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金路壳资源争夺战始末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5-09-15 04:51:42
  • [摘要] 围绕着*ST金路这一壳资源争夺充满各种吊诡和神秘。

    壹图 供图

    董事长遭调查 神秘煤老板半路杀出 新光集团对重组表示“很担忧”
    *ST金路壳资源争夺战始末

    时代周报记者  高扬  彭文 发自广州

    突如其来的变故,总是让之前的完美计划无疾而终。

    连年亏损的*ST金路(000510),已在退市边缘挣扎。在久经筹措之后,*ST金路终于迎来一线转机。来自浙江的民企新光集团欲以百亿元借壳*ST金路,并且此事已获上市公司股东大会通过,只待监管部门审核。就在此时,*ST金路却突遭变故。

    9月7日,*ST金路宣布临时停牌并公告,董事长张昌德因违纪问题已被立案调查;同时,董事局秘书刘邦洪因涉嫌刑事犯罪已被德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此外,来自神秘商人刘江东半路杀出,斥资逾5亿元在二级市场增持,成为第一大股东。这让局势变得复杂起来。

    实际上,围绕着*ST金路这一壳资源争夺就充满各种吊诡和神秘。2002年,“袍哥”刘汉控制的汉龙实业开始成为金路的第一大股东,并在此后上演了一幕幕眼花缭乱的资本戏码。随着刘汉的伏法,张昌德的被调查,*ST金路背后的故事还远未结束。

    刘汉的金路往事

     *ST金路的历史可谓久远,公司全名为四川金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是1979年成立的四川省树脂厂,1993年就已上市。

    刘汉是金路集团历史上无法被忽视的重要角色。2002年起,刘汉实际控制的汉龙实业成为金路第一大股东。实际上,在入主金路前,刘汉就曾找到西藏珠峰摩托车工业公司实控人何冰,约定一起炒作金路集团的股票。在刘汉看来,当时金路集团的股价尚处谷底,值得买入。为避免舆论影响,刘未以汉龙的名义买入股票,而是选择让珠峰出面。2001年,原第一大股东三通集团将所持金路集团股份全部转让于珠峰摩托,后者成为第一大股东。

    2002年,何冰因卷入走私风波。同年,汉龙实业通过与珠峰摩托的借款纠纷案,以司法途径获得后者所持股份,成为金路集团第一大股东。2008年,刘汉当选董事长。2013年3月,刘汉案发,并在5个月之后去职。

    刘汉之后,张昌德走向前台,成为董事长。

    1956年出生的张昌德,已近六旬,历任德阳市经委科员、副处长、处长,德阳市物资局局长助理、副局长,德阳市物资总会会长,德阳市经贸委副主任,德阳市国资委副主任。在任金路集团董事长之前,张担任德阳市国资委调研员一职。刘邦洪现44岁,历任四川什化集团公司企业管理处、组织人事处干事,农化服务处副处长,并曾担任*ST金路证券代表、董事会办公室主任等职。

    在张主政的两年时间内,金路集团的发展仍不平坦,在去年底还曾卷入到一起贱卖的争议当中。

    2014年12月22日,*ST金路发布公告表示,将与中科院金属研究所合作研发的石墨烯相关的知识产权和技术成果,转让德阳旌华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德阳市旌阳区国资公司。转让价款为1848万元。

    石墨烯是一种新型纳米材料,发展前景广阔,被公认为21世纪的“未来材料”,有“黑金子”之称。金路集团将石墨烯相关的知识产权和技术成果以不到2000万元的价格转让,被认为是“贱卖”。

    就上述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致电金路集团副总裁彭朗。对方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退市风险加剧

    在早年,金路集团的经营状况一直良好,还曾被冠以“川股第一股”的美誉。不过从1998年开始,金路开始陷入困顿。当年,公司亏损额就达1.2亿元。

    PVC材料为金路集团的主导产品,2005年之后,PVC市场的产能过剩。卓创资讯高级分析师付岩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金路集团的品牌较受市场认可,但近年来,竞争对手开始迎头赶上,金路的优势逐步萎缩。

    付岩岩还表示,PVC材料的定价由成本主导,靠近山东、内蒙古、陕西等原料产地的公司非常具备竞争优势。同时,这一行业的工艺技术已非常成熟,改革创新的空间也不大。

    近年,*ST金路仍无法走出亏损泥潭。2013年、2014年度,其净利润均为负数,分别亏损1.74亿元和1.47亿元。在被戴上“*ST”帽子之后,金路集团的退市风险开始加剧。

    壳资源,成为了金路集团的一大自救砝码。今年6月10日,停牌近半年的*ST金路发布重大重组预案,公司将注入万厦房产100%股权和新光建材城100%股权,进而实现新光集团主要资产的借壳上市。

    重组方案显示,公司拟以5.45元/股向新光集团、虞云新发行20.6亿股,购买其合计持有的万厦房产100%股权、新光建材城100%股权,作价112亿元。

    随着刘江东的闯入以及张昌德被调查,使得原本的计划陡生变数。

    8月3日起,四川达州的神秘煤老板刘江东开始通过二级市场买入*ST金路,并在8月31日成为第一大股东。

    9月6日,刘江东提请尽快召开临时董事会和临时股东大会,提名新增4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和1名独立董事候选人,提议公司董事局组成人员增加至13名。若在公司重组完成前,上述增选方案得以通过,刘江东或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而在此之前,新光集团已和*ST签订合作意向书和合作协议书。重组事宜按部就班,逐步推进,并已进入证监会审核阶段。

    新光集团董事长助理徐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候透露:“*ST金路董事长及董秘出事后,目前还找不到合适的沟通对象,但我们也一直在跟德阳市国资委沟通。”他还告诉记者,由于*ST金路管理层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也有发生变化的可能性,新光集团对重组能否顺利进行很担忧。

    事态的发展,还取决于董事会是否通过刘江东增补5名董事的提案。

    据新光集团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一份《关于对金路集团相关公告的函》显示,新光集团向德阳市国资委表示将采取一切合法手段保证重组方案的顺利推行,如果其作为实际控制人使刘江东的议案得以通过,则意味着“贵委违反协议约定,主动交出上市公司控制权,将变相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并指德阳市国资委会成为“深化金融改革的反面教材和历史罪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ST金路 的报道

  • ·*ST金路壳资源争夺战始末(2015-09-1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谁与资本市场的结合更好,谁的发展势头将会更好。”国家行政学院高级经济师郭全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出版传媒集团与金融市场的结合,是当前的一大趋势。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刘士余非常注重风险防范,浙商证券一位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刘士余是央行监管工作出身,执行过很多重要的金融改革,下一步的证券市场监管可能会升级。”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南方传媒是广东省级文化产业第一股,南方传媒的上市,是我们贯彻落实中央和广东省有关文化体制改革精神的具体举措,标志着广东省文化产业迈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煤炭行业进入“铁锈时代”,开始令这座在经济上十分依仗煤炭资源的小城不堪重负。鸡西市2012年的原煤产量为2576万吨,而这一数字在随后两年不断下降至2014年的1715.8万吨。

    “12306首先要保证的是公平,它针对的是所有人,要让大家都有一样的体验和感受。而对抢票软件来说,针对的是个别的情况进行优化,能让抢票的人在这方面体验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