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暴眼中的天津港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5-08-25 01:51:4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灾难已经过去,但抚平伤痕仍需时日。这场风暴的中心—天津港集团,却显得不寻常的平静。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覃硕 汪喆 发自北京

    天津滨海新区的夕阳染红了天,泰达大道一路延伸向大海,像一条橘红色的地毯,远处可以看到山丘一样的集装箱群和成排的塔吊,散发着希望与繁荣的气息。

    “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过去已近两周。灾难已经结束,“头七”过后的受灾区,慢慢恢复往日的平静。

    傍晚,大妈们在广场上开始跳舞,顽皮的孩子在一旁追逐打闹,年轻而疲惫的消防员在路边打盹,受灾的小区住户排着队返回家中收捡财物,几名穿着红色马甲的心理辅导员在人群中穿行。

    现在,灾难已经过去,但仍然可以看到灾难来过的痕迹。

    电线杆上张贴的寻人启事随风摇曳,灾后安置点泰达二小门口的白板上写满找人的名字和电话,被找到人的名字后面都打了个钩。第五大街的警戒线旁堆满了纪念花束,超市矿泉水货架总是空空荡荡。

    现在,灾难已经结束,但事故的影响仍未平息。

    据新华社发布的数据,截至8月23日,事故造成123人遇难,50人失联,17000多户房屋受损,1700多家企业、3万多人受影响。

    在爆炸发生后的3天内,习近平总书记两次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天津市组织强有力力量,全力救治伤员,搜救失踪人员。8月1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赶赴爆炸事故现场,表示对这起事故涉及的失职渎职和违法违规行为,“一定要彻查追责,公布所有调查结果”。

    《天津日报》在8月18日发布消息声称,爆炸涉事企业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称“瑞海国际”)的董事长于学伟、副董事长董社轩等10人,在事故发生6小时内被警方控制。

    8月19日,天津市代理市委书记、市长黄兴国在新闻发布会上坦言:“作为天津市委、市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我对事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8月20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会议指出,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血的教训极其深刻。会议强调,“要彻查事故责任并严肃追责”。

    然而,这场风暴的中心—天津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津港集团”),却显得不寻常的平静。

    多位天津港集团的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在事故发生之后的第二天,他们被通知正常上班。在港区被封锁之后,有专门的大巴接送他们。

    在事故发生之后的6天内,天津港集团的官方网站上没有透露任何关于爆炸事故有关的信息,直到8月17日,其官方网站才发布消息称“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生产作业正常运行”。

    直到8月19日上午,天津港集团总裁郑庆跃才出席了事故第9次发布会,郑同时是天津港集团旗下的上市平台天津港股份有限公司(600717.SH)的董事长,这是截至8月23日天津港集团高层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参加发布会。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一份天津港集团领导电话的通讯录,并多次致电天津港集团高管,但均未获得直接回复。8月22日,天津港集团董事长张丽丽的秘书张雷杰对时代周报记者称:“目前集团领导都在正常上班,没有收到任何领导被控制的消息”。

    戴着3M口罩上班

    滨海新区津港路99号,是天津港集团总部的办公地点。这座30余层的大楼距离爆炸点约1500米,除了大堂顶部和一楼玻璃门受损外,爆炸并没有给大楼带来其他损害。

    虽然天津港集团责令总部员工照常上班,但从现场看,大楼内仍有不少办公桌空着。戴着3M口罩的天津港员工,乘坐六七辆大巴车由被封锁的港区6号“卡子门”进入港区,他们每天上午9点上班,下午4点半下班。

    8月17日,天津港集团官网发布消息称,截至8月13日8时,天津港集团公司主航道已恢复通航,港内码头和库场除爆炸事故现场及周边区域外已全面恢复生产作业。

    同一天上午,在事故召开的第7次新闻发布会上,天津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龚建生面对媒体追问时表示,正努力安排天津港主要领导出席发布会。

    在事故第9次新闻发布会上,郑庆跃解释,事故发生后天津港全力以赴投入抢险救援、安抚遇难者家属、维护港口正常生产秩序等工作,因而缺席。

    天津港股份有限公司宣传部发言人陈涛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了天津港在缺席发布会期间做的主要工作:“领导首先组织我们相关的一些部门、公司、单位开始部署救援的工作,这涉及港口工程公司施工救援、家属安抚服务、港口医院收治病人、力保港口正常生产等多个方面。”

    “我们也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复杂重大的灾害事故,国家领导、市领导都很重视,我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救援,当时所有的精力都在这里,就没有顾及(对外发布)这一块。” 陈涛说。

    天津港集团官网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集团动员了2200余名志愿者参与了“灾区服务”。距离爆炸点大约3公里远的港口医院是事故伤员的收治点之一,医院院子里的凉棚下坐着一群穿黑色T恤的人,他们是天津港集团的志愿者,面对记者的采访,他们均保持缄默。

    “正积极配合调查”

    东疆保税港区跃进路3350-95号,是瑞海国际仓库所在地,也是事故的起始点。8月12日深夜,正是这座4.6万平方米的危化品仓库发生火灾,最终酿成爆炸事故。

    8月19日,瑞海国际负责人于学伟、董社轩在看守所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承认“靠关系”通过了瑞海将普通仓库改建为危化品仓库时的安监、消防、安评审核。

    事故发生后,国家安监总局曾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一份由交通部颁布的文件《港口危险货物安全管理规定》,这份2013年开始实施的文件中规定危险货物的安全评价审批和监管,由各地的港口行政管理部门负责,实行属地管理。天津市的港口行政管理部门为天津市交通委。

    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区委书记宗国英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瑞海国际获得的港口经营许可证和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证,由天津市交通委颁发。

    事发后,交通部门并未正面回应上述的许可、监管等问题。8月21日,天津市交通委发布信息称,将对涉事企业瑞海国际物流公司及其经营场所的规划、建设、管理、经营资格审批、安全监管各环节进行全面梳理,“配合做好事故调查工作”。

    天津市安监局副局长高怀友曾指出,瑞海公司把普通的物流仓库改成危险品仓库,按照危险品管理条例,改(扩)建的港口建设项目,由港口部门按照国务院规定进行条件审查。

    8月19日的事故新闻发布会上,在被问到天津港集团和瑞海国际之间的关系时,天津港集团董事长郑庆跃说:“天津港集团是市属国有企业,瑞海国际物流公司是一家民营企业,坐落在天津港区域范围内,我们是坐落在同一区域的没有隶属关系的两家企业。”

    从时代周记者报获得的《天津港集装箱物流中心规划图》来看,瑞海国际位于物流中心的西南角。这一物流中心是天津港的重大项目,旨在对天津港北疆港区的场地资源进行整合。

    天津港国际物流发展有限公司负责该物流中心的开发建设、经营管理等工作。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3月,天津港集团持有其60%的股份。

    2012年底,瑞海国际仓库租于天津爱兰德物流有限公司(下称“爱兰德”),此后该普通仓库被改造用作危化品仓储。据爱兰德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这块仓库的土地,是由爱兰德向天津港集团购买所得。

    天津港股份有限公司宣传部发言人陈涛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上述土地转让和使用的信息:“瑞海仓库的那块地是别的公司找我们买下来,又转手租出去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天津港集团和瑞海没有隶属关系。我们就是一家企业,只管港区的经营。”

    因与居民区距离不足1000米,瑞海国际仓库的改建的安评一直饱受质疑。近日,这份由天津中滨海盛卫生安全评价监测有限公司作出的安评报告对外公布,文件显示,通过该安评报告的专家组组长为郑树国,根据2012年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公布的港口设施保安专家库的信息,郑树国是天津港集团公司安监部专家。时代周报记者暂未能联系到郑树国进行置评。

    包括天津市交通委、滨海区政府、区安监局、天津港集团等单位的工作人员均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正积极配合调查”。

    天津港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天津东方海陆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安全管理部李长满认为安监局塘沽分局对天津港的安全具有监管的职责。“(天津港)这些企业的安全主管部门就是滨海新区,天津港安监上面还有个塘沽分局,天津港是塘沽分局的管辖区域。根据安监总局493号令、591号令和《安全生产法》规定,事故发生一小时之内要上报政府部门,天津港就是上报滨海新区塘沽分局,一直都是这样做的。”李长满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拥有独立的安监、消防、公安等行政部门的天津港,几乎独立于滨海新区,政府监管往往处于弱势。”滨海新区安监局不愿具名的官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自成一体的港口集团

    滨海新区新港2号路35号,是天津港集团的老办公楼。这座属于天津港集团的物业,被当地人称为“建设大厦”,或许可以体现天津港集团和滨海新区的微妙关系。2009年滨海新区成立之初,区政府就在这座大楼办公,尽管区政府在此后搬迁新址,但大楼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区政府仍会选择在这里召开一些会议。

    早在2004年8月天津市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天津港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就明确提出,如果其他分区规划和专项规划与港口规划发生矛盾时,原则上应服从于港口规划。《意见》还指出交通管理、综合执法等部门对港口出现的交通违法问题,教育警告后予以放行。

    此外,天津市专门成立港口建设领导小组,协调解决港口建设中的重大事项,由常务副市长担任组长,各有关部门对港口发展中需向国家有关部门请示的问题,要事先与市港口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沟通衔接。

    2012年,天津市人民政府又将委托市交通港口局监管的天津港集团纳入市国资委直接监管,而天津市交通港口局依然进行业务上的管理。

    虽然早已实行政企分开,但天津港集团的人事任命仍与天津市政府部门联系密切。天津港集团现任董事长张丽丽,在2013年8月调任现职之前,担任天津市南开区委副书记、区长。

    此外,天津港集团还配备有公安、消防系统,这使得天津港虽然身处滨海新区内,但两者在现实中并没有从属关系,相反滨海新区政府有时还需要使用天津港集团的产业。

    “此次事故涉及的规划审批文件,我们已经全部交给事故调查组,天津港自成一体,和滨海新区算是平级,我们管不了。”滨海新区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处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膨胀与改变

    战略及现实中的地位使天津港集团逐渐膨胀。2004年7月,天津港集团改制成立之初总资产仅182.6亿元,截至2015年3月,天津港总资产已达1346.79亿元,改制十年间,天津集团总资产增长了近8倍。

    土地成为其膨胀的重要资本。

    2004年的《意见》提出“将港口用地以出让或划拨的方式授让给天津港集团开发建设”,并将港口规划的地位提升到分区规划和专项规划之上。这给天津港集团的发展带来巨大的政策红利—天津港现有陆域面积约130平方公里,天津港集团拥有港区内的大部分土地。

    中国港口协会副秘书长杜麟栋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除了原有港区土地外,天津港东疆岛由天津港填海围垦出来,这块30平方公里的人工半岛本应该是政府回收,但是天津市为了促进天津港的发展,把东疆岛交给了天津港集团管理。

    天津港集团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天津港(SH.600717)上市之初主要经营仓储和运输业务,后通过收购天津港集团旗下的资产不断拓展业务,土地是其主要吸收的资产。

    2008年4月,天津港集团向上市公司注入15家港口运营企业约41亿元资产,其中前述的天津港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位列其中,该公司拥有港内多处物流仓储用地,而瑞海国际所在的地块,也是由爱兰德向其购买。   

    “大多数物流公司都向天津港物流发展有限公司租地。”天津港区内某物流公司的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土地的出让和租赁给天津港带来了大量私人堆场,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港区货物的管理混乱。

    天津港集团业务部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无法获知港区内堆场货物的所有信息:“货物装进集装箱后进入各个私人堆场和仓库,我们事先肯定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只有在装船时才能看到报货单。”

    天津港集团还热衷于吸引危化企业入驻,并与他们合作。已被控制的瑞海国际实际控制人于学伟曾任天津港中化危险品物流有限公司(下称“中化物流”)董事。根据中化物流工商档案显示的内容,天津港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天津港物流发展有限公司出资4000万元,持有中化物流40%的股份,中化天津有限公司持股60%。此外,天津港集团旗下子公司还与中化集团旗下子公司合资组建了中化天津港石化仓储有限公司。

    除了与中化集团保持密切联系之外,天津港集团与中海油、神华集团、中铁均建立了合资企业。

    “实际上,天津港负责填海造地等公共工程,然后再以土地入股这些企业,天津港也派人出任董事,天津港集团和中海油的两个项目就是如此。”化工行业资深研究员曲睿晶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风暴尚未平息,但改变已经到来。

    8月19日的爆炸事故发布会上,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在发布会上表示,“滨海新区的化工企业将集中到离滨海新区中心区25公里的南港化工区”。

    南港化工区由天津市和滨海新区早在2008年开始规划,2009年投入建设。“此前,因为搬迁成本等因素南港化工区推进缓慢,这次事故之后,变化很快会到来。”曲睿晶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天津港 的报道

  • ·天津港危化品生意链:最便宜难割舍(2015-08-18)
  • ·天津港旗下两上市公司同业竞争增收不增利(2015-08-18)
  • ·风暴眼中的天津港(2015-08-25)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