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想涅槃》探寻互联网时代屹立基因:IBM、宏碁、惠普消失了,联想还在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5-05-12 03:05:38
  • [摘要] 2005年联想并购IBM PC,至今已经10年。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高扬

    “这不是演唱会,我也不是王杰。这里是联想誓师大会,我是爱自拍的杨元庆。”

    4月27日,联想誓师大会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行。杨元庆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提出了联想的新使命:“从以产品为中心的公司,向以用户为中心的公司转变,从销售产品向经营客户转变。”

    3天后,联想集团迎来了并购IBM PC业务的十周年纪念日。作为联想在全球化战略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这次并购使联想从一家本土PC企业迅速成长为一家真正的全球化企业。

    15年前,一群年轻的联想人在美国参观完硅谷后立下了“十年国际化”的誓言。经过十年的努力,这个誓言逐步变为现实。在此期间,PC行业个人电脑从台式机到笔记本,再到平板电脑、手持电脑,越来越小型化、便携化,使用模式也从PC+应用软件,演变到云终端+云服务。如今,联想的PC业务稳居全球第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以及X86服务器业务均位居全球第三。5月28日,联想还将召开首届Lenovo Tech World,分享其对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连接设备等未来产品的愿景。

    誓师大会上,杨元庆送每个到会的联想员工一本《联想涅槃》。此书由《三联生活周刊》执行主编李鸿谷撰写,包含270个小时的录音资料以及330万字的记录草稿。

    联想的崛起缘何得以发生?这就是《联想涅槃》尝试回答的问题。

    上溯2005年联想并购IBM PC,2014年联想收购摩托罗拉、IBM x86服务器,本书详细描述了联想的国际化进程:如何打败戴尔、惠普、宏碁等对手,成为全球PC老大,并且在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关键节点,抓住机会,没有像竞争对手那样掉队。

    时代变革的样本

    时代周报:新闻圈内,凌志军写过《联想风云》(中信出版社2005年版)、迟宇宙写过《联想局》(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5年版)。你们都选择了联想,联想的什么打动了你?

    李鸿谷:我和联想是同时代诞生的人,所以我写这本书的好奇心之一就是:为什么在我的成长过程中,那些如雷贯耳的大企业比如说IBM、宏碁、惠普在互联网时代都消失了?为什么联想留下来了?这个行业是如何演变的?

    这看上去是两个问题,但实际上是一个问题。可以说,整本书回答的就是这一个问题。我希望了解联想的全球化过程,这也是我用来理解我们这个时代变革的一个样本。这个时代从互联网到手机,再到移动互联,有很大的演变,这个源头是从IBM的PC开始的,这正好是联想参与其间的一个变化。所以,我想以联想为切口,对全球化、后工业化、横向整合、纵向整合等这些大势来作一个通盘的了解。在这个通盘的了解之下,来看一看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走了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时代周报:书名叫做《联想涅槃》,你理解中,“涅槃”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李鸿谷:从1984年到现在,联想已经有31年了。它其实在不断地面临着生死的挑战,结果是它仍然活着,并且活得不错—因为它在一次一次地涅槃,不断地重生,不断地长大。联想为什么能不断涅槃?这就是我在书里面提出的一些属于联想的基因。比如说主人文化、谋定而动、战略和执行力等,这是联想不断涅槃的原因。

    时代周报:书中可以看出,联想一直在与各种危机作斗争,经常自我革命。但实际上,联想又存在各种自身基因,比如你所说的“熟人企业”。这最终会成为联想自我发展的阻碍吗?

    李鸿谷:联想的基因与它的发展没有矛盾。联想同时也是一家“主人企业”,一直在不断寻找发展机会、学习规则、谋定而后动等,这些本身就是联想的基因。没有证据表明联想已经被淘汰了,相反,跟它竞争的那些企业比如说戴尔、惠普,它们倒是落在了现在这波时代浪潮的后面。在这波浪潮里面,联想虽然不是领先者,但是它至少没被落下,它的手机销售仍在前三位,在全球占有很大的份额。联想已经经历了很长时间的考验,谁知道它未来会不会重新崛起呢?而那些新兴的企业能否度过自己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这是仍未可知的,它们才是更危险的。

    “船长”还是“船主”?

    时代周报:柳传志所强调的“主人企业”对联想有什么现实意义?

    李鸿谷:这是一个很老的命题了。很早的时候,联想跟一个香港公司合资,对方是资本方,柳传志是中方代表,其实是一个国有资本的经理人,所以要承担更大的风险和压力。柳传志自己说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自己到底是“船长”还是“船主”?

    他认为他是船主,但现实他是船长。所以他一定要把自己变成船主,一定要让员工能够持股。很幸运的是,他完成了这个过程,这就是他所谓“主人企业”来源。

    光是口头上说,我热爱这个企业,愿意为之奉献,但如果你只是一个船长而不是船主的话,又怎么能够说你是主人企业呢?主人企业必须名实相符,有一定的组织或制度结构能够保证。后来联想集团有8%的股份给杨元庆—包括联想控股的很多企业,会给最核心的团队一定的股份,这都是主人企业的制度设计。

    柳传志又在制度上给主人企业提供了一个相对好的保证,这是很了不起的地方。一方面,他有理想主义的色彩,要做一个不是家族企业的百年老店,同时他又在制度上保证了这一个想法能够实行。与柳传志同时代的企业家,像高瑞敏、褚时健、倪润峰,他们就没有完成在制度上的转变,为这个国家的转变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柳传志则很幸运地完成了这个转型,使企业在制度上有了基业常青的可能性。

    联想本身是一个起点很高的企业,第一它是中科院的企业,是中国最优秀科学家集中的机构,他们有足够的眼光、足够的智慧和判断力,基因优良。第二,它是比较早的一批企业,是应这个时代而生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它也是在风口上完成了自己的演化,这是我们研究这家企业不可以忽视的因素。

    时代周报:你所说的联想基因,我觉得其他优秀企业也拥有,比如说阿里巴巴。

    李鸿谷:阿里巴巴的生存模式跟联想是完全不同的。在企业家精神、企业进取心、奉献社会这方面,它们是相似的,但是在企业的组织和运行方式上,它们完全不同。阿里巴巴是在互联网时代用大量的资本和人力来赌一个新的经营模式,跟联想的谋定而后动、把所有的钱算清楚这种工业企业完全不同。阿里巴巴是互联网企业,联想是一个工业企业,它们的基因完全迥异。

    互联网+时代的新挑战

    时代周报:在联想的发展过程中,政府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李鸿谷:我认为联想和政府的关联性很弱,它不是一个政府企业。联想在全球和其他的PC竞争,这是一个竞争太过充分的行业,这个行业自身的特点使它无法依靠外界。政府能帮你什么呢?联想跟政府的关联太小了。

    时代周报:在270个小时的录音资料、330万字的记录草稿的基础上,能否分代际来总结联想与联想人的特质?

    李鸿谷:在互联网时代,联想也正在新的自我革命之中,但还是很典型的工业企业特征,暂时看不出很明显的代际特征。按照过去的成绩来看,联想每次都能成功渡过难关,现在它正面临一个新的生产模式。这个挑战对它来说才刚刚开始。

    在奉献精神上,在企业主人化的意识上,在思考企业的发展战略上,在成本节约上,老一代联想人和新一代联想人有很相似的地方。如果说有不同,可能更重要的就是:新一代联想人经过了全球化的洗礼,他们对全球化的思考比老一辈更有优势。我们看到现在很多中国的巨无霸企业在美国或香港上市,当它们完成自己的全球化过程时,可能也会经历现在联想已经经历过的那些挑战。如果说联想能否应对新的互联网时代的挑战是一个问题,那么对这些企业来说,它们未来能否应对全球化的挑战,同样也是一个问题。

    时代周报:联想在柳传志时代和杨元庆时代所面临的最大不同是什么?

    李鸿谷:面临的挑战不同。柳传志时代是联想从无到有的时代,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国家也正在转型之中,所有的规章制度都没建立起来,他们是真正的探路者,柳传志是中国现代企业的开创人之一。柳传志的使命和挑战是把企业从0到1,从小做大,做成国内大型的有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而杨元庆的使命和挑战是让联想参与国际竞争并获胜。

    商业报道的核心

    时代周报:书中可以看出你很感慨柳传志等人在创业时的艰辛。对于当今时代的年轻创业者,你怎么看?

    李鸿谷:柳传志时代面临的更多是外部环境、外部制度的挑战。他们要破壁,打破僵化的、约束市场经济发展的规则。现在,市场经济的规则已经逐步建立,至少要好过柳传志时代,年轻的创业者可以把资源和精力投入到项目本身上去。

    不过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挑战,很难说哪一个时代创业更容易。无论是互联网+的时代,改革开放的时代,还是联想进入全球化的时代,每一个时代都是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每一个伟大公司和企业家的诞生总是有很多很多的奋斗故事,有很多促成其伟大的基因。我写这本书,也是想把联想全球化的经验和基因挖掘出来,分享给大家。未来的创业可能不仅仅局限于中国,在全球的舞台上都会有中国人创业,如果这本书能对他们提供一些借鉴,我会觉得非常高兴。

    时代周报:写完《联想涅槃》后,你对商业写作者有何建议?

    李鸿谷:为了写这本书,我看了很多书,很多商业报道,查了大量国外的资料。我想能够从中借鉴别人写商业报道的方法和经验,但是后来我发现,还是要靠自己创造出一种结构和方法。其实商业报道跟任何报道是一样的,最核心的是你有什么样的思想资源,在事件过程中你能够得到什么真知灼见。你有多少思想成果,就决定了你的书有多大的价值。这跟其他写作并无本质区别,不会比小说更简单,也不会比论文更容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惠普 基因 互联网 的报道

  • ·IBM、宏碁、惠普消失了,联想还在(2015-05-12)
  • ·转基因不是好东西?(2009-07-21)
  • ·美国政府:转基因食品不需标签(2011-11-24)
  • ·中大最年轻教授贺雄雷谈国内生命科学研究(2012-03-29)
  • ·西闪:基因·经验·心灵(2012-05-03)
  • ·导入变异CCR5基因,柏林艾滋病病人得以重生(2012-08-09)
  • ·像捍卫“星星”一样捍卫小崔(2014-03-13)
  • ·互联网之灾(2011-05-12)
  • ·这是一场生产方式的革命(2013-11-1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