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富二代”黄金单身汉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5-12-15 04:16:52
  • [摘要] 执政十余年的委内瑞拉左翼政党在12月6日的选举中失去对国会的控制权。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高扬

    执政十余年的委内瑞拉左翼政党在12月6日的选举中失去对国会的控制权。

    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选举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新一届由167名议员组成的一院制国会。竞选主要在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31个盟党组成的“爱国联盟”和29个政党组成的反对党联盟“委内瑞拉民主团结平台”之间展开。选举结果显示,反对党联盟取得112席,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取得55席,这是统一社会主义党在16年执政中经历的最惨痛失败。

    由于这次选举只是国会选举,不是大选,委内瑞拉总统依然是尼古拉斯·马杜罗,按照宪法规定,总统任期6年,马杜罗的任期是到2019年4月。

    但根据委内瑞拉宪法规定,在总统任期满一半时,可以举行罢免性公决,马杜罗将有可能被弹劾。同时,反对党将占据国会主席和副主席等重要职位。根据委现行宪法,国会有权颁布大赦,如果2/3的绝对多数议员同意,还可以举行制宪会议,重新制定和颁布宪法,这意味着,委内瑞拉的国家政策都可能发生重大变化。

    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委内瑞拉反对派显得很陌生,反对派领导人恩里克·卡普里莱斯更加陌生。

    反对党早有预兆

    现任总统马杜罗出身于一个平凡的工人家庭,在2013年4月当选委内瑞拉总统。据报道,马杜罗当选总统后,即向部分支持者保证,他将延续查韦斯执政14年来所推行的政策,包括把石油收入投入社会福利项目,堪称“查韦斯主义”的忠实拥护者。

    有拉美问题研究专家认为,此次选举的大反转,固然起因于国际油价下跌给委内瑞拉经济造成的冲击,但执政党与反对派的力量对比,实际上在2013年3月查韦斯病逝后就已慢慢发生改变。

    查韦斯去世后,继承者马杜罗的政治影响力明显不及前任,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的执政难度加大,而反对派则利用查韦斯去世后遗留的政治空间积极扩大影响力。2013年的总统选举,马杜罗仅以1.6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战胜了反对派领导人恩里克·卡普里莱斯。

    在委内瑞拉,全国性政党有40个左右,和许多多党制国家一样,委内瑞拉逐渐形成两大对立政党联盟的局面,一是由统一社会主义党领导、支持政府的“爱国联盟”,另一个就是处于反对地位的“民主联盟”,“一个新时代”党、“正义第一”党、民主行动党、基督教社会党、委内瑞拉计划等。

    与之相比,反对派提出了温和变革路线,反对进一步国有化、改变现行货币政策、提高投资者信心、实现经济稳定的主张得到了不少认可。近年来反对派各政党也加强了联合,积极扩大话语权和政治影响力,2008年1月,主要的反对党签署了“全国团结协议”,建立“团结联盟”,进一步加强了联系,在地方选举中就已对执政党形成了很大制约。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反对党赢得了45%的选票,显示出了和执政党抗衡的实力。

    2013年4月,马杜罗以微弱优势击败反对党候选人,赢得大选。双方对立加剧,反对派政党进一步联合。

    “寻找第一夫人”

    在2013年这一场总统大选中,参与角逐的反对党领袖卡普里莱斯是右派政党“正义第一党”创始人,出生于1972年,今年才43岁。

    他出生于一个富裕的上流社会犹太人家庭,其家族拥有着委内瑞拉最大的连锁影院,但他没有“富二代”作风—他习惯穿牛仔裤、休闲衬衫,戴棒球帽,形象清新充满活力。

    1994年大学毕业,卡普里莱斯步入政坛后迅速成为新星。由于形象好气质佳,年轻又亲切,他几乎逢选必胜,尤其受到城市中等阶层的欢迎。卡普里莱斯26岁就当选国会议员,27岁起任国会副主席兼众议院议长,是委内瑞拉历史上最年轻的众议院议长,36岁成为米兰达州州长。

    担任米兰达州州长期间,卡普里莱斯经常骑着摩托车造访棚户区,亲自监督改造项目,并同当地人打篮球。米兰达州在2010年因暴雨造成山体滑坡和混乱时,记者拍摄到他曾经蹚过齐胸深的泥泞的洪水视察灾区。此外,黄金单身汉的身份也为他赢得不少女性的支持,卡普里莱斯甚至打出过“寻找第一夫人”的宣传口号。

    卡普里莱斯把自己称为积极的中左翼分子,追求对商界友好同时又有社会责任感的巴西经济模式。他称当选后将停止现有的石油工业国有化进程,扩大石油领域对外开放,吸引更多的外商资金和技术,但保持查韦斯政府原有的社会福利计划。

    尽管2013年惜败马杜罗,但卡普里莱斯和他的反对党联盟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欢迎。

    据西班牙《国家报》12月7日报道,在议会选举获胜的反对派,可能会在2016年发起罢免马杜罗政府的公投。但如果反对派无法聪明地利用优势,很可能会导致新的社会冲突。一切都将取决于反对派如何掌舵。

    报道称,反对派如果想巩固地位并获取更大胜利, 必须保证查韦斯主义者过去17年为民众—尤其是贫穷者—在医疗、教育、住房和食品等领域谋取的福利。假如反对派大幅削减福利,很可能在下次选举中吃败仗。如果反对派没有意识到在贫困人口占大多数的委内瑞拉这些福利不可触碰,那么未来的道路不会长远。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委内瑞拉 二代 反对派 的报道

  • ·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富二代”黄金单身汉(2015-12-1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