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论]构建保障投资者权益的开放新体制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5-09-22 02:49:05
  • [摘要] 被称为“对外开放新50条”的这个“若干意见”,提出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与促创新,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和“开放型经济强国”。

    9月22- 2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随访的中国15位知名企业家,将在西雅图参与中美企业家间的一场“重量级的对话”。在此前夕,新华社转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总结过去经验教训,被称为“对外开放新50条”的这个“若干意见”,提出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与促创新,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和“开放型经济强国”。

    人类所能犯的最大方法论失误就是对现实状况的评估拒绝“实事求是”。明确对外开放的目标在于建设开放型经济强国,具有重大意义。中国从1840年林则徐“开眼看世界”开始,启蒙思想家魏源1842年在《海国图志》里所说的“师夷长技”发展观并没有过时。应当果断拒绝夜郎自大和闭关锁国,继续谦虚学习世界文明中那些有利于中国改革、发展与创新的先进科学技术、优秀企业管理方式和卓越的国家治理经验。

    科学技术的重要性自不待言。由于其立竿见影之效,早已成为举国上下共识。值得讨论的是如何在管理与治理上坚持对外开放。最近几年来,李嘉诚的产业纷纷离开中国,引起了舆论界的强烈反应。有人撰文呼吁“别让李嘉诚跑了”。在内地投资时,长江实业集团是香港资本。其“出走”初衷,这位商人并没有对外界太多说明,却引发了人们对“外商出走”这个话题的讨论。如何评价某些资本离开中国?9月20日《人民日报》一篇评论指出:“只要中国深入推进改革、坚定完成转型、保持市场活力,就不用担心李嘉诚之后没有资本进来。”显然,非内地籍资本(港澳台资本及中华区外的各种资本)在中国的投资信心,需要我们在制度层面给他们一颗定心丸。就“创新外商投资管理体制”,《若干意见》指出,将“统一内外资法律法规”给予外商国民待遇。这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承认,为了结束曾经的闭关锁国,改革开放初期给予外商的一些优惠政策是合理的。但今天外商更在乎“政策稳定、透明、可预期,营造规范的制度环境和稳定的市场环境”,中国将以开放倒逼改革。

    应当推进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让市场与政府合理分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让权利均等起来,确保投资自由。惟其如此,内有“国进民退”压力、外有境外大资本竞争的民营资本才有可能有新的作为。“完善外商投资监管体系”等意见,亦以规范中国市场经济为目标。坚决不让一些外商为了实现自身的超额利润在中国市场上兴风作浪,制造金融风险和经济领域内的动荡。

    我们不仅要认真考虑如何规范“引进来”,还要妥善“走出去”。魏源时代中国没有能力“走出去”。经过将近40年改革开放和持续不断的努力,今日中国不仅引进来,还能以“外商”的姿态走出去。中国对外开放没有句号,国内改革亦没有止境。

    具体到对外开放的各个环节,从顶层设计到区域建设,以致“一带一路”、自由贸易试验园区、金融自由化和人民币国际化等各领域方面,首先是竞争中谦虚学习他国经验。同时,坚持健全体制机制,有效管控风险,切实提升维护国家安全的能力。

    给投资者一颗定心丸,当前特别关键的是在战略层面研究并落实对中资企业“走出去”的权利保护。国家利益犬牙交错,矛盾重重。不同国家各种类型的冲突和危机不断。随着开放的全面布局,中国的行为模式、尤其是外交模式迟早会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型。中国需要加强对海外投资和海外中国人的权利保护。首先是知彼知己,努力加强中国对国际市场和各个经济体内部的社会与政治生态的研究。其次,应当提高中国政府对海外突发性事件的预警能力、危机处理能力以及事后的问题总结能力。进一步地,中国应当在经验哲学意义上形成一套现代化的组织机构制度体系和系统能力。

    总之,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构建全方位的法治型新经济,需要魄力和定力。最近跨行政区的重点突破式改革旨在打破地方保护主义、全面促进对内开放。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则力图引进来、走出去,在制度层面使对内对外开放互相促进,让改革在开放中升级换代,最终建设开放型经济强国。这是中国改革开放正确的道路。我们应该敢于在实事求是中解放思想,让开放与创新为改革冲破封闭观念的牢笼。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投资 开放 的报道

  • ·黄金投资可对抗信用风险(2010-12-30)
  • ·可惜上帝不投资股市(2009-07-27)
  • ·投资者有必要恐惧加息吗(2009-11-26)
  • ·反思迪拜 投资不能只踩油门(2009-12-03)
  • ·千亿民间资本何处去?(2010-01-07)
  • ·新年健康投资计划(2010-02-05)
  • ·社论:中国的投资政策当告别“结果导向”(2010-07-22)
  • ·叶檀:地方投融资必须接受市场责任约束(2010-10-28)
  • ·杨国英:须防“公共投资”成“公共危险”(2011-08-04)
  • ·[时代议题] 西安“摘星”误读与批判(2012-04-19)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