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秘富豪刘悉承豪赌互联网医疗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5-11-03 06:56:47
  • [摘要] 现年53岁的刘悉承正是“同正系”的掌门人。其处世极为低调,在外界眼中始终带着一股神秘感。今年10月的胡润中国富豪榜排名中,刘悉承以83亿元的身家,新晋排第414位。

    壹图 供图

    海南海药定增烧钱  “同正系”操盘重生路

    神秘富豪刘悉承豪赌互联网医疗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上市21年,海南海药(000566)(以下简称“海药”)于10月27日推出了最大金额的定增计划,拟募资45亿元全面进军互联网医疗领域,并布局中医药产业及扩大产能等。而此次募资的重头戏是花总募集金额60%的资金,共计27亿元投资互联网医疗方面。

    海药证券事务代表王小素在独家回应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海药布局互联网医疗实为“先发制人”之举。

    外界注意到,此次定价基准日还未确定,因此发行股份后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也未定。目前,深圳市南方同正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同正”)持有海药1.61亿股,占总股本的29.61%。刘悉承与妻子邱晓微合计持有南方同正99.99%的股权。

    现年53岁的刘悉承正是“同正系”的掌门人。其处世极为低调,在外界眼中始终带着一股神秘感。今年10月的胡润中国富豪榜排名中,刘悉承以83亿元的身家,新晋排第414位。

    自2002年入主海药后,刘悉承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挽救这家老牌药企于濒临退市的生死边缘。此次押宝互联网医疗,这位“脱帽大王”能否让老树开出新花,则仍是一个问号。

    亏损定增者认购超10亿元

    从深圳地铁罗宝线车公庙地铁站出来,穿过密集的高楼大厦,来到泰然九路盛唐商务大厦西座19层,这里是资本市场小有名气的“同正系”—南方同正的办公所在地。

    南方同正所在的深圳盛唐商务大厦往东走约两公里,即到特区报业大厦,这座大厦的21楼为深圳市鼎力盛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力盛合”)注册地。

    沿着特区报业大厦继续往东走约7公里,来到深圳第二高楼441.8米的京基100大厦,这里的A座6201-02A单元为黑颈鹤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颈鹤”)注册地。

    10月27日晚间,南方同正旗下的海南海药一纸定增预案,将上述三家地处不同高楼大厦一隅的企业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海药非公开发行股票,拟向南方同正、鼎力盛和、黑颈鹤以及泰达宏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达宏利”)定增募资45亿元,全面进军互联网医疗领域,布局中医药产业及扩大产能等。

    预案显示,上述发行对象全部拿的是“真金白银”,此次45亿元的募集资金,认购者均以现金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的股票。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根据发行预案披露,在认购金额上,上述4名非公开发行对象动辄耗资上10亿元,但他们的财务状况却不容乐观,有的甚至出现亏损。

    作为控股股东的南方同正自不必说,此次拟认购10亿元。南方同正主要从事实业投资,似乎“不差钱”。截至2014年底,资产总额已达到43.5亿元。

    相比之下,鼎力盛和的作风甚为“土豪”,认购金额最多,达15亿元,但其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2014年度总资产为5092.31万元,负债4012.33万元,净利润亏损8.61万元。

    鼎力盛和共有5名股东,分别为自然人傅曦林(持股10%)、梁先平(持股50%)等。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傅曦林系华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曾担任朗科科技(300042.SZ)独立董事。

    另一股东梁先平为知名投资人,拥有20年资本市场经验,在任职天堂硅谷期间,与大康牧业(002505.SZ)联手创建国内首支上市公司合作并购基金。

    10月29日,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微博和邮件形式,向梁先平和傅曦林两人发去采访请求,欲了解鼎力盛和认购的15亿元资金从何而来,但截至10月30日发稿时仍未获得回复。

    黑颈鹤的财务状况似乎也不容乐观。成立于2012年的黑颈鹤,注册资本为5001万元。截至2014年12月31日资产总额为5173.94万元,负债总额1481.87万元,2014年度净利润亏损899.04万元。

    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本1.8亿元的泰达宏利背后则是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持股51%)和宏利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持股49%)。其财务状况比鼎力盛和与黑颈鹤要好。数据显示, 泰达宏利的2014年总资产为7.47亿元,负债总额为9857.18万元。2014年度营收为4.3亿元,净利润为1.3亿元。

    纵览此次发行预案,发行完毕后各股东持股多少,海药只字未提。对此,王小素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次公司定的基准日是股东大会的决议日,这个日期没定,发行价也没定,就算不出(此次非公开发行后大股东和其他对象持有的)股份比例具体是多少。

    按照规定,上市公司定向增发时的股票发行价格,不能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均价的90%。

    定增预案一经公布,海药股价出现了暴跌,连续三天封死在涨停板,10月30日更是报收于36.42元/股,时代周报记者计算发现,刘氏夫妇的身家较复牌前缩水了21.86亿元。

    照此计算,此次45亿元的定增价可购买海药22.61%的股权,与目前大股东南方同正持有的29.61%股权相差8%。

    此次发行后,南方同正的持股比例或将稀释,会否弱化刘悉承的控制权,值得关注,不过海药对此却胸有成竹,“发行完成后,股东持股比例将相应变化,但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王小素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道。

    拟投项目盈利症结

    本次定增拟募集资金不超过45亿元,将分别投向远程医疗服务平台项目、健康管理服务平台项目、海药生物医药产业园项目、湖南廉桥药都中药材仓储物流交易中心项目以及偿还公司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远程医疗服务平台项目为海药募资的重点,拟投入募集资金达17亿元,项目将在四川、重庆、湖南实施,建设周期长达3年。

    另一重手笔为健康管理服务平台项目,拟投10亿元,项目拟投资、建设和运营区域卫生信息化平台、基于单体大型三甲医院的医联体、医疗集团的专科大健康云服务平台。

    事实上,海药早已进行互联网医疗布局。今年初,海药就两次增资参股以教育信息化和医疗信息化为主的重庆亚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亚德”)。

    今年2月和5月,海药分别自掏3000万元和3105万元,成为重庆亚德控股股东,占其总股本的 28.6486%。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重庆亚德有大股东背景,邱晓微在其中参股,上述5月份的增资后持有4.0995%股权。

    今年8月,海药还向亏损中的湖南金圣达空中医院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投资1000万元,取得其25.04%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以加码远程医疗。

    此次海药利用总募集金额60%的资金,共计27亿元投资在互联网医疗方面,市场前景难以预测。在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看来,目前互联网医疗尚处摸索阶段,其商业模式及盈利方式均不是很清晰。

    “目前我还没有看到一家远程医疗企业赚到钱的,我更关注它的盈利点,不是说投27亿元就能赚到钱的。”长期关注国内医疗行业的史立臣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对此,王小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像互联网这块要先发制人,很多东西要先做进去,包括重庆亚德开始在重庆做得较好,接下来其他城市也要全力去推进,不能等到后面被人抢占完了,再去做这个事情,到时候就会比较被动。”

    对于互联网医疗行业的盈利问题,王小素进一步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应称:“前期肯定也要投入,很多互联网企业刚开始都是这样,至少未来医疗行业会出现改变,所以我们要先做点事情。”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拟投6亿元的湖南廉桥药都中药材仓储物流交易中心项目,依然有强烈的大股东色彩。

    该项目地址位于湖南省邵东县,系刘悉承的老家。在邵东县“引老乡、回故乡、建家乡”决策下,刘悉承于今年初率团回家乡邵东考察,实地参观考察了廉桥药材市场。

    今年3月,湖南廉桥药都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廉桥”)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股东中,海药持股51%,刘悉承持股24%。

    湖南廉桥还未展开营业,最近一期的经营情况为(以下数据未经审计):截至2015年6月30日,资产总额 4982.57万元,今年上半年营收为0元,还亏损17.43万元。

    此次廉桥药都中药材项目,建设周期长达两年,实施主体为湖南廉桥。目前,该项目的立项备案、环评和土地征用手续仍在办理中。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富豪 互联网 医疗 的报道

  • ·神秘富豪刘悉承豪赌互联网医疗(2015-11-03)
  • ·风行TV“超维生态”:五巨头捆绑利益(2015-09-29)
  • ·互联网数据造假盛行,浮夸风伤害创新经济(2015-12-01)
  • ·马明哲欲造互联网3.0 或涉改革深水区(2016-01-12)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