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溧阳路营业部风云:“孙哥”或偏爱电子信息股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5-09-15 04:57:30
  • [摘要] 与马信琪只涉嫌操纵暴风科技一只股票价格不同的是,孙所涉猎的范围更为宽广。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监管层整肃证券市场的举措,仍在升级。

    9月11日,证监会对马信琪涉嫌操纵暴风科技(300431)股价和孙国栋涉嫌操纵“全通教育”等13只股票价格等两案审查完毕。随着监管层打击恶意做空及资金违规进出的不断深入,涉嫌操纵股票价格的游资亦成为此轮整肃的重点。

    不过,由于证监会并未公布完整的个人信息,时代周报记者未能核实涉案的马信琪和孙国栋的真实身份。不过就市场普遍猜测,马信琪应为宁波涨停敢死队的成员,与徐翔等人并称“超短F4”;孙国栋,人称“孙哥”,操作手法凶悍,长期驻扎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营业部(下称“溧阳营业部”)。

    与马信琪只涉嫌操纵暴风科技一只股票价格不同的是,孙所涉猎的范围更为宽广,除去暴风科技,还涉嫌操纵全通教育(300359)、中科金财(002657)、如意集团(000626)、西部证券(002673)、开元仪器(300338)、奋达科技(002681)、鼎捷软件(300378)、雷曼股份(300162)、深圳华强(000062)、仙坛股份(002746)、新宁物流(300013)和银之杰(300085)等12只股票价格。其中既有“妖股”暴风科技和全通教育,也有市场较少关注的深圳华强和如意集团。

    溧阳路营业部位于上海市虹口区,是著名的游资席位,号称全国最牛的证券营业部。在过去一年中,它以1259亿元的龙虎榜成交金额,以及1367的上榜次数,稳坐5285个营业部龙虎榜排名头把交椅。

    在“孙哥”涉案后,溧阳营业部也被蒙上了涉嫌操纵股价的嫌疑。围绕着这个营业部,背后的故事又将如何继续。

    妖股和冷门股“通吃”

    溧阳营业部坐落在虹口区的四平路和溧阳路路口,上海10号线地铁从旁边经过,虽不起眼,却正是孙国栋的大本营。

    证监会通报,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间,孙国栋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连续竞价阶段、尾市阶段通过虚假申报、连续申报抬高股价等方式影响“全通教育”等前述13只股票价格,并于当日或次日反向卖出获利。

    全通教育,头顶“在线教育第一股”的光环,曾一度受到市场热捧,在今年5月13日摸高467.57元。今年2月2日,溧阳营业部首次买入全通教育3404.84万元,稳坐买入金额前5名头把交椅,卖出金额为零。买入当天,全通教育涨停,报收129.07元。

    在随后的2月6日、2月10日,溧阳营业部又分别买入1122.48万元和2803万元;3月27日当天,溧阳营业部继续买入3751.85万元。

    上述时间节点,全通教育的股价正处于剧烈波动阶段。2月6日,全通教育报收163元,此后虽震荡不断,但仍保持总体上扬。至3月27日,全通教育报收255.97元。

    溧阳营业部最近一次登陆全通教育龙虎榜是在7月21日。当天,溧阳营业部仅买入了1.01万元,却大笔抛售5173.69万元。

    溧阳营业部追逐过另一只“妖股”则是暴风科技,曾登陆其龙虎榜单共计5次。暴风科技曾上演34个涨停,6月10日摸高307.56元。溧阳营业部先是于5月6日买入暴风科技,动用1.5亿元资金;当天,暴风科技报收157元。

    5月7日,暴风科技涨至172.70元。在这一天,溧阳营业部在买入2840.11万元的同时也开始大笔抛售,卖出额达到1.60亿元。

    此后,孙国栋继续上演“反向游戏”。6月3日,溧阳营业部买入暴风科技1.61亿元,仅591.21万元卖出。6月4日,溧阳营业部大笔抛售1.49亿元。

    除了追捧妖股,溧阳营业部也并不放过深圳华强、如意集团等冷门股。

    以深圳华强为例,今年2月以前,其股价还在20元以下徘徊。2月5日,溧阳营业部买入4372.49万元,占总成交额的5.55%。当日,深圳华强报收22.68元,涨幅达9.99%。 

    有迹可循的是,溧阳营业部在此后多次大手笔买入深圳华强,金额超亿元之巨:3月3日(1.05亿元)、6月4日(1.95亿元)、6月10日(1.16亿元)和6月12日(2.34亿元);在卖出方面,6月5日卖出1.50亿元,6月15日卖出8464.80万元。

    6月17日,溧阳营业部又买入9176.80万元。当日,深圳华强涨至91.76元,达股价峰值。而后,深圳华强难挽跌落态势,截至9月14日,报收29.79元。

    神秘大佬孙国栋

    证监会通报称,将没收孙国栋违法所得1129.89万元,并处以3389.67万元罚款。相较以往通报类似案件时公布违法者的个人信息,证监会此次并未对孙国栋的身份详细说明。

    实际上,孙国栋的身影既熟悉又陌生。9月11日,在证监会公布处罚后,市场均将目光指向了曾在A股市场叱咤风云的“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有消息称,孙国栋来自“宁波敢死队”,并且是核心成员。

    孙国栋曾多次登榜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据主营半导体产业的欧比特(300053)2014年中报显示,孙国栋持160万股,占比0.80%,位列第六大股东。不过在欧比特三季度中,孙国栋又不在前十大股东之列。

    到底此孙国栋是否为彼孙国栋,目前,时代周报记者未能得以核实。

    不过,细究孙国栋涉嫌操纵的13只个股来看,均为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公司,所涉行业五花八门。但孙国栋似乎更为偏爱电子信息和电子元件行业。来自电子信息和电子元件行业的股票共有7只,分别是中科金财、深圳华强、暴风科技、全通教育、雷曼股份、银之杰和鼎捷软件。此外,孙还涉及券商信托(西部证券)、国际贸易(如意集团)、交运物流(新宁物流)、家电行业(奋达科技)、仪器仪表(开元仪器)和农牧饲渔(仙坛股份)。

    在13只个股中,溧阳营业部登陆龙虎榜次数最多的为如意集团,高达15次,深圳华强(14次)、中科金财(13次)全通教育(8次)、新宁物流(7次)、西部证券(6次)分列其后。

    从龙虎榜成交金额来看,西部证券以14.61亿元排第一,中科金财为11.74亿元排第二,第三为深圳华强(11.64亿元);如意集团(7.28亿元)、暴风科技(6.58亿元)分列第四、第五位;其余的成交金额均在3亿元以下,成交额最少为鼎捷软件,仅3529.44万元。

    据东方财富数据统计,最近一年来,溧阳营业部登陆龙虎榜榜单高达1367次,成交金额达1259亿元,其中买入金额达794.81亿元,卖出金额达464.19亿元。

    溧阳营业部成交龙虎榜显示,龙虎榜成交金额前三名的均是“中字号”国企,分别为中国中铁(58.91亿元)、中国重工(33.82亿元)和中国一重(26.83亿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操纵股价 的报道

  • ·溧阳路营业部风云:“孙哥”或偏爱电子信息股(2015-09-1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谁与资本市场的结合更好,谁的发展势头将会更好。”国家行政学院高级经济师郭全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出版传媒集团与金融市场的结合,是当前的一大趋势。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刘士余非常注重风险防范,浙商证券一位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刘士余是央行监管工作出身,执行过很多重要的金融改革,下一步的证券市场监管可能会升级。”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南方传媒是广东省级文化产业第一股,南方传媒的上市,是我们贯彻落实中央和广东省有关文化体制改革精神的具体举措,标志着广东省文化产业迈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煤炭行业进入“铁锈时代”,开始令这座在经济上十分依仗煤炭资源的小城不堪重负。鸡西市2012年的原煤产量为2576万吨,而这一数字在随后两年不断下降至2014年的1715.8万吨。

    “12306首先要保证的是公平,它针对的是所有人,要让大家都有一样的体验和感受。而对抢票软件来说,针对的是个别的情况进行优化,能让抢票的人在这方面体验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