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日本旅行的三个面向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5-05-05 03:31:52
  •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广州

    无处不在的精良设计、高品质电饭煲和先进大小企业,代替了樱花、富士山以及“岛国小电影”,成为中国赴日旅行者心目中的日本新印象。

    低汇率时段“东西便宜又安全”虽然是赴日旅行风潮形成最重要的一股力量,但风潮裹挟的,是逐步中产化的人群,对于生活品质、审美和商业与工业升级的种种期待。

    深巷中的日本文化

    2014年秋天第一次到日本,所见的设计和产品质量都超出了吴语的想象。以前他只知道日本的汽车、电器质量很好,去了之后才发现“所有东西质量都很好”。

    更重要的是,所有目见的东西,几乎都设计精美。让吴语大开眼界的是,即便是路边的电线杆小广告,拍下来都可以算城市艺术。而唐宋文化在日本的留存,也让吴语这个文艺中年感觉亲切又舒适。

    让他觉得特别舒适的还有日本的井然有序。对于一个自认为“特别内向”的家伙来说,从市井又吵闹的广州抵达人人各守其道的日本,仿佛从炎夏的户外突然冲进了空调房。

    由于第一次去的印象极好,两个月之内,吴语和太太第二次去了日本。相比第一次跟团从富士山到长野的走马观花,第二次,他们能够钻进各种巷子,找到原创设计师品牌小店去看个性设计,也发现不少买手店就开在小巷子里。

    对于作为时尚行业从业者的吴语和吴太太来说,日本服装设计“东方禅意+西方版型”、还能适配东方人的身体,是他们一直以来深入探究的对象—吴家自己也做原创设计品牌,出品的成衣上,不时可见日本小清新和浮世绘等元素。

    其实吴语多年来一直仰慕日本文化,“以前没去是因为一直在忙自己的公司”,现在公司各方面上了轨道,他有时间将更多的精力转向吸收、创造和提升。

    吴语从日本买了很多衣服,但强调是“工作需要”。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等牌子显然必选,“很多都很便宜的,有些都只要1000多块”。

    从日本回来后,吴语原本接近挨踢男的整体造型,先加上了帽子,又加上李宗盛款的胡子,但他坚决否认这跟去日本旅行有任何关系。

    再过数日,吴语将第三次造访日本,再去深入看看各色设计师服装,再与各路供应商谈谈合作。

    不用在“顶级保养品”和钱包之间左右为难

    作为一位年入20万左右的白领,日本作为购物地的存在让她再也不用在“顶级保养品”和钱包之间左右为难了。

    “买买买”是李梅梅日本行程的最好概括,接近3万元的信用卡账单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4000多元一只的电饭煲帮人带了两个,其他的,主要就是李梅梅自己要抹在脸上的东西。有一款护肤品据说是“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参与开发的”,将世界上最好的烧伤修复成分添加其中;而另一款,李梅梅相信它是用“鲸鱼身上的成分速冻后加工而成”,由于产量稀少和日本社会“先供给自己”的惯例,只在日本能买到。

    在被导游带去的多家免税店里,李梅梅都买得相当顺利:导购大部分是说中文的,不少是留学生。只不过,她需要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胞们拼手速—这些免税店里的顾客也有九成是中国人。

    李梅梅拉着行李箱扫空了三家免税店的雅诗兰黛眼部护理,一共抢到了十来套。回国后,这些眼部护理迅速地被闺蜜们哄抢一空。

    北海道海鲜的新鲜程度和实惠也让她印象深刻,那些活的章鱼和鲜美金枪鱼入口的美妙感觉,和超市里折合人民币只要200多元一只的澳洲帝王蟹,在她的朋友圈里图文并茂。

    2015年元旦抵达东京的李梅梅看到了那个冬季的初雪,她认为这是好运。

    伴随初雪的则是日本女中学生们直接裸露的大腿。再听导游讲述“幼儿园不让小孩穿裤子”的故事,让一向勤奋又自我要求颇高的李梅梅感慨“这真是一个从小时严苛教育人的国度”。从日本回来,她也开始在广州的冬天裸腿,但并没有坚持太久。

    李梅梅准备再去日本,7000元左右的食宿交通费用,“让朋友们分头认领点代购额度就行了”。的确,周边个个都希望她再去日本帮忙买,一定比例的代购费大家也根本就视为理所应当。

    精致的小企业

    与外企高管廖慕凡一起去日本旅行的,是一群国企中层和中小企业主—这是广州某企业家协会组织的会员活动。除了东京购物、京都赏景,另一个重头戏就是在东京大田区的“中小企业开放日”去参观。

    这是由日本的地方政府和工业协会主导的定期不定期活动,即便外国人,只需要事先登记就可以照日程表按图索骥,自行参观。

    坐车抵达之后,廖慕凡见到的是井字形街道和散落的一栋栋小平层、小别墅—他原本想象中的“工业区”不见踪影,惊讶中他逐渐确认:这里的企业和居民区就是混在一起的。

    从站在道路旁负责发放资料的当地工作人员手里拿到地图,廖慕凡走进了他需要去的“小别墅”,他才知道日本的“小企业”是什么概念:十来个人,小小的屋子,只做设计和技术研发,这里最多进行产品装配活动,有污染或者需要大量人力的生产加工环节早已移到此区域之外。

    但小归小,却精致。此次廖慕凡他们确定参观的企业,多数是科技企业。四家让大家印象最深刻的企业,一家专门做高科技纺织面料印染,一家开发3D打印技术,一家做汽车模具和精密刀具模具加工,还有一家做集装箱等移动仓储设备。

    廖慕凡对日本制造业的认识也被刷新:他原本一直以为精密刀具只是工业强国德国、美国的强项,此时方知日本工业也已经在“精美设计”的印象中默默成长到如此高度。

    这些高端小企业一开始的市场定位就是面向全亚太甚至全球,合作对象则有大象也有蚂蚁。这让廖慕凡深深感受到了是日本产业链的精细分工。

    “也许我们的国家,还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淘汰和升级,才能到这样吧”,廖慕凡说,有机会,他愿意也来一次这样的德国游。

    (应采访对象要求,吴语、李梅梅、廖慕凡均为化名)





    相关评论见“时代议题"

    游爆日本:旅行背后的生存法则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日本 旅行 旅游 的报道

  • ·拥挤的日本新年(2009-07-24)
  • ·“更年期”的日本无事生非(2009-07-29)
  • ·日本的亚洲观依然很扭曲(2009-09-09)
  • ·日本经济离崩盘还有多远(2010-04-15)
  • ·我的日本经历:只是客人(2010-06-24)
  • ·[时代议题] 日本再认识(2011-03-17)
  • ·还原一个真实的日本社会(2011-03-17)
  • ·日本的震灾与地震文化(2011-03-17)
  • ·[社论] 从容应对危机:国民性及其他(2011-03-17)
  • ·野田佳彦当选日本民主党新党首(2011-08-29)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