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资投行中国高管现撤换潮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5-06-23 03:31:08
  • [摘要] 今年以来,外资投行中国区高管变动频繁,花旗银行成为此次高管变动被“挖角”的重灾区。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项男 发自广州

    今年以来,外资投行中国区高管变动频繁。

    6月8日,瑞银宣布任命钱于军为瑞银集团中国区负责人及总裁,以及何迪为瑞银证券董事会主席。

    在此前的4月14日,渣打银行全球研究部宣布任命丁爽为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常驻香港。无独有偶,3月30日,花旗宣布任命蔡红军为中国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主席及主管。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花旗银行成为此次高管变动被“挖角”的重灾区,包括钱于军、丁爽等此前都在该行担任重要职位。

    无论是谁在任,这些高管都不得不面对同样的难题:业绩在走下坡路,压力日增。汤森路透的调查显示,尽管过去3年来,大中华区一直是全球最大的IPO市场,然而外资投行始终处于边缘地带。

    6月17日,某证券投行部副总经理许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些年外资投行在中国区的业务发展并不理想,并且有价格战的趋势,很多外资投行都在精简人员。

    中国区高管变动频繁

    6月8日,瑞银宣布任命钱于军为瑞银集团中国区负责人及总裁,以及何迪为瑞银证券董事会主席。

    钱于军在中国内地及香港的银行业拥有逾20年的从业经验,此前担任花旗中国总裁及董事会成员。作为花旗中国的前董事会成员,钱于军负责企业和投资银行的战略制定以及个人银行业务的发展。钱于军自2007年加入花旗以来,历任多个高级管理职务,包括企业和投资银行部中国区主管以及中国投资银行部联席主管。

    何迪于1997年加入瑞银,在瑞银与瑞士银行公司合并后出任瑞银中国投资银行部主管。2001年,他获任瑞银亚洲投资银行副主席一职。在何迪的带领下,瑞银跻身中国一流银行,并主导了多项标志性重大交易,包括:瑞银对中国银行的投资,2006年中国银行112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行,以及招商银行27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行。

    渣打银行全球研究部亦作出两项高层任命。今年4月15日,渣打银行宣布任命丁爽为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常驻香港,向渣打亚洲区研究部主管马德威汇报。

    丁爽对宏观经济研究及政策有着丰富经验。加入渣打前,他于花旗银行工作4年,担任中国高级经济师一职。在此之前,他于美国华盛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任职近10年,曾全面参与跨国经济研究、政策制定和贷款计划。他的经济学家事业始于中国人民银行。人事变动牵一发而动全身。3月30日,花旗宣布任命蔡红军为中国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主席及主管。她将向花旗亚太区企业与投资银行部主管Mark Slaughter汇报。蔡红军将全面负责花旗中国投资银行部业务,并与银行内部各行业条线、企业并购和资本市场部紧密合作。

    蔡红军在中国投资银行业拥有超过20年的经验。加盟花旗前,蔡红军在美银美林工作了10年,任美银美林中国投资银行业务主席。

    另外,去年7月份,摩根大通宣布任命李一为摩根大通中国区业务负责人,接替原摩根大通中国区主席邵子力。李一将负责统领摩根大通在中国的全面战略发展,并负责管理公司在华各项业务和产品的运营。今年4月,邵子力已升任摩根大通亚太区副主席。

    另外,业内有传言称,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部主席龚方雄已内部通知投资银行团队,打算离职退休。龚方雄2004年离开美国银行加入摩根大通,担任中国研究部主管兼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对于外资投行高管变动的原因,许明表示,外资投行希望通过调整人事的方式进一步磨合,毕竟涉及不同文化理念、业务背景等。“这应该是属于正常的人事调整,不能说明太大的问题,而且这里面涉及很多个人前程的问题,之前就有外资投行高管离职投身私募市场。”

    外资投行表现不佳

    无论是谁在任,都不得不面对外资投行业务量下降、利润降低的局面。汤森路透的调查显示,尽管过去3年来,大中华区一直是全球最大的IPO市场,然而外资投行在内地资本市场始终处于边缘地位。

    Wind的统计显示,作为中国市场上最成功的合资投行,瑞银证券过去3年的内地IPO市场占有率仅为2%;德意志银行在外资投行中排名第二,其合资公司中德证券的市场份额为1%;高盛高华的市场份额只有0.3%。

    由于业绩不理想,外资投行频繁被爆出裁员的消息。继麦格理传出要裁减亚洲地区投行80-90个职位后,近期港媒又爆出,汇丰香港投行也计划裁员。媒体引述消息人士说法称,汇丰此次裁员主要向环球银行及资本市场部开刀,过去一年,其投资银行业务生意有限,未能为公司带来预期利润,希望借裁员以缩减成本。

    有消息称,除汇丰及麦格理外,其他投资银行包括摩根大通、美银美林的投行部门,也出现零星的裁员行动。里昂证券也出现请新人、换旧人的情况。

    6月18日,深圳某私募基金经理王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外资投行在国内必须要与国内券商合资才行,且只能承接境内合作券商的投行业务、不能从事经纪业务。“因此外资投行在合资企业中的话语权不多,业务也只能是从事承销保荐,很容易与合作方产生分歧,所以业绩都很差,很多外资都已经撤走。”

    这些年,中国企业海外扩张、海外融资步伐加快的过程中,花旗银行、摩根大通、高盛、瑞银、德意志银行等外资投行频频以承销商或顾问的身份出现,分享中资企业巨额融资、并购带来的收益。

    但这种情况不可持续。前述投行部副总许明告诉记者,由于竞争激烈以及地区政策等原因,导致外资投行业务量下降,利润在不断减少,裁员也成为一个趋势。大型投资银行向机构客户收取的佣金,比传统的0.25%为少,最多只收取约0.15%佣金,边际利润受压。

    6月17日,广发基金基金经理白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伴随着本土券商的崛起,外资投行的优势正一步步被侵蚀,所以会表现的越来越差,而且都在打价格战,利润在逐步降低。

    邵子力此前也表示,“外资投行在中国旧有的黄金时代现在变成了一个正常的竞争时代,这也是不可避免的自然规律。只有不断推出新的产品和服务,通过业务的创新找到新的竞争优势。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外资 投行 的报道

  • ·引进外资须防远患(2009-07-16)
  • ·外资抛售沪豪宅(2009-07-19)
  • ·防非法撤离 先破外资迷信(2009-07-21)
  • ·抄底楼市 外资进退两难(2009-07-21)
  • ·海南炼化“外资变国有”路径(2009-08-19)
  • ·中德安联CEO柏思安:外资保险精细化破局(2009-09-02)
  • ·申万巴黎 外资股权转让迷局(2010-03-17)
  • ·首例外资寿险合并 大都会力避“做减法”(2011-03-17)
  • ·外资品牌分食百亿凉茶蛋糕(2011-07-21)
  • ·揭秘外资行频繁减持中资行股权(2015-05-19)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