我占大头。当时红头文件下来第二天,我非常轻松宣布,放弃属于我的股权,第二天非常明确宣布。”

    “中国传统的文化是‘不患寡,患不均’,就是大家穷没有问题,但是不能你突然富有,所以我知道呢,那不是富有那不是利嘛,我知道你在这样的社会底下,你突然很有钱这是蛮危险的,也不是不想有钱,当然你是合法有钱,即使合法有钱,在这个社会的这样一个文化,大家认同上呢,就是不管你合法非法,你非常有钱就不认同了。所以当时我进行了名和利(的选择),当然我也很想出名,就名和利上我做了一个选择。那我就选择了‘名’,‘利’放弃掉。”

    回忆录中,他对首次登顶珠峰带来的家喻户晓津津乐道:我当然希望大家看到。

    王石也享受“代言帝”的乐趣。早在十多年前,王石就曾被摩托罗拉相中,成为地产大佬代言广告的第一人。据说当时摩托罗拉的邀约首先被公关部门拒了:“怎么可能让我们老总给你们做广告?”不过王石听到邀约反而答应了:“一是我有好奇心,想知道拍广告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二是代言行为也可以给万科加分。”

    随后,王石陆续给德国大众、陆风汽车、平安保险、全球通、Jeep大切诺基等代过言,甚至因此常常被误认为是中移动的老总。“他们请我的时候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替他们捏把汗。请企业家代言和请影视明星不同,尤其是选一个房地产企业的企业家,这等于是给万科背书。”

    工农兵大学生的梦想

    多年四处演讲、享受聚光灯和报刊版面的青睐恐怕更让他兴奋。2009年,王石接受了香港科技大学商业院的邀请,开始在香港科技大学商业院讲课——然后开始发现自己需要学习。

    2011年,王石带着公司安排的摄影师,开始去哈佛游学,他的计划是“一年哈佛,一年伦敦,半年耶路撒冷,半年伊斯坦布尔”,最后在哈佛呆了两年半,剑桥半年。

    毕业于兰州铁道学院给排水专业的工农兵大学生王石,终于在哈佛补上了高等教育训练的一课。

    “去哈佛是补课,以前在逻辑等方面都不足,没有系统的大学训练(大意),你是工农兵学员,而且专业是自己不喜欢的。”

    游学一开始,王石就着手研究企业伦理,研究日本的江户时代,研究中国的传统哲学。“那时我已经60岁了,我开始觉得自己很无知。我的求知欲很强,是因为我有自我认同焦虑,那就是我们这些企业家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个阶层到底是什么状态?它到底要往哪里去?原来我没有这么焦虑,但是做研究时,越细想越焦虑。”

    目前他说得更多的是,希望在未来数年,建立一所大学。

    自卑与幸福

    2013年9月,秦朔参加联合国的一个可持续发展论坛,王石也在纽约。两人约在中央公园附近的文华酒店餐叙,秦朔第一次见到了田朴珺。

    此行令秦朔最触动的一件事,是田朴珺说的一件小事。田到学校报到时,因为在北京处理公司紧急事务迟了两天,接待她的美国人撇着嘴说:“我们知道这些中国人想什么。”意思是中国学生都想留在美国,所以总会耍些手腕。——于是田朴珺怒了,为这事找律师,1000美元一小时,写了律师函,要对方道歉,甚至想起诉学校。事情最后以田朴珺的胜利告终。

    趁田朴珺不在,秦朔问了一句:“是不是很幸福?”老王回答:“当然。”

    田朴珺无疑是王石人生下半场的某种填补,而王石的个人英雄主义,恐怕正是对于少年自卑的填补。

    “男孩子自小都期望有强健体魄,我的自卑也恰在于此,体现在两点,一是我个子不高,二是我体育不好,虽然我很爱运动。”

    王石爱踢足球,但在中学校队,他是个板凳队员,在中学时期就只进过一个球。“而且进的那个球还是偶然,就是正好是打比赛的时候那个对方比较弱,踢左边锋的那个主力队员又迟到了,只好就让我上,在那个门前的混战当中,球跑到我这儿来,我就把它踢进去了……主力队员一来即刻就把我替代下去了。——篮球他根本就没打,跑中长跑,成绩最多也就代表班队。

    “所以登山啊滑雪啊,真的是非常自我,当然你说这里面有没有自卑的心态,当然有,那是毫无疑问的。”

    “你在顶峰,有你的优势、条件,但不要和别人较劲,真正挑战的是你自己,战胜的是你自己。”王石在沙龙回忆起自己登珠峰的这一段辉煌史时,左手插兜,右手高高扬起。

    那是他一次又一次摆出的招牌动作。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王石 万科 的报道

  • ·保卫王石还是保卫万科?(2015-12-29)
  • ·万科自救尖峰时刻,4万多员工人均需掏40万?(2015-12-29)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